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越王使其大夫子餘造舟,舟成,有賈人求掌工,子餘弗用。賈人去之吳,因王孫率以見吳王,且言越大夫之不能用人也。他日,王孫率與之觀於江,颶作,江中之舟擾,則收指以示王孫率曰:「某且覆,某不覆。」無不如其言。王孫率大奇之,舉於吳王,以為舟正。越人聞之,尤子餘。子餘曰:「吾非不知也,吾嘗與之處矣,是好誇而謂越國之人無己若者。吾聞好誇者恒是已,以來多諛;謂人莫若己者,必精于察人而暗自察也。今吳用之,僨其事者必是夫矣!」越人未之信。未幾,吳伐楚,王使操餘皇,浮五湖而出三江,迫於扶胥之口,沒焉。越人乃服子餘之明,且曰:「使斯人弗試而死,則大夫受遺才之謗,雖咎繇不能直之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