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遺山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七

卷第十六 遺山先生文集 卷第十七
金 元好問 撰 景烏程蔣氏密韻樓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十八

遺山先生文集卷第十七

  碑銘表誌碣

    閑閑公墓銘

唐文三變至五季衰陋極矣由五季而爲遼宋由

遼宋而爲國朝文之廢興可考也宋有古文有詞

賦有明經栁穆歐蘇諸人斬伐俗學力百而功倍

起天聖迄元祐而後唐文振然似是而非空虚而

無用者又復見於宣政之季矣遼則以科舉爲儒

學之極致假貸剽竊牽合𥙷綴視五季又下衰唐

文奄奄如敗北之氣沒世不復亦無以議爲也國

𥘉因遼宋之舊以詞賦經義取士預此選者選曹

以爲貴科榮路所在人争走之傳注則金陵之餘

波聲律則劉鄭之未光固已占髙爵而釣厚禄至

於經爲通儒文爲名家良未暇也及翰林蔡公正

甫岀於大學大丞相之世業接見宇文濟陽呉深

州之風流唐宋文𣲖乃得正傳然後諸儒得而和

之盖自宋以後百年遼以耒三百年(⿱艹石)党承㫖世

傑王内翰子端周三司徳卿楊禮部之羙王延州

從之李右司之純雷御史希顔不可不謂之豪傑

之士(⿱艹石)夫不溺於時俗不泊於利禄慨然以道徳仁

義性命禍福之學自任沉潜乎六經從容乎百家

㓜而壮壮而老怡然渙然之死而後已者惟我閑

閑公一人公諱秉文字周臣姓趙氏閑閑其自号

也世爲磁州滏陽人祖諱某用公貴贈正議大夫

上輕車都尉天水郡伯考諱某贈中奉大夫上護

軍天水郡侯李右司誌其墓述先世以耒詳矣公

㓜頴悟讀書(⿱艹石)夙習弱冠登大定二十五年進士

第調安塞簿以課最遷鄲邯令再遷唐山丁郡侯

憂用薦者及提刑㢘舉起復充南京路轉運司都

句判官丁太夫人某氏憂又用薦者起復應奉翰

林文字同知制誥上書論宰相胥持國當罷宗室

守貞可大用又言刑獄征伐國之大政自古未有

君以爲可大臣以爲不可而可行者坐譏訕免官

未㡬起爲同知岢嵐軍州事轉北京轉運司度支

判官承安五年冬十月隂晦連日宰相萬公入對

上頋謂萬公言卿昨言天日晦冥亦猶人君用人

邪正不分者極有理趙秉文曩以言事降授聞其

人有才具又且敢言朕非棄不用直以北邊軍興

姑試之耳泰和二年改户部主事遷翰林脩撰考

滿留再任衞紹王大安𥘉北兵入邉召公與待制

趙資道論邉備公言今大軍聚宣徳宣徳城小列

營其外夏暑雨器械弛敗人且病迨秋敵至我不

利矣可遣臨潢一軍擣其虚則山西之圍可觧兵

法所謂出其不意攻其所必捄者也王不能用其

秋宣德以敗聞十月出爲寕邉州刺史二年改平

定州前政苛於用刑盗賊無大小皆棓殺之聞赦

将至先棓賊死乃拜赦而盗愈繁公爲政每從寛

厚不旬月盗賊屏跡終任無犯者𡻕飢出俸粟爲

豪民倡以賑貧乏頼以全活者甚衆及受代老㓜

攀送戀戀不忍訣巳出郭復遮留之再三乃得去

