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太祖三下南唐/44

目錄 趙太祖三下南唐
◀上一回 第四十四回 楊公子因功結締 花小姐比武為媒 下一回▶


  詩曰:

    國運當興豈沒因,邪難勝正古來云。

    公私兩得君臣福,從此江山鞏固新。

  當時高君佩見張十靈如此說來,乃是一片無根據荒唐之語,豈得準信?非仇非敵,何能下手?祇不肯抽刀殺他。有十靈又催速一番。君佩祇不忍聞,想一刻旋離位,要告別。十靈急留,改口曰:「深感小將軍如此仁慈,不忍親手殺山人,今無以為報,現與兵書相贈。但求將軍酬坐一刻,待吾取出相送。」君佩信以為真,復見他轉入內。君佩仍與李方閑敘多時,久不見十靈出。佩即問:「惟尊師何故許久不出?」李方即潸然淚下,告曰:「訃此軍師已飛化去。因將軍仁心未泯,奉令不行,有誤其登天時刻。故假說取書入內,必然自殪,以便將軍割取首級。」君佩聽了一驚,即速催李方引入觀看。果見十靈屍解去。有李方枕屍哭泣哀盡,一刻起來,請君佩速割首級。當時君佩亦從旁墮淚,憫他無辜受死,又默念他有此先知先見,所說必屬無訛。即死不能復生,又何惜一頭,祇得忍淚捫心割來。刀甫下,即已身首異處,並無點血。君佩詫異藏過,又贈些白金埋葬。李方叩謝。君佩又言:「成功時,定請聖上追封尊師,以酬他恩德,助成破陣之功。」李方感謝不已。君佩上馬泣別,兩相灑淚。又命家丁一眾同回不表。

  再說楊延平奉了真人之令,要取杜女血。此日一離開,少不免要到花之寨。但地非曾遊,路上逢人輒問。果然到了一所寨莊,適見農民布種,延平便在馬上借問,此是否花之寨?農民見問,將楊公子定目一觀,即請他住馬。一程飛奔而去,報知莊主。這寨中莊主非他人,乃是花解語,一美麗女英雄。當時聞報大喜,披掛上馬前來,見詢問之客,果然一翩翩少年公子。銀槍白馬白盔白甲白袍白旗,混身雪片一般,真有潘安、宋玉之美,令佳人一見,暗暗羨之。當時楊公子,正等待莊主出來詢問,意是男子漢,抑或老或少不等。豈知來了一位女將軍,容光佼佼,真有沉魚落雁之容、三寸金蓮,一雙媚目,淡淡遠山來。公子想來,自己閱人不少,不見過此女容貌超群,好生可愛。祇見女將雙刀一擺,便問:「貴客到莊有甚緣由?姓甚名誰?」有楊延平先說出姓名,且說曰:「貴地既是花之寨,不知有無杜女其人否?」花女見問,已知延平來意,隨意答曰:「此女誠有,但公子先與奴家比拼武藝一番。倘果係手段高強,始將此女獻出。不然,徒勞下問。」延平一想,此女要比較武藝,何難敗之?一金剛鐵漢尚不足懼,可笑不知厲害丫頭。當即承允。

  須臾,男女各人放刀,刀槍相迎,叮當響拼,約戰個辰刻,不分高下。花女暗暗讚羨好槍法,又戰數合,拍馬詐敗而奔。延平拍馬一催追殺,剛得趕上。忽一低下,連人帶馬跌在坑中而去。誰知此坑,乃花小姐預先設立的,上用青草浮泥掩過,特地詐敗,誘楊公子至此,令其中計。延平一跌下,方欲翻身撥馬,四下繩索一動,即緊束了手足,牢牢繫定,命莊丁幾人挽上。又將馬匹索上,牽在大樹旁繫住,將延平推至一高堂大廈中。延平見座上有一婦人,年紀五旬上下,端肅莊嚴,面溜圓,雙目澄清,厚重貌容。聞花女稟上:「有宋將一人,名楊延平,被女兒用計誘敵獲下,待母親與話。」語畢,對公子媚目一瞧,微笑進內。

