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泗水之濱多美石。孟嘗君為薛公,使使者求之以幣。泗濱之人問曰:「君用是奚為哉?」使者對曰:「吾君封於薛,將崇宗廟之祀,制雅樂焉,微君之石,無以為之磬。使隸人敬請於下執事,惟君圖之。」泗濱人大喜,告於其父老,齋戒肅使者,以車十乘致石於孟嘗君。孟嘗君館泗濱人而置石於外朝。他日下宮之舄闞,孟嘗君命以其石為之。泗濱人辭諸孟嘗君曰:「下邑之石,天生而地成之。昔日禹平水土,命後夔取而薦之郊廟,以諧八音,眾聲依之,任土作貢,定為方物,要之明神,不敢褻也。君命使者來求於下邑曰:『以崇宗廟之祀。』下邑之人畏君之威,不敢不供,齋戒肅使者致於君。君以置諸外朝,未有定命。不敢以請。今聞諸館人曰:『將以為下宮之舄。』臣實不敢聞。」弗謝而走。諸侯之客聞之皆去。於是秦與楚合謀伐齊。孟嘗君大恐,命駕趨謝客,親御泗濱人,迎石登諸廟,以為磬。諸侯之客聞之皆來,秦、楚之兵亦解。君子曰:「國君之舉不可以不慎也,如是哉!孟嘗君失信於一石,天下之人疾之,而況得罪於賢士哉!雖然,孟嘗君亦能補過者也。齊國復強不亦宜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