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太祖三下南唐/43

目錄 趙太祖三下南唐
◀上一回 第四十三回 取高唐鄭印奇逢 辨十靈君佩偶遇 下一回▶


  詩曰:

    生死婚姻匪偶然,卻難未事見機先。

    頭顱可割狐能殺,總屬飛龍合應天。

  住語上書一番棋論,原是陳摶老祖恐宋太祖耽於博弈,有誤乎朝政,並書下以為世人癖此者戒。讀之未免不惕然,有感於醒心,閑言敘過不提。

  先說鄭印奉師令行至中途,始悔及未曾問明高唐草落在何方?怎生模樣?即刻接令上行,方悔己之心粗,猶恐誤事。意欲回城再問,怎奈離城已遠,且妨被眾將所恥笑。一想莫非果有高唐之名,有草發生的。隨猜測度隨行,忽見前面有座高山峻嶺。飛瀑涓涓。鄭印此時意想,高山有水下流,或有草生發,是高唐的,即塘是田上中挑鋤,那得是高。遂命家丁在下等候。單身登上,步履而行,攀藤負葛而陞,一至山頂一望,果然高峻險絕,可插碧摩天,有詩為證:

    絕頂通天護碧霞,神宮壓海控中華。

    籠中日月飛雙鳥,掌上山河聚一家。

    嵐氣書昏埋玉檢,石泉春暖噴金砂。

    奇峰怪石多仙跡,岩裏靈茅自作牙。

  觀詩中寓意,山之高險可見,登泰山而知天下之小。當時鄭印望去,山側果有一方塘。趨近瞻之,水亦不甚深,無魚澄清。當日照去,形影徹底,祇見左邊有草一段,大地青蔥之色。印一見喜上心頭,曰:「失去草難無覓處,得回全不費工夫。此草豈不是高塘之草也。有幸自己一時湊巧,得到此高山,何不芟此一大束回去,早報首功。」遂拔劍一連割下一攤,想來無索子捆縛,即將腰間五色鸞帶束縛起。無心覽此山幽景緻,大步奔下山。即上馬吩咐兵丁,從舊路回城。

  正是喜色匆匆行來,忽見數人闖面沖上,中一少年郎,俊美恰像妻蕭女,行近看明,果然是自妻。蕭詢以接令所辦之草如何?印即欣然且告以己之聰悟,幸遇一峻天高山,故得此高塘上之草。今且與汝同回關中,繳令去罷。蕭女接過一看,冷笑曰:「以塘在高山,又目之以名則是,其實則非也。因爾接令時並不問明,刻日就道。妾想爾必有錯誤,故急改裝奔來,看郎所採取若何,不期果然亂拾此野草回,何能繳令?」鄭印聞妻此語,不覺得喜轉憂,前功盡廢,急將野草棄於道旁。又問妻:「高唐草果屬何物?」引鳳曰:「此物乃是生產婦人當分娩時胎後血塊之物,生產時座草為盤。俗人名此,後人是也,別名為唐草。且仙人口不出穢語,故以別名為說。君必取得此物,方合破妖陣之用。」鄭印聞言,慍而不悅。曰:「任意呼名,令人難猜,若非妻爾來說明,實屬夢想不到。」蕭女又教:「須要往民家村落中,試詢有無人家生產,方得此物。」鄭印領諾,引鳳乃返轡回城。

  有鄭印想來,這真人千般萬般不差本少爺,偏以此穢物相使,別件東西猶易辦來,此物豈是當有的!但王事不得不勉力前尋。嗟嘆曰:「倘妖道當滅,便能巧遇,方得繳令。」遂催馬夫取路往各莊村,但不想兩國交兵,人多遠避,門閭里巷,一片荒涼,實乃惕人心目。又行數里,穿街衝巷,突見一老媽子手攜廢竹箕,內有血灰成攝。印意他必是此物,急下馬呼住媽子,施禮一揖,開聲探問無差,便說自願捐金索買。有老媽子默想,所攜乃是至污穢之物,自家方欲棄諸下流,今來客欲以囊金購買,難獨此少年是瘋癲人不成?方自驚訝。印又索請買不已。媽子見印索買情真,又轉念,意他或取來合藥亦未可知。況自思一貧清淡,今媳婦初產下,姜酒無資,今乃意外得錢回家,亦可濟一急用。管他真癲假呆,祇要自已得利,即允成他買,亦覺自暗笑之。當時鄭印即取出元絲一小錠,約有五兩上下,交他。老媽子拜謝。印便上馬,令家丁連竹箕接過,轉馬回城。