入爲兵部𭅺中兼翰林脩撰俄提㸃司天臺崇慶

二年春太白經天公上奏𡻕八月當有人更王之

變當國者以爲妖言置章不通及期王出居衞邸

如公言俄轉翰林直學士貞祐𥘉公言時事三一

遷都二導河三封建大略謂中國無古北之險則

燕爲近邊車駕幸山東爲便山東天下富強處也

且有海道可通遼東接上京宋有國時河水常由

曹濮開滑大名東平滄景㑹獨流入于海今改而

南由徐邳水行處下視堤北二三丈有建瓴之便

可使行視故堤稍脩築之河復故道則山東河南

合敵兵雖入可阻以爲固矣三代封建外裔不能

得中國之利秦罷諸侯而郡縣之無虜禍而有不

及其之禍喻如秦銷𨦟鏑今民間不得藏弓矢是

也墮名城今腹内州軍不置楼櫓是也在承平日

(⿱艹石)無患及其弊則天下有土崩之𫝑秦之勝廣漢

之張魯唐之安史皆是也房琯因禄山之亂請出

諸王分置諸道禄山聞之曰天下不可得矣今就

不能復三代之故亦冝分王子弟置諸道節度則

是山東有大河之險有維城之固而無燕近塞之

憂 舉而三者得矣明年上書請爲朝廷守殘破

一州上以公宿儒當在左右不宜𥙷外不許四年

除翰林侍講學士明年轉侍讀興定中拜禮部尚

書兼前職同脩國史知集賢院事又明年知貢舉

坐爲同官所累奪一官致仕有㫖以卿嘗告老今

遂之也公家居上所以禮遇公者不少衰時遣中

使問卿精神何如徃年不數日復起爲禮部尚書

兼官如故入謝上曰卿春秋雖高以文章故湏復

用卿公亦以身受厚恩無以自効願爲天子開忠

言廣聖慮毎進見從容爲上言人主當儉勤慎兵

刑所以祈天永命者上嘉納焉今天子即位公再

以年乞身改翰林學士脩國史公以上嗣德在𥘉

當日親經史以自禆益進無逸直觧貞觀政要申

鍳各一通開興改元北兵由漢中道襲荆襄京師

戒嚴上命公爲赦文以布宣悔悟哀痛之意公指

事陳義辭情俱盡城下之役國家所以感人心作

士氣者公與有力焉時公已老日以時事爲憂雖

食息頃不能忘每聞一事可便民一士可擢用大

則奏章小則爲當路者言殷勤鄭重不能自巳竟

用是得疾以夏五月十有二日春秋七十有四終

於𥝠第之正寢時軍國多故賻𥙊不及大夫士相

弔閭閻細民亦知有邦國殄瘁之歎越二日權殯

開陽門外二百步有待也積官至資善大夫勲上

護軍爵天水郡侯食邑一千户實封一百户先娶

劉氏再娶郭氏並封天水郡侯夫人前公卒子男

一人名似待闕御史臺SKchar女三人長劉出也嫁汝

州推官髙可約次嫁衛州行部𭅺中石玠季嫁省

知管差除令史張履三婿皆名進士也所著易藂

説十卷中庸説一卷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發微一卷太玄箋賛六

卷文中子𩔗説一卷南華略釋一卷列子𥙷注一

卷删集論語孟子觧各一十卷生平文章號滏

集者前後三十卷資暇録十五卷公䆒𮗚佛老之

説而皆極其指歸嘗著論以爲害於世者其教耳

又其徒樂從公㳺公亦嘗爲之作文章若碑誌詩

頌甚多晚年録生平詩文凢渉於二家者不在也

大槩公之文出於義理之學故長於辨折極所𣣔

言而止不以繩墨自拘七言長詩筆𫝑縱放不拘

