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倫常 通俗編
卷五 仁進
卷六 政治 

卷五

○仁進

【三年大比】 〔周禮〕小司徒,三年則大比,受邦國之比要,又鄉大夫三年則大比,考其德行、道藝而興賢能,遂大夫三年大比,帥其吏而興氓,〔按〕今為士不遠千里所云大比,古鄉大夫之大比也,考之為言,亦始於此。

【三場】 〔宋史選舉志〕寶元中李淑言,唐太和以後,試進士以詩賦為第一場,論第二場,策第三場,帖經第四場,陛下欲得取士之實,願約舊制,先策,,次論,次詩賦,次帖經,而敕有司並試四場,通較工拙,毋以一場為留,詔議施行焉,神宗罷詩賦帖經,仍試四場,初大經,次兼經,次論,次策,元祐四年,分經義、詩賦為兩科,並四場通定高下,建炎二年,定以三場取士,第一場詩賦經義各試所習,二場並論,三場並策,紹興十三年,從高閌請,參合三場,以經義為首,詩賦次之,論策又之。〔明史選舉志〕初設科舉詩,初場試經義二道,四書義一道,二場論一道,三場策一道,中式後十日,復以騎射書筭律五事試之,後頒科舉定式如今制。〔按〕唐進士初止試策,調露中,始試帖經,經通,試雜文,即詩賦也,又通,乃試策,惟三場,其有四場,則自文宗時起,宋幹德初,約周顯德之制,定諸州貢舉式,亦惟言初場、二場、三場,而未有四場,蓋三場非南宋創也。

【十六房】 〔文獻通考〕紹定二年,以士子多悖經旨,始飭考官各房,分經勘校。〔陸深科場條貫〕洪武十七年,頒行科舉成式,會試問考八人,景泰五年,增二人,天順四年,又增二人,成化十七年,又增二人,正德六年,增三人,其為十七人。〔日知錄〕嘉靖末年,詩五房,易、書各四房,春秋、禮記各二房,猶止十七房,萬曆庚辰、以易卷多,添一房,滅書一房,至內戍、仍復書為四房,乃為十八房。〔按〕國初因其制,乾隆十五年,始定為十六房。

【簾】 〔宋史選舉志〕寶祐二年,御史陳大方言,凡覆試令日輸台諫官一員,簾外監試,又咸淳九年,以臣僚言,罷簾外點檢雷同官。〔按〕監試等不預考棱, 之簾外,則凡預考棱官,時亦當謂之簾內,今稱內簾、外簾,蓋承之也,唐王建宮詞,天子下簾親考試,宮人手裏過茶湯,摭言云,劉虛白於簾前獻裘垣詩,考試用簾,不特見於宋矣。

【彌封】 〔老學庵筆記〕本朝進士,初如唐制,兼采時望,真廟時,周安惠公請建糊名法,一切以程文為云留。〔日知錄〕唐初,吏部試選人,皆糊名,令學士考判,武後以為非委任之方,罷之,此則用之選人,而未嘗用之貢舉,宋史宋白傳,陳彭年舉進士、輕俊喜謗主司,白知貢舉,惡其為人,黜落之,彭年憾焉,後居近侍為貢舉條制,多所關防蓋為白設也,後仲淹、蘇、並議罷爾封法,使有司先考其素行,以漸復兩漢選舉之舊,卒未能復。〔按〕糊名,即今云彌封也,宋選舉志,謂淳化三年,先嘗行之,景德時定考棱式,編排官、第以字號付封彌,有御書院印封彌,景祐時,詔開別頭試,封彌謄錄,如禮部,賈昌朝言,有土封彌謄錄法,則公卷可罷,皆云封彌,今以二字上下轉易,不知何故。

【謄錄】 〔能改齋漫錄〕仁宗時,有糊名考校之律,雖號至公,然未絕其弊,其後袁州人李夷賓上言,請別加謄錄,因著為令,而後識字畫之弊絕。〔宋史選舉志〕謄錄院始置於祥符仿年,令封印官封卷付之集書吏錄本。

【編號】 〔事文類聚〕謄錄編排,皆始於景德、祥符簡。〔宋史〕編排官去其卷首鄉貫、狀別、以字號第之。〔按〕名臣奏議,司馬光論,<冂臣><毛台>兩號所對策,辭理俱高,吳任臣字彙補云,此宋時取士編號之字也。又蘆浦筆記,趙清獻充禦試官,詳定前䩑、<多農>、<角免>、<角┦>、虭五號等卷,晁補之雞肋集,{山通}字號卷,餘擢為開封第三,蓋時編號之法,以卷多慮致復重,隨配邊旁,以廣其文,故於字書多不經見。

【南北卷】 〔楊士奇三朝聖諭錄〕上言科舉之弊,士奇對曰,科舉當兼取南北士,試卷例緘姓名,請今後於外書南北二字,如一科取百人,南取六十,北取四十,則人才皆入彀矣,上曰,往年緣北士無進用者,故怠惰成風,汝言良是,命與禮部議奏行之。〔科場條貫〕楊士奇議會試分南北卷,北四南六,既而以百乘除,各退五為中卷,䩑成化二十二年}},又各退二卷,以益中數。

