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鍾勵暇寧親宿遷序

送鍾勵暇寧親宿遷序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07

古之為交也,粗者責善,而精者輔仁。至於爵位之相先,患難之相死,抑末也。鍾君勵暇始冠,余見之其師所。其後時往還,而徒視以眾人。舒君子展者,勵暇之友,亦余所善也。雍正丙午,子展有憂,勵暇急之。遂視其病,因治其喪,自杪冬涉三月上旬,迫試期不輟。是年成進士,以家事留京師。會選期不就,眾以為疑。曰:「吾二親皆近六十,假而官蜀、粵、滇、黔,將若之何?」噫!勵暇之情,人人之情也,然吾未見人之數數然也。叩其所學,則誦《易》《詩》《書》,治《三傳》,旁及屈氏、莊氏之文有年所矣。嗚呼!其前行蓋基於此乎?因與考《三禮》而講以所聞。其家事畢,以未竟余說,留者復數月。庚戌九月,將寧親於宿遷。乃正告之曰:「君子之為學也,將以成身而備天下國家之用也,匪是則先王之教不及焉。若以載籍自潤澤,而號為文儒,則秦、漢以降始有之。是謂好文,非務學也。君子之立身也,非比類不足以成其行。一出焉,一入焉,塗巷之人也。學也者,務一之也。其事必始於慎獨,而終於獨立不懼,遁世無悶,匪是而能一之者鮮矣。凡子之所已能,皆學者之疏節也。繼自今,其事乃日起,而蹈之益難。子往矣!繼自今,不學之友日誑誘於外,而妻子交訌於中,吾懼子之有基而復壞也。吾病且衰,將不復見子矣。願子時誦吾言,而勿自墮其力也!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