一律律詩壯麗小詩精絶多以近體爲之至五言

則沉欝頓挫似阮嗣宗真淳古淡似陶淵明以它

文較之或不近也字畫則有魏晋以耒風調而草

書尤驚絶殆天機所到非學能至今宣徽舜卿使

河湟夏人多問公及王子端起居狀朝廷因以公

報聘已而輟不行其爲當時所重如此公之葬也

孤子似以好問公門下士耒速銘因考公平生而

𥨸有所嘆焉道之傳可一人而足所以弘之則非

一人之功也唐昌黎公宋歐陽公身爲大儒繫道

之廢興亦有皇甫張曽蘇諸人輔翼之而後挾小

辨者無異談公至誠樂易與人交不立崖岸主盟

吾道將四十年未嘗以大名自居仕五朝官六卿

自奉如寒士而不知冨貴爲何物生河朔鞍馬間

不本于教育不階於講習紹聖學之絶業行世俗

所背馳之域乃無一人推尊之此文章字畫在公

爲餘事自以徒費日力者人知貴之而不知貴其

道歟桓譚有言凡人賤近貴逺親見揚子雲故輕

其書(⿱艹石)使更閱賢善爲所稱道其傳世無疑譚之

言今信矣然則(⿱艹石)公者其亦有所待乎銘曰

 道綂中絶力任權御一判藩籬倒置冠屨公起

 河朔天以經付挺身頽波爲世砥柱優柔而永

 饜飫而趍春風舞雩如望趍歩心與理叶黙以

 言寓𤼵道大全𥘉莫我助大夜而旦大夣而寤

 乾端坤倪軒豁呈露致知力行開物成務在徳

 爲柄在治爲具吾道非耶而以文遇足巳無待

 恃義不懼憂國愛君華首弥固蔵書名山京師

 其副後禮樂興當表公墓

    朝散大夫同知東平府事胡公神道碑

公諱景崧字彦高姓胡氏其先威州人曽祖智避

靖康之亂遷武安遂占籍焉相益家累鉅其 父

課之讀書渉獵經史工於書翰輕財好施不責報

償秋冬之交量以布絮散寒者仍作麋粥以食之

𡻕以爲常趙魏間稱積徳者莫不以胡氏爲稱

云正隆南征以良家子從軍載國子監書以歸因

之超萬卷堂延致儒士門不絶賔儒素起宗實兆

於此後以第四子浩官五品贈宣武將軍考仲溶

嗜讀書不以世務縈懐大定𥘉两赴廷試不中即

以詩酒自娱竟用是得疾甫三十而殁用公貴贈

朝列大夫安定縣子公㓜有至性十歳喪父哀毀

成疾嘗泣謂其母孔氏言吾父不幸早世兒誓當

學以成吾父之志孔夫人有賢行所以作成其子

者爲甚力故公十五知属文弱冠有聲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間年

三十擢大定二十五年詞賦甲科釋褐海州軍事

判官用提刑司㢘舉特旨陞即墨令縣治瀕海土

墝而俗𢙣公清介自律人莫敢犯一新珥筆之舊

縣界多世官侵愁細民累政以爲苦及是有以牧

馬傷民田者公深治而痛繩之強暴爲之怗然𥘉

縣廨在古城之隅爲妖狐所㨿狐畫伏夜出變化

狡獪或爲獄卒縱遣囚繫或爲官妓盗驛傳𬒳

媚惑男女有迷亂至死者民無如之何反以香火

奉之餘五十年矣公下車問知所以然頋謂同僚

官舎所以居賢今令不得居而狐得據之耶時屋

空巳乆頽圯殊甚即命完葺之明日即聽事理務

抵暮張燭而坐夜參半狐鳴後圃中一唱百和少

頃群集周匝廷内中一大狐㨿地而吼如𣣔搏噬

然卒伍散走投死無所公安坐不爲動而孤亦不

敢前良乆稍稍引退如是者三日遂不復耒後十