【遺才】 〔宋史選舉志〕端拱初,禮部試已,帝慮有遺才,取不中格者再試之,於是由再試得官者數百人。〔按〕今惟學使送赴舉生員,猶試遺才。

【覆試】 〔新唐書選舉志〕高祖詔諸州明經、秀才俊士、進士為鄉里稱者,縣官考試,州長重覆,歲隨方物入貢。〔舊唐書王起傳〕貢舉猥濫,勢門子弟交相酬酢,寒門俊造,十棄六七,及元積,李紳在翰林,深怒其事,故有覆試之科。〔通雅〕漢、左雄議,舉士先試之公府,又覆這端門,張盛除此科,黃瓊言覆試之作,將以覆實虛濫,不宜改革,則漢已有此事,宋幹德六年,詔舉人有父兄食錄者覆試,紹興以後省之,〔按〕今惟童生初入學、及府縣錄送音生,猶有覆試。

【殿試】 〔漢書黽錯傳〕有司舉賢良文學士,錯在選中,上親策詔之,〔按〕詔有司各帥其志,選有人數,及登大夫於朝,親諭朕志等語,蓋時所同舉,皆獲登於殿庭,與董仲舒傳隻策首選不同,後世殿試之制,蓋昉於此矣,晉書阮種傳,或言對策者,因緣假讬,乃更延群士,廷以問之,郤詵傳載其對策,亦有進之於廷之語,或謂殿試始唐武後,非也。

【及第出身】 〔宋史選舉志〕景德四年,定親試進士條例,考第之制,凡五等,一二等曰及第,三等曰出身,四等五等曰同出身。〔事文類聚〕進士分甲,並賜同進士出身,自興國八年王世則榜始。

【傅臚】 〔中鈁叔孫通傳〕群臣朝儀既定,大行設九賓號句傳。〔雲谷雜記〕臚句傳者,即傳臚也,句字衍文,故注史文,但云傳從上下為臚而已,蘇林注漢書,乃析臚句為二事,云上告下為臚下告上為句。不知何據而云,鄭康成注儀禮,謂臚為眾,蓋眾相遞傳,莊子有大儒臚傳之語,最為可證。

【立旗竿】 〔王世貞觚不觚錄〕諸生中鄉薦與舉子中會試諸,郡縣用必送捷報,以紅綾為旗,金書,立竿以楊之,若狀元及第,則以黃絲金書狀元以揚之。〔按〕此特明代故事前此惟狀元建旗詳文信國集。

【公車】 〔周禮巾車〕掌公車之政令,注公猶官也。〔漢官儀〕公車掌殿司馬門,天下上事及徵召,皆總領之。〔漢書東方朔傳〕待詔公車,音義云,公車,署名也,公車所在,故以名焉。〔按〕今會試者稱圤公車,蓋貢舉亦徵召之亞,遠省舉子許乘驛,即與公車類也。

【科場條目】 〔宋史王旦傳〕翰林學士陳彭年政府科場條目,旦投之地曰,內翰得官幾日,乃欲隔截天下進士。〔按〕今監試者與吏士約法,猶謂之科場條例。

【試錄】 〔葉石林燕語〕試院官舊不為小錄,寧初,霍端友榜,安樞密知舉,始刻為之,自後遂為故事。〔黃佐翰林記〕洪武甲子鄉試,乙丑會試,初為小錄,惟刻芊事之官,試士之題,及中選者之名第、籍貫、經書而已,未錄士子之文為程式也,次科戊辰,始錄程文,自是以為定式。〔按〕唐會要,大中十年,禮部侍郎鄭顯進諸家料目十二卷,敕自今以後,放榜訖,寫及第人姓名,付所司編次,則宋以前,非不為此錄,特其名目殊耳,李詡戒庵漫筆云,今試錄,唐稱進士登科記,宋稱進士小錄。

【龍虎榜】 〔唐書歐陽詹傳〕與韓愈、李、李絳、崔群、王涯、馮宿聊第,皆天下選,時稱龍虛榜。

【榜花】 〔南部新書〕唐禮部放榜,歲取二三人姓氏稀僻者,謂之色目人,又曰榜花。

【關節】 〔舊唐書穆宗詔〕訪聞近日浮薄之徒,扇為朋黨,謂之關節,干擾主司,每歲策名,無不先定。〔能改齋漫錄〕段文昌言於唐文宗曰,今歲禮部殊不公,所取進士,皆以關節得之。〔宋史包拯傳〕關節不到,有閻羅包老。〔按〕漢書佞幸傳,籍閎與上臥起,公卿皆因節說,師古曰,言由之納說,如行者之有關津。關節者,關說之節目也。

【懷挾】 〔文獻通考〕長興四年,禮部貢院奏立條件曰,懷挾書策,舊例禁止,請自今後,入省門搜得文書目者,不論多少,準例扶出殿將來兩舉。〔按〕燕翼貽謀錄,謂懷挾之禁,始嚴於宋景德二年,未知孰是,其懷挾二字,見戰國策,鼎者,非效醯壺醬瓿,可懷挾提挈以至齊者。

