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遺山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卷第十五 遺山先生文集 卷第十六
金 元好問 撰 景烏程蔣氏密韻樓藏明弘治刊本
卷第十七

遺山先生文集卷第十六

    平章政事壽國張文貞公神道碑

故相壽國張公之孫好退謂某言先大父之薨叅

知政事髙公子約爲神道碑碑石巳具遭貞祐之

亂不克立好退南渡二十年乃還鄊里思卒前事

而髙公之文於時事有嫌不敢復議惟我先人以

書生起家仕䆠至宰相身存踐履之實國有經綸

之業雖流風未逺而人代旣遷徴良史則墜簡巳

亡懐舊俗則髙年垂盡瞻言丘壠旌紀𡨜寥好退

無所似肖不能奉揚徽烈負釁𫎇累無以自處誠

得吾子辱以第二碑賜之則瞑目爲無憾矣敢百

拜以請某竊自念言不腆之文頋無足以紀公之

羙且不能継於髙公之文之後固宜以不敏辭所

以不敢終辭者盖金朝官制大臣有上下四府之

目自尚書令而下左右丞相平章政事二人爲SKchar

相尚書左右丞𠫵知政事二人爲執政官凡在此

位者内屬外戚與國人有戰伐之功預腹心之謀

者爲多潢霫之人以門閥見推者次之叅用進士

則又次之其所謂進士者特以示公道繫人望焉

爾軒輕之權既分踈宻之情亦異孤立之迹處乎

危疑之間難入之言奪於衆多之口以常情度之

謂必以苟容爲得計循黙爲知體矣然而持區區

之忠以盡心於所事如石右丞琚董右丞師中胥

莘公鼎之流慨然以名臣自任者亦時有之惟公

歷仕四朝再秉鈞軸不難於佗人之所難不徇於

世俗之所徇忠信篤實足以自結人主名徳雅望

足以師表百僚敦龎耆艾足以填國家而撫百姓

故百年以来談良相者莫不以公爲稱首夫善化

一鄊智効一官人且喜聞而樂道之不𣣔使之随

世磨㓕有如我公乃不得以著金石傳永乆秉筆

之士將不有任其責者乎謹按儀同三司平章政

事壽國文貞公諱萬公字良輔姓張氏唐名臣公

謹之後唐末有自東海徙汶上者後又徙東阿遂

為東阿人曽祖諱晞行善好施鄊人歸之宣政末

常出財佐軍二子得補國子助教用公貴贈銀青

榮禄大夫清河郡侯妣劉氏清河郡太夫人祖諱

詢孝弟力田家用不匱贈金紫光禄大夫清河郡

公妣崔氏清河郡太夫人考諱弥學篤於學問以尚

書為專門之業𥘉應郷試擢夲經第一後罷經義

科以詞賦取士復預薦書已而嘆曰丈夫寕老於

童子彫蟲之技耶吾不復出矣常銘其左右云欲

求子孫先當積孝欲求聦明先當積學世以爲名

言累贈崇進壽國公妣王氏壽國太夫人生四子

公其第四子也崇進公嘗夢至一大官府署曰張

萬相公之室巳而公生因以名焉公㓜頴悟號稱

慱聞強記弱冠登正隆二年詞賦進士第釋褐

順軍新鄭縣主簿丁崇進公憂服除調沂州費縣

主簿正隆政衰盗賊群起公有䇿禦之盗爲衰止

邑人頼焉大定四年調遼陽府路辰渌塩司判官

課最超淄川長山令去官之日百姓爲之立祠十

五半𠑽尚書省令史考滿遷河北西路轉運司都

勾判官嵗餘改大理司直十九年遷武寕軍節度

副使二十一年召爲尚書省右司都事朝廷知公

始將大用矣未㡬攝同知登聞檢院事奏對稱

乃真受焉𠕂遷侍御史不數月改右司員外郎𭅺

中敷奏詳明不爲縁飾世宗嘉賞之頋謂侍臣曰

張萬公純直人也俄遷刑部侍𭅺章宗即位詔以

遺留使於宋使還㑹創設提刑司首命公爲河南

路提刑使不朞年御史臺奏課爲凡路之㝡擢拜

御史中丞時明昌元年也元妃李氏有寵上欲立

