趙太祖三下南唐/45

目錄 趙太祖三下南唐
◀上一回 第四十五回 花小姐改裝賺妖 楊公子繳令招婚 下一回▶


  詩曰:

    妖狐淫媚變嬌顏,法女乘機滅怪奸。

    俗子凡夫仍不悟,皆云惜恨美人殘。

  卻說女狐精下山混入流娼家,改名杜玉蘭,以至媚人真精血。賣身與娼家,但變化形貌,美麗非凡。娼母以千金買售之,聲價遠振,果然美容善於迷惑凡夫,一夜中傾囊相贈。鴇母收此女後,為搖錢樹之首。湊及淮陽地面,不盡酒色風流,油頭粉面,滿泛珠江,盡是笙歌徹耳,燈火光輝不夜天,何下數千粉黛。自玉蘭到來,掃盡群艷,佔盡虛恩,月姐風姨,皆罕其匹。一時價重連城,遠近爭委讚者紛紛,車馬履填不斷。然杜女又極性高,一切庸夫俗子,不願接見,必須文人墨客、公子王孫,始肯追歡。故所採者,皆貴人精血,原是他妖計,俗凡人那裏得知?故被害者皆貴冑上人。然皆說他有此才美顏色,怪不得擇人而交。

  當時花小姐盡知此狐底裏。為著聖母吩咐姻緣,要仕於大宋,湊此成功破陣大功。一夜思之,此狐已入娼門,一時難以強取而擒獲,必須用計,投其所好,可算神機。忽想起本土有一世宦之人,陳姓名理,乃是先朝功臣,今猶世祿,不世官,有家財千百萬,雄豪一方,亦算一富星近貴者。久聞杜玉蘭絕色,果然交結以來,最是相知雅愛。陳自結識杜女以來,真乃揮金如土,撒去不下十餘萬。鴇母腰間滿貫,邇來或陳一到女室,動輒經月,儼如伉儷一般。或陳久不來,女便乘輿親到陳所,流連信宿,習以為常。鴇母藉此肥囊,不敢少禁。不料妖狐媚迷日勤,陳理不能支,沉湎無度,已抱病歸家。不到追歡,將已兩旬。杜女日中懸望。

  有花小姐探聽真實,即將此竅惑之。此天用變化術化成陳理一般身形,備下鎮壓符。先著延平與二十名家將拔刀在中途接應,教他下手,延平領諾,伏在等候。小姐一程來到鴇母室中,即著杜玉蘭出迎。有妖狐喜色欣欣,不想陳理貴精將竭,今見顏色,倍加喜也,以為其有異人本領。二人相見,兩相安慰,皆說恩深義重。小姐曰:「近日沽微恙後,性頗厭喧嘩。故在室中設備小酌,要請美人到領,俾得把盞於幽靜中,負荊於前別多日之罪。」玉蘭祇要一心媚斷此人精血,那有不依他言之理?又是重新裝描。故小姐詐與摩頭弄面的理雲鬢,暗將鎮壓靈符結在他頂髮內,此狐妖毫不知覺。

  須臾,辭過鴇母,上了轎來,祇有小姐前行引道。有里許,延平手執大刀,呼喝一聲,一眾家丁擁上,刀劍將轎攻去。兩名轎夫早已走散,延平一手捉出杜女。此妖一見大驚,搖身一變,不知何故變化不出。將身一縱,不能起於空中,身似俗凡人一般重墜。又見延平大刀晃亮,驚怖不已,要土遁,兩足不能穿土。心下傍徨,不明何故,不能逃脫,祇得跪下哀求乞命。此狐還不知小姐用此符鎮壓,不由他百般施來,不能變動。延平大喝:「妖狐罪大通天,傷殘千百人性命,敗盡人產業,絕人宗枝,分折人妻子。今日豈輕容汝!」一刀將頭砍下,又破膽取血,棄其狐屍於郊野。有愚人個個祇言可惜,一個如花似玉美娘,不幸遇刀慘死。不知此狐殺人過多,罪已期滿之日,除去本土媚殺大害。這些凡俗愚夫,怎知內裏根由?當日祇有兩名轎夫,回到娼室家報知。鴇母大驚,及追至曠野中,延平等已去久了,並無蹤跡。祇復飲恨吞聲,痛及錢樹忽枯,備棺收殮。親身至陳理家中探問杜女,因陳相公邀請,及至野中被害說知。豈料陳理被妖狐所迷,日久精血已枯,一病懨懨將死,豈有復起來到得汝家。鴇母聞言,驚駭不已,疑惑不定。明見陳大郎到舍邀杜女而去,緣何又一病將死?怎知花小姐弄的神通!無奈己祇娼門,難以跡追,忍之而回。

