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道園學古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

卷第二十九 道園學古錄 卷第三十
元 虞集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三十一

道園學古録卷之三十    歸田藁四

             雍  虞 集 伯生

 ○芝亭永言

   七言絶句

    雪後偶成

千山積雪日華明甕牖前頭畫不成未有樓臺供逺眺負

過午聽簷聲

䁱來殘雪在陂陁逺似羊群或似鵞憶踏春泥看柳色駝裘

貂帽度氷河

    自賛題白雲求陳可復所寫像

歸來江上一身輕野服𥘉成拄杖行祗好白雲相伴住天台

廬阜聽松聲

    築室

溪頭築室苦不多無奈今年春雨何水暖白鷗渾不去泥深

田父少相過

    客有好仙者持唐人小遊仙詩求予書之惡其淫

    鄙别爲賦五首

東海轉上白玉盤滿天風露桂花寒方平欲來共今夕㣲聞

洞簫過石壇

偶過松間看奕棋松枯鶴老忘歸時山前酒熟不中喫自有

金盤行五芝

関関雎鳩在河洲錦幄春温吁可愁六合清凝海天碧木公

金母坐優游

衣垂烟霧冠晨暉雪色鬢毛風外稀何事酒壚眠不去塵中

醉裏或忘機

老婦扶兒休𥬇儂不肯學仙蚤已翁東家木公合辟谷但汝

護田祈歳豐

    子昻竹

憶昔呉興寫竹枝滿堂賔客動秋思諸公老去風流盡相對

茶烟颺鬢絲

    子昂蘭石

汀草離離石老蒼行吟何處樂清狂江中遺佩相思乆莫待

明年春蕨長

    夢蟾圖

炯炯孤蟾兩目寒莎羅臺上濯神丹氷容映日𥘉無質故許

空岩夢覺㸔

    唐五王出遊圖

華蕚樓前御柳長春風馳道曉塵香龍姿鳯質多相似黄髮

爲期樂未央

    八駿圖

瑶池積雪與天平西極空聞八駿名玉殿重來人丗換蕭蕭

苜蓿漢宫城

    射獵圖

羽獵長年從翠華合圍八月度龍沙蕭蕭徒御圖中見猶想

君庖賜滿車

日莫推車力已疲道逢猛虎快饞飢負嵎何待要馮婦弱婦

嬰兒未可欺

    題白玉蟾像

日出榑桒積雪髙海空天净絶繊毫每看劒氣衝銀漢知是

吹笙詠碧桃

    題大别山栢圖

慿陵霜雪鼓風雷此樹相傳手所栽想見樓頭黄鶴客千年

一度此山來

    畣趙乗彜送地黄膏

身如老馬視茫茫多謝銀罌致地黄昨日飲餘肌骨煖解持

書卷近晨光

    酧張用鼎

老馬尚書賓客盛淮南淮北誦君詩玉堂自是歸來晚不及

觀君落筆時

    題関尹問道圖

身隠何爲更註書區區関尹強留車周公制作成殘缺嘆息

何人問緒餘

    中秋前偶賦

一室簫然絶蔽虧桂香𥘉發自先知巳無𤍠惱仍無夢坐到

空林月落時

空林月落大如盤雞犬無聲曉氣寒童子儗謀朝一食玉盃

盛得露漙漙

一杯濃露滑如飴灌漑清凉可療飢畢力石田嗟已晩空山

何䖏采靈芝

采芝不覺過前山偶荅樵歌莫却還人影自行殘照外雨雲

先入翠㣲間

    次韻荅魯子暈叅政四首

