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黃玉圃巡按台灣序

送黃玉圃巡按台灣序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07

康熙六十年夏四月,朱一桂構亂台灣,殺總兵官,據其城,監司、郡、縣吏並逃散。賴天子廟算,秋七月,叛者悉得,台灣平。其冬,命擇台臣廉靜有才識者往巡視,而余同年友黃君玉圃實承命以行。

余聞台灣之將有反側也,閩人及宦遊、行賈者知之垂二十年矣。蓋其地踔絕海中,民不火食,自混辟未通外人。明亡,鄭芝龍始入據之。入國朝四十年,然後鄭氏歸命。置郡遣吏,農桑肇興,沃壤千里,百產豐饒。而土人愚蠢恇悸,浮寓奸民因得巧法承賦於有司,而私其土,役其人,農收畜產,毫髮不得自專,甚者猱雜其妻子。而吏陰利奸民之奉,漫不訾省。思亂者十室而九。故一二奸民煽數十百人,遂戕大帥,謀拒王師。蓋陰恃土人深怨,以為一旦可竊據也。初鄭氏既覆,有謂此土宜棄而不守者,不知方其未辟於中國,誠不足為有無。今則民眾百萬,粟支十年,屹然為海疆重地。與閩、浙、江南沿海諸鎮相應接,則島夷洋盜不敢萌窺伺,內地逋亡者無所伏隱,而菽粟百貨,歲溢於泉、漳。苟不能守,則害亦視此。故天子加意撫循,凡監司、守、令,必使大府任舉屬吏才實顯著者,始調移之。而大府所任,率平時善事其左右,興作采辦爭先於群吏者。是以民重困而上不知,不至於為國生患不止也。夫粵東、閩、滇,今之吏所號為沃區也,而民困於無告,視瘠土有甚焉。又功令;凡邊塞山海要地,吏雖已除,大府得易置。其所任舉,果有異於台灣之群吏乎?由是觀之,法雖良,付之非人,其不能究宣天子之德意。而毒民以病國者,可勝道哉!君廉能夙著於吏部及台中,其能綏靖此邦,已為眾所豫信。然《詩》有之,「周爰諮諏」、「周爰諮謀」,凡此類,皆可因使事而歸告也。於其行也,言以要之。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