餘日傳一女奴歌嘯跳躍狂若寐語公以朱書迫

逐之置奴釵間奴即知人明日尉自巡邏還遭群

狐數百由縣東南而去狐禍遂絶縣民以公爲神

刻石頌徳李右司之純之文也秩未滿用提刑司

薦遷河南府推官𪦈師送強㓂十數軰尹以下謂

此㓂爲民害乆亟𣣔除之公疑縣所送者皆平民

爲緩其獄尹怒強出囚於市且以稍緩譲公公執

議之次忽有馳報𪦈師𫉬正賊者尹慚謝即日上

書薦之就除太原推官未赴召爲大興推官時道

陵新即大位留意庻獄𠡠尚書省吾徃判大興獄

犴填滿推官雖小職尤難其人可選文臣公平審

慎者充宰相以公爲能故有此授公𦲷職不三月

以獄空聞詔錫宴以寵之俄改上京等路提刑司

判官秩滿以稱職超授西京路轉運副使丁内艱

服除爲國子監丞兼户部員外𭅺未㡬改同知遼

東路轉運使事本路税額以牛頭徵者積數百萬

石多有名無實無所從出而重爲主典者之累公

躬自閲實無有欺㧕者凡樁配之數悉從蠲貸在

所倉官坐傷耗而礙銓調者率以新官代之旬月

入爲刑部員外𭅺東平大名同時有告人謀反者

朝廷以户部員外𭅺蘇某鞠獄大名而東平則以

公决之蘇法吏專事榜掠囚不勝慘毒皆自誣服

株連者以千數公至東平有司供獄具至有蝎籠

大匱之属公歎曰㫁獄以情奚以此爲哉引告者

諦審之十日而後其情得告者搏頰自恨言所以

誣罔者獄旣具止反坐此人而巳東平尹率其属

勞公曰非使者忠愛三千人之命誰當續之百姓

焚香拜送連延百餘里馬爲不得前及奏上道陵

喜曰胡景崧䖏置稱朕意矣大名之獄獨無𡨚乎

随以它使者覆之蘇竟以罪去而公之朝譽由是

益隆㤗和六年以選爲上京東京等路按察司簽

事陛辭以例言三事然皆天下之大計非例所當

言者其一天子之職在擇相相得人則垂拱而治可

也其二今皇嗣未立宜肅正六宫以廣⿰糹⿱𢆶匹嗣之路

時元妃李氏專寵其宗有威福之漸外臣有寅縁

至宰相者故公爲上言如此不報改同知鎮西軍

節度使事属𡻕旱公禱而雨明年郡國蝗中使四

出掩捕獨公所治近城三十里無有也樓煩報蝗

入縣境公馳至禱於后土祠言罪在守令幸無毒

平民頋盻之際蝗去無留者衞紹王大安𥘉擢坊

州刺史公老於吏事布宣敎條恩威並著旬月之

後但臥治而巳俄改解州刺史坊人攀送垂泣而

去踰年遷同知東平府路兵馬都總管事以崇慶

二年五月日遘疾春秋五十有九卒於雒陽之傳

舍積官朝㪚大夫上護軍安定郡開國伯食邑七

百户後㡬日⿱苑土於某所之先塋娶馬氏封安定郡

君婦德母儀中表以爲法後公幾年卒子男三人

長曰徳珪正大四年進士儒林𭅺冨平縣主簿次

徳琚早卒次徳琳以公廕爲禮曹SKchar女二人長適

刑臺焦日新封中山縣君次⿺辶商洧川楊振文封弘

農縣君孫男三人祗遹祗承祗畏公羙丰儀善談

論臨事剛嚴人莫敢犯至於推誠接物則慈祥愷

悌唯恐不及族属餘百口同居迨公四世公䘏睦

之小大無間言從弟義㓜孤頼公教督⿰糹⿱𢆶匹擢髙第

舊制文資官例提舉學校故公所在必課諸生學

委曲周至終始如一前後三知貢舉凡置在優等

者皆竒俊宏傑之士士論以得人許之𡻕丙午某

過彰徳徳珪方爲府從事謂某言先人棄養將三

