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官庶常覲省序

送官庶常覲省序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07

始子叩吾廬欲為弟子,而吾辭之堅,非相外也。計將為講誦之師,則衰疾多事,無日力以副所求。將有進於是者,則吾身之無有,而又何師焉?及再三云,則不復辭。以窺子之心神,若誠有志於謀道者。吾身雖不逮,儻誦其所聞而得能者,吾誌猶有寄焉。古人之教且學也,內以事其身心,而外以備天下國家之用,二者皆人道之實也。自記誦詞章之學興,而二者為之虛矣。自科舉之學興,而記誦詞章亦益陋矣!蓋自束髮受書,固曰微科舉,吾無事於學也。故天地之大,萬物之多,而惟科舉之知。及其既得,則以為學之事終,而自是可以慰吾學之勤,享吾學之報矣。嗚呼!學至於此,而世安得不以儒為詬病乎?今子得館選,未數月而告歸省母,是子知學以得身,而識所祈向也。雖然,所以務學之根源,辨之尤不可以不審。將以為名,則自致於父母兄弟者,皆以見美於人,而賊吾之本心;將以既其實,則所以備天下國家之用者,皆吾性命之理,而不可以苟遺也。自省自克於二者之間,而防其心之偷,乃百行之源,學者之始事也。子之歸也,果能專篤以厲所學,深固以植其行,俾泉、漳之間後起者以為表的,則吾與子之為師為弟子,所關不細。若曰吾既有所得以為親榮,可以優遊而卒歲矣,則皇皇焉欲自得師,義焉取哉!

吾平生非久故相親者未嘗假以文,懼吾言之不實也。而特表子王父之墓,蓋粗得其略於所治武強之士民,又將慊子之志,而因以相砥淬耳。然《記》不云乎「大孝尊親」,使國人稱願然曰:幸哉!有子如此,是乃君子之所謂孝也。子能用吾之言以成其身,則所以樂其親而榮其祖者大矣!於其歸也,申以勖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