【傳遞】 〔宋史選舉志〕嘉定十五年,何淡言舉人之弊,有曰傳義,曰換卷,曰易號寶慶二年,朱端常乞差有風力者為監門官,入試日,一切不許傳遞門禁既嚴,再立賞格,許告捉傳題傳搞之人,則其弊自清矣。

【座主】 見〔舊唐書令狐亙傳〕張籍寄白使君詩,有登第早年同座主句。〔李肇國史補〕進士稱有司曰座主。〔觚不觚錄〕嘉靖以前門生稱座主,不過曰先生而已至分宜當國,始稱老翁,其厚者,稱夫子,此後俱相承曰老師。

【門生】 〔唐書楊嗣復傳〕嗣復領貢舉,父於陵自雒入朝,乃率門生出迎。〔又令狐亙傳〕田敦,亙門生也。〔白居易詩〕何須身自得,將盯是門生。〔裴皞詩〕三主禮闈年八十,門生門下見門生。〔王仁裕示諸門生詩〕三百一十四門生,春風初長羽毛成。〔按〕門生本猶門人,後漢書賈逵傳、皆拜逵所造弟子及門生為千乘國王郎,歐陽修孔宙碑陰題名跋,漢世公卿,多自教授,其親受業者為弟子,轉相授者為門生,虵,而古亦有稱同門生為門生者,晉書王獻之年數歲,觀門生摴蒲,諷之,是也,有依附聲勢為門生者,宋書徐湛之,門生千餘人,皆三吳富人之子,每出入行遊,塗巷盈滿,是也,其知貢舉稱新進士為門生,蓋惟起於唐之中葉,後唐長興元年,中書門下奏,門生者,門弟子也,大朝所命春官,不曾教誨舉子,是國家貢士,非宗伯門徒,今後及第人,不得呼春官為恩門,師門、及自稱門生。

【同年】 〔國史補〕進士俱捷,謂之同年。〔劉禹錫送人圤舉詩序〕今人以偕升,名為同年友,其語熟見,搢紳者皆道焉。〔唐書〕憲宗問李絳曰,人於同年,固有情乎,對曰,同年乃九州四海之人,偶同科第,或登科然後相識,情於何有。〔李遠陪新及第赴會詩〕滿座皆仙侶,同年別有情。〔杜荀鶴試後雖人詩〕同年多是長安客,不信行人欲斷腸。〔按〕後漢書李固傳,有同歲生得罪於國、冀,同歲、即同年也,三個魏武紀,與韓遂父同歲孝廉,亦然。

【先輩】 〔詩采薇箋〕今薇生矣,先輩可以行也,二字初見自此。〔三國志陶謙傳注〕郡守張磐、同郡先輩,與謙父友,而謙不為之屈。〔闞澤傳〕州里先輩唐固,亦修身積學。〔隋書經籍志〕班固為蘭台令史,與諸先輩共成光武本紀。〔舊唐書孔穎達傳〕穎達年少,而先輩宿儒,恥為之屈。〔按〕以上皆謂行輩在先者也,國史補云,進士互相推敬,謂之先輩,則以其稱,施之同輩,而當時新第者,且不特同第互推然也,北夢瑣言,王凝知貢舉,司空圖第四人登第,王謂人曰,今年榜帖,全為司空先輩一人而已,澠水燕談,蘇德謨第一人登第,還鄉,太守作致語慶之曰,昔年隨侍,嘗為宰相郎君,今日登科,又是狀元先輩,韋莊有下第獻新先輩詩,彭應求有賀新先輩及第詩,自主司郡尊及同試下第者,俱以先輩稱之,蓋時云先輩,直如今之泛稱某先生矣。

【後輩】 〔通典〕魏立太學,弟子滿二歲,試二經者,補文學掌故,不通者,聽從後輩試,遞是、試通三經,四經,五經不通者,俱從後復試。〔程大昌演繁露〕唐世舉人、呼已第者為先輩,由此也。〔舊唐書劉禹錫傳〕王叔文於東宮用事,後務進,多附麗之。〔全唐詩話〕使前賢失步,後輩卻立。〔杜甫詩〕詞華傾後輩,風雅藹孤鶱。〔按〕此皆指言之耳,未嘗有以為稱謂者。

【即先】 〔王保定摭言〕牛僧儒應舉,韓愈、皇甫湜見於青龍寺,稱牛為即先輩。〔田錫咸平集〕與胡旦書云,秀才即先輩。〔按〕此謂即日當為先輩,猶今箋劄中所云即元,莊啟中所云即翰撰也,又乾巽子,閻際美與慮景莊同應舉,閰稱慮曰、必先聲價振京洛,云溪友議,劉禹錫納牛僧孺卷曰,必先期至矣,必先與即先、同一推頌意耳,韓儀與關試後新人詩,有休把新銜惱必先句,此必先,指下第同人,今謂下第者曰來科作解,又此意矣。