山水娯人若妙顔幾年揺落鏡中鬟髙情誰與爲膏沐舒卷

春雲指掌間

海風吹雨散晨曦紈扇髙堂兩𩯭絲想見東南賔客盛臨江

釃酒看潮時

病鶴前年下玉京空巢聊𭔃一毛輕白雲千載悠悠外自照

寒溪野水清

方嶽羅賢祝罔開選掄更欲籍非才故人情厚慚衰朽千里

空煩重使來

    題赤城站壁

莫恠扁舟不早歸斜風細雨濕簑衣天心月滿江心定贏得

閒身坐釣磯

    又和赤城壁韻

飛鴻力盡始能歸敢向漁樵詫芰衣多謝相如逺相問華星

明月照寒磯

    秋夜有作

月明清露浸山河八極無塵水絶波形質不應猶有礙鼻端

惟恨桂香多

    玉龍圖

貝闕澄澄海月生水晶簾影接空明鮫綃剪得霓裳就𨚫擁

氷髯上太清

    郭熈畫木

江南喬木巳無多誰畫參天鉄石柯記得玉堂春晝永寒林

坐對老東坡

    浙西提舉陳衆仲以其省之命請考秋試其還也

    賦此贈之

道誼交情志竟完千山觸𤍠訪衰殘唯慙薄德成虚辱故詠

髙風小子看

百病消沉老病身石田茅屋度餘春故人逺訪閒相對共看

流泉日日新

合禮文章体道心事天成物致精深老來更覺交游少珍重

髙賢副所欽

游揚羅李生閩土千古斯文一綫㣲最憶相逢共紬繹開牎

東海𦕈烟霏

子去聲光日巳髙荒村那復重相遭𦘕屏甕牖閒欹枕春雨

秋雲見羽毛

    贈閒白雲

白雲東去又經春每想飛鴻到水濱幾箇遮山松樹子憑君

洒雨洗埃塵

    無題

貝闕珠宮夜不眠露華浩浩月姢姢不應又作人間夣窈窕

吹簫度碧烟

    題亡弟嘉魚大夫與眉山奴詩

瞻望眉山草木春西還無計每傷神數家共客巴陵下只託

詩書論古親

吾弟文章絶幻厖只餘詩句似西江十年夢断遺書在風雨

梧桐自一䆫

    書蘭亭後

墨池春雨水泠泠消得鵞群舞雪翎千載臨文嗟悼盡摩挲

病目看籣亭

    題黄敬申虎圖

當時玉帳蜀雲西坐嘯風生草木低傳寫餘威千載外空山

藜藿尚萋萋

    聞機杼

咿唖機杼隔林幽夢覺江湖憶舊遊滿地月明凉似水數聲

柔擼過揚州

    賦玉簮花

玉簮花發憶京城徧閱詩篇未識名解道折花猶帶露却愁

香色起凡情

面植芝蘭背植諼髙花冠玉擅中園小冠不厭𩀱蓬鬢頼有

朋簮玉露繁

翠葉長莛出露叢素華髙㓗𠋣微風方田種得新秋玉萬斛

濃香属老翁

天官㑹弁若星流簮笔同朝八月秋一色尚方新切玉舎香

無語度中洲

    溪橋踏雪

萬竹孤亭積雪明衝寒先到𭔃髙情過橋不是㝷常客共聽

空山裂帛聲

    奉荅呉仲谷見𭔃兼簡許愿夫

城南謾作草堂新過客全稀旣有塵城闕鶯花二三月無因

藜杖伴詩人

華盖山前巳結菴荒陂獨往䇿羸SKchar何如城北蕭閒叟吟詠

髙齋從適參

翠竹如雲百尺樓川原錦繡出城頭遥知吟詠羣賢老清酒

千壷薦膳羞

    賦范德機詩後

玉堂妙筆交游盡投老江南隔死生最憶崖州相憶處華星

孤月海波清

    題文丞相詩後

大廈明非一木支區區未忍聽傾危故人邂逅聊相問矢死

終天更不疑

    次韻陳溪山春日即事

日出蒼龍霧露零郊原花柳揔蘇醒七言内外黄庭景歴歴

東風舊所經

