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齋讀書志/卷二十

目錄 郡齋讀書志
◀上一卷 卷二十 總集類 文說類 全書終


總集類编辑

△《李善註文選》六十卷

右梁昭明太子蕭統纂。前有序,具述其所作之意。蓋選漢迄梁諸家所著賦、詩、騷、七、詔、冊、令、教、策秀才文、表、上書、啟、彈事、箋、記、書、移檄、難、對問、議論、序、頌、贊、符命、史、論、連珠、銘、箴、誄、哀辭、碑、誌、行狀、吊、祭文,類輯之為三十卷。竇常謂統著《文選》,以何遜在世,不錄其文,蓋其人既往,而後其文克定,然所錄皆前人作也。唐李善集註析為六十卷。善,高宗時為弘文學士,博學,經史百家,無不備覽而無文,時人謂之「書簏」。初為輯註,博引經史,釋事而忘其義。書成上進,問其子邕,邕無言。善曰:「非耶?爾當正之。」於是邕更加以義釋,解精於五臣。今釋事、加義者兩存焉。蘇子瞻嘗讀善註而嘉之,故近世復行。

△《五臣註文選》三十卷

右唐呂延祚集註。延祚以李善上引經史,不釋述作意義,集呂延濟、劉良、張詵、呂向、李周翰五人註,延祚不與焉,復為三十卷。開元六年,延祚上之,名曰《五臣註》。

△《雜文章》一卷

右孫巨源得之於秘閣。載宋玉等賦頌五十八篇。景迂生元豐甲子以李公擇本校正,後有劉大經、曰為、王€、李端、唐君益諸公題跋。

△《文粹》一百卷

右皇朝姚鉉寶臣編。鉉,廬州人。太平興國初進士。文辭敏麗,善書劄,藏書至多,頗有異本。累遷兩浙漕課使,課吏寫書,采唐世文章,分門編類,初為五十卷,後復增廣之。為薛映掎其事,奪官,斥連州,卒。後其子以其書上獻,詔藏內府,命以一官。

△《續古今詩苑英華集》十卷

右唐僧惠凈撰。輯梁武帝大同年中《會三教編》至唐劉孝孫《成臯望河》之作,凡一百五十四人,歌詩五百四十八篇。孝孫為之序。

△《珠英學士集》五卷

右唐武後朝,詔武三思等修《三教珠英》一千三百卷,預修書者凡四十七人。

崔融編集其所賦詩,各題爵裏,以官班為次,融為之序。

△《麗則集》五卷

右唐李氏撰,不著名。集《文選》以後至唐開元詞人詩,凡三百二十首,分門編類。貞元中,鄭餘慶為序。

△《中興氣集》三卷

右唐高仲武輯至德迄大歷中錢起以下二十六人詩,自為序。以天寶叛渙,述作中廢;至德中興,風雅復振,故以名。仍品藻眾作,著之於前雲。或又題孟彥深纂。

△《南薰集》三卷

右唐竇常撰集韓至皎然三十人,約三百六十篇,凡三卷。其序雲:「欲勒上中下,則近於褒貶,題一二三,則有等衰,故以《西掖》、《南宮》、《外臺》

為目,人各系名、系贊。」

△《本事詩》一卷

右唐孟撰纂歷代詞人緣情感事之詩,敘其本事,凡七類。

△《續本事詩》二卷

右偽吳處常子撰。未詳其人。自有序雲:「比覽孟初中《本事詩》,輒搜篋中所有,依前題七章,類而編之。」然皆唐人詩也。

△《斷金集》一卷

右唐令狐楚韓琪與李逢吉酬唱詩什。開成初,裴夷直序之。

△《漢上題襟集》十卷

右唐段成式輯其與溫庭筠、余知古酬和詩筆箋題。

△《松陵集》十卷

右唐皮日休與陸龜酬唱詩,凡六百五十八首。龜蒙編次之,日休為之序。松陵者,平江地名也。

△《唐賦》二十卷

右唐科舉之文也。蕭穎士、裴度、白居易、薛逢陸龜蒙之作皆在焉。

△《西昆酬唱集》二卷

右皇朝楊億、劉筠、李宗諤、晁某、錢惟演及當時同館十五人唱和詩,凡二百四十七章。前有億序。

△《唐宋類詩》二十卷

右唐朝僧仁贊序稱羅、唐兩士所編,而不祥其名字。分類編次唐及本朝祥符已前名人詩。

△《唐百家詩選》二十卷

右皇朝宋敏求次道編。次道為三司判官,嘗取其家所藏唐人一百八家詩,選擇其佳者,凡一千二百四十六首為一編。王介甫觀之,因再有所去取,且題雲:「欲觀唐詩者,觀此足矣。」世遂以為介甫所纂。

△《寶刻叢章》三十卷

右皇朝宋敏求次道編。次道聚天下古人詩歌石刻凡一千一百三十篇,以其相附近者相從,又次以歲月先後。王益柔為之序,雲:「文章難能者莫如詩,凡刻之金石,則必其所自信為佳句,或為人所愛重者,故多有清新瑰麗之語,覽者其深究焉。」

△《歲時雜詠》二十卷

右皇朝宋綬編。宣獻公昔在中書第三閣,手編古詩及魏、晉迄唐人歲時章什一千五百有六,為十八卷,今溢為二十卷雲。

△《仕塗必用集》二十一卷

右皇朝祝熙載編本朝楊、劉以後諸公表啟為一編。

△《聖紹堯章集》十卷

右皇朝李文友編靖康末至紹興十年赦書詔旨。

△《丹陽類稿》十卷

右皇朝曾文編。丹陽,今潤州。《春秋》曰朱方,秦曰丹徒,孫權改名京口。東晉僑立州郡,至宋、齊、陳曰東海,獨梁曰蘭陵,而皆以徐州稱之。隋始定今名。唐以建康諸邑隸焉。更為丹陽郡。元豐中,文守官於其地,因采諸家之集,始自東漢,終於南唐,凡得歌詩賦贊五百餘篇。