爲后臺諌以爲不可交攻之監察御史宗端脩右

拾遺路鐸翰林脩撰趙秉文皆得罪去一日上遣

中使宻訪公吾𣣔立后何所不可而臺諌乃不相

容卿以爲如何公言此大事明日當面奏及對因

爲上言國朝立后非貴種不預選擇元妃夲出太

府監户細微之極豈得母天下上黙不言明日岀

公爲彰徳軍節度使兼應州管内觀察使其後立

后議寢上思公言召爲大興府尹二年九月拜叅

知政事以太夫人年過八十表乞就養不許未㡬

復申前請乃授山東西路兵馬都總管兼判東平

府事以便親𡻕餘復以親老爲言乃聽歸侍六年

起爲河中府尹時属軍興調度百出公爲之平物

價寛民力比它州所費省者什六七承安三年

月上以太夫人之故移公濟南尹河中之人爲建

去思堂𦘕像事之九月丁内艱卒哭詔以明年正

月朝京師起復授平章政事超資善大夫封壽國

公主兵者言比𡻕征伐多至敗衂凡以軍事所給

之地不足自贍至有不兑飢寒者所以無闘志願

括民田之冐税者分給之則戰自倍矣朝臣議巳

定公獨上章極諌其不可者五大略以爲軍旅之

後瘡痍未復百姓拊摩之不睱何可重擾一也通

檢未乆田有定籍括之必不能盡⿺辶商足以増猾吏

之敝長告訐之風二也浮費侈用不可勝計推之

以養軍可歛不及民而足無待於奪民之田三也

兵士失於選擇強弱不别而使之同田而共食振

厲者無以盡其力而疲劣者得以容其姦四也奪

民而與軍得軍心而失天下心其禍有不勝言者五

也必不得已乞已冐地之已括者召民蒔之以所

入贍軍則軍有坐𫉬之利而民無𬒳奪之怨矣不

從即以衰病不任職乞罷賜告兩月且以尚醫調

護之㤗和元年六月連章請老遷榮禄大夫且以

公第四子某四赴庭試當同進士出身詔充閤門

祗候又改筆硯局承應尋賜進士第所以優禮公

者佗相莫與爲比二年章𠕂上有㫖卿頻上章告

老寧以言事不見從或與同列者有差别故耶何

求去之数也公奏言臣誠衰老當避賢者路無佗

意也三年正月章𠕂上不𠃔加銀青榮禄大大三

月歴舉朝賢之可代巳者求去甚力上為感動中

使宣旨朕𥘉即位首命卿入政府繼遷相位以卿

習於典故處事詳雅春秋雖髙而神明未衰故且

以機務相勞今去意旣堅不得下屈朕以從卿耳

明日入辭詔以金紫光禄大夫致仕公退居上所

以待之者不少衰朝廷有大利害則遣使者就訪

之六年南鄙用兵上以山東重地須大臣鎮撫之

手詔起公判濟南府山東東西路宣撫使便宜行

事公爲之布教條問民所疾苦貸逋賦以寛流亡

假閒田以業單貧戍邉郡者戒之以守𭛌場毋敢

妄動莅州郡者戒之以省符牒毋敢妄擾經畫旣

定即移文有司乞還鄊里上優詔許之仍加崇進

以榮其歸七年冬十月寢疾一日令具湯沐洒掃

庭内曰吾將逝矣命子益執筆書遺戒戒子孫以

貴薄尚儉而巳尋薨春秋七十有四上聞之震悼

輟視朝賻贈加等𥙊葬皆用詔書從事有司攷行

謚曰文貞仍贈開府儀同三司以八年二月舉公

之柩葬於青太里北原之先塋壽國夫人劉氏祔

大安元年詔繪公像於衍慶宫配享章宗廟庭

公資朴直不自表襮自少日便能以沉默自養平

居不妄言𥬇事親孝待昆弟有禮與人交不苟合

太夫人喜家居留官下者未嘗乆每一書示至公

必望拜庭下欷歔流涕而後發左右皆爲感動夫

人前殁章宗𣣔有所賜再拜謝不敢當㓗居終身

兩童子自随侍婢不得至其前閒居鄊縣與父老

㳺敦布衣之好𥘉不以名位自居仕宦五十年在

州縣則治化清净不事科罰而人有畏愛之實在

朝廷則切於論列有不便於民者必委曲道之雖

(⿱艹石)訐直而辭氣容貌不失其爲大臣之體大定

之治近古所未有紀綱法度俻具周宻公在相位

