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郡齋讀書志
←上一卷 卷四 論語類 經解類 小學類 下一卷→


論語编辑

△《何晏註論語》十卷

右魏何晏集解。其序自雲:據《魯論》包鹹、周氏、孔安國、馬融、鄭康成、陳群、王肅、周生烈八家之說,與孫邕、鄭同、曹義、荀ダ,集諸家訓解為之。

按漢時《論語》凡有三,而《齊論》有《問王》、《知道》兩篇,詳其名,當是必論內聖之道、外王之業,未必非夫子之最致意者,不知何說,而張禹獨遺之。禹身不知王凰之邪正,其不知此固宜,然勢位足以軒輊一世,使斯文遂喪,惜哉!鄭同名角先公諱,司馬遷父名談,以趙談子為同子,故公武亦雲。後仿此。

△《石經論語》十卷

右偽蜀張德釗書。闕唐諱,立石當在孟知祥未叛之前。其文脫兩字,誤一字,又《述而》第七「舉一隅」下有「而示之」三字,「三人行必有我師焉」上又有「我」字,《為公》第十五「敬其事而後其食」,作「後食其祿」,與李鶚本不同者此也。

△《皇侃論語疏》十卷

右梁皇侃撰。古今《論語》之註多矣,何晏集八家,復采《古論語註》為《集解》行於世。侃今又引衛瓘、繆播、樂肇、郭象、蔡謨、袁宏、江淳、蔡奚、李充、孫綽、周懷、範寧、王瑉凡十三家之說成此書。其序稱江熙所集。世謂其引事,雖時近詭異,而援證精博,為後學所宗雲。

△《論語正義》十卷

右皇朝邢等撰。先是梁皇侃采衛瓘、蔡謨等十三家之說為《疏》,等因之成此書。

△《韓李論語筆解》十卷

右唐韓愈退之、李翺習之撰。前有秘書丞許勃序,雲韓、李相與講論,共成此書。按唐人通經者寡,獨兩公名冠一代,蓋以此。然《四庫》、《邯鄲書目》

皆無之,獨《田氏書目》有韓愈《論語》十卷,《筆解》兩卷。此書題曰《筆解》,而十卷亦不同。

△《王令論語》十卷

右皇朝王令逢原撰。解《堯曰篇》雲:「四海不困窮,則天祿不永終矣。」

王安石《書新義》取此。

△《王介甫論語解》十卷,《王元澤口義》十卷,《陳用之論語》十卷

右皇朝王安石介甫撰,並其子《口義》,其徒陳用之《解》,紹聖後皆行於場屋。或曰「用之書乃鄒浩所著之用之」雲。

△《東坡論語解》十卷

右皇朝蘇軾子瞻撰。子瞻沒後,義有未安者,其弟子由嘗辨正之。凡二十有七章。

△《伊川論語說》十卷

右皇朝程頤正叔之門人記其師所解《論語》也。不為文辭,直以俚語記之。

△《範氏論語說》十卷

右皇朝範祖禹醇夫撰。亦元中所進,數稱引劉敞、程頤之說雲。

△《謝顯道論語解》十卷

右皇朝謝顯道撰。少嘗師事程正叔。

△《呂與叔論語解》十卷

右皇朝呂大臨撰。大臨雖程正叔之徒,解經不盡用其師說。

△《汪氏論語直解》十卷

右皇朝汪革撰。革,字信民,撫州人。紹聖中試禮部,為天下第一。嘗語人曰:「吾鄉有二宰相,一為天下之福,一為天下之禍。」蓋指晏元獻、王荊公也。即此可見其解經淵源所自雲。