河漢光微海出暾蓬萊宮闕啓千門晴虚無外來相覔塵影

俱消湛若存

蕉竹䆫中舊席虚白雲不住意何如欲占正叔來消息正值

包羲未畫𥘉

    題吕洞賔見滕子京像

一杯湖水碧於天飛劒來時月正圎天下儘多憂樂事翛然

來往又千年

    題魏受禅碑

華歆勸進鍾繇筆妙畫千年不可磨舊有始皇金石刻李斯

文字更嵯峨

    崇仁邑士呉景永客授齊安寓定惠院書來報寺

    之海棠東坡所爲賦詩者今二百五十餘年枝蕚

    復盛住山明月溪増葺坡翁舊寓井録所賦爲𭔃

    偶成三章荅之并呈斡公克莊部使者云

滿山桃李擅春風麄俗何妨揔化工頼得土人渾不愛故容

山寺對衰翁

江城紅蕚是郷人人去花飛海復塵二百餘年還一見雨中

月下爲誰春

昔登棧閣俯春濤紅蕚青松翠壁髙應有故人知我在鷓鴣

春雨老江皐

    次韻東山鳯栖别墅四時詞

湖邉緑樹多年柳島上紅雲二月花惟有舊時雙燕子經春

仍在故人家

雨餘飛蝶傷秋潤江外蹲鴟喜早凉髙屐圍碁歸别墅東山

莫是謝家莊

秋聲杮葉書連屋日暮黄花醉短籬每歎觀文修舊史不違

𥘉志見新詩

寒隂㓗白分嘉玉園果青黄貢上金受命素心如鐡石不知

冰雪歳年深

    臨川艾蜚英茂才求書北游京師荒山乆病筆墨

    盡廢偶有近詩二首寫𭔃

    國史侍講𥙊酒先生數千里外一𥬇契舊有同在

    者共一㸔之亦知衰朽托庇無恙也

鳥鳴不鳴山更幽少學多聞今始休常年空喫人間飯聊爲

田家事牧牛

牛角掛書田裏歸昔人行處不相違白蘋如雪鷺飛起耿耿

銀河星𪧐稀

    和陳溪山韻

林園寥廓静簾攏來往風雲盡日中萬卷相娯嗟𡻕晚一簞

猶恐負時豐

幽幽直入南山路行到水窮猶有雲囬首獨歸無一事道傍

還見丈人耘

    題樓攻媿織圖

  我國家旣定中原以民乆失業置十道勸農使揔於大

  司農愼擇老成重厚之君子而命之皆親歴原野安輯

  而教訓之今桒麻之效徧天下齊魯尤盛其後功成省

 專使之任以歸憲司憲司置四僉事其二則勸農之所

  分也至今耕桒之事憲猶上之大農天下守令皆以農

 事繫衘矣前代郡縣所治大門東西壁皆畫耕織圖使

 民得而觀之而今罕爲之者撫圖頌詩爲賦三章章四

 句

郷里蠺桒勿失時畫圖勸相又題詩當時𥙷衮應無缺金玉

餘音到蠒絲

呉越蠺桒用日多始終吟咏極婆娑工成繭館間琴瑟宜薦

房中備樂歌

昔者東南杼柚空詠歌蠺織到圖窮勸農十道先齊魯百丗

興王衣𬒳

    送程以文兼東掲曼碩

樸學清忠荷主知每驚異論苦相危只緣自信非郷愿俟命

從容絶妄思

玉堂北局是秋官徤筆相遭白晝寒莫恠討論成諍論御床

夜索草篇㸔

故人不肯𪧐山家半夜驅車踏月華𭔃語傍人休大𥬇詩成

端的向誰誇

    西郊草堂圖爲從子豈作

故家東郭百花洲梅柳西郊緫舊游賢子獨知懷土念結廬

爲擬草堂幽

早晚東呉買客船直歸萬里畫橋𫟪𭔃貲儘有詩人在忍向

園中看數椽

草堂在處即西郊巴嶺還如雪嶺高但有好孫能力學不愁

老杜不春遨

野梅官柳頗依依酒債尋常七十稀莫遣錦溪賢姪覺恐愁

安樂不思歸

    至正改元辛巳寒食日示弟及諸子姪

