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董侍郎文集

跋董侍郎文集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84

閩中董侍郎崇相,以所著文集示余,引丁敬禮對陳思王之語,俾余刪定其文。余感其意不忍辭。朱黃甫竣,而崇相沒矣。萬曆間,崇相為吏部郎。遼左全盛,建州夷方戒車入貢。崇相獨策其必叛,每逢邊人,輒問遼事,嗟谘太息,若不終日。福清當國,崇相遺書,極論遼事,謂建夷之禍,不出四五年。奴酋有子歹商,德明之元昊也。又謂金人兩道伐宋,以四月舉汴,今之災異,不下宣、政,今之邊鎮,祇恃一遼。一旦有事,內虛外弱,首尾牽制,何恃而不恐?金再舉而宋虜者,以不聽李綱散遣勤王諸將之故。今可泄泄不早為之所乎?承平日久,頗以崇相言為不祥,亦不重怒,置之而已。六七年而奴酋難發,崇相之言若左券。崇相老矣,耳聾目眵。龍鍾班行中,與談遼事,則目張齒擊,劃然心開,精強少年弗如也。飛章削牘,大聲疾呼,指畫安危,激勸忠義,風擊泉湧,筆有舌而腕有口也。余所取崇相之文,胥以此類求之。其它沿襲應酬者,多所塗乙焉,亦崇相之志也。天啟元年,奴陷遼陽,袁自如以邵武令入計,匹馬走山海,周視形勢,七日夜而返。崇相要過余邸舍,共策遼事。夜闌燈炧,僮僕僵臥。崇相拍案擊節,殘缸吐焰,朔風獵獵射窗紙。迄今更二十三年,狡奴益橫,自如磔,崇相死,而吾衰已甚,約略如崇相往年。摩娑遺集,掩卷三歎,為書其後如此。癸未三月晦日記。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