△《景迂論語講義》十卷

右從父詹事公撰。多取古儒之說,以正近世之失。

△《楊氏註論語》十卷

右皇朝楊時中立撰。亦伊川門下士也。

△《尹氏論語義》十卷

右皇朝尹享彥明撰。彥明亦程氏門人。紹興中,自布衣召為崇政殿說書,被旨訓解,多采純夫之說。

△《孔子家語》十卷

右魏王肅序註,凡四十四篇。劉向校錄止二十七篇,後肅得此於孔子二十四世孫猛家。

經解類编辑

△《白虎通德論》十卷

右後漢章帝會群臣於白虎殿,講論《五經》同異,班固奉詔纂修。《隋誌》通解群經者系之論語類,又別載《七緯》;《唐誌》讖緯、經解二目;《崇文錄》以緯書各附經末。今讖書蓋鮮,而雜解《七經》系之《論語》為未安,故從《崇文錄》,並讖緯,而經解之目,從《唐誌》雲。

△《蔡邕獨斷》二卷

右漢左中郎將陳留蔡邕纂。撰雜記自古國家及漢朝故事,王莽無,蓋見於此。公武得孫蜀州道夫本,乃閣下所藏。

△《六說》五卷

右唐劉迅撰。迅著書以擬《六經》,此乃其敘篇。唯《易》闕而不言,故止五卷雲。

△《匡謬正俗》八卷

右唐顏籀師古撰。以世俗之言多謬誤,質諸經史,刊而正之。永徽中,其子揚庭上之。

△《演聖通論》四十九卷

右皇朝胡旦撰。論《六經》傳註得失。《易》十六卷,《書》七卷,《詩》十卷,《禮記》十六卷,而《春秋論》別行。天聖中,嘗獻於朝,博辨精詳,學者宗焉。

△《七經小傳》五卷

右皇朝劉敞原父撰。其所謂《七經》者,《毛詩》、《尚書》、《公羊》、《周禮》、《儀禮》、《禮記》、《論語》也。元史官謂:「慶歷前學者尚文辭,多守章句註疏之學,至敞始異諸儒之說,後王安石修《經義》,蓋本於敞。」公武觀原父說「伊尹相湯伐桀,升自而」之類,《經義》多剿取之,史官之言,良不誣也。

△《三墳書》七卷

右皇朝張商英天覺得之於北陽民家。《墳》皆古文而傳乃隸書。所謂「三墳」者,山、氣、形也。按《七略》不載《三墳》,《隋誌》亦無之,世皆以為天覺偽撰,蓋以比李筌《陰符經》雲。

△《六祖經要》四卷

右皇朝任洙撰。洙自言受學於呂隱君,凡五十門皆數學也。

小學類编辑

△《爾雅》三卷

右世傳《釋詁》,周公書也。仲尼、子夏、叔孫通、梁文增補之,晉郭璞註。文字之學凡有三:其一體制,謂點畫有縱衡曲直之殊;其二訓詁,謂稱謂有古今雅俗之異;其三音韻,謂呼吸有清濁高下之不同。論體制之書,《說文》之類是也;論訓詁之書,《爾雅》、《方言》之類是也;論音韻之書,沈約《四聲譜》及西域反切之學是也。三者雖各一家,其實皆小學之類。而《藝文誌》獨以《爾雅》附孝經類,《經籍誌》又以附論語類,皆非是。今依《四庫書目》,置於小學之首。

△《爾雅音略》三卷

右偽蜀毋昭裔撰。《爾雅》舊有釋智騫及陸元朗釋文,昭商以一字有兩音,有或音,後生疑於呼讀,今釋其文義最明者為定。

△《爾雅疏》十卷

右舊有孫炎、高璉疏。皇朝以其淺略,命邢、杜鎬等別著此書。

△《小爾雅》一卷

右孔氏古文也。見於孔鮒書。

△《急就章》一卷

右漢史遊撰,唐顏師古註。遊,元帝時為黃門令。書凡三十二章,雜記姓名、諸物、五官等字,以教童蒙。《急就》者,謂字之難知者,緩急可就而求焉。自昔善小學者多書此,故有皇象、鍾繇、衛夫人、王羲之所書傳於世。

△《方言》十三卷

右漢揚雄子€撰,晉郭璞註。雄賫油素,問上計孝廉,異語悉集之,題其首曰:《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予傅本於蜀中,後用國子監刊行本校之,多所是正,其疑者兩存之。然監本以「{秋隹}」為「秋侯」,以「雯」為「更」,引《傳》「糊其口於四方」作「糊予口」,未必盡得也。