  中途忽遇高君佩,佩即問鄭印:「所領辦若何?」印喜對曰:「僥幸成功,無心遇寶。」佩又曰:「彼此接令,皆不問而行,今兄既幸成功,但吾不知如何復命耳。」印即便安慰之,曰:「是吉人天相,吾即亦不期得之,斷無空回之理,賢弟祇管勇往向前,或有所遇。」佩無奈何,祇怨著自行粗莽誤事,與真人差遣無尤。祇得辭過鄭印,勇往加鞭,分頭取路,隨意所之,再走二三里之遙,忽見前途挨肩成衽,人海人山,不知何故?正是:

    群男青兗民康富,六市雍梁地沃饒。

  當時高君佩見一街衢,一路躋踊人稠,恰值一老人,迎面而來。君佩打個揖詢問其故,老人曰:「此處不是迎神賽會,又不是演戲歌壇,乃是前途一里之遙,是鳳陽嶺畔張家莊上,來了一位賣卜先生,號為張十靈,判斷吉凶有準,禍福無差。真乃子平不過,鬼谷一流。所以一時引動遠近多人,皆去求判吉凶。」君佩忽聞十靈兩字,難獨是此人,便是真人命取他的頭顱也?一拱相辭過老人,聊且馳馬往前觀看,再作處置。

  遂一路催馬過鳳陽嶺,一刻已到。果見許多老幼,人人說曰:「張十靈今日何故不垂簾出招牌的,難獨是一連數天求問的太多厭煩了,故今天暫且閉門辭客不成?」內有附近同里巷者說曰:「爾等眾人有所不知,他數日前已對人說知,今日是他屍解之期,天數已定,不得留於人間,所以閉門處分後事。仙化後以待人有用,不知所待何人?」眾人中聞言歎惜。曰:「誠如是,乃吾們來遲,不獲此高明判斷吉凶,真可恨也!」一路上人紛紛議論,絡繹無味而回。獨有君佩在馬上一想,前聞十靈兩字,已關於心,今又聽聞此人屍解,以待他人用者,更覺駭然醒悟,今若此,豈不是湊成暗合,取的十靈頭?真乃仙人有先知之見也!遂決意急待看個明白。

  即刻到卻嶺畔,果見一間小小的占卜肆舍。忽有一人,在門首迎著,指馬頭喚聲高叫曰:「馬上來客,可是高將軍否?」君佩驚訝,與此人平生未睹,何故乍見相呼,已知姓字?祇得下馬回應。那人又言:「若此請進。」君佩一見是卜卦舍館,想他是張十靈了,故有先知先見之明。今已相識認,當下吩咐家將在外停候,自己下馬步進。轉問此人姓名,始知那人非張十靈,乃十靈門徒李方是也。又言:「師尊知將軍此刻領真人軍令前來,恐將軍未曾識認門廬,故命小子在門首立候輿馬。」君佩又詢問:「師尊現在何所?」李方告以在內堂,登時引進。君佩隨入,適見一人,道家裝束,鮮衣盛服,獨坐蒲團,若有所候。甫入,即起延客坐,並說:「早知高將軍,今日定然奉令到來,取山人頭顱回城破妖陣,以應用於中央戊己土的。今將軍既來此,祈開刀以便兩就。」君佩曰:「聖主不殺無辜,利刃不斬無罪。我君佩雖非敢望於聖,然安忍加害善人?雖真人有令,斷不能下手,自願空跑而回領罪也。」十靈曰:「小將軍有所未知,山人原是唐相魏徵後身,當日斬卻東海老龍頭。後來被老龍王閻皇殿上告我,唐主既許救,不曉機關,累他見殺,以至劉存進瓜,東海老龍恨猶未熄。在唐時屢屢生災。後山人在閻皇殿前許以還頭,代主示罰。今喜大丹已成,正合飛陞時候,故真人先知,特來成我美舉,並可以為破陣之用,非害我也。將軍俗人所以不知,倘事非出有因,那有人不畏死之理?」不知君佩取此十靈頭否?下回分解。

◀上一回 下一回▶
趙太祖三下南唐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