謹奉行而重改作得守文之體故能不動聲氣而

天下隂受其賜古所謂日計不足月計有餘者於

兹見之故嘗論公平生所言者不勝載而繫於癈

興存亡者有二事焉一立后二括田立后難於從

而章宗從之括田不難於從而竟不聽其後武夫

悍卒𠋣國威以爲重山東河朔上膄之田民有耕

之数世者亦以冐占奪之兵日益驕民日益困養

成癕疽計日而潰貞祐之亂盗賊滿野向之𠋣國

威以爲重者人視之以爲血讐骨怨必報而後巳

一頋盻之頃皆狼狽於鋒鏑之下雖赤子不能免

盖立后之事在庭之臣皆以爲不可獨上以爲可

故公之言易爲力括田之事上下皆以爲可而公

獨以爲不可故難爲功以一言之不相入其禍果

有不可勝言者是不獨在公爲遺恨異世相望亦

當有太息而流涕者嗚呼豈非天耶銘曰

留侯授書三徃雞鳴濟北有期廼祠嘉平神物不

亡時出効靈糓城之張帝傳載生帝𫝊維何文貞

壽公木訥之剛朴魯之忠以静而應以介而通悃

愊無華安事勇功郎署擢長憲臺進貳相業之良

興陵所試大定之治講若畫一公如曹叅守而勿

失守而勿失民以寧謐賜則隂受跡容致詰皇天

生之曷不成之孝孫受之曷不䆒之在昔所難在

聽思聦烏群於前孰知雌雄兵以農𢧐國從夲固

皮之不存毛將安傳一言之微邦可以興作法於

貪敝将曷勝悔罔後及忠無前寤我思古人愛而

莫助黃山之陽喬木蒼蒼公墓有碑千載涕滂

    王黄華墓碑

泰和壬戌冬内翰王公卒於京師道陵雅知公家

無餘財將無以爲葬也詔有司⿰貝專錢八十萬以給

襄事求生平詩文藏之秘閣未㡬以御製詩賜其

家其引云王遵古朕之故人也乃子庭筠復以才

選直禁林者首尾十年今兹云亡玉堂東觀無復

斯人矣其家以遺文耒上尋繹之乆良用愴然而

其詩有天材超邁無慙琬琰之句盖公門閥人品

器識文藝一時名卿材大夫少有出其右者上意

亦恨其得之晚而用之者百未一試也故殷重嗟

㥉之如此公諱庭筠字子端姓王氏家諜載其三

十二代祖烈太原祁人避漢末之亂徙居遼東曹

公特徴不應𨼆居終身其後遼東亦亂子孫散處

東夷十七代孫文林仕髙嚴爲西部將殁於王事

又八世曰樂徳居渤海以孝聞遼太祖平渤海封

其子爲東丹王都遼陽樂徳之曾孫繼逺仕爲翰

林學士因遷家遼陽繼逺孫中作使咸𩛙避大林

延之難遷漁陽咸𩛙孫六宅使恩州刺史叔寜遷

白霫六宅生永壽居韓州遼天慶中遷盖州之熊

岳縣遂占籍焉永壽之長子政事金朝官至金吾

衛上將軍建州保静軍節度使保静之中子遵古

字元仲正隆五年進士仕爲中大夫翰林直學士

文行兼俻潜心伊洛之學言論皆可紀述明昌應

詔有昔人君子之目子孫以昔人名所居之山而

君子名其泉所爲志也中大夫四子庭玉庭堅次

即公太師南陽郡王張公浩之外孫生未朞視書

識十七字六𡻕聞父兄誦書能通大義七𡻕學詩

十一𡻕賦全題讀書五行俱下日記五千餘言𣵠

郡王公翛然風岸孤峻少所許可一見公以國士

許之弱冠擢大定十六年甲科釋褐承事郎恩州

軍事判官臨政即有能官之譽郡民鄒四者謀爲

不𮜿事覺逮捕千餘人而鄒四者竄匿不能得朝

廷遣大理司直王仲軻與公治其獄公以計𫉬鄒

四分别詿誤坐預謀者十二人而已再調舘陶主

簿公蚤有重名天下士夫想聞風采謂當一日九

遷乃今碌碌常選限於賢愚同滯之域簿書期㑹

隨俗俯仰殊不自𦕅秩甫滿單車徑去卜居𨺚慮

周覧山川以謂西山横截千里𨼆然如臥龍起硔

硲天平黄華至魯般門龍之首脊肋尾皆具而黄

華蔚然涵濃秀之氣山有慈明覺仁二寺上下相

去不半里所西抵鏡臺直鷄趐洪之懸流幽林穹

