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齋讀書志/卷十六

目錄 郡齋讀書志
◀上一卷 卷十六 神仙類 釋書類 下一卷▶


神仙類编辑

△《度人經》三卷

右元始天尊說。《唐志》有其目,古書也。神仙之說,其來尚矣。劉歆《七略》,道家之學與神仙各為錄。其後學神仙者稍稍自附於黃、老,乃云:有元始天尊,生於太元之先,姓樂,名靜信,常存不滅。每天地開閉,則以秘道授諸仙,謂之開劫度人。延康、赤明、龍漢、開皇,即其紀年也。受其道者,漸致長生,或白日天。其學有授之法,名曰「齊」;有拜章之儀,名曰「醮」;又有符咒以攝治鬼神,服餌以蠲除穢濁。至於存想之方,導引之訣,烹煉變化之術,其類甚眾。又葛洪、寇謙、陶弘景之徒相望而出,其言益熾於世。寶貴者多惑焉,然通人皆疑之。國朝修《道藏》,共六部,三百一十一秩,而神仙之學如上所陳者居多,興道家絕不類。今於其間取自昔書目所載錄之,又而為二;凡其說出於神仙者,雖題曰「老子」、「黃帝」,亦皆附於此,不以名亂實也。若夫容成之術,雖收於歆輩者,以薦紳先生難言之特削去不錄。

△《大洞真經》一卷

右題雲高上虛皇君等。道書,三十七章。晉永和中,上清紫微元君降授於王夫人,是《上清高法》。《道藏》書六部:一曰大洞真部,二曰靈寶洞元部,三曰太上洞神部,四曰太真部,五曰太清部,六曰正一部。李氏《道書志》四類:一曰經誥類,二曰傳錄類,三曰丹藥類,四曰符篆類,皆以此書為之首,然《唐志》不載,故以此《度人經》云。

△《黃庭內景經》一卷

右題《大帝內書》,藏谷陰,三十六章,皆七言韻語。梁丘子敘云:「扶桑大帝命谷神王傳魏夫人,一名《東華玉篇》。黃者,中央之色,庭者,四方之中。外指事,即天、人、地中;內指事,即臘、心、脾中,故曰『黃庭』。」

△《黃庭外景經》三卷

右敘謂老子所作,與《法帖》所載晉義之所書本正同,而文句頗異。其首有「老子居,作七言解說身形及諸神」兩句,其末有「吾言畢矣勿妄陳」一句,且改「淵」為「泉」,改「治」為「理」,疑唐人誕者附益之。《崇文總目》云「記天皇氏至帝菪受道得仙事」,此本則無之。

△《真誥》十卷

右梁陶弘景撰。皆真人口授之誥,故以為名。記許邁、許謐、楊義諸仙受道之說,本七卷:《運題》一,《象甄》二,《受授》三,《協昌期》四,《稽神樞》五,《握真輔》六,《翼真檢》七。後人析第一、第二、第四,各為上下。

△《西經》四卷

右題曰太上真人尹君紀錄。老子將遊西域,既為關令尹喜說五千言,又留秘旨,凡三十六章,喜述之,為此經。其首稱老君西,聞道竺乾,有古先生,是以就道。說者以「古先生」,佛也。事見《廣洪明集辯惑論》。

△《韋註西經》二卷

右梁道士韋處玄。分上下經:上經三七,法天之陽數,分二十一章;下經四七,法地之陰數,總四十九章,象大衍用數雲。《唐志》稱處玄《集解》。以「聞道竺乾」為「經道竺乾」,以「古先生」為老子自謂。