疾風吹雨作春深抱膝西牎獨自吟百丗詩書千古事只慿

孫子不虚心

江山信美非吾土飄泊棲遲近百年山舎墓田同水曲不堪

夢覺聽啼䳌

    𭔃成都孝成姪

寒食風花髙下飛錦官城外是耶非百年墳墓惟孤姪因酌

寒泉薦蕨薇

    𭔃呉門弟姪

尚書大墳在呉門老病西江更断魂春雨滿山湖海去扁舟

強飲引諸孫

    𭔃子安民從子宣

兩兒逐禄廣東西解憶荒村呌竹雞北返衣冠先志在扁舟

有日發端溪

    癸酉歳晚留上方觀

投老歸來山縣小無端人事尚関情雲房借𪧐最岑寂亦有

鄰㫪月下聲

燈前自了讀殘經風入踈簾月入櫺坐到夜深誰是伴數枝

梅蕚一銅瓶

偶行幽徑豈尋春忽見叢蘭紫茁新幸自林深可終日莫將

香引路行人

山中積雪到簷端獨對篝燈坐夜䦨不是梅花心似鐡如何

禁得許多寒

    葵榴雙鳬

江南春事已肅條只有葵榴絢日嬌水國不知炎暑近雙將

文羽戱清潮

    題明皇按舞圖

寢安食飽對青雲按舞調笙不猒頻西内歸來還獨看梨園

弟子白頭新

    題昭君出塞圖

天下爲家百不憂玉顔錦帳度春秋如何一段琵琶月青草

離離詠未休

    題陳氏逺塵樓

春風滿縣花開日夜月千山雪積時定有扁舟來好客𠋣闌

溪水度雲遲

    偶成

野田閑水浸秋天隨意行吟到水𫟪樵牧各歸魚鳥散㣲風

吹面𩯭蕭然

半畆秋隂近石床𠋣床自炷水沉香新凉透骨清如水幾箇

篬筤共夜長

鶴骨新來怯曉寒東牎睡覺日三竿蒲團深坐香如縷塵几

殘經亦倦㸔

    桂亭

夜色澄澄海氣深水光蕩𣻌入簾旌氷肌玉骨便清夢不爲

吹簫送月明

璧月珠星繞四周團團翠樹屋東頭黄金布地香爲國此是

山中冨貴秋

    田舎

晨昏車馬亂雲烟花下追遊亦偶然百舌無聲春亦去蕭蕭

田舎日髙眠

    題漢孝宣受貢圖

悠悠旌斾馬蕭蕭萬里歸來氣不驕黄屋東𫟪渭水上從官

誰是霍嫖姚

    畣饒心道四首

碧玉凄凉思入雲數峰江上見湘君夜深霜冷絃中折儘有

遺音丗未聞

日下紫㣲還獨歸隂隂夏木掩柴扉空傳秀句寰區滿丗外

髙情更絶稀

巴水東流日夜深先生茅屋背城隂東風盡日吹香草金石

臺荒想獨㝷

塞坐詩書日昃歌陶公於此每婆娑匡廬雨過青如舊只爲

長松不易柯

    題約牖爲譚無咎賦

約牖前頭一沼開天光倒影入蒼苔臨泉洗墨春雲濕恐有

神魚起蟄雷

撿束精神不外馳天光融徹入初䂀飛塵不礙晴虚景意識

空從一管窺

意識休將一管窺歛藏深宻静無私始終愼獨成天徳深信

開天自宓羲

酬酢紛拏窘室廬老來漸覺就明虚羡君盛歳先知約絶利

尋源事廣居

    别爕玄圃後重𭔃

郭西山路有寒梅想見臨行首重回夜聽雨聲知水長滿船

明月幾時開

    聞爕玄圃除御史

好風天上送春來紫陌紅塵萬里開春雨春波舟一葉題詩

先到鳯皇臺

    爕玄圃除御史後𭔃蕭性淵廵檢

望仙亭長最清閒日日吟詩竹樹間長官新峩豸冠去誰與

空山相往還

    題趙子固梅

楚王宫室賦離騷不及梅花不解嘲留與周南舊公子歳寒

聊寫兩三梢

    古檜

根到深泉石作身踈踈香葉不知春海波不動天風逺千歳

