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張又渠守揚州序

送張又渠守揚州序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07

儀封張清恪公廉察江蘇,始至,未受印篆,謁製府,即回車過余。余固辭不獲命。公入曰:「吾聞子有年,迫欲相見一論學耳。」余謝曰:「某未知學,但聞守官之大戒二。其一義利也,公於此既爵然而不滓矣。進乎此則利害,非知命而不惑者,不能毋搖。」公喜曰:「吾固知子之論學必篤也。」及公自閩移撫江蘇,首劾製府噶禮,人皆為公危,而先帝卒直公而黜製府。方公與製府相持,會余以《南山集》牽連赴詔獄。製府遂劾公久閉余於官舍,不知所著何書。而先帝之矜余實自此始。用此知人生稟命,各有所錯。其惑於利害者徒自毀其德義,而於利害之定分,實無毫末加損也。及余蒙恩赦宥,而公亦內召。相見於京師,述前言,為忻暢者久之。

公有良子曰又渠,余未得見,已聞其名字於鄉人。及為戶部員外,未數月,粵東援恩詔,請免宿逋數萬。同官皆難之,君力爭。自復於長官,獲免。粵西、四川、滇、黔皆賴焉。由是知名,尋擢正郎,逾年特簡出守揚州。將行,乞言於余。余謂君於茲行,有所易亦有所難。昔武侯之德在蜀,子瞻嗣焉。蜀有善政,眾必歸美於瞻。今君所治,即先公所撫之士民也。未言而民先信之,令出而民爭趨之,事半而功倍,此其所以易也。然少不如公,則邦人之責望必過於他守。君早歲見知聖天子,公卿交薦。異日名位之與先公並,不足為君期也。所難者,德義之繼承耳。義利之介,余知君必無愧焉。其進乎此,亦惟前所以告公者而已。君既有意於余言,則余將拭目而觀君之始政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