谷萬景坌集一水一石皆崑閬間物頋視塵世殆

不可一日居也乃置家相下買田𨺚慮借二寺爲

拪息之地時徃嘯詠(⿱艹石)將終身焉晉人𢈔衮𨼆居

義陽僅見於𫝊記黄華雖勝絶而近代無所知名

至於髙賢題詠亦罕及之自公耒居以黄華山主

自號兹山因之傑出太行之上人境俱勝於公見

之山居前後十年得悉力經史務爲無所不闚旁

及釋老家尤所精詣學益慱志節益高而名益重

明昌𥘉用薦者以書𦘕局都監召俄授應奉翰林

文字同知制誥遷翰林脩撰坐爲言事者所累出

爲鄭州防禦判官承安𥘉継丁内外艱衰毁骨立

㡬至不起四年起復應奉翰林文字泰和元年

翰林脩撰扈從秋山應制賦詩至三十餘首寵眷

優異盖將大用朞年罹此不幸春秋五十有二實

二年十月之十日也官止丞務𭅺緋衣銀魚夫人

張氏亦太師文孫子男三人萬安萬孫萬吉皆早

卒女三人長曰從浄㓜爲女官公沒後以能詩召

見特加敬異次曰琳秀入侍掖庭季女㓜在室公

既無子以弟庭淡之次子萬慶爲之後以䕃𥙷官

至行尚書省左右司𭅺中文章字畫能世其家孫

某曾孫某尚㓜公儀觀秀偉善談𥬇俯仰可觀外

(⿱艹石)簡貴人𥘉不敢與之接一見之後和氣津津

溢於顔間殷勤慰籍如恐不及少有可取極口稱

道他日雖百負之亦不恨也從之㳺者如韓温甫

路元亨張晉卿李公度所引見者如閑閑趙公内

翰馮公屏山李公皆爲文章鉅公下者猶不失為

名士世以知人許之爲文能道所𣣔言如文殊院

斵琴飛耒積雪賦及漢昭烈廟碑文等辭理兼俻

居然有臺閣體裁暮年詩律深嚴七言長篇尤以

險韻爲工方之少作如出兩手可爲知者道也有

藂辨十卷文集四十卷傳於世世之書法皆師二

王魯直元章号爲得法元章得其氣而魯直得其

韻氣之勝者失之𡚒迅韻之勝者流爲柔媚而公

則得於氣韻之間百年以耒公與黄山閑閑兩趙

公人俱以名家許之畫鍳旣髙又嘗𬒳㫖與舅氏

宣徽公汝霖品第秘府書畫因集所見及士大夫

家藏前賢墨蹟古法帖所無者摹刻之号雪溪堂

帖一十卷至於筆墨㳺戯則山水有入品之妙墨

竹殆天機所到文湖州以下不論也每作一幅必

以千文爲號不肯輕以予人閑閑有上公詩云李

白一杯人影月鄭䖍三絶畫詩書馮内翰挽章云

詩名摩誥畫絶世人品右軍書入神人以爲實録

云癸丑夏六月某客燕中萬慶爲言先公之殁四

十餘年矣南北䘮亂𥘉無歸頋之望衰年乃得灑

掃墳墓丘木巳老而旌紀寂寥某死不得SKchar目矣

今属筆於子幸有以惠顧之某不敏自𥘉學語先

夫人教誦公五言志學以耒知慕公名德盖嘗夢

𥧌見之雖不迨指授至於不腆之文亦從公沾丐

得之已嘗不自揆度爲先正壽國文貞張公閑閑

趙公内相文獻楊公碑矣有如我公乃不得著金

石傳永久頋安所逃責乎乃勉爲論次之而係以

銘銘曰

山立𠔃楊休元精𠔃當中冠名士𠔃中朝何隠隠

𠔃隆隆明昌天開文治昭融婉孌龍姿孰雲之從

望公脩門劒珮從容行人㑹盟常伯秩宗閒燕論

思衮職弥縫頋曷任弗勝而鉛槧是供生材實難

間氣所鍾有物妬之隨以禍攻白駒忽其過隙乃

𣣔歴九𨵿而上通詩至夔州而僊文以潮陽而雄

假公𡻕千寕阨以窮研摩於韓杜之後宜愈困而

愈工養吾棟而先代果奚貴乎楠松謂公不遇耶

獨簡在乎淵𮕵謂公爲遇耶方積絫之爲功𢌿鎡

基而奪之而無庸計夫乖逢馬鬛𠔃蒿蓬摧熊嶽

𠔃天之東望倒景𠔃不及抱明月𠔃長終澤畔行

吟俯水伯之幽宫裴回故都而不忍訣冩孤憤於

迴風讁𫝊長沙蟊賊内訌邈前席之不再俄占書

之告凶貴大患若身𠔃羌今昔之攸同我作銘詩

并以慰公使不幸而爲屈賈其何以釋玄壤之遺