寒蛟作老人

    題夢良梅

詩翁白髮對青春看遍江𫟪玉雪新我是錦城城裏客開圖

更憶錦屏人

    留易小雅樓促陳溪山同飲

花滿横樓酒滿盃晴光偏送好春回東家縱有溪山興聽得

歌聲也合來

    和陳溪山櫻桃

紫玉盤中絳雪繁相如多渴喜清寒明光分賜難重得却作

金丹火齊看

    留題龍門寺

自入重山知者稀黙然終日坐垂衣山猿還𥬇癡頑甚無見

無聞忘却歸

一榻東軒絶百非浴波紅日上當扉輕雷谷口作飛雨知是

老龍回翠㣲

舊得鷴雛短羽毛筠籠三月未能髙携來聽法生公石風竹

雲松任所遨

投閑雖乆尚勞生數日山居實稱情香象渡河姑且置端然

聽得落花聲

  樂府

    滿庭芳

微雨經霄暖烟籠畫相㝷閑歩堤沙露桃風絮香影傍烏紗

徙𠋣江樓最乆綺牎逈翠擁雙丫輕鷗外水村山郭帆過泊

誰家 東華塵土夢漢宫傳蠟隋樹啼鴉記當時携手何處

天涯日暮清吟未足聽街鼓催發香車山翁醉驚雷散雹深

夜未停撾

    𭔃阿里仁甫

維舟南浦臨流不渡踏破城南𬞞圃故人直是不相忘把酒

看沙頭鷗鷺 青雲得路蘭臺烏府早晚新承恩露輕車切

莫便乘風先報與山翁知取

    法曲獻仙音三疊爲陳溪山夀

秋氣至壽斚注天香燕坐喜看扶兩几擊鮮何必溷諸郎長

歳接賔行

盤石上新畫太丘翁扶老一枝風滿䄂凌霄千歳露垂松不

與丗間同

千歳事何許覔松喬急雨輕雷開道路星河北斗轉岧嶤相

對話漁樵

    浣溪沙

江上秋風日夜生蕭蕭兩鬢葛衣輕芭蕉藂竹共幽情病

骨不禁湘簟冷夢魂猶似玉堂清畫簷踈雨過三更

  銘

    虚白齋銘爲陳玉林作

於穆聖皇有嘉玉林曰(⿱艹石)積雪日華照臨六合無外旣清旣

廓氣容明新庶物咸作羽衣有儀燕見穆清廼取虚白肈錫

之名汎景太虚接𮜿貞白先生之稱丗豈多得天垂休光賁

于丘園寳我谷神守我幽玄㝠升在上日月于邁頋懷下土

福禄攸介我瞻草木我行户庭風雲徘徊雨露載零齋居孔

明夙夜敬止以祈䌓𨤲以報 天子冲而不SKchar𣵀而不淄上

帝臨女永朂遐思

    方床銘

  後至元庚辰九月二日芝亭老人作方床于居室銘其

  背曰

晝安以㳟夕歛以息儼然(⿱艹石)思順應無迹崆峒有人善脩其

身千二百歳不衰而神

    几銘

方床前几因式致敬俯母傲視仰母傾聽必精必明必安必

定敢曰耄至弗愼中正

    先君硯銘

  硯先君所常用之先君去丗十有九年硯亡而復得之

  銘其隂以示子孫

端而温謙弥尊思德容如生存

 ○賛

    子昻晝陶淵明像賛

田園歸來涼風吹衣窈窕﨑嶇遐蹤逺㣲帝鄉莫期乘化以

歸哲人之思千載不違

    劉原父遺像賛

博學洽聞雅言通史經殘禮軼折衷𥙷擬百煉懸鍳照物不

遺末丗寡陋肅瞻遐思

    劉貢父遺像賛

兄弟並興博雅冠代著書滿家精覈之最守道自如不局曲

迂精神所存天禄石渠

    先公遺像賛

至正辛巳九月九日集理故書得先君郡公遺像於是棄諸

孤廿有三年矣逮事者咸曰甚似再拜瞻對⿰糹⿱𢆶匹以泣血敢述

前德以示子孫其辭曰

孝弟之誠仁義之學傳宗丗家踐跡先學歴患難而心常定