【先達】 〔晉書虞喜傳〕年二十九為侍中,自嫌早達。

【英雄入彀中】 〔摭言〕文帝幸端門,凶新進士綴行而出,喜曰,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

【謬種流傳】 〔宋史選舉志〕理宗朝、有司命題苟簡,或執偏見臆說,或發策用事訛舛,所取之士既不精,數年之後,復俾之主文,是非顛倒逾甚,時謂之謬種流傳。

【一榜盡賜及第】 〔邵氏聞見錄〕張齊賢圤廷試,帝欲其居上甲,有司置於丙科,帝降旨,一榜盡除京官通判。

【龍頭屬老成】 〔遁齋閑覽〕梁顥及第謝恩詩,也知年少登科好,爭磜龍頭屬老成。

【一舉登科日,雙親未老時】 相傳是宋〔汪洙詩〕。〔琵琶曲〕假饒一舉登科日,難道是、雙親未老時,只恐錦衣歸故里,雙親的不見兒,又云,如今端的是男兒,行看錦衣歸故里,皆用此詩。

【文章自古無憑據,惟原朱衣暗點頭】 〔侯鯖錄〕歐陽公知貢舉,常覺做後有一未衣人點頭者,然後其文人格,因語同列三歎,嘗有句云云,〔子文同文唱和詩〕徒勞爭墨榜,須信有朱衣,自注,朱衣吏事,見登科前定錄。

【一色杏花紅十里,新郎君去馬如飛】 〔蘇子瞻送張師厚赴殿試詩〕,今 作狀元歸去馬如飛,訛。

【十年窗下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 〔歸潛志〕昔語云云,今進士不得入仕,則一舉成名天下知,十年窗下無人問。

【一舉首登龍虎榜,十年身到鳳凰池】 張唐卿登科題寺壁詩,見〔夢溪筆談〕,或言劉昌言上呂蒙正。

【相公】 〔王粲羽獵賦〕相公乃乘輕軒駕四駱。〔又粲從軍行〕相公征關右,赫怒震天威。〔日知錄〕前氏拜相者,必封公,故稱之曰相公,〔復齋漫錄〕韓子花兄弟皆為宰相,其家呼子華三相公,呼持國五相公,〔按〕今凡衣冠中人,皆僭稱相公,或亦綴以行次,曰大相公,二相公,甚無謂有也,道山清話,領南人見逐客,不問官高卑,皆呼為相公,想是見相公常來也,豈因是一方之俗,而遂漸行於各方歟。

【閣老】 〔國史補〕宰相相呼為堂老,兩省相呼為閣老。〔困學紀聞〕杜少陵贈嚴閣老詩,扈聖登黃閣,明公獨妙年,嚴武遷給事中,屬門下省,開曰黃門省,故云黃閣,通鑒,王涯謂給事中鄭肅,韓佽曰,二閣老不用封敕,亦唐稱給事事為閣老也,近世用杜詩為宰輔事,誤矣,又〔唐書楊綰傳〕故事,舍人年久者為閣老。

【尚書】 〔珩璜新編〕尚書與尚食、尚公主、同見張耳傳注,而世俗相承以平聲呼,誤也。〔按〕尚子惟詩大雅,肆皇天弗尚,葉韻為辰羊切,其餘概無平聲,然唐詩、堒耶長者白尚書,已作平聲呼矣。

【入座】 〔通典職官〕漢以六曹尚書井一令一仆為八座,魏以五曹一令二僕射為入座,隋唐以左右僕射六尚書為入座,杜甫有起居入座太夫人句。〔按〕今指乘入人與者曰入座,不見曲記,南史齊宗室傳,江夏王寶元與崔慧景應乘入與至都,此則當時天子所乘。

【三法司】 〔商子定分篇〕天子置三法官。〔按〕後世三法司稱由此起。

【總督】 〔晉書載記〕王猛辭位表,總督戎機,出納帝命,總督二字見此。

【巡撫】 〔晉書劉頌傳〕咸寧中詔巡撫荊揚。〔北史李賢傳〕今巡撫居此,不殊代邑。〔王勃春思賦〕寧知漢代多巡撫。〔虞世南和長春應令詩〕如何事巡撫,民瘼諒斯求。〔按〕今官制有巡撫,自明洪武辛未,敕遣皇太子巡撫陝西為始,而其文之見前代者,有如石。

【憲臺】 〔二老堂雜志〕憲部,刑部也,憲臺,御史臺也,今直以諸路刑獄為憲,雖聖旨處分,敕令所立法,凡及安撫提刑司處,皆以帥憲為稱,而提刑告詞,並曰憲,其失多矣。〔按〕今更不問掌刑與否,凡大上官,概稱憲臺,所失愈遠。

【宗師】 〔莊子〕有大宗師篇。〔漢書朱浮傳〕博士之官,為天下宗師,使孔聖之言,傳而不絕。

【員外】 〔舊唐書李嶠傳〕為史部時,志欲曲行私惠,奏置員外官數千人。〔通鑒〕中宗神龍二年,大置員外官,自京師及諸州凡二千餘人,宦官超遷七品以上員外官者又將千人。〔按〕時所云員外者,謂在正員之外,大率依權納賄所為,與今部曹不同,故有財勢之徒,皆得假借其稱。

