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氏聞見後錄/卷二十九

目錄 邵氏聞見後錄
◀上一卷 卷二十九 下一卷▶



張君猷為湖南漕,過南嶽,自肩輿中見路左一道觀甚麗,榜曰『朱陵宮』,遙望其中,有一羽衣立殿上。君猷意欲下,而從騎半已過。明年再經其地,求朱陵宮,無之。父老云:旁近但有朱真人祠。至其下,乃前所見朱陵宮之處,才小屋一二楹,其變異如此。

唐呂仙人故家岳陽,今其地名仙人村,呂姓尚多。藝祖初受禪,仙人自後苑中出,留語良久,解赭袍衣之,忽不見。今岳陽仙人像,羽服下著赭袍云。

北齊敕道士剃髮為沙門,宣和中,敕沙門著冠為道士。古今事不同如此。

郝翁者,名允,博陵人。少代其兄長征河朔,不堪其役,遁去。月夜行山間,憊甚,憩一樹下。忽若大羽禽飛止其上,熟視之,一黃衣道士也。允拜手乞憐,道士曰:『汝郝允乎?』因授以醫術。晚遷鄭圃,世以『神醫』名之。遠近之人,賴以活者,四十餘年。非病者能盡活之也,蓋其術精良可信。不幸而不可治,必先語之,雖死亦無恨,於脈非獨知已病,能前知未病與死,近者頃刻,遠者累年,至其日時皆無失。歲常候測天地六元五運,考四方之病,前以告人,亦無失。皇祐年,翁死。張峋子堅誌其墓云:『夏英公病泄,太醫皆為中虛。翁曰:「風客於胃則泄,殆稿本湯證也。」英公駭曰:「吾服金石等物無數,泄不止,其敢飲稿本乎?」翁強進之,泄止。太常博士楊日宣病寒,翁曰:「君脈首震而尾息,尾震而首息,在法為魚游蝦戲,不可治。」不數日死。州監軍病悲思,翁告其子曰:「法當甚悸即愈。」時通守李宋卿御史甚嚴,監軍內所憚也,翁與其子請於宋卿。一造問,因責其過失,監軍惶怖汗出,病乃已。殿中丞姚程,腰脊痛不可俯仰。翁曰:「谷獨氣也。當食發怒,四肢受病,傳於大小絡中,痛而無傷,法不當用藥,以藥攻之則益痛,須一年能偃仰,二年能坐,三年則愈矣。」後三年而愈。裏婦二,一夜中口噤如死狀。翁曰:「血脈滯也。不用藥,聞雞聲自愈。」一行甚踔輒踣。翁曰:「脈厥也。當治筋,以藥熨之自快。」皆驗。士陳堯遵妻病,眾醫以為勞傷。翁曰:「亟屏藥,是為娠證,且賀君得男子矣。」已而果然。又二婦人娠,一咽嘿不能言。翁曰:「兒胞大經壅,兒生經行,則言矣。不可毒以藥。」既免,母子俱全。一極壯健,翁偶診其脈,曰:「母氣已死,所以生者,反恃兒氣耳。」如期子生母死。翁所治病半天下,神異不可勝記。如上所記,特鄭圃之人共知者也。翁有子名懷質,盡能傳其學。懷質嘗自診其脈,語人曰:「我當暴死。」不數年果暴死。翁讀《黃帝內經》,患王冰之傳多失義指,間以朱墨箋其下,世尚未見。懷質死,其書亦亡,獨太醫趙宗古得六元五運之法於翁,嘗圖以上朝廷,今行於世云。』

無為軍醫張濟,善用針,得訣於異人。雲能解人而視其經絡,則無不精。因歲饑疫,人相食,凡視一百七十人,以行針無不立驗。如孕婦,因仆地而腹偏左,針右手指而正;久患脫肛,針頂心而愈;傷寒翻胃,嘔嗍累日,食不下,針眼眥,立能食。皆古今方書不著。陳瑩中為作傳云。

藥王藥上為世良醫,嘗草木金石名數凡十萬八千,悉知苦酸鹹淡甘辛等味。

故從味因悟入,益知今醫家別藥曰味者古矣。

鄭師甫云:『嘗患足上傷手瘡,水入,腫痛不可行步。有丐者,令以耳塞敷之,一夕水盡出,愈。』

崇寧年,西都修大內,患苑中池水易涸。或云置牛骨池中,則水不涸。置之,果然。範時老董役,親見之。

呂公晉伯云:除虱法,吸北方之氣噴筆端,書『欽深淵默漆』五字,置於床帳之間,即盡除。公資正直,非妄言者。

洛陽楚氏,葬龍門之東尹樊村。鑿井每不得泉,有術者云:夜以水盛器,見星多者,下有泉。用之果然。

今世俗謂卦影者,亦《易》之象學也。如見豕負塗,載鬼一車,非象而何?未易以義理訓也。予見王慶曾言:『蚤日羈窮,嘗從一頭陀占卦象。其詞云「須逢庚午方亨快,半是春來半是秋」頭陀云:「豈君運行庚午,春秋之間少快邪。」久之無驗。晚用秦相君薦,至參知政事。相君庚午生,半春半秋秦字也。其異如此。