△《同玄註西經》四卷

右唐洞玄子註,其姓名未詳。《唐志》有戴詵《註西經》,疑此或詵書也。分三十六章,謂竺乾古先生非釋氏之號雲。

△《徐註西經》二卷

右徐道邈撰。句曲人,未詳何代。其本以「有古先生善入無為」作「善入泥丸」。「古先生者,吾之師也,化乎竺乾」作「吾之身也,化胡竺乾」云。

△《步虛經》一卷

右太極真人傳左仙公,其章皆高仙上聖朝玄都、玉京,飛巡虛空之所諷詠,故曰「步虛」。

△《定觀經》一卷

右題曰:天尊授左玄真人述,定心惠觀等修,故以為名雲。

△《內觀經》一卷

右老子撰。述人胞胚、魂魄、眾神之名,當謗觀身心,俾不染濁穢,乃可常存雲。凡二十有二章。

△《老子化胡經》十卷

右魏明帝為之序。經言老子歸昆侖化胡,次授罽賓,後及天竺。按裴松之《三國志註》言「世稱老子西入流沙,化胡成佛」。其說蓋起於此。《議化胡經八狀》附於後。《唐志》云:「萬歲通天元年,僧惠澄上言乞毀《老子化胡經》,秋官侍郎劉如璿等議狀。」證其非偽,此是也。

△《太清經》一卷

右《太清護命靈文》,金闕上真按付修道之士,可以除邪治病雲。

△《天蓬神咒》一卷

右未祥撰。《邯鄲書目》載道書最眾,已上八種皆有之。

△《登真隱訣》二十五卷

右梁陶弘景撰。景以為學其訣者,當由階而登,真文多隱,非訣莫登,故以名書。凡七篇十七條,《隋志》云。

△《神仙可學論》一卷

右唐吳筠撰。嵇康謂神仙不可以學致,筠意不以為然,故演修習之方,以勉學仙之士雲。

△《坐忘論》一卷

右唐司馬承禎字子微撰。凡七篇。其後有文元公跋,謂子微之所謂「坐忘」,即釋氏之言「宴坐」也。

△《天隱子》一卷

右唐司馬子微為之序,云:「天隱子,不知何許人,著書八篇。修煉形氣,養和心靈,歸根契於伯陽,遺照齊乎莊叟。殆非人間所能力學者也。」王古以天隱子即子微也。一本有《三宮法》附於後。

△《抱樸子內篇》二十卷

右晉葛洪撰。洪,字稚川,丹陽句容人。元帝時,累召不就,止羅浮山,钅東丹著書,推明飛升之道,導養之理,黃白之事。二十卷名曰《內篇》,十卷名曰《外篇》,自號抱樸子,因以命書。

△《雲笈七簽》一百二十卷

右皇朝張君房等纂。君房,祥符中謫官寧海。時聖祖降,朝廷盡以秘閣道書付杭州,俾戚綸、陳堯臣校正,綸等同王欽若薦君房專其事。君房詮次,得四千五百六十五卷,於是掇其蘊奧,總萬餘條,成是書。仁宗時上之。

△《群仙會真記》五卷

右唐施肩吾集言煉養形氣、補毓精神、成內丹之法,凡二十五篇。

△《彭曉註參同契》三卷

右漢魏伯陽撰。按《神仙傳》:伯陽,會稽上虞人,通貫詩律,文辭贍博,修真養誌,約《周易》作此書,凡九十篇。徐氏箋註。桓帝時,以授同郡淳于叔通,因行於世。彭曉為之解。隋、唐書目皆不載。按唐陸德明解「易」字云:「虞翻註《參同契》,言字從『日』下『月』。」今此書有「日月為易」之文,則其為古書明矣。

△《張隨註參同契》三卷

右皇朝張隋皇祐中居青城山,註魏伯陽之書,列十數圖於其後。

△《參同契太易圖》一卷

右不題撰人。論周天火候,有《太易》、《太初》、《太始》、《太素》、《太極》、《四象》、《五行》等二十四篇並圖。按《崇文總目》云「張處撰」。而李獻臣以為「天老神君撰,雲常子張處序。亦名《至藥丹訣》」。未知孰是。

