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詔勅编辑

諭祭文编辑

使事記略编辑

嘉靖丙戌冬,琉球國中山王尚眞薨。越戊子,世子尚清表請襲封,下禮部議。禮部恐其以奚齊奪申生也。又恐其以牛易馬也。令琉球長史司復覈其實,戒毋誑。越辛卯,長史蔡瀚等覈諸輿民勳戚,同然一辭,僉曰,『向清乃先王眞之冢嗣,立爲世子有年矣』。具文申部,宗伯韙之。越壬辰春,禮部請差二使往封,給事中爲正,行人爲副。侃與澄適承乏焉。命下之日,時夏五望也。六月,各賜一品服一襲,侃以麒麟,澄以白澤,倶大紅織金羅爲表,絹爲裏。緑羅褡衣,青羅褶子,裏亦用絹。帶以玉,則自備。又各賜家人口糧四名。八月,侃等始治装戒行。

越癸巳五月,侃至三山,澄亦以六月至閩。三司諸君承禮部咨文,已將過海事宜會裁已定。七月二日定●<舟+穏去禾部>脩船。十一月,琉球國進貢船至,余等憂閩人不諳海道,喜來得詢其詳。翼日,又報琉球國船至,乃世子遣長史蔡廷美來迓,則又喜其不必詢諸貢者,而有爲之前驅者矣。長史進見,道世子遣問外,又道世子亦慮閩人不善操舟,遣看針通事一員率夷稍*善駕舟者三十人代爲之役。則又喜其不必藉諸前驅,而有同舟共濟者矣。

越甲午二月,舟始畢工。四月十八日,舟先發於南臺。二十六日,余等啓行。三司諸君送至南臺,酒三行,余等起謝曰,『曩時海國之役,必數年始克竣事,聞之舟不易成也。今未及朞月而有航海之期,誰之功也。敢不再拜』。諸君皆歌「烝民」之詩以贈,亦再拜,遂別。是晩,宿於舟中。翼日,至長樂,長史舟亦隨行。

五月朔,余等至广石,大舟亦始至。二日,祭海登舟,守巡諸君設宴爲餞。是日,遂別諸君,慨然登舟。連日風逆,五日始發舟。不越數舍而止,海角尚淺。 至八日,出海口,方一望汪洋矣。風順而微,波濤亦不洶湧,舟不動而移,與夷舟相爲先後。出艙觀之,四顧廓然,茫無山際,惟天光與水光相接耳。雲物變幻無窮,日月出没可駭,誠一奇觀也。

九日,隱隱見一小山,乃小琉球也。

十日,南風甚迅,舟行如飛。然順流而下,亦不甚動。過平嘉山,釣魚嶼,過黄毛嶼,過赤嶼,目不暇接,一晝夜兼三日之程。夷舟帆小,不能及,相失在後。

十一日夕,見古米山,乃屬琉球者。夷人鼓舞,喜達於家。夜行徹曉,風轉而東,進寸退尺,失其故處。又竟一日,始至其山。

十三日,風又轉而壯,逆不可行,欲泊於山麓。險石亂伏於下,謹避之。長年執舵甚堅,與風爲敵,遂上下於此山之側。

相持至十四日夕,舟剌刺有聲,若有分崩之勢。大桅原非一木,以五小木攅之,束以鐡環。孤高衝風,搖撼不可當,環斷其一。衆恐其遂折也,驚駭叫囂。亟以釘鉗之,聲少息。原舟用釘不足,艌麻不密,板聯不固,罅縫皆開,以數十人轆轤引水,水不能止。是時惟長年數人,色不少動,但云「風不足懼。速求罅縫而塞之,可保無虞』。於是有倡議者曰,『風逆則蕩,順則安,曷回以從順』。有一人執舵而云,「海以山爲路,守此尚可以生。失此恐無以救』。但衆股慄,啼號不止。姑從衆,以紓其懼。旋轉之後,舟果不蕩。執燭尋罅塞之,水不能入。衆心遂定。

計十六日旦,當見古米山。至期,杳無所見。執舵者曰,『今將何歸』。余等亦憂之。忽遠見一山巓微露,若有小山伏於其旁,詢之夷人,乃曰,「此葉璧山也,亦本國所屬。若更從而東,即日本矣』。申刻,果至其地,泊焉。

十八日,世子遣法司官一員,具牛,羊,酒,米,瓜,菜之物爲從者犒。通事致詞曰,『天使遠臨,世子不勝奕訢踊。聞風伯爲從者驚,世子益不自安。欲躬自遠迓,國事不能暫離,謹遣小臣具菜果,將問安之敬』。余等愛其詞雅,受之。

