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郡齋讀書志
◀上一卷 卷十二 雜家類 下一卷▶


雜家類

△《呂氏春秋》二十六卷

右秦呂不韋撰,後漢高誘註。按《史記不韋傳》云:不韋相秦,招致辨士,厚遇之。使人人著所聞,集論以為八覽、六論、十二紀,二十餘萬言,以為備天地萬物古今之事,號曰《呂氏春秋》。布咸陽市門,懸千金其上,有能增損一字者予之,時人無增損者。高誘以為非不能也,畏其勢耳。昔《張侯論》為世所貴,崔浩《五經註》,學者尚之。二人之勢,猶能使其書傳如此,況不韋權位之盛,學者安敢牾其意而有所更易乎?誘之言是也。然十二紀者,本周公書,後儒置於《禮記》,善矣。而目之為「呂令」者,誤也。

△《淮南子》二十一卷

右漢劉安撰。淮南厲王長子也。襲封,招致儒士賓客講論道德,總統仁義,著內書二十一篇,號曰《鴻烈》。鴻,大也;烈,明也。以為大明道之言也。避父諱,以「長」為「修」。後漢許慎註。慎自名註曰「記上」。今存《原道》、《ㄈ真》、《天文》、《墜形》、《時則》、《覽冥》、《精神》、《本經》、《主術》、《繆稱》、《齊俗》、《道應》、《論》、《詮言》、《兵略》、《說山》、《說林》等十七篇。《李氏書目》亦云第七、第十九亡,《崇文目》

則雲存者十八篇。蓋《李氏》亡二篇,《崇文》亡三篇。家本又少其一,俟求善本是正之。

△《子華子》十卷

右其傳曰:「子華子,程氏,名本,晉人也。」劉向校定其書。按《莊子》

稱「子華子見韓昭侯」,陸德明以為魏人,既不合。又《藝文志》不錄《子華子》

書。觀其文辭,近世依為之者也。其書有「子華子為趙簡子不悅」,又有「秦襄公方啟西戎,子華子觀政於秦。」夫秦襄之卒在春秋前,而趙簡子與孔子同時,相去幾二百年,其蚳牾類如此。且多用《字說》,謬誤淺陋,殆元豐以後舉子所為耳。

△《孔叢子》七卷

右楚孔鮒撰。鮒,字子魚,孔子八世孫也。仁陳勝,為博士,以言不見用,目疾而退,論集其先仲尼、子思、子上、子高、子順之言及己之行事,名之曰《孔叢子》,凡二十一篇。叢之為言聚也。《邯鄲書目》云:「一名《盤盂》,取事雜也。至漢,孔臧又以其所著賦與書,謂之《連叢》,附於卷末,凡十篇。

嘉祐中,宋咸為之註。」按《漢志》無《孔叢子》,而儒家有《孔臧》十篇,雜家有孔甲《盤盂書》二十六篇。其註謂「孔甲,黃帝史。或曰夏帝,疑皆非。」

今此書一名《盤盂》,《獨治篇》又云鮒或稱孔甲,《連叢》又出孔臧。意者《孔叢子》即《漢志》孔甲《盤盂書》,而亡六篇;《連叢》即《漢志》孔臧收,而其子孫或續之也。《崇文總目》亦錄於雜家,今從之。

△《風俗通義》十卷

右漢應劭撰。劭,字仲遠,奉之子。篤學,博覽多聞。靈帝時舉孝廉,仕至泰山太守。撰《風俗通》以辨物名號,釋時俗嫌疑。文雖不典,世服其洽聞。

△《論衡》三十卷

右後漢王充仲任撰。充好論說,始如詭異,終有實理。以俗儒守文,多失其真,乃閉門潛思,戶牖墻壁,各置刀筆,著《論衡》八十五篇,釋物類同異,正時俗嫌疑。後蔡邕得之,秘玩以為談助雲。世謂漢文章溫厚爾雅,及其東也已衰。觀此書與《潛夫論》、《風俗通義》之類,比西京諸書驟不及遠甚,乃知世人之言不誣。

△《抱樸子外篇》十卷

右晉葛洪稚川撰。自號抱樸子,博聞深洽,江左絕倫,著書甚富。言黃白之事者,名曰《內篇》,其餘《外篇》。《晉書》:內外通有一百一十六篇,今世所傳者,四十篇而已。《外篇》頗言君臣理國用刑之道,故附於雜家雲。