【外郎,郎中待詔,司務】 〔寓圃雜記〕吏人稱外郎者,古有中郎、外郎,皆台省官,故僭擬以尊之,今醫人稱郎中,鑷工稱待詔,染工稱博士,師巫稱太保,茶酒稱院使,皆然,此草率僭妄,名分不明之舊習也,國初有禁。〔日知錄〕北人謂醫曰大夫,南人謂之郎中,木工、金工、石工之屬,皆為司務,蓋起於宋時,老學庵筆記,北人謂醫為衙推,卜相為巡官,即此類。〔按〕周密武林舊事,載藝流供奉說藥者三人,一曰楊郎中,一曰徐郎中,當時即以醫為郎中矣。

【州尊】 〔蜀志秦宓傳〕王商與宓書曰,貧賦亦何可終身,宜一來與州尊相見。〔按〕今人稱府尊、縣尊等,皆昉於此。

【鄉先生】 〔儀禮士冠禮〕冠者見於鄉大夫、鄉先生,注云,鄉先生,鄉中老人為大夫致仕者。〔按〕今稱鄉前輩,或曰鄉老,或曰鄉先生,據周禮敘官,鄉才、二鄉則公一人,此以三公分與六鄉之教之稱,前輩何敢當焉,鄉先生為合。

【封君】 〔史記平準書〕封君皆低首仰給。〔又〕令封君以下,三百石以上吏,以差出牝馬。〔易林〕多獲得福,富於封君。〔按〕此謂身有封邑之君,若公侯是也,今以子孫貴顯受封者,不當云封君,或稱封翁可矣。

【狀元】 〔摭言〕放榜後,狀元以下到主司宅門下馬,又狀元以下與主司對拜,拜訖,狀元出行致詞。〔按〕狀元之稱,自唐有之矣,百放榜後,未經廷試,即稱狀元,則是今抽謂會元耳,又其時不獨第一人曰狀元,鄭穀登第後宿平康裏詩,好是五更殘酒醒,耳邊聞喚狀元聲,考穀登趙昌翰榜,係第八名,宋周必大文稿,有回姚狀元穎啟,回第二人葉狀元適啟,回第三人李狀元寅仲啟,似凡新進士、俱得稱狀元也。

【榜眼】 〔雲麓漫鈔〕世目狀元第二人為榜眼。〔王禹偁送朱嚴詩〕有榜眼科名釋褐初句,蓋榜眼之名,起於宋初也。〔二老堂雜志〕高宗中興以來,十放進士,其榜眼官職,往往過於狀元。

【探花】 〔天中記〕唐進士杏園初會、謂之探花宴,以少後二人為探花使遍遊冤園,若他人先折得名花,則二人被罰。〔蔡寬夫詩話〕故事、進士朝集,擇中最年少者為探花郎,熙寧中始罷之。〔按〕此則唐之探花,非今所謂探花,而其名未始不相因也,雲麓漫鈔云,世目第三人為探花郎,溫鈔作在紹興時,蓋自罷擇年少之後,遂以其名歸諸第三人矣,〔明史選舉志〕殿試第一甲,狀元、榜眼、探花之名,制所定也,而士大夫又通以鄉試第一為解,會試第一為會元,二三甲第一為傳臚。

【三元】 〔文海披沙〕宋三元,人知有王曾,馮京、宋庠,而不知有楊實,孫何,明三元,人知有商輅,而不知有黃觀、楊用修云,蜀士在宋時,三元三人,陳堯叟、楊實、何渙也,觀此,則宋又不止五人矣,然陳與何三元事,並未見稱於世。〔按〕宋未當有三無之號,謂王曾等敕頭,咸首捷,武翊黃、亦府選為解頭,及第為狀頭,宏辭為敕頭,時謂琥氏三頭,章孝標贈翊黃詩,花錦文章開四面,天人科第占三頭,又張又新時亦號三頭,三頭者,猶明人云三元也。

【庶吉士】 見〔書立政篇〕。〔明史選舉志〕洪武八年,廷試擢一甲進士相顯等為翰林院修撫,二甲馬京等為編修,吳文等為檢討,進士之入翰林,自此始,又使進士觀政於諸司,其在翰林承敕監等衙門者,曰庶吉士,亦自此始也。

【侍衛】 〔史記第子傳注〕王肅曰,子路為孔子侍衛,故人不敢有惡言,侍衛二字,見此。

【進士、舉人、貢生】 進士見〔禮記王制〕,舉人,貢生,連見於〔後漢書章帝紀〕,每尋前代舉人、黃士,或起川畝,不擊閥閱,是也,進士出身入詩,則始於唐徐凝答施先輩曰,料得仙宮列仙籍,如君進士同身稀,舉人入詩,則白居易有乞錢羈客面,落第舉人心,歲貢入詩,則孟浩然有孝廉因歲貢,懷橘向秦川。