時余之舟已過王所之東,欲得西風爲順。夏月誠不易得。世子復遣夷衆四千人,駕小舟四十艘,欲以大纜引余之舟。通事乃曰,『海中變出不測,豈宜久淹從者。世子不遑寢食,謹遣衆役挽舟以行。敢告』。船分左右,各維一纜,迤邐而行,若常山蛇勢,亦一奇觀也。一晝夜,亦行百餘里。

十九日,風逆甚,不可以人力勝,遂泊於移山之嶴,法司官率夷衆環舟而宿,未嘗敢離左右。泊至五日,余衆苦之。在舟日久,鬱隆成疾,求登岸以避之而不可得。

二十四日,世子復遣長史來曰,『世子聞至移山,刻期拱俟。六日不詹,中心孔棘。恐爲從者憂,謹遣小臣奉慰』。余等謝之。

二十五日,方達泊舟之所,名曰哪霸港。計广石登舟,至此幾一月矣。

越既望,行祭王禮。

七月二日,封王。

九月十二日,登舟而回。泊舟之港,出海僅一里。中有九曲,夾岸皆石,惟滅風而後可行。坐守六日,王日使人侍於側。

至十八日,風少息,挽舟而出,亦斜倚於岸。衆恐其傷于石,大驚。幸前月親督修艌,不爲所傷。復止二十日,始克開洋,夷舟同行。

二十一日,颶風陡作,舟蕩不息,桅舵倶折。

二十三日,黒雲蔽天,風又將作,卜珓易舵。

二十六日,風大作,相與叩神。風若少緩,舟行如飛。徹曉,已見閩之山矣。

二十八日,至定海所。

十月初二日,入城。痛定思痛,不覺傷感。凡接士大夫,敍其所以,無不爲之慶幸。陳侃記。

嘉靖四十年,欽差正使吏科左給事中郭汝霖(江西永豐人),副使行人李際春(河南杞縣人)勅封國王尚元。

嘉靖三十四年六月,琉球國中山王尚清薨。三十七年正月,世子尚元差正議大夫,長史等官到京,請乞襲封王爵。禮部以請勘倶係彼國官民,乃不復行勘,奏請如故事,差正、副使二員齎詔勅,皮弁冠服等往。時科中應行者呉君時來,行人司則李君際春也。命下,二月十六日矣。部咨翰林院撰文,各衙門造該用儀物。延之三月終,未行。而呉君有戍事,汝霖乃同李君承乏焉。四月初二日也。部中鑒前畏避之嫌,促日起程。霖等亦以重命不可再緩,遂請詔書易名,改賜品服。初八日,慨然解舟南下。

七月初,抵江西地方。霖意海警連年,事須巧速。因一面差人至福建布政司,令作速委官伐木造船。九月中,親至閩坐督,刻次年春汛必行。奈地方多事,賊報交馳。當事者已疑不能必往,管工官亦泄泄。於是船自十一月起工,至次年四月僅完其半。賊報緊急,不俟工完,四月初四日出塢,尹參將令百戸嚴繼先等接至鎮,駕守。十一日午刻,方至鎭,未刻賊已接踵相望數里,不爲所奪,倖也。是年,倭奴輳集福州城外,稱數萬,城門閉者三月。余等亦日日上城,同有司巡守。

先是,戊午冬,琉球世子差來迎迓,長史梁炫等住柔遠驛,盡爲所掠,聲息轉聞琉球。三十九年正月,蔡廷會等來修貢,傳其國有領封之情呈文該司,該司以時事艱難,國體所係,遂爲轉奏。本下部議,以舊典難遽變,俟海警稍寧,必期渡海終事。時勘合到遲,將屆六月,倭寇伺候海口者又比比。予召漳州火長、舵工等役,中途又爲賊阻。各役依山縁逕而來,動經月餘,至則又七月矣。前船既有傷損,久住内港,烏●<虫念>叢生。烏●<虫念>者,生於淡水,則墜於鹹水,生於鹹水,則墜於淡水。内港,淡水也。一至海,則垂垂而墜,船板精華倶爲所蝕,油灰不能復住,水從罅隙而入,何可止也。余時與諸司議,但挾數十人從夷舟往。夷舟頗小,舉動敏捷,既不爲賊覬覦,又可藉以濟事。有司固執,以堂堂天朝爲此舉動,何以威臨四夷。若事不易濟,寧修船俟時。欲從權濟事,亦須上聞。不然,他日誰任其咎。李君亦曰:『既不能行,毋徒躁動,不若專意修船。事大,非一手可掩。他日當有人諒也。』余然之。火長,舵工等因呈乞有司,改造前船。八月,再定●<舟+穏去禾部>。至十一月,畢工出塢。