十年貞祐之亂倉皇南渡頋瞻先壟有旌紀寂寞

之感迨今北歸先夫人之柩從祔有日誠得吾子

銘而志之以俟百世之下不肖孤死不恨矣敢百

拜以請某不敏嘗問公於曹徴君子玉子玉公郷

里知公爲詳以爲公無他過人但能充孝弟之性

而巳古有之事親孝故忠可移於君居家理故治

可移於官又曰孝弟之至通於神明信斯言也公

可以無媿矣銘其可辭其銘曰

 地天而人泰山微塵不以元氣綱維之奚取于

 𦕈焉之身元氣維何由孝而仁智効一官大或

秉鈞民吾同胞忍弗愛其親惟悉聦明而致忠

愛故所過者化而存者神上下同流何有乎獸

 伏而鳥馴問牛及馬不足以謂之能柱後惠文

 不足以謂之循我思胡公煖然而春欝彼佳城

 志以貞珉千年而見白日尚知爲泰和之名臣

    𭔃庵先生墓碑

道陵承安中賊臣胡沙虎尹大興先生爲府推官

虎方謟事中貴𥨸弄威柄内則以姦佞固主恩外

則鼓動聲𫝑以刼制天下同列有一事不相叶一

語不相入者不䧟之死地則排諸逺方故時人視

之猶蛇虎鬼魅疾走逺避之不睱先生直前徑行

𥘉不爲死生禍福計每以公事相可否至𢇁髪不

少貸又摘其隂事數十條將發之私謂所親言此

人口無所不能言手無所不能爲政恐寕我負

終成噬主之狗虎SKchar者也平居頥指氣使無不如

意乃今爲一書生所軒輕積不能平乃先以非罪

誣染之凡可以中傷者無不至先生守之益堅坑

之者愈力如是二年既無可撼摇乃奏之上前謂

先生於種人有奴視之傲頼上雅見知譛爲不得

行盖自承安迄至寕之弑前後二十年朝臣非無

剛稜疾惡不畏強禦之士然敢與此賊角者唯先

生與尚書左丞張公行中二人而巳先生諱某字

平父姓李氏系出唐明皇帝歷五季宋末之亂譜

諜散失無可攷案靖康𥘉先生之祖玘自濟南齊

河避亂鎮州僑寓一名醫家遂傳其學生子拯徙

居欒城仍食先業資樂易多伎能所居置病寮過

客及貧無以爲資者耒謁醫湯劑麋粥必躬親之

病旣平又量爲道塗之費以給之賦詩飲酒談玄

講道優㳺以壽終後用先生貴贈奉訓大夫先生

即奉訓君之第二子也年十五奉訓君仍以家學

授之學旣成一日診一病者而心有所疑乃悔曰

吾寕當以人命試吾術即於是改讀律已而又以

法家少恩與前療病無異也即盡棄故學一意讀

六經學爲文章二十得解住府庠移籍太學試𥙷

河北東路提刑司書史登明昌二年詞賦進士第

褐槀城丞史畏民愛雖老於從政者莫與爲比

縣舊多盗先生治之有方皆相率爲平民以政迹

陛遼東冝風令改薊州盧龍丁太夫人張氏憂起

復潞州渉縣令縣乏水去城十五里所汲澗泉以

供飲雖浣濯之餘不敢遺棄人用是多病先生行

視西山得羙泉度地之髙卑將引致之先以便宜

白於州然後籍丁爲渠民樂於赴功不两旬而成

近郭數千家坐𫉬膏潤之利卿大夫洎其父老相

與立石用詫於他邦人爲尚書省令史終更宰相

議留再考先生力以疾辭授大興府推官轉河北

東路轉運司都句判官不一𡻕遷遼東路塩使舊

例使副判官分辨𡻕額而通比增𧇊考滿坐爲同

官所累降太常愽士兼祕書省校書𭅺至寕元年

春遷同知静難軍節度使事時西北兵巳動先生