△《金樓子》十卷

右梁元帝繹撰。書十篇,論歷代興亡之跡,《箴戒》、《立言》、《誌怪》、《雜說》、《自敘》、《著書》、《聚書》,通曰「金樓子」者,在藩時自號。

△《劉子》三卷

右齊劉書孔昭撰,唐袁政註。凡五十五篇。言修心治知之道,而辭頗俗薄。

或以為劉勰,或以為劉孝標,未知孰是。

△《長短經》十卷

右唐趙蕤撰。《北夢瑣言》云:蕤,梓州鹽亭人。博學韜鈐,長於經世。

夫婦俱有隱操,不應辟召。論王伯機權正變之術。第十卷載陰謀,家本闕,今存者六十四篇。

△《意林》三卷

右唐馬總會元撰。初,梁穎川庾仲容取諸家書、術數雜說凡一百七家,抄其要語,為三十卷,總以其繁略失中,增損成三軸。前有戴叔倫、楊伯存兩序。

△《炙轂子雜錄註解》五卷

右唐王撰。《二儀實錄》、《古今註》載事物之始,《樂府題解》載樂府所由起。輯纂數家之言,正誤補遺,削冗並歸一編。

△《致理書》十卷

右唐朱樸撰。乾寧中,為國子《毛詩》博士,論述時務凡五十篇上之。辭如近時策斷之類,迂緩不切,與馬周所建明不啻霄壤矣。昭宗善其言,用太宗擢周故事拔為相,徒以益亂,可嘆也。

△《事始》三卷

右唐劉孝孫等撰。太宗命諸王府官以事名類,推原初始,凡二十六門,以教始學諸王。《易大傳》自始作八卦,至綱罟、耒《耒呂》、臼杵之微,皆記其本起。

《檀弓》所述,亦皆物之初也。然則《事始》之書,當擊之儒。今以其所取不一,故附於雜家。

△《續事始》五卷

右偽蜀馮鑒廣孝孫所著。

△《事原錄》三十卷

右皇朝朱繪撰。其書《事始》之類也。

△《宋齊丘化書》六卷

右偽唐宋齊丘子嵩撰。張耒文潛嘗題其後,云:「齊丘之智,特犬鼠之雄耳,蓋不足道。其為《化書》,雖皆淺機小數,亦微有以見於黃老之所謂道德,其能成功,有以也。文章頗亦高簡,有可喜者。其言曰:『君子有奇智天下不親。』

雖聖人出,斯言不廢。」

△《格言》五卷

右偽唐韓熙載叔言撰。熙載以經濟自任,乃著書二十六篇,論古今王霸之道,以幹李煜。首言陽九百六之數及五運叠興事,其雜如此。有門生舒雅序。

△《兩同書》兩卷

右唐羅隱撰。隱謂老子養生,孔子訓世,因本之著《內》、《外篇》各五。

其曰《兩同書》者,取兩者同出而異名之意也。

△《物類相感志》十卷

右皇朝僧贊寧撰。采經籍傳記物類相感者誌之。分天、地、人、物四門。贊寧,吳人,以博物稱於世。柳如京、徐騎省與之遊,或就質疑事。楊文公、歐陽文忠公亦皆知其名。

△《王氏雜說》十卷

右皇朝王安石介甫撰。蔡京為《安石傳》,其略曰:「自先王澤竭,國異家殊。由漢迄唐,源流浸深。宋興,文物盛矣,然不知道德性命之理。安石奮乎百世之下,追堯、舜、三代,通乎晝夜陰陽所不能測而入於神。初著《雜說》數萬言,世謂其言與孟軻相上下,於是天下之士,始原道德之意,窺性命之端雲。」

所謂《雜說》,即此書也。以京之誇至如此,且不知所謂「通乎晝夜陰陽所不能測而入於神」者,為何等語,故著之。

△《汲世論》一卷

右未詳何人所著。多稱元祐間事,且喜論兵,疑呂氏書也。凡十門。

△《馭臣鑒古》二十卷

右皇朝鄧綰撰。綰,元豐中為中丞,獻之朝。未幾,坐操心頗僻,賦性奸回,論事薦人,不循分守,貶。

△《農家類齊民要術》十卷

右元魏賈思勰撰。記民俗、歲時、治生、種蒔之事,凡九十二篇。農家者,本出於神農氏之學。孔子既稱「禮義信足以化民,焉用稼」,以誚樊須,而告曾參以「用天之道,分地之利,為庶人之孝」,言非不同,意者,以躬稼非治國之術,乃一身之任也。然則士之倦遊者,詎可不知乎?故今所取,皆種藝之書也。

