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邠州節度使院新建食堂記

邠州節度使院新建食堂記
作者:劉寬夫 唐
828年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40

朝廷以新平扼東西夏,鎖鑰郊圻,將帥得人,則虜馬不敢東向而牧。今上注意邊事,元年,命左僕射河東柳公專護塞之任。公祇承詔旨,不敢怠遑。覽風俗以施化,酌損益以制宜。文武交修,威和迭用。搜刓蠹於積弊,張綱維於盡隳。完兵甲,齎軍糧。樂瘡痍,粒饑餓。以信為囿,築法為坦。人知向方,卒乘輯睦。我潔已而貪冒自革,我不動而雲為曷生。表正形端,俗為丕變。邠之父老,重沐皇風。仲尼每言為政之道,可使三年有成,公孫宏對漢武,且云臣宏尚竊遲之。始為孟浪,今於河東公信之矣。既而定名分,補廢闕,飾賓署,宏講宴。視使院之狹湫,顧會食之無所,因喟然而歎曰:「夫為政之本,在於得人。燕以尊賢是稱,衛以多士為美。今鰌瑗在列,而堂館未嚴。非所以重樽俎諮帷幄之意也。因是從觀馬之舊亭,敞公府之新宇。增階陛,所以示尊威也;卜高明,所以啟顧慮也。大不逾制,崇不近奢。榱桷礎闥,無不中度。翼張四簷,洞開雙扉。冬霜不到,夏日潛卻。可以備盤餐之品式,可以敘主客之威儀。可以寄琴樽之笑傲,可以籌政令之得失。君子是知河東公之為政也。必自邇而逮遠,自身而及物,以理易亂,以實易虛,以宏深易卑圯,以廣壯易隘陋,皆此類也。府中僚介,無非正人,有若司馬韋君、節度判官皇甫君,皆卿材也。無面從退言之誚,無躬厚薄責之嫌。其他或幄中號寶,或席上稱珍,並擅價一時,不可遍舉。韋君、皇甫君以余載筆赤墀,粗知舊史,可以傳言,命為記之。時太和二年六月日記。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