以邠城頽圯爲憂謀之州將爲浚築計不合𣣔聞

之朝俄改同知許昌軍節度使事比到許下聞夏

人入㓂邠巳䧟官属虜而西矣秋八月改山東西

路兵馬副都總管東平府治中制下三日賊虎弑

逆自署太師尚書令澤王專制除拜先生即日以

疾告徑歸陽翟築屋頴水之上名之曰𭔃庵因以

爲號先生通悟多智學有原本明於析理而勇於

赴義中值大變知世事無可爲故一切以𫎇晦自

居浮湛里社將二十年興定元光之間先生益巳

老矣某𡻕某月日春秋六十有七終於隠所先生

喜作詩律切精嚴似其爲人雅爲王内翰子端周

貟外徳卿趙禮部周臣李右司之純之所激賞字

畫得於蘇黄之間𦘕入神品賞識至到當世推爲

第一所在求謁者縑素填積随日月先後償之謂

之畫債至於星歴占卜釋部道流稗官雜家無不

臻妙弦歌棊槊在它人以一技自名者皆其餘事

也臨終預尅死期戒家人勿遽哭果如期而逝家

人𡘜不禁良乆開目云戒汝勿𡘜令我心識散亂

言訖復⿰目𡨋其明了又如此先娶里中郝氏再娶槀

城劉氏三娶河間王氏有道敏修之女末娶大興

崔氏兾州倅曼卿之妹子男三人澈方山抽分窯

治官劉岀也次曰治自㓜有文章重名正大中𭣣

世科徵事郎長陵主簿王出也次曰滋崔出也女

二人皆嫁士族壬寅某月孤子治自陽翟護先生

之柩歸⿱苑土於欒城某原之先塋⿱苑土有日再拜涕泗

謂門下士元某言先人諸孤唯治僅存兵軰流離

不得以時歸祔𫉬罪神明無所於死唯先人不大

用於世故事業無聞(⿱艹石)夫方徳之㦤問學之博志

節之堅鍳裁之公則不可不白見於後今表墓有

石吾子盍以所聞見者爲我書之某竊自念言自

南渡以耒登先生之門者十年先生不鄙其愚㓜

不肖與之考論文㙯商略古昔人物之流品世務

之終至問無不言言無不盡開示期許皆非愚㓜

不肖所當得者今得属辭比事以相兹役頋以不

𫉬爲恨其何敢辭唯是駑劣老矣無聞其何以䆒

闡精微信示乆逺雖義不可辭而又有不敢不辭

者因起拜謝不敢當治重以大誼要責以爲得先

人所知者多矣孰(⿱艹石)吾子之深與先人相從者多

矣孰與吾子之厚治不謀(⿱艹石)實治之尤謀之或違

尤將誰在於是不得終辭謹論次其事如右又系

之以銘銘曰

 君子時中立不𠋣偏經緯萬方以心爲權嗟維

 先生中學之傳得之無息之乆守以不磨之堅

 承安玩威魚脱於淵虎守天門四顧垂延擊伏

 主臣且百且千曽是下僚敢相周旋虎𡚒其須

 赤手往編恃義與存豈樂自捐 --捐禍逮至寕𥘉服

 歸田憤請討之無所寕與賊而同天人卻也而

 我前人安也而我獨遷行無理違止不義寒嗟

 維先生其𢌿也全材不一能我則百焉量測則

 閎籌計則賢藥石可以活國舟揖可以濟川抱

 利噐而莫之試竟匡坐而窮年一室圖書我歌

 我絃處順安常無憾下泉伐石西山表先生之

 阡孰能爲世底柱如是之卓然

    朝列大夫同知河間府事張公墓表

泰和𥘉元妃李氏干預時政兄弟同在禁近聲𫝑

㷔㷔鼓動海内臺諌多以爲言公時爲監察御史

上書切諌至有妾上僣后夫人失位之語引援古

今陳説成敗皆君臣之間所難言者朝議韙之佗

御史有與公齊名者其後畏禍不終名節掃地而