前世錄史部中有歲時,子部中有農事,兩類實不可分,今合之農家。又以《錢譜》

寘其間,今以其不類,移附類書。

△《四時纂要》五卷

右唐韓諤撰諤。諤彳扁閱農書,取《廣雅》、《爾雅》定土產,取《月令》、《家令》敘時宜,采勝種樹之書,掇崔實試穀之法,兼刪韋氏《月錄》、《齊民要術》,編成五卷。

△《保生月錄》一卷

右唐韋行規撰。分十二月,雜纂每月攝養、種藝、祈禳之術也。

△《歲華紀麗》四卷

右唐韓諤撰。分四時十二月節,序以事實,為偶儷之句,附著之。

△《荊楚歲時記》四卷

右梁宗懍撰。其序云:「傅玄之《朝會》,杜篤之《上已》,安仁《秋興》

之敘,君道《娛蠟》之述,其屬辭則已洽,其比事則未弘,其率為小記,以錄荊楚歲時。自元日至除夕,凡二十餘事。

△《輦下歲時記》一卷

右唐李綽撰。綽經黃巢之亂,避地蠻隅,偶記秦地盛事,傳諸晚學雲。

△《國朝時令》十二卷

右皇朝賈昌朝撰。景祐初,復《禮記》舊文,其《唐月令》別行。三年,詔昌朝與丁度、李淑采國朝律歷典禮、百度昏曉、中星祠祀、配侑歲時施行,約《唐月令》定為《時令》一卷,以備宣讀。後昌朝註為十二卷,奏上頒行。

△《茶經》三卷

右唐太子文學陸羽鴻漸撰。載產茶之地、造作器具、古今故事,分十門。

△《顧渚山記》二卷

右唐陸羽撰。羽與皎然、朱放輩論茶,以顧渚為第一。顧渚山在湖州,吳王夫差顧望,欲以為都,故以名山。

△《煎茶水記》一卷

右唐張又新撰。其所嘗水凡二十種,因第其味之優劣。

△《茶譜》一卷

右偽蜀毛文錫撰。記茶故事。其後附以唐人詩文。

△《建安茶錄》三卷

右皇朝丁謂撰。建州研膏茶起於南唐,太平興國中始進禦。謂咸平中為閩漕,監督州吏,創造規模,精致嚴謹,錄其園焙之數,圖繪器具及敘采制入貢法式。

盧仝譏陽羨貢茶有「安知百萬億蒼生,墜在顛崖受辛苦」之句,余於謂亦云。

△《北菀拾遺》一卷

右皇朝劉異撰。北苑,建安地名,茶為天下最。異慶歷初在吳興,采新聞,附於丁謂《茶錄》之末。其書言條磨調品之器甚備,以補謂之遺也。

△《補茶經》一卷,又一卷

右皇朝周絳撰。絳,祥符初知建州,以陸羽《茶經》不載建安,故補之。又一本有陳龜註。丁謂以為茶侍不假水之助,絳則載諸名水雲。

△《試茶錄》二卷

右皇朝蔡襄君謨撰。襄,皇祐中修註,仁宗嘗面諭云:「昨卿所進龍茶甚精」。襄退而記其烹試之法,成書二卷,進禦。世傳歐公聞君謨進小團茶,驚曰:「君謨士人,何故如此。」

△《東溪試茶錄》一卷

右皇朝宋子安集拾丁、蔡之遺。東溪,亦建安地名。其序謂「七閩至國朝,草木之異,則產葛茶、荔子;人物之秀,則產狀頭、宰相,皆前代所未有。以時而顯,可謂美矣。然其草木厚味,不宜多食;其人物雖多知,難於獨任,亦地氣之異」云。

△《呂惠卿建安茶記》一卷

右皇朝呂惠卿撰。

△《聖宋茶論》一卷

右徽宗御製。

△《茶雜文》一卷

右集古今詩文及茶者。

△《竹譜》一卷

右戴凱之撰。凱之字慶預,武昌人。裒輯竹事,四字一讀,有韻,類賦頌。

李邯鄲云:「未詳何代人。」

△《┺譜》三卷

右皇朝僧惠崇撰。

△《平泉草木記》一卷

右唐李德裕撰。記其別墅奇花、異草、樹石名品,仍以詠嘆其美者詩二十餘篇附於後。平泉,即別墅地名。

△《荔支譜》一卷,《荔支故事》一卷右皇朝蔡襄撰。記建安荔支味之品第,凡三十餘種,古今故事。

△《牡丹譜》一卷

右皇朝歐陽修撰。修初調洛陽從事,見其俗重牡丹,因著花品,凡三篇。

△《續酒譜》十卷

右唐鄭遨雲叟撰。輯古今酒事,以續王績之書。

△《忘懷錄》三卷

右皇朝元豐中夢溪丈人撰。所集皆飲食器用之式、種藝之方,可以資山居之樂者。或云沈括也。

△《酒經》三卷

右皇朝朱肱撰。記釀酒諸法並麯ろ法。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