越嘉靖四十年四月,忽値内地廣兵之變。五月初六,則有賊二百餘至閩安鎭之下江。時各役告請行糧。余亦牒有司,漸次散給。兵道楊君來言曰,『今事急,且不論行,即船將如何守』。既賊乃從下江口,由長樂入福清,而船始報安焉。

五月十九日,船至長樂取水。予與李君二十五日起行,撫,按,三司餞於南臺,府,縣別於新港。二十六日辰刻,至長樂。時自二十三日起,連有南風,遂決而行。

二十七日,至广石。

二十八日,祭海登舟,別三司諸君。

二十九日,至梅花,開洋。幸値西南風大旺,瞬目千里,長史梁炫舟在後,不能及,過東湧,小琉球。 三十日,過黄茅。

閏五月初一日,過釣魚嶼。

初三日,至赤嶼焉。赤嶼者,界琉球地方山也。再一日之風,即可望古米山矣。奈何屏翳絶驅,纖麈不動,潮平浪靜,海洋大觀,眞奇絶也。舟不能行,住三日。

初六日午刻,得風乃行,見土納巳山。時東南風旺,用舵者欲力駕而東。至申刻,乃見小古米山,夷人望見船來,即駕小𦪠來迎。有二頭目,熟知水路,且曰:『既不能從大古米山入,何可傍土納巳山而入。其中多礁。』余等聞之駭。二頭目一面令夷舶入報,渠遂躬在余船道駕,從小古米山而入。且云:『得一日一夜之力,即未遽登岸,可保不下葉璧山矣。』余等厚賞賜之,晝夜趕行。

初七日未刻,望見王城哪霸港焉。然東風爲多,相隔僅五十里,不能輒近。世子遣法司官來迓。夷船凡五十餘,輳集封舟前後。欲用先年輓入故事,然竟弗能行。

至初八日午刻,有衝風暴雨。予曰:『可整舟。』挽而行。

初九日辰刻,遂達岸焉。

既抵岸三日後,有傳賊船從其境上過者。蓋蓬力小,大洋中自不相及。

擇六月初九日祭王,二十九日封王。禮畢,守候風汛回國。往者,九月終,交初冬,則東北風旺。是年九月内風氣不定,日東,日南。守之至十月初,颶風大作。夥長等皆以颶風既過,可以遂行。

十月初九日,登舟。及登舟之後,方圖舉帆,而風雨驟至,阻於哪霸港口。蓋港口險隘,僅容一舟。稍有偏側,船輒不保。船之泊港口也,兩旁繋以大纜。

至十五夜,右纜忽斷。陳孔成忙吹號舉砲。夷人二千餘來牽轉,再加新纜。

至十八夜,天怱朗霽,月光如晝。四更時,諸人與夷官,夷稍乃導而出。出港後,東北風旺,舟行如飛。

二十日午後,怱有黒雲接日,冥霧四塞。舟人懼曰:『此颶徴也。』頃刻,果颶徴旋至。舟人守之益愼。至夜二鼓,劈烈一聲,舵已去矣。余一家人跑入窗傳報,擧舟哭聲振天。時陳孔成傳將各艙所載重者一面丟抛,一面令呉宗達等倡言『舵雖折,尚有邊舵,決保無虞』。余諗之曰,『靜以禦變,極是。但舵何時可換?』達等曰,『天明可換。吾不擧大蓬,但張二蓬三篷,任其漂流。至後,可補鍼也。』陳大韶,曾宏,倶從陳高過洋者,亦來。大言曰,『往年亦如此。然往年船不固,今此船固。往年船發漏,今不發漏。往年無邊舵,今有邊舵。往年折舵並折桅,今舵折而桅尚存』。余聞其言,心亦頗定。然播蕩反側,無頃刻寧。風濤之勢,與天上下,舟亦外虩虩如裂屋響。呼吸存亡,茫然不知何所在也。至次日,風又不息。余乃口爲文,令吏陳佩床前書之,以檄天妃。適一晨刻風稍定,始得換舵。舵既定,諸人頗有生望。但牽舵大纜兜之自尾至船首者,又忽中斷。則海水咸厲,繩纜不能久。舵工等又懼舵不能穩,稍擺動金口,船分兩片矣。此尤危也。乃用銀重賞一夷人,繫其腰,令下海接之。竟不能接。呉宗達來禀,欲穿二艙三艙透繩繋舵,而不能決。余聞,即慨然是之。乃鑿而度繩,舵始得安,行之。