殿中丞丘浚頗知數。熙寧十年秋,翰林學士楊元素貶官荊州,過池陽見之。

浚曰:『明年當改元,以《易》步之,《豐》卦用事,必以豐字紀年。』如期改元豐云。

汾晉間祈雨,裸袒叫呼,奮臂為反覆手狀,又以水灑行道之人,殆可笑。按董仲舒傳註,有『閉陰縱陽,以水灑人』之說,蓋其自也。

廣西人喜食巨蟒,每見之,即誦『紅娘子』三字,蟒輒不動,且行且誦,以藤蔓系其首於木,刺殺之。

熊山行數十里,各於巖穴林茜之間有藏伏之所,山中人謂『熊館』云。如虎豹出百里外,則迷失故道矣。

能敕水,故水宿物莫能害。鴆能巫步禁蛇,故食蛇。啄木穴樹巢其中,人或用木塞之,能以觜畫符,其塞自出。鵲知歲所在,又有隱巢木,故鷙鳥不可見。燕營巢避戊己日,故不傾壞。鸛有長水石,故能巢中畜魚,水不涸。蓋不止於有知也。

有隱者劉易,在王屋山,見一蜘蛛為大蜂所螫,腹脹欲裂,亟就草間嚙芋梗磨之,脹即平。因以治人之被蜂螫者,痛立止。

魚枕骨作器皿,人知愛其色瑩徹耳,不知遇蠱毒必爆裂,尤可貴也。

油絹紙、石灰、麥糠、馬矢、糞草,皆能出火。

馬、騾、驢,陽類,起則先前,治用陽藥;羊、牛、駝,陰類,起則先後,治用陰藥。故獸醫有二種也。

梧桐,百鳥不敢棲止,避風凰也。古語雲爾,驗之果然。

蜀中喜事者,南歸多載木犀花以來,種之皆生,或擇嫩條接冬青枝間亦生,豈其類耶?謂萬年枝者,冬青也。玉樹者,槐也。宮苑中多此二木,特易以美名。

冬青又名凍青,貴其有歲寒不改之節,故司馬長卿謂之女貞,自不為文君地邪?蕓草,古人用以藏書,曰『蕓香』是也。置書帙中即無蠹,置席下即去蚤虱。

葉類豌豆,作小叢,遇秋則葉上微白,如粉汗,南人謂之『七里香』。大率香草,花過則無香,縱葉有香,亦須采掇嗅之方覺。此草遠在數十步外已聞香,自春至秋不歇絕,可玩也。

種柿有七絕:一有壽,二多陰,三無禽巢,四無蟲蠹,五有嘉實,六其本甚固,七霜葉紅。可玩也。

榆有二種:一名郎榆,一名姑榆,郎榆無英。

千葉黃梅花,洛人殊貴之,其香異於它種,蜀中未識也。近興、利州山中,樵者薪之以出,有洛人識之,求於其地尚多,始移種遺喜事者,今西州處處有之。

予嘗春日經夷陵,山中多紅梨花,誦歐陽公之詩,裴回其下不能去,近蜀中亦稍見之。又有得千葉杏花於劍州山中者,在洛陽《花木譜》中無之,亦奇產也。

蜀無橄欖。或云:司馬相如狗監所誦《上林賦》、《喻蜀父老文》、《封禪書》,王褒《中和樂職宣布詩》、《聖主得賢臣頌》,揚雄《劇秦美新篇》,辭皆爛美,足以取悅當代。張九齡《策安祿山》,姜公輔《論朱砒》,危言可驗,輒棄之不采。相如輩蜀人,九齡公輔嶺海之士,以草木臭味譬之,如橄欖不生於蜀,生於嶺海也。亦猶唐李直方以貢士第果實:一綠李,二粉梨,三櫻桃,四柑子,五葡桃,或薦荔枝,曰寄舉之首也。蓋始於范曄,以諸香品時輩,侯朱虛著《百官本草》,皆戲言之善者耳。然近日蜀中種橄欖輒生,予山園自有數章。

蘭有二種:細葉者春花,花少;闊葉者秋花,花多。黃魯直《蘭說》云:『楚人滋蘭之九畹,樹蕙之百畝,蘭以少故貴,蕙以多故賤。』予以為非是。蓋十二畝為畹,則九畹百畝,亦相等矣。又云:『一千一花而香有餘者蘭,一千五七花而香不足者蕙。』是以細葉為蘭,闊葉為蕙,亦非也。楚人曰,蕙,今零陵香也,又云薰,所謂一薰一蕕者也。唐人但名鈴鈴香,亦名鈴子香,取其花倒懸枝間,如小鈴也。近時附入《本草》,云:出零陵郡。亦非也。不詳《本草》自有『薰草』條,亦名蕙草甚明,零陵為重出雲。

淩霄花有毒(一作出蜀),有人淩晨仰視其花,花中露水滴入眼中,遂失明。

或云金錢亦然。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