【武舉】 〔唐書選舉志〕武舉,起武后時長安二年

【監生,生員】 〔唐書選舉志〕元和二年,置東都監生一百員,自天實後,生徒流散,永秦中,雖置西監生,而館無定員,於是始定生員,〔按〕生謂監生,員、其數也,以監生生員為兩等人,蓋別自宋以來州縣皆設學也。

【白身】 〔元典章〕選格、有白身人員,中書省奏,近來各路行保白身之人申部,中聞不無冒濫云云。〔按〕魏書食貨志,莊帝頒入粟之制,白民、輸五百石,聽依第出身,白民猶云白身也,唐書選舉志,白身視有出身,一經三傳皆通者、將擢之,仕籍之有白身一途甚久,而魏由入粟,唐由棱試,元由保任,制各不同耳。

【登仕郎】 見〔隨書百官志〕,又文林郎見〔宋史選舉志〕。〔按〕唐宋時有承事,將仕,迪功,宣義等郎,今俱不用,惟七品授文林郎,九品授登仕郎,名猶相因。

【從品】 〔此魏書官氏志〕前世職次,皆無從品,魏氏始置之,亦一代之別制也。〔按〕謂從一品至從九品。

【內官外官】 〔周語〕內官不過九禦,外官不過九品,注,九品,九卿也。〔漢書終軍傳〕孤於外官,注,謂非侍衛也,皆與今在京曰內官、在各省曰外官別。

【本色官】 〔唐書柳仲郢傳〕有以藥術進者,詔署監官,仲郢以為醫有本色官,若委錢穀,名發不正。

【當後官】 〔李心傳朝野雜記〕堂後官,謂三省諸房都錄事也,補職及一年,改宣教郎。

【稗官】 〔漢書藝文志〕小說出於稗官,師古注,稗、猶稊之稗,小官也。〔按〕俚嗤流外小官曰芝麻官。蓋即稊稊之義。

【宰官】 〔郭象南華經注〕大鵬之與斥鷃,宰官之與禦風,同為累物耳,王應麟云,二字始見此。

【官長】 〔墨子尚賢中篇〕賢者舉而上之,謂之官長。〔慎子威德篇〕立國君以為國,非立國以為國君也。立官長以為官,非立官以為官長也。

【官銜】 〔封氏聞見記〕官銜之名,當是選曹補授,須存資曆,聞奏之時,先具舊官名品於前,次書擬官於後,使新舊相銜不斷,故云。〔艮園識小錄〕家語禮軍篇官,有銜,職有序,注,銜治也,執轡篇云,善禦馬者正銜勒,善禦民者正百官,官銜之名本此,對氏記殊無所據。

【備員】 〔史記秦始皇紀〕博士雖七十人,特備員弗用。〔平原君傳〕毛遂曰,願君即以遂備員行矣。〔申屠嘉傳〕自嘉死後,諸為丞相者,皆以列侯繼嗣,足足廉謹,為丞相備員而已。

【同寮】 〔詩大雅〕我雖異事,及爾同僚,間義曰,僚字雙作寮。〔左傳文七年〕先蔑奔秦,荀伯盡送其帑於秦曰,為同寮故也。〔孔叢子〕孟武伯問孔子曰,古者同寮有服乎答曰然,同寮有相友之義。〔三國吳志薛瑩傳〕同寮之中,瑩為冠首。〔楊慎丹鉛錄〕文選注寮,小窗也,同官為寮,指其齋署同窗為義,今士子同業曰同窗,官先事,士先志,官之同寮,亦士之同窗也。

【搢紳】 〔周禮典瑞〕王晉大圭,注,晉讀搢神之搢,謂插於紳帶之間,疏曰,漢有搢紳之士,亦謂插笏於紳。〔荀子禮論〕搢旨而無鉤帶矣,楊倞注,搢與搢同。〔史記封禪書〕語不經見,搢旨者不道,索隱曰,姚氏云,搢當作搢當作搢,又〔五帝紀〕薦紳先生難言之,徐廣注,存神即搢神,古文假借耳。〔索隱〕鄭眾注,周禮云、搢讀曰薦,據鄭意,則薦亦進,進而置於紳帶之問也。〔按〕群碎錄謂今搢作搢非,不見荀子及姚氏說耶。

【月俸】 〔周禮太宰〕祿位以馭其士,注、祿若今月奉也,音義曰、奉本或作俸。〔又宮正〕均其稍食,疏、稍則稍稍與之月俸是也。

【養廉】 〔宋史職官志〕諸路職官,各有職田,所以養廉也。〔金史伯德特離補傳〕特離補為政閑靜,不積財,常曰,俸祿已足養廉,衣食之外,何用蓄積。

【腳色】 〔北史杜鍂傳〕楊素驚杜正元之才,奏屬吏,部選期已過,注色令還。〔朝野類要〕初入仕,秘具鄉貫三代名銜,謂之腳色。〔朱子答任行甫書〕休致文字,不知要祿白繳申腳色之類否。〔元典章〕保選令史吏員,亦開具姓名腳色,直言所長。〔通雅〕腳色狀,亦謂之根腳,邇來下司初見上司,猶遞手本,上開出身履曆,所謂腳色是也。