△《混元內外鑒二卷延壽經》一卷

右「混元」,謂老子也,亦導引之術,《內篇》八,《外篇》三。其《延壽經》一卷附後。

△《玉皇聖胎神用訣》一卷

右《玉皇訣》,雲野人郎肇註。

△《太上說魂魄經》二卷

右題曰老子撰。載三魂七魄名字、形狀、好惡,以咒術存制之。《崇文》題曰《太上靈書》。李氏亦有其目。

△《無上秘要》九十五卷

右題曰元始天尊說。《藝文志》止七十二卷,不知何時析出二十三通也。

△《葛仙翁胎息術》一卷

右仙翁葛洪也。

△《太清服氣口訣》一卷,《太起經》一卷,《閉氣法》一卷,《太上指南歌》一卷

右四書皆題曰老子撰。服氣訣也。

△《食氣經》一卷

右太皇子撰。未詳。李邯鄲云「似雜集之書」。

△《道引養生圖》一卷

右梁陶弘景撰。分三十六勢,如「鴻鶴徘徊」、「鴛鸞戢羽」之類,各繪像於其上。田偉家本少八勢。

△《天真皇人九仙經》一卷

右天真皇人為黃帝說。一行、羅公遠、葉法靜註。論水火龍虎造金丹之術,崇文書也。按《九仙經興廢記》云:「此經黃帝留峨眉山石壁,漢武帝時得之,大中嘗禁斷」。

△《陰府內丹經》一卷

右題曰老子說。

△《日月元樞樞論》一卷

右唐劉知古撰。明皇朝,為綿州昌明令。時詔求通丹藥之士,知古謂神仙大藥無出《參同契》,因著論上於朝。

△《大還丹契秘圖》一卷

右草衣洞真子玄撰。凡十二章。大還丹者,乃日月精氣之所致也。論火候,則以朔望為據,記藥物,則以鉛汞為名雲。

△《紫陽金碧經》二卷

右皇元真人撰,廣成子述,河上公修。為六十四章。上明合和習真之法,中有調神理氣之方,下有還丹鼎上之術。《崇文目》有三卷,今逸其一。

△《金碧潛通》一卷

右題長白山人元陽子解,未祥何代人,不知其撰人姓名。按《邯鄲書目》雲羊參微集。其序言「本得之石函,皆科斗文字。世有三十六字訣,七曜、五行、八卦、九宮,論還丹之事,其辭多隱,人莫之識。劉真人演仰觀上象,以定節度,今之所作,多不成者,蓋不得口訣故也。吾恐墜匿聖文,故著上經,號《金碧潛通》。金者,剛柔得位,火不能灼,服之則仙遊碧落」云。疑即參微所撰也。《道藏》止收。

△《還丹歌》一卷

右元陽子撰。次序雜亂,非完書也。大旨解《參同契》。《李氏書目》云:「海客李玄光遇玄壽先生於中嶽,授此。」未祥玄光何代人。

△《龍虎通元要訣》一卷

右蘇元朗撰。以古訣《龍虎經》、《參同契秘》、《金碧潛通訣》,其文繁而隱,故纂其要為是書。李邯鄲家本題云「青霞子,隋開皇時人」,不出名氏,豈元朗之號耶?

△《胎息秘訣》一卷

右唐僧遵化撰。論達磨胎息,總十八篇,歌二十三首,凡一千四百四十言,天祐丁酉書成。

△《易成子大丹訣》一卷

右彭仲堪撰。不知何代人,字舜元。天臺遇一異僧,授此術。論火候。

△《青牛道士歌》一卷

右題曰青牛道士,未祥。

△《八段錦》一卷

右不題撰人。吐故納新之訣也。

△《高象先歌》一卷

右高先撰。象先,其字也,未祥何代人。論《參同契》。

△《金丹訣》一卷

右皇朝張瑾撰。治平中,授丹訣於榮中立,後因敘其事,以教後學。自此以下,皆非古今書目所載。以其世多傳者,不可不收也。至於《北斗經》之類,以為永壽元年老子所說,尤鄙淺可笑,雖行於世,亦削去。