    沁州刺史李君神道碑

君諱楫字濟川姓李氏系出隴西唐末其逺祖官

汴梁石晉之亂流寓遼之北京是爲大定府金朝

取遼有昭信校尉諱楅者避乱雲中生子彦直爲

汴京行臺令史仕至明威將軍宛丘令即君之考

也宛丘嘗尉淄川樂其風土遂爲淄川人路孟州

宣叔撰墓碑述先世之徳備矣君年十六以䕃𥙷

轉運司押逓官時正隆南征在所㓂盜充斥及𡻕

終受代間𨵿還侍下人以其年甫成童而能自𣗳

立甚嗟惜之凢三歴酒官遷忠武校尉君㓜學頴

悟雖巳在仕籍所以爲舉子計者不少輟三赴省

試皆入優等嘗以所業見鄭内翰景純景純大爲

㢡異謂君言吾子必名世吾郷爲不乏人矣俄登

大定十九年詞賦進士第換承矜𭅺調歴城主簿

改積石州軍事判官積石邉郡羗渾雜居君撫治

有方人甚安之遷范陽令召𥙷尚書省令史章宗

以原王領省事愛君占對詳明審當每啓事退目

送者乆之終更留再考未㡬除吏部主事陜右旱

甚詔君乗傳問民所疾苦君至關輔馳奏百姓苦

饑當議有以賑貸之未報即開倉賑貧所全活不勝

計朝廷以爲知權不罪也改太府監丞兼職常四

五朝譽既著盖將大用矣明昌三年以𡻕歉流乏

者多故田野不闢詔君𠑽山東東西路𭄿農副使

君遍歴郡縣𭄿課備至世官有墮窳者率真决之

徭役害農務者以便宜罷之是𡻕山東爲之有秋

使還授中都路轉運副使京都承平日乆經費十倍

大定間一時府庫𠑽實君有力焉丞相軍北行轉

運司例以正貟督餽饟同列方以從軍爲憂而君

自請焉宰相重君之行爲改檄他貟五年召授沁

州刺史兼知軍事陛見之日有詔朕比欲以郡守

命卿有司以卿資淺未當得郡朕識卿舊故有此

授卿宜悉力爲民以稱朕意政成即召卿矣朝貴

重君材其行也祖道都門冠盖塞路是夕太夫人

張氏無疾而殁乃扶護還郷里君天性純至𥘉赴

積石太夫人以六盤路險登頓殊甚山外髙寒非

老人所堪故留居郷里君在官一年即以長告歸

侍年過五十每違逺庭闈惻然有孺子之慕至是

哀感過甚殆無以自存食飲淡薄且不以時進比

葬柴毁骨立竟用是得疾以某年月日春秋五十

有五終於服次随以某日奉君之柩祔于某原之

先塋執紼之人傾動州里行路爲之悽愴其誠孝

之所感如此君自就學即以和雅自將宛丘莅官

剛嚴君從容諌止以故多從寛厚歴中外餘十五

年廉正敬慎超出倫等又其行已之所以移於官

者也其登科時御題易無體同年生六十人自甲

選張行簡至黄士表賦學家謂人人可以魁天下

程卷皆鋟木以傳凢仕宰相數人刺史節度殆過

其半人以比前世龍虎牓至論孝弟忠敬尚以君

爲稱首云先娶沂州蒲氏再娶錦州張氏武安軍

節度使臨海老人子雲之女再娶宛平王氏忻州

刺史子正之女皆封某郡君子男二人長國瑞試

𥙷禮部令史再任南陽縣令以惠愛見稱次子國

興定五年進士歴符離葉令淳正古雅爲時聞

人女二人長適山東東路總管判官徒單喜僧次

⿺辶商南京廣盈倉副使趙思孫男女皆尚㓜銘曰

處爲儒先岀曰吏師明昌名臣道陵所咨至性薫

然旣厚其資於濟事也權於及民也慈永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爾𩔗

從古有辭人子養親易失者時含飴弄孫爲樂不

貲聖善所宜神豈我𥝠誰爲隙駒忽其崦嵫頋瞻

玄堂泣涕漣洏及母下泉尚慰我思孰物之尸孰

命之司曷𢌿之者全而不以究施伐石西山勒我

銘詩是惟純孝李君之墓過者式之



遺山先生文集十六卷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