【馮引】 〔揮塵錄〕本朝及五代以來,吏部給初出官付,不惟著歲,數兼說形貌,以防偽冒,元豐時,改官制,除之。〔按〕此即今憑引之制。

【出缺】 〔世說注〕同濤啟事曰,吏部郎史曜出缺處當選。

【制簽】 〔北史五勇傳〕胡仁、及王文達、耿令貴三人,皆有殊功,還拜上州刺史,然州頗有優劣,周文令探籌取之,胡仁遂得雍州,文達得岐州,令貴得北雍州。〔按〕探籌即制掣簽,古今語殊耳。

【過堂】 〔摭言〕載新及第進十,隨卒主至部堂,初見宰相,通姓名,謂之過堂,韓偓有及第過堂日詩。

【參】 〔能收齊漫錄〕下之見上謂之參,始戰國時也,國策曰,秦王欲見頓弱曰,臣之義不參拜,王能使臣無拜可矣,秦王許之。

【鑽】 〔班固答賓戲〕商鞅挾三術以鑽孝公,李周翰注,鑽取必入之義。〔宋史〕王安石秉政,鄧綰、李定之徒,俱以趨媚擢用,士論有十鑽之目。〔古杭雜記〕史彌遠用事,士夫多以鑽刺得官,令人俳優者、一人執石鑽之,久而不入,曰,鑽之彌堅,一人擊其首曰,汝何不鑽彌遠,卻鑽彌堅耶。

【貸綠】 〔左思吳都賦〕夤綠山嶽之岊。〔韓愈詩〕青壁無路難夤綠〔韻會〕夤綠,連絡也。〔按〕易艮爻辭,列其夤,屬熏心,夤、當中脊之肉也,上下不能相通,而厲熏其心,是有幹進之象。

【參罰】 〔漢書天文志〕太歲在已,太初在參、罰,注云,參為白虎三星,其下又有三星曰罰,參、罰之義,蓋取乎此。

【調繁簡】 〔漢書薛宣傳〕頻陽縣當數郡湊,其充薛恭職不辨,而粟邑僻小,令尹賞,久郡用事吏,宣即奏堂與薛換縣,二人視事數月,兩縣皆治。〔按〕今調繁簡之制,起此。

【告病】 始見〔穆天子傳〕,盛姬告病。〔史記汲黯傳〕黯多病,上常賜告,注曰,賜告、得去官歸家,與告、居官不視事。〔漢收高帝紀注〕亦曰漢律有序告、有賜告,賜告者,病三月當免,天子優賜其告,使得帶印綬將官屬歸家治病。

【告老】 〔左傳襄七年〕韓獻子告老。〔蔡邕陳太邱碑〕年已七址,遂隱邱山,懸車告老。〔北史高允傳〕允以老疾乞骸骨,不許,乃著告老時。

【起復】 〔鎦績霏錄〕起復者,喪制未終,免情任用,所謂奪情起復也,如歐公晏元獻神道碑,丁父尤去官,已而真宗思之,即其家起復,及史嵩之喪父,經營起復,是也,今人不考,例以服闋為起復,誤矣。

【陛見】 〔北史張普惠傳〕表乞朝直之日,時聽奉見,自此之後,月一陛見。

【舊異】 〔漢書宣帝紀〕礦掖庭令張賀、輔道朕躬,恩惠舊異,厥功茂焉。〔後漢書劉般傳〕陳忠疏薦劉愷、處紅思純,進退有度,誠宜簡練舊異,以厭眾望。

【加級】 〔北史齊世祖紀〕河清年大赦,內外百官,普加泛級。〔按〕加級字見此,而其事漢初已有,高祖級,故大夫以上,賜爵各一級,顏師古注曰,就加之也。

【一階半級】 〔顏氏家訓勉學篇〕或因家世餘緒,得一階半級,及公私宴集,談古賦詩,塞默低頭,欠伸而已。〔北史序傳〕仲舉曰,吾少無宦情,豈以垂老之年,求一階半級。

【人多缺少】 〔唐趙憬審官六議〕有人少闕多、人多闕少之語,闕與缺同。〔苕溪漁隱叢話〕政和間,先君圤調京師,步月景德寺,指月為對云,圓少缺多天上月,赴調者應聲戲曰,員多闕少部中官。〔按〕論衡累害篇,位少人眾,仕者爭進,當時蓋已患之。

【持祿養交】 〔管子明法篇〕小臣持祿養交,不以官為事,故失其能,〔荀子臣道篇〕偷合苟安,以持祿養交,謂之國賊。

【食祿有地】 〔李義山雜纂〕凡說食祿有地,必是差遣不好。

【仕路狹】 〔後漢書和帝詔〕束修良吏,進仕路狹。

【功成名遂】 〔老子〕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史記范睢傳〕中山之國,趙獨吞之,功成名立,而利附焉。〔北史周明帝紀〕世成名遂建國剖符。