△《真一子還丹金钅龠》一卷?《太清火式經》一卷、《九天玄路秘論》一卷、《靈源銘》一卷、《太清爐鼎斤兩訣》一卷

右五書,不著撰人。論龍虎鉛汞火候之術。

△《玉芝書》三卷

右皇朝陳舉撰。舉,字子堙,蘇州人。

△《授道志》一卷

右皇朝楊谷,真宗朝嘗遇神仙於成都藥市,自授其道本。《李氏書目》亦載,雲谷自號純粹子。

△《通玄秘要悟真篇》一卷

右皇朝張用成撰。用成,字平叔,天臺人。熙寧中,隋陸師閔入蜀,授道於隱者,因成律詩八十一首。

△《養生丹訣》一卷

右皇朝皇甫士安撰。士安,岷山道士也。

△《歸正議》九卷

右皇朝林靈素撰。駁佛書中非道家者。

釋書類编辑

△《四十二章經》一卷

右天竺釋迦牟尼佛所說也。「釋迦」者,華言「能仁」。以周昭王二十四年甲寅四月八日生。十九學道,三十學成,處世演道四十九年而終,蓋年七十九也。沒後,弟子大迦葉與阿難纂掇其平生之言成書。自漢以上,中國未傳,或云雖傳而泯絕於秦火。張騫使西域,已聞有浮賭之教,及明帝感傅毅之對,遣蔡愔、秦景使天竺求之,得此經以歸。中國之有佛書自此始,故其文不類他經雲。佛書自愔、景以來至梁武帝華林之集,入中國者五千四百卷。曰經、曰論、曰律、謂之「三藏」,傳於世盛矣。其徒又或摘出別行,為之註釋、疏鈔,至不可選紀,而通謂之律學。厥後達磨西來,以三藏皆筌蹄,不得佛意,故直指人心,俾之見性,眾尊之為祖,學之者布於天下。雖曰不假文字,而弟子錄其善言,往往成書,由是禪學興焉。觀今世佛書,三藏之外,凡講說之類,律學也;凡問答之類,禪學也。藏經猥眾,且所至有之,有錄,今取其餘者列於篇。此經雖在《藏》中,然以其見於《經籍志》,故特取焉。

△《華嚴經合論》一百二十卷

右按《纂靈記》云,《華嚴》大經,龍宮有三本:佛滅度後六百年,有龍樹菩薩入龍宮,誦下本十萬偈,四十八品,流傳天竺。晉有沙門支法領得下本,分三萬六千偈,至此土,義熙十四年,譯成六十卷。唐證聖元年,于闐沙門喜學再譯舊文,兼補諸闕,通舊總四萬五千頌,成八十卷,三十九品。《合論》者,唐李通玄所撰。通玄,太原人,宗室子也。當武后時,隱居不仕。舊學佛者皆曰佛說此經時,居七處九會,獨通玄以為十處十會雲。