公守河間得所以死而死身㓕而名益著至今言

泰和名臣者唯公可以當之公諱公著字庭俊姓

張氏𥘉名宁以夢兆改焉世爲太原陽曲人曽大

父某知宋將亂𨼆居不仕大父祐好讀書尤長於

術數卜⿱苑土東山之大石谷自言却後三十年吾宗

當有文達者巳而果然考諱某資禀寛緩輕財好

施以詩書棊酒自適後用公貴封朝列大夫生三

子公其季也𥘉自童丱朝列君教之學長㳺府庠

即有能賦聲尋擢明昌二年進士第釋褐平遥丞

歴洛郊雲川二縣令𥙷尚書省令史考滿留知管

差除以親老不就授都轉運司户籍判官無㡬何

監察御史元妃兄黄門喜兒嘗以水田事私請

於公公以正義責之喜兒惶懼而退虎賊尹大興

固寵負恃恣爲不法朝臣無敢言者公倡諸御史

𤼵其姦章十餘上章宗言胡沙虎定何罪但跋扈

耳卿等不相容乃如此耶公同中丞孟鑄言聖明

之朝豈容有跋扈將軍乎上爲之動容張仲淹以

趍附宰相起家不十年至太興尹公薄其爲人衆

辱之明日而仲淹死時人以爲慚憤致卒云扈從

秋山車駕所經居民爲近侍所擾無所於訴公屏

𮪍從著大席㡌行圍中杖大奴十數人權貴爲之

歛手或相警云大席㡌者至矣其威望如此泰和

四年以稱職遷同知震武軍節度使事丁太夫人

郭氏憂起復都轉運副使改簽南京路按察司事

搏擊豪右𤼵擿姦伏威惠並舉天下想聞風采遂

有公輔之望衞紹王大安𥘉授管州刺史朞年改

景州兼漕運使丁朝列君憂起復陜西西路按察

轉運副使宣宗貞祐二年改同知河北東路兵馬

都總管兼河間府事特詔馳驛赴鎮不踰月河間

受攻總管不能軍城遂䧟公方在應辨局聞之大

駭率城中壮士近千人督戰殁於陣中實十一月

二十六日也得年五十有一夫人李氏再娶曹氏

俱封清河縣君子男一人綽以廕𥙷官女四人皆

嫁士族男孫三人曰革曰賁曰恒公天性孝友爲

宗族郷黨所知歴三縣两州當官剛果明於剖析

吏畏民愛有古能吏之風太原民罷小七夜殺數

人而考驗無迹三推不能决朝命委公鞠之一問

得情人以爲神明之政在所敦奨儒學留意風教

舊俗爲之一變起文廟于所居安生里社延致名

儒課子弟授業二姪經緯皆有聲場屋間⿰糹⿱𢆶匹擢上

第張氏遂爲河東文章宗郷人至今榮之孤子綽

以某年月日葬公於某所之先塋禮也歳癸夘秋

九月某客燕中緯以世舊之故徴銘於某曰自衣

冠南渡二十年之間無復歸頋之望叔父墓不巳

拱而旌紀寂寥不肖負釁蒙累死無以自贖誠得

吾子譔述以著金石傳永乆則⿰目𡨋目無恨矣敢百

拜以請某復之曰先大夫履正奉公惟義所在死

生禍福無所頋藉天下大夫士飽聞而厭道之果

得挂名表誌自託不腐郷里晚生預有榮焉敢不

唯命是聽乃退而論次之而系之以銘銘曰

 平易而仁卓魯之近民發姦撃強趙張三王之

 所以神此在公爲一節固巳無望於時之人(⿱艹石)

 夫確固而不移質直而無文直前徑行唯義所

 存有言責則致其忠有官守則致其身名節凛

 然獨爲不二心之臣聞公之風益知鄙夫之不

 可以事君



遺山先生文集卷第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