  當日延平取了杜女血回寨,小姐早回。延平即要告辭動身,拜別孟氏岳母回城。孟氏曰:「今取得杜女血,是功已成就,仍辦酒筵與賢婿薦程,並有腹心話相託。」延平祇得領命。是日酒筵排上,進位就席。酒敘間,孟氏曰:「賢婿,吾女兒本奉聖母之命,有言囑咐在先。所雲身生南唐,功立趙宋,不可違逆,方得全五陰,並同顯貴。今日賢婿回城繳令,在駕前申奏明小女來歸聖主。立此戰功,主帥定然收納,以便就此拜見令尊嚴慈。老身是得所託也,望賢婿俯就依從。」延平固屬暗中心癢,小姐又喜色欣欣,低頭不語,楊公子滿口應承。酒罷,夫妻即日拜別尊嚴。延平又曰:「小姐此回成立功之後,定必回歸山後石州。且待回故土時,稟明高堂,自然來迎接岳母同回敘會,以便朝夕侍奉。」孟氏深感公子厚情,當時母女灑淚分別。後來延平與花小姐回山,果也即日迎接孟氏母同到山完聚。此是後話,難以長編。

  延平當日回壽州,先將杜女血呈上繳令,孫真人微微冷笑,看著楊公子曰:「山人所差各將,未有及得公子一人美差。」當時公子知真人取笑為著許姻之事,不覺面色紅紅,雙方仍將許姻事隱過,單有真人得知其故。又言敘出花小姐助取杜女血,方得成功,且係奉著素珠聖母師命,到來軍前效力,不敢擅進,求旨及主帥定奪。太祖未言,真人曰:「花小姐,真人早已算定,此日必來投我主。但他不來時,定必聘請,方成五少陰將。若缺其一,破陣不成也。今聖上當興應運,萬事不期成就的,況又是素珠聖母高徒,即可聖上旨命宣進。」太祖曰:「況此女又助取杜女,有功於寡人,正宜召見賞功。」

  須臾,花小姐奉宣入覲,山呼見駕,奏明聖母命,及老萱親到投陛下效力,求準旨收用。太祖一見佳人年方二九,一貌如花,與四少女將一般絕色。且延平未及有室,又蒙楊令公一見召命,他夫妻父子一同興兵相助,正無以美事相報。不若將此女賜以為婚,正兩得其宜也。太祖想定不差,即渝旨:「花小姐助與延平,彼此有相助同功之恩。一路同回多時,何異鳳鸞好偶?此中遇合定有良緣。今朕作主,準賜婚配。花之慈母亦無不俯依之理,況又與前四少將御侄等撮合,如出一轍。更見姻緣婚配出於千古奇聞也。且為朕愛將之心,後日志之。」有楊業佘氏夫妻不勝欣悅。見此女絕色無雙,正堪與吾兒對匹,即刻俯伏謝恩。宋太祖喜色欣欣,雙手扶起,曰:「此女乃聖母高徒,正當與延平匹配,正是卿門福姐,得此美賢媳也。」楊業復謝主恩。當日太祖敕封花小姐一品夫人。賜下金魁霞珮,一品夫人朝服,脂粉銀五萬兩,明珠三百顆,玉珥寶環豐厚,擇吉當殿完婚。有花小姐聞旨謝恩,面泛出桃紅,自然美女有此羞態。

  當日同師五女皆為法門弟子,昨日天各一方,雖然相交已久,會少離多。今同一殿,所事一君,姊妹五人,彼此皆遂所願。今五女同歸於一,正應著當初陳希夷有書與宋太祖所說五陰之數。今當風雲際會,龍虎賡歌,可破妖道得勝了。斯時鄭印、高君佩與馮茂各取物先回城繳令,真人一一收接藏備待用。此日良辰吉日,正當楊公子、花小姐成親之日。正乃聖上為媒,非同小故。五音頻奏,設彩張掛珠簾,帥堂內外盡皆肅誠,請二位貴人參天交拜。先謁謝君王,後拜見嚴慈舅姑,是禮之大觀。天子命設御筵喜酒。是日,各文武同敘,大賜賞喜筵,六軍沽惠。

  不表楊公子夫婦和諧,再說孫真人見待用之物已取齊,別無所需,以翌日乃天賜吉辰,佔度,正合破陣除妖。著令眾將兵大小三軍,太祖以下至兵丁,要五更飽餐戰飯,上將臺聽令,六軍響應。不知如何破陣?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趙太祖三下南唐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