△《華嚴經清涼疏》一百五十卷

右唐僧澄觀撰。澄觀居清涼山,號清涼國師,即韓愈贈之詩者。文元公有言曰:「明法身之體者,莫辨於《楞嚴》,明法身之用者,莫辨於《華嚴》。」學佛者以為不刊之論雲。

△《華嚴決疑論》四卷

右唐李通玄撰。通玄即為《華嚴合論》,又著此書。皇朝張商英使河東,得之壽陽縣東浮屠廢書中。

△《華嚴經略》一卷

右唐僧澄觀撰。澄觀既疏《華嚴》,又撮其大意為此,凡四十二章。

△《華嚴起信文》一卷

右唐僧善孜撰。善孜,潭州太平寺僧也。每品一章,撮其大指,凡三十九章。

△《華嚴經百門義海》二卷

右唐僧法藏撰。法藏,長安崇福寺僧也。分十章。

△《華嚴奧旨》一卷

右唐僧法藏撰。又曰《妄盡還源觀》。凡六門。

△《法界摭要記》四卷

右皇朝僧遵式述。其序云:「元上初,覽清涼《玄鏡》,圭峰註,取其合者錄之。」

△《法界披雲集》一卷

右皇朝僧道述。杜順纂《華嚴經義》,撰《法界觀》,道通又分十玄門。

△《華嚴吞海集》一卷

右皇朝僧道通述。《華嚴經》七處、九會、三十九品、五萬四千偈,其文浩博。澄觀為之疏,尤難觀覽道通約之,成萬三千言,以便初學。

△《註維摩詰所說經》十卷

右天竺維摩詰撰。西域謂凈名曰維摩詰,廣嚴城處士也。佛聞其病,使十弟子、四菩薩往問訊,皆以不勝任固辭。最後遣文殊行,因共變妙道,遂成此經。其大旨明真俗不二而已。凈名演法要者,居世出世也。不以十弟子、四菩薩為知法者,斥其有凈穢之別也。文殊大智,法身之體也。凈名處俗,法身之用也。俾體用相酬對,皆真俗不二之喻也。姚秦僧鳩摩羅什譯。按《開元釋教錄》云「羅什」者,華言「童壽」,天竺人也。苻堅遣呂光破西域,俘之以歸。姚興迎致長安,譯經於逍遙園。凡四十部,此其一也。本三卷十四品,其後什之徒僧肇、道生、道融等為之註,為十卷。予得之董太虛家,蓋襄陽木本也。唐李繁頗言此註後人依者。

△《法華言句》二十卷

右唐僧智撰。智居天臺山,號天臺教。五代兵亂,其書亡。錢ㄈ聞高麗有本,厚賂因賈人求得之,至今盛行於江浙。

△《金剛經會解》一卷

右後秦僧鳩摩羅什譯。唐僧宗密、僧知恩、皇朝僧元仁、賈昌朝、王安石五家註。予弟公愬日誦三過。予靳之曰:「汝亦頗知其義乎?」對曰:「知之。其義明萬物皆空,故古人謂以空為宗也。」予曰:「金剛者,堅固不壞之義也。萬物之空,何以謂之金剛?」復曰:「『六如偈』其言明甚,獨奈何?」因語之曰:「汝之過,正在以有為法同無為法,以真空同頑空耳。張湛曰:『身與萬物同有,其有不有;心與太虛同無,其無不無。』庶幾知此哉!」

△《禪宗金剛經解》一卷

右皇朝安保衡采摭禪宗自達磨而下發明是經者參釋之。序稱:其有言涉修證者,北宗法門也;舉心即佛者,江西法門也;無法無物者,本來如是者,曹溪法門也。

△《六祖解金剛經》一卷

右唐僧惠能註。《金剛經》凡六譯,其文大概既同,時小異耳,而世多行姚秦鳩摩羅什本。

△《楞伽經》四卷

右宋天竺僧求那跋陀羅譯。楞伽,山名也。佛為大慧演道於此山。元魏僧達磨以付僧慧可,曰:「吾觀中國所有經教,唯《楞伽》可以印心。」謂此書也。釋延壽謂此經,以佛語心為宗,而李通玄則以為五法、三自性、八識、二無我為宗。按經說第八業種之識,名為如來藏,言其性不二,明偽即出世也。延壽所雲者,指其理,通玄所雲者,指其事,非不同也。

△《圓覺經疏》三卷

右唐長壽二年,天竺僧覺救譯,宗蜜疏解。《圓覺》之旨,佛為十二大士,說如來本起因地,終這以三觀。《楞嚴》之旨,阿難因遇魔嬈,問學菩提最初方便,終之以二義。蓋《圓覺》自誠而明,《楞嚴》自明而誠,雖若不同,而二義三觀,不出定慧,其歸豈有二哉!