  延平不知此女有何因由擒他,又不惡相待,想測不透其中緣故。入內一刻,即卸下披甲,艷素雅裝復出,更覺一種國色天香之美。但聞半老婦人曰:「美英雄被獲來,畏死否?」延平怒曰:「汝這丫頭戰不過本公子,用此陷坑計本領,有何希罕?但大丈夫視死如歸,有何可畏?倘吾父山後楊令公,誰不知大名遠振。倘若吾父及宋主聞知,爾一莊大小,寸草不留,還要誅滅九族。」婦笑曰:「老身特戲言耳,實欲仰攀屈將軍為半子,以終殘年倚靠,敢云相害?」延平一想,不料他來求婚。即曰:「婚姻兩字,事關人倫之大者,主張自在嚴慈,小子何敢遽諾自專?」婦人曰:「言及此,足見楊公子年少老成,英雄行止,真令老身敬服。東床首選,捨公子那人可屬?且老賤寡居,單生一女,曾在素珠聖母學法多年,頗得宗傳手段,歸家時又蒙聖母囑咐下,言小女曰:‘日後與後山老令公長子,有宿世良緣,歸身於彼,後享萬鐘貴爵,玉帶橫腰,萬不可錯為囑。’是至今聞駕到,姓字皆符,故小女敢於得罪。然老賤以強顏說合,貴賤懸殊,原不敢攀。但聖母囑來,小女原與公子前緣有定。故老身敢於以母權作冰人為請耳。至於公子欲取杜女血,聖母預知,與小女說過,若非女兒相助,此事斷不能取成也,願公子參詳自擇。」

  延平自語,原不識杜女是何等人,不知如何取法。況真人說明,花解語便是,豈不是求浼此女,方能取得?又聞真人微笑言,好事已成,公私兩就,定然是婚姻之事。既然與花女前緣有定,況屬又是聖母法門高弟,貌賽西施之美,且允其所請,取了杜女血,回去奏聞聖上,諒亦無妨。主意已定,即說曰:「許結婚姻不難,必須待小將取了杜女血,回城奏知朝廷,稟明父親,方敢完婚。」老婦聞公子兩得相宜之說,十分喜悅。即親手上前,鬆下索子,延平抖衣見禮。花小姐見此,反面紅兩頰,進入內廂,是夜治酒留款。延平見天色已晚,回關將有八十餘里,且權過一宵,祇得承他款酒。

  當晚延平在客位一席,命丫鬟酌酒,母女主位一桌遠遠相陪。談敘中,延平說起破陣,軍令催速,今奉命取杜女血,小子究竟不明是人是物?真人祇管遣差,數番動問他又不明言。祇說在寶寨中,小姐方知可辦。花母冷笑曰:「此因由小女受師囑託,方知其故,女兒可歷情說知郎君。」小姐含笑曰:「公子怎得知此來由!聖母說明,此女非凡,原是清風山妖洞中狐女所現,今元狐精已在南唐陣中,為佐妖陣,今狐女子,前數年十番變化下山,混入流娼,媚人精血,若能迷媚得此大貴人百個,便爾成功,為狐之上者。方今且採補將完,便有幾分道氣,但殺人過多,觸於天怒,罪盈滿貫,今已難逃殺身之禍。奴得乘他罪惡而擒殺之。但此妖狐須藉人之手,方易於收除。奴須有靈符鎮住,不能逃走,但以陰壓陰,他心不怯怖,猶恐開刀時,他略成些道行,恐妨借鐵遁走脫,難以跡尋之。須藉公子開刀,方不能臨刑走脫。計須如此如此,可收除此妖了。」小姐說明此故,公子心中大喜。細想,若非入贅此美佳人,怎能取得此妖狐?既不能繳令,又難以取用破陣。實乃天子洪福,國運當興,至有此湊巧成功。延平見大功將成可繳令,是晚更覺開懷暢飲。有孟氏岳母著令丫鬟頻酌勸賢婿,不以粗饌為嫌,多食數盅。公子曰:「蒙岳娘不棄,結成姻締,半子非外人也。」今叨盛饌相款,更感情深,豈可見外之言是責?」當夜實乃母子情深,孟氏又暗中喜得佳婿,生來堂堂一表,真是女兒有此福厚,又為己身日後有靠。真乃:

    三生石上前盟在,吳越終雖是一家。

  是夜延平開懷樂飲,用過晚膳,宿於寨中。不知明日除取杜女血如何?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趙太祖三下南唐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