至二十六,許嚴等來報曰,『漸有清水,中國山將可望乎』。

二十七日,果見寧波山。歴温,歴台,閩人未能盡曉浙中山㠗,疑迷莫測,仍懷憂思。

至二十九日,忽至福寧。見定海臺山,心始安焉。從五虎門入。十一月初二日,入省城。追想前迹,爲之惻然。凡士夫相會,眞同再世。郭汝霖記。

羣書質異编辑

皇明混一海宇,超三代而軼漢唐,際天極地,罔不臣妾。其西域之西、迤北之北,固遠矣,而程途可計。若海外諸番,實爲遐壤,皆捧琛執贄,重譯來朝。皇上嘉其忠誠,命和等統率官校旗軍數萬人,乘巨舶百餘艘,齎幣往賚之;所以宣德化而柔遠人也。自永樂三年,奉使西洋,迨今七次,所歷番國,由占城國、爪哇國、三佛齊國、暹羅國,直踰南天竺錫蘭山國、古里國、柯枝國,抵於西域忽魯謨斯國、阿丹國、木骨都束國,大小凡三十餘國,涉滄溟十萬餘里。

  觀夫海洋,洪濤接天,巨浪如山,視諸夷域,逈隔於煙霞縹緲之間。而我之雲帆高張,晝夜星馳,涉彼狂瀾,若履通衢者,誠荷朝廷威福之致,尤賴天妃之神護佑之德也。神之靈固嘗著於昔時,而盛顯於當代。溟渤之間或遇風濤,旣有神燈燭於帆檣,靈光一臨,則變險爲夷,雖在顚連亦保無虞。及臨外邦,番王之不恭者生擒之,蠻寇之侵掠者勦滅之。由是海道清寧,番人仰賴者,皆神之賜也。

  神之感應,未易殫舉,昔嘗奏請於朝,紀德太常,建宮於南京龍江之上,永傳祀典。欽蒙御製記文,以彰靈貺,褒美至矣。然神之靈無往不在,若長樂南山之行宮,余由舟師累駐於斯,伺風開洋。乃於永樂十年奏建,以爲官軍祈報之所,旣嚴且整,右有南山塔寺,㦄歲久深,荒涼頹圮,每就修葺,數載之間,殿堂禪室,弘勝舊規。今年春,仍往諸番,蟻舟茲港,復脩佛宇神宮,益加華美。而又發心施財,鼎建三清寶殿一所於宮之左。雕粧聖像,粲然一新。鐘皷供儀,靡不具俻,僉謂如是,庶足以盡恭事天地神明之心。衆願如斯,咸樂趨事,殿廡宏麗,不日成之。畫棟連雲,如翬如翼,且有青松翠竹掩映左右,神安人悅,誠勝境也。斯土斯民,豈不咸臻福利哉!

  人能竭忠以事君,則事無不立,盡誠以事神,則禱無不應。和等上荷聖君寵命之隆,下致遠夷敬信之厚,統舟師之衆,掌錢帛之多,夙夜拳拳,惟恐弗逮,敢不竭忠於國事,盡誠於神明乎!師旅之安寧,往廻之康濟者,烏可不知所自乎?是用著神之德於石,併記諸番往廻之歲月,以貽永久焉!

  一‧永樂三年,統領舟師,至古里等國。時海寇陳祖義聚衆三佛齊國,劫掠番商,亦來犯我舟師,卽有神兵陰助,一鼓而殄滅之,至五年廻。

  一‧永樂五年,統領舟師,往爪哇、古里、柯枝、暹羅等國,王各以珎寶珎禽異獸貢獻,至七年廻還。

  一‧永樂七年,統領舟師,往前各國,道經錫蘭山國。其王亞烈苦奈兒負固不恭,謀害舟師,賴神顯應知覺,遂生擒其王,至九年歸獻,尋蒙恩宥,俾歸本國。

  一‧永樂十一年,統領舟師,往忽魯謨斯等國。其蘇門答剌國有僞王蘇幹剌,寇侵本國,其王宰奴里阿比丁遣使赴闕陳訴,就率官兵勦捕,賴神默助,生擒僞王,至十三年廻獻。是年滿剌加國王親率妻子朝貢。

  一‧永樂十五年,統領舟師往西域,其忽魯謨斯國進獅子、金錢豹、大西馬。阿丹國進麒麟,番名祖剌法,並長角馬哈獸。木骨都束國進花福祿並獅子。卜剌哇國進千里駱駝並駝雞。爪哇、古里國進糜里羔獸。若乃藏山隱海之靈物,沉沙棲陸之偉寶,莫不爭先呈獻。