△《六祖解心經》一卷

右唐僧慧能解。慧能,其徒尊之為六祖。

△《忠國師解心經》一卷

右唐僧慧忠,肅宗師事之。此其所著書也。

△《心經會解》一卷

右唐陳留僧玄獎譯並註。「般若」者,華言「智慧」,「波羅蜜多」者,華言「到彼岸」,謂智可以濟物入聖域也。長安中,僧法藏為之疏。元豐中,僧法泉亦註之。

△《楞嚴經疏》二十卷

右唐神龍二年,天竺國僧彼岸於廣州譯,房融筆授,皇朝了璿撰疏,王隨為之序。

△《楞嚴標旨》十卷

右皇朝僧曉月撰。其弟子應乾錄,範峋為之序。《圓覺經》云:「修多羅教,如標指月。」其名書之意,蓋取此。

△《會解楞嚴經》十卷

右唐僧彌伽釋迦譯語,房融筆授。皇朝井度集古今十二家解,去取之,成書。予嘗為之序。

△《修已金剛經會要》一卷

右皇朝僧修己,住持峨眉山白水寺,道楷之法嗣也。

△《景德傳燈錄》三十卷

右皇朝僧道原編。其書披奕世祖圖,采諸方語錄,由七佛以至法眼之嗣,凡五十二世,一千七百一人。獻之朝,詔楊億、李維、王曙同加裁定。億等潤色其文,是正差繆,遂盛行於世,為禪學之源。夫禪學自達磨入中原,世傳一人,凡五傳至慧能,通謂之祖。慧能傳行思、懷讓,行思之後,有良價,號「洞下宗」;又有文偃,號「雲門宗」;又有文益,號「法眼宗」;懷讓之後有靈祐、慧寂,號「瀉仰宗」;又有義玄,號「臨濟宗」。五宗學徒遍於海內,迄今數百年。「臨濟」、「雲門」、「洞下」,日愈益盛。嘗考其世,皆出唐末五代兵戈極亂之際,意者,亂世聯明賢豪之士,無所施其能,故憤世嫉邪,長往不返,則其名言至行,譬猶聯珠疊璧,雖山淵之高深,終不能掩覆其光彩,而必輝潤於外也。故人得而著之竹帛,罔有遺軼焉。

△《玉英集》十五卷

右皇朝王隨撰。先是楊億編次《傳燈錄》三十卷,隨刪去其繁大半,上之。

△《天聖廣燈錄》三十卷

右皇朝李遵勖編。斷自釋迦以降。仁宗御製序。

△《分燈集》二十五卷

右皇朝井度編。蓋續三《燈錄》也。

△《靖國續燈錄》三十卷

右皇朝僧惟白編。惟白,靖康初住法雲寺,駙馬都尉張敦禮以其書上於朝,徽宗為之序。分《正宗》、《對機》、《拈古》、《頌古》、《偈頌》五門。

△《禪苑瑤林》一百卷

右皇朝井度編。取三《燈錄》所載祖師言行,附入諸方拈提語句,且是正其差誤雲。

△《龐蘊語錄》十卷

右唐龐蘊,襄陽人,與其妻子皆學佛。後人錄其言成此書。

△《雪竇頌古》八卷

右皇朝僧道顯撰。道顯居雪竇山。所謂「頌古」者,猶詩人之「詠史」云。

△《古塔主語錄》三卷

右皇朝僧道古撰。範文正喜之,嘗親為疏,請說法,有句云:「道行無玷,孤風絕攀」,時以為非溢美也。

△《碧巖集》十卷

右皇朝僧克勤解《雪竇頌古》名曰《碧巖集》。

△《肇論》四卷

右姚秦僧洪肇撰。師羅什,規模莊周之言,以著此書。《物不遷》、《不真空》、《般若無知》、《涅盤》無名四論。《傳燈錄》雲,肇後為姚興所殺。

△《觀心論》一卷

右魏菩提達磨撰。

△《百法論》一卷

右唐僧玄奘譯。西域僧天親所造。所謂一切法者,其略有語:一心法,二心所有法,三色法,四心不相應行法,五無為法。心法八種,心所有法五十一種,色法十一種,心不相應行法二十四種,無為法六種,故曰「百法」。