△《說文解字》三十卷

右漢許慎纂,李陽冰刊定。偽唐徐鉉再是正之,又增加其闕字。

△《說文解字韻譜》十卷

右南唐徐鍇撰。鍇以許慎學絕,取其字分譜四聲,殊便檢閱,然不具載其解為可恨,頗意再編之。

△《博雅》十卷

右隋曹憲撰。魏張揖嘗采《蒼雅》遺文為書,名曰《廣雅》。憲因揖之說,附以《音解》,避煬帝諱,更之為「博」雲。後有張揖《表》。憲後事唐,太宗嘗讀書,有奇難字,輒遣使問憲,憲具為音註,援驗詳復,帝歡賞之。

△《玉篇》三十卷

右梁顧野王撰。唐孫︹又嘗增字,僧神珙《反紐圖》附於後。

△《廣韻》五卷

右隋陸法言撰。其後唐孫忄面加字,凡四萬三千三百八十三。前有法言、長孫訥言、孫忄面三序。

△《智永千字文》一卷

右梁周興嗣撰,釋智永所書。

△《經典釋文》三十卷

右唐陸德明撰。釋《易》、《書》、《詩》、《三禮》、《三傳》、《孝經》、《論語》、《爾雅》、《老》、《莊》,頗載古文及諸家同異。德明蓋博極群書也。

△《於祿字書》一卷

右唐顏元孫纂。以經史所用為「正」,世所行為「俗」,二者之間為「通」,凡三體。

△《林氏小說》三卷

右唐林罕撰。凡五百四十一字。其說頗與許慎不同,而互有得失。邵必緣進《禮記石經》,陛對,仁宗顧問:「罕之書如何?」必曰:「雖有所長,而微好怪。《說文》歸字從堆、從止、從帚,以堆為聲,罕雲從追,於聲為近。此長於許氏矣。《說文》哭從《口口》、從獄省,罕乃雲象犬嗥,此怪也。」有石刻在成都,公武嘗從數友就觀之,其解字殊可駭笑者,不疑好怪之論誠然。

△《翰林禁經》八卷

右唐李陽冰撰。論書勢筆法所禁,故以名書。

△《佩[Δ]》三卷

右皇朝郭忠恕撰。上篇論古今傳記、小學異同,極為辨博。

△《墨藪》十卷

右高陽許歸與編。未詳何代人。《李氏書目》止五卷,而梁武《評書》、王逸少《筆勢論》皆別出。

△《臨池妙訣》三卷

右未詳撰人。後有江南李煜述書。

△《群經音辨》七卷

右皇朝賈昌朝撰。先是大臣稽古不過秦、漢,引經議政,蓋自昌朝始。此書以古今多通借音詁,乃辨正之,凡五門。

△《古文四聲》五卷

右皇朝夏竦撰。博采古文奇字,分四聲編次,以便檢尋。

△《禮部韻略》五卷

右皇朝丁度撰。元中,孫諤、蘇軾再加詳定。

△《龍龕手鏡》三卷

右契丹僧行均撰。凡二萬六千四百三十字,註十六萬三千一百餘字。僧智光為之序,後題雲「統和十五年丁酉」。按《紀年通譜》:耶律隆緒嘗改元統和,丁酉,至道三年也。沈存中言:「契丹書禁甚嚴,傳入中國者法皆死。熙寧中,有人自契丹得此書,入傅欽之家。蒲傳正帥浙西,取以刻板,其末題雲『重熙二年序』,蒲公削去之。」今本乃雲統和,非重熙,豈存中不見舊題,妄記之邪?