處貧約而氣愈充不與物忤而人自化不與時競而道弥崇

遺我子孫者實行之積没丗不忘者盛徳之容恂恂與與知

者實稀常與人俱孰同其歸

    邵菴老人畫像自賛

丗家岷峨之山生身衡嶽之舎詠聖神之遺言攀仙眞之軼

駕白雪睛空春風秀野雨雲露雷不可繪畫聊采靈芝以遺

逺者

    孝女賛有序

金谿縣因金谿場之名也唐時有銀鑛發其地作場以冶之

曰金谿場寳曆乙巳銀絶而冶廢宋開寳𥘉始置縣云冶廢

時土不産銀乆矣有司不敢失其貢迫諸民而取之有葛

者官強之蒞冶事銀旣無所從出傾其家不足充數吏驅祐

家取土石襍烹之本無所得縛祐搒掠不勝其苦祐無子獨

有二女且長不忍見其父皆自投冶中焚死監吏黄慷上其

事撫州刺史奏除之里人哀二女又感其去患害也神而祠

皇元至元中郡守張國紀用獻利者言起金銀冶属縣至今

民病之獨金谿以二女事聞得不作大德庚子縣丞呉瑾作

新祠于沙阜之地延祐戊午縣尹李有又新作之民間歳時

祠之有詔祠在祀典者則縣長吏行事焉元綂甲戍四月朔

邑士危素請太史虞集賛之賛曰

寳藏之興豈爲厲階叔丗盡利民生罹乖煢煢二女哀其所

天力不能捄投身毒煙身盡義著苛政亦熄民以永寕無愧

血食

    玄帝畫像賛

玄帝像呉興趙公子昻寫其夢中所見者而上清羽士方壷

子之所臨也青城山樵者虞集述賛之曰

呉興趙公前代公族神明氣清静處貞獨乃夢天人𬒳髮跣

足玄衣寳劒坐臨厓谷再拜稽首仰視退伏念昔敬事存思

莊肅敢意接對光耀心目如聞教言知子誠篤爾善繪事追

歩顧陸凡吾眞儀子善記録審而傳之與丗瞻瞩傍有介士

玉板金籙曰帝吿汝錫爾榮禄冉冉而升夢亦遂覺明月在

戸香彩徧屋取火亟寫神運掌握豪分無失三十其幅丹青

旣成齋戒韞匵有當受授先事穆卜而其秘夢𥘉不以告晚

有相師泄其玄躅人始得傳錦標鈿軸方壺仙人㓗以薫沐

臨池擬容識以玄玉有得之者昭事母瀆上帝臨女介爾景

    宰淵微先生畫象賛

湛乎澄之而愈清昭乎執之而有象我自和以天倪人乃見

其神王納湖山於几席運風雷於指掌酌沆瀣以濯鼎御氣

機之來往此所以身潜九淵之深名應少㣲之上居與稚川

相望壽與廣成相長也



道園學古録卷之三十

    子昻書忠孝二表賛

  漢丞相諸葛武侯以建興五年出師伐魏所上表後一

  千一百十又九年呉興文敏趙公所書又後三十九年

  臨川饒龍得之其太守洛陽楊侯友直審定以爲子昻

  真蹟雍虞集爲之賛云

維昔武侯拜表出師追感先遇蹇蹇正辭君子小人興衰之

辯凡厥有邦可以觀善代有文臣進思盡忠爰致筆諌寫爲

屏風考文取義集思廣益遊藝之美傳丗無斁

  蜀李宻字令伯晉武帝徴爲太子洗馬宻辭職所上表

  大德九年呉興文敏趙公所書至正三年臨川饒龍得

  之其太守洛陽楊侯友直審定以爲子昻真蹟雍虞集

  爲之賛云

侃侃郎署蜀漢遺臣報德王母誓畢厥身新服有邦永我遐

僻懇懇陳情以謝徴辟誠篤之言義命攸當教孝教忠百丗

同尚墨妙筆精重書其辭載誦載瞻寔勞我思




道園學古録卷之三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