△《起信論》一卷

右唐僧宗密註,僧真諦譯。天竺第十二祖馬鳴大士所造也。雖云名相,蓋明心宗,指義玄微,文辭明糸致,故盛行於世,若《肇論》、《百法》、《唯識》

及此學者,皆顓門名家,故《藏》中所收亦錄於此。

△《辨正論》八卷

右唐釋法琳撰。穎川陳良序云:「法琳,姓陳,關中人。著此書,窮釋、老之教源,極品藻之名理。」宣和中,以其斥《老子》語,焚毀其第二、第四、第五、第六、第八凡五卷,序文亦有剪棄者。

△《破邪論》二卷

右唐釋法琳撰。辨傅弈所排毀。虞世南為之序。

△《甄正論》三卷

右唐釋法琳撰。已上三書,皆經宣和焚毀,《藏》中多闕,故錄之。

△《輔教編》五卷

右皇朝僧契嵩撰。藤州人。皇祐間,以世儒多詆釋氏之道,因著此書,廣引經籍,以證三家一致,輔相其教雲。

△《玄聖蘧廬》二卷

右唐李繁撰。繁學於江西僧道一,敬宗時,嘗與丁公著、陸亙入殿中抗佛、老,講論唐、虞。愈稱其家多書,一覽終身不忘。太和中,舒元輿誣其濫殺不辜,繫獄。知且死,著書十六篇,以明禪理。自謂臨死生而不懼,賢於顏回在陋巷不改其樂。嗚呼,可謂賢矣!而史載其平生行事甚醜,獨何歟?

△《原人論》一卷

右唐僧宗蜜撰。《斥執迷》、《褊淺》、《直顯真源》、《會通本末》凡四篇。

△《宗鏡錄》一百卷

右皇朝僧延壽撰。延壽,姓王氏,餘杭人,法眼嫡孫也。建隆初,錢忠懿命居靈隱,以釋教東流,中夏學者不見大全,而天臺、成性相三宗又互相矛盾,乃立重閣,館三宗知法僧,更相詰難,至訁皮險處,以心宗旨要折衷之。因集方等秘經六十部,華、梵聖賢之語三百家,以佐三宗之義,成此書。學佛者傳誦焉。天臺者,僧智顗也,解《法華經》;賢首者,僧法藏也,述《華嚴經》;慈恩者,僧玄奘也,譯《般若經》。

△《六祖壇經》三卷

右唐僧惠昕撰。記僧盧慧能學佛本末。慧能號六祖。凡十六門。周希後有序。

△《釋氏要覽》三卷

右皇朝僧道誠集。雜錄釋典,旁采書傳,分門編次,成二十類。天禧三年書成。

△《錦囊集》一卷

右皇朝僧瑞光集。皆教其徒答問也。

△《弘明集》十四卷

右梁釋僧祐纂。僧祐居鍾山定林寺,號祐律師。采前代勝士書記文述有益於釋教者,集之成此書。

△《廣弘明集》三十卷

右唐僧釋道宣撰。道宣,麟德初居西明寺。以中原自周、魏以來,重老輕佛,因采輯自古文章,下逮齊隋發明其道者,以廣僧祐之書,分《歸正》、《辨惑》、《佛德》、《法義》、《僧行》、《慈惻》、《誠功》、《啟福》、《滅罪》、《統歸》等十門。

△《林間錄》四卷

右皇朝僧德洪撰。記高僧嘉言善行,謝逸為之序。然多寓言,如謂杜祁公、張安道皆致仕居睢陽之類,疏闊殊可笑。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