△《€臺編》六卷

右皇朝耿思柔纂華州€臺觀古今君臣所題詩也。

△《清才集》十卷

右皇朝劉禹卿編輯古今題劍門詩什銘賦。蒲逢為之序。

△《瑤池新集》一卷

右唐蔡省風集唐世能詩婦人李秀蘭、至程長文二十三人詩什一百十五首,各為小序,以冠其首,且總為序。其略雲:「世叔之婦,修史屬文;皇甫之妻,抱忠善隸;蘇氏雅於回文,蘭英擅於宮掖;晉紀道蘊之辨,漢尚文姬之辭。況今文明之盛乎?」

△《九僧詩集》一卷

右皇朝僧希畫、保暹、文兆、行肇、簡長、惟鳳、惠業、牢昭、懷古也。陳充為序。凡一百十篇。歐公曰:「進士許洞因會九僧分題,出一紙,約曰:不得犯一字。其字乃山水、風€、竹石、花草、雪霜、星日、禽鳥之類。於是諸僧皆閣筆。」此本出李夷中家,其詩可稱者甚多,惜乎歐公不盡見之。許洞之約,雖足以困諸僧,然論詩者政不當爾。蓋詩多識鳥獸草木之名,而《楚辭》亦寓意於飈風€霓,如「池塘生春草」,「窗間列遠岫」,「天際識歸舟,€中辨江樹」,「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庭草無人隨意綠」,「宮漏出花遲」,「楓落吳江冷」,「空梁落燕泥」,「微€淡河漢,疏雨滴梧桐」,「殘星幾點雁橫塞,長笛一聲人倚樓」,「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之類,莫不犯之。若使諸公與許洞分題,亦須閣筆,矧其下者哉?

△《聖宋文粹》三十卷

右不題撰人。輯慶歷間群公詩文,劉牧、王通之徒皆在其選。

△《宋文海》一百二十卷

右皇朝江畋編。輯本朝諸公所著賦、詩、表、啟、書、論、說、述、議、記、序、傳、文、贊、頌、銘、碑、制、詔、疏、詞、誌、挽、祭、禱文,凡三十八門。雖頗該博,而去取無法。

△《皇宋詩選》五十七卷

右皇朝曾慥編。慥,魯公裔孫,守贛州、帥荊渚日,選本朝自寇萊公已次至僧璉二百餘家。詩序雲:「博采旁搜,拔尤取穎,悉表而出焉。」

△《政和文選》二十卷

右政和中或編元豐以後人詩文千餘篇,徐禧、席旦,其知名者也。

△《西漢文類》二十卷

右唐柳宗直撰,其兄宗元嘗為之序。至皇朝其書亡,陶氏者重編纂成之。

△《東漢文類》三十卷

右五代竇儼編。

△《唐文類》三十卷

右皇朝陶叔獻編。

△《漢唐策要》十卷

右皇朝陶叔獻編。

△《高麗詩》三卷

右元豐中,高麗遣崔思齊、李子威、高琥、康壽平、李穗入貢,上元宴之於東闕之下。神宗制詩,賜館伴畢仲行,仲行與五人者及兩府皆和進。其後,使人金梯、樸夤亮、裴某、李絳孫、盧柳、金花珍告示寺中酬唱七十餘篇,自編之,為《西上雜詠》。絳孫為之序。

△《太平盛典》二十三卷

右或編政和間制誥、表章,多有可觀者。

文說類编辑

△《文心雕龍》十卷

右晉劉勰撰。評自古文章得失,別其體制,凡五十篇,各系之以贊雲。余嘗題其後曰:世之詞人,刻意文藻,讀書多滅裂。杜牧之以龍星為真龍,王摩詰以去病衛青昔人譏之,然不足怪,詩賦蓋卒爾之作故也。今勰著書垂世,自謂嘗夢執丹漆器,隨仲尼南行,自負不淺,乃《論說篇》稱「《論語》以前,經無論字;

《六韜》三論,後人追題」。殊不知《書》有「論道經邦」之言,其疏略殆過於王、杜矣。

△《修文要訣》一卷

右偽蜀馮鑒撰。雜論為文體式,評其謬誤,以訓初學雲。

△《金針詩格》三卷

右唐白居易撰。居易自謂與劉禹錫、元稹皆以詩擅名當世,撮詩之體要為一格。以病得針而愈詩亦猶是也,故曰《金針集》。

△《續金針詩格》一卷

右皇朝梅堯臣聖俞撰。聖俞遊廬山,宿西林,與僧希白談詩,因廣樂天所述雲。

△《李公詩苑類格》三卷

右皇朝李淑撰。寶元三年,豫王出閣,淑為王子傳,因纂成此書上之。述古賢作詩體格,總九十目。

△《杜詩刊誤》一卷

右皇朝王仲至撰。

△《韓文辨證》八卷

右皇朝洪興祖討論愈詩文,推考其根源,因以訂正其訛謬,頗為該洽雲。

△《韓柳文章譜》三卷

右皇朝黃大輿撰。大輿之意,以為文章有莊老之異,故取韓愈、柳宗元文章為三譜。其一,取其詩文中官次、年月可考者,次第先後,著其初晚之異也;其一,悉取其詩文比敘之;其一,列當時君相於上,以見二人之出處。極為詳悉。

△《天廚禁臠》三卷

右皇朝釋惠洪撰。論諸家詩格。

 上一卷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