△《類篇》四十九篇

右皇朝景中,丁度受詔修《類篇》,至熙寧中,司馬光始奏書。文三萬一千三百一十九,重音二萬一千八百四十六,以《說文》為本。

△《集韻》十卷

右皇朝丁度等撰。度與李淑、宋祁、鄭戩、王洙、賈昌朝同定,字五萬三千五百二十五,比舊增二萬七千三百三十一。

△《周越書苑》十五卷

右皇朝周越撰。越以善書名世,天聖八年四月成此書奏禦。故其序稱「臣越、臣兄起」,於柳公權書,又雲「亡兄」,間稱名而不臣,似未精討論也。

△《唐藏經音義》四卷

右未詳撰人。分四聲,以類相從。蜀中印本也。

△《英公字源》一卷

右皇朝釋夢英撰。夢英通篆籀之學,書偏旁五百三十九字。郭忠恕雲:按《說文字源》唯有五百四十部,子字合收在子部,今目錄妄有更改;又《集解》

中誤收去部在註中;今點檢偏旁,少晶、蕊、至、龜、弦五字,故知林氏虛誕誤後進,其《小說》可焚。

△《字說》二十卷

右皇朝王安石介甫撰。蔡卞謂介甫晚年間居金陵,以天地萬物之理,著為此書,與《易》相表裏。而元中,言者指其糅雜釋、老,穿鑿破碎,聾瞽學者,特禁絕之。

△《唐氏字說解》一百二十卷

右皇朝唐耜撰。紹聖以來,用《字說》程試諸生,解者甚眾。耜集成此書,頗註其用事所出書,一時稱之。耜知邛州日奏禦。

△《陸氏埤雅》二十卷

右皇朝陸佃農師撰。書載蟲魚鳥獸草木名物,喜采俗說。然佃,王安石客也,而其學不專主王氏,亦似特立者。

△《字說偏傍音釋》一卷,《字說疊解備檢》一卷

右不見撰人姓名。夢英因書此以正之,柴禹錫為立石。

△《復古編》三卷

右皇朝張有謙中撰。有,自幼喜小篆,年六十成此書,三千言。據古《說文》以為正,其點畫之微,轉側縱橫,高下曲直,毫有差,則形聲頓異,自陽水前後名人,格以古文,往往而失。其精且博如此。

△《鐘鼎篆韻》七卷

右皇朝薛尚功集。元中,呂大臨所載,僅數百字。政和中王楚所傳,亦不過數千字。今是書所錄,凡一萬一百二十有五。

△《淳化法帖》十卷

右皇朝淳化中,出禁中所藏歷代君臣書,命刊之板,後大臣二府皆以賜焉。歐陽公雲:「往時禁中火焚其板。」或雲:「尚在,但不賜爾。」

△《武陵法帖》二十二卷

右皇朝王若谷以《秘閣法帖》,合《潭》、《絳》、《臨江》、《汝海》諸帖,參校有無,補其遺逸,成是書。鼎守張斛刊之石。

△《法帖釋文》十卷

右《淳化法帖》既巳焚板,元中,有劉次莊者模刻之石,復取帖中草書世所病讀者,為《釋文》行於世。

△《考古圖》十卷

右皇朝呂大臨與叔撰。裒諸家所藏三代、秦、漢尊彜鼎敦之屬,繪之於幅而辨論形制文字。

△《鍾鼎款識》二十卷

右皇朝薛尚功編。《考古》、《博圖》之類,然尤為詳備。

△《博古圖》二十卷

右皇朝王楚集三代、秦、漢彜器,繪其形範,辨其款識,增多呂氏《考古》十倍矣。

△《切韻指玄論》三卷

右皇朝王宗道撰。論切韻之學。切韻者,上字為切,下字為韻,其學本出西域。今其法類本韻字,各歸於母。幫、滂、並、明、非、敷、奉、微、唇音也;端、透、定、泥、知、徹、澄、娘,齒音也;見、溪、群、疑,喉音也;照、穿、床、審、禪、精、清、從心、邪,舌音也;曉、匣、影、喻,牙音也;來、日,半齒半舌也。凡三十六,分為五音,天下之聲,總於是矣。切歸本母、韻歸本等者,謂之「音和」,常也;本等聲盡、入別等者,謂之「類隔」,變也。中國自齊、梁以前,此學未傳,至沈約以後,始以之為文章。至於近時,始有專門者矣。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