【後來居上】 〔史記汲黯傳〕陛下用群臣如積薪,後來者居上,師古注或曰,積薪之言,出曾子。

【當官】 〔左傳〕當官而行。〔周禮疏〕士師所禁,惟在當官。〔晉書熊遠傳〕當官以理事為俗吏,奉法為苛刻。〔三國志孫奐傳〕奐,訥於造次,而敏於當官。

【經官】 〔晉書範粲傳〕高頵曰,範伯孫史諱,未嘗經於官曹。

【賣官】 〔後漢書桓帝紀〕初開西買官,自關內侯、虎賁、羽林、入錢各有差,又私令左右賣公卿,公千萬,卿五百萬。〔五代史前蜀世家〕徐太妃以教令賣官,自刺史以下,每一官闕,必數人並爭,而入錢多者得之。

【買官】 〔後漢書崔寔傳〕程夫人曰,崔公冀州名士,豈肯買官,賴我得是。

【賣官鬻爵】 〔宋書鄧琬傳〕琬父子並賣官鬻爵。〔李百樂讚道賦〕直言正諫,以忠信而獲罪,賣官鬻爵,以貨賄而見親。

【官久則富】 〔史記貨殖傳〕廉吏久,久更富,俚語因之。

【官官相為】 見〔元喬孟符兩世姻緣曲〕。

【文官不愛錢,武將惜死】 〔宋史岳飛傳〕云云。〔李白詩〕有為官不愛錢句。

【相門必有相將門必有將】 〔史記〕孟嘗君語,又〔魏志陳思王傳〕引諺云云。〔北史李彪傳〕亦引諺曰,相門有相,將門有將,斯 不惟其性,蓋言習之所得也。〔南史王訓傳〕上目送之曰,可謂相門有相。〔王鎮惡傳〕武帝曰,鎮惡,王猛孫,所謂將門有將,又〔史記任安傳〕言將門之下,必有將類。〔晉書王沈傳〕言公門有公,卿門有卿。

【將相無種】 〔史記陳世家〕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玉海〕許敬宗曰,護兒兒作相,世南男作匠,文武豈有種耶。

【養相體】 〔金史完顏奴申傳〕金自南渡之後,為宰執者,臨事相習低言緩語,互為推讓,以為養相體。

【忍辱至三公】 〔晉書列女傳〕杜有道妻嚴氏、戒預書,引諺云云。

【宰相肚裏好撐船】 〔水東日記〕南京大理少卿楊公復,能詩有名,其家童往往於元武湖壖採萍藻為豚食,吳思庵以其密邇廳事,拒之,楊戲答詩云,數點浮萍容不得,如何肚裏好撐船,蓋諺有之,宰相肚裏好撐船,故云。

【伴食宰相】 〔唐書盧懷慎傳〕與姚崇對掌構密,自以吏道不及崇,每事推讓之,人謂之伴食宰相。

【鐵面御史】 〔宋史趙抃傳〕為殿中侍御史,彈劾不避權幸,京師目為鐵面御史。〔曾紓南遊記〕舊慶曆中,侍御史吳中復,時人謂之鐵面御史。

【王日京兆】 詳〔漢書張敞傳〕。

【金祭酒,銀典簿】 〔陸深春風堂隨筆〕國子監自祖宗以來,例不刷卷,故諺云云。

【張團練】 〔楓窗小牘〕臨安有諺,凡見人不下禮曰強團練,長老言,錢氏有國時,攻常州,執其團練使趙仁澤以歸,見王不拜,王怒,命以刀抉其口至耳,丞相元德昭救解云,此強團練,宥之,足以勸忠也,遂以樂敷創送歸於唐,故至今以為美談。

【破家縣令,滅門刺史】 〔敖英東穀贅言〕人有恒言云云,予謂言強豪右,當常育之,庶幾不敢作奸犯科,為龔黃舊魯者,不可自誦此言,〔楊穆西墅雜記〕宣德間,慈溪一縣令謂群下曰,汝不聞諺云滅門刺史、破家縣令乎,一父老對曰,某等只聞得豈弟君子、民之父母,縣令為之默然。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馮猶龍譚概〕田登作郡,怒人觸其名,犯者必笞,舉州皆謂燈為火值,上元放燈,吏揭榜於市曰,本州伋例,放火三日,俗語云云本此。

【官不威牙爪威】 〔元曲選〕李直夫虎頭牌、孫仲章勘頭巾、李行道灰闌記、李致遠還牢末、皆用此語。

【好官不過多得錢耳】 〔宋史〕曹彬語。

【笑罵從汝,好官須我為之】 〔宋史鄧傳〕綰諛王安石,除集賢校理,鄉人在都者,皆笑用罵綰云云。

【常調官好做,常飯好吃】 范文正公語,見〔獨醒雜志〕。

【相逢盡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見一人】 〔集石祿〕世俗相傳此二句,以為俚諺,慶曆中許元為發運使,因修江岸得石刻於池陽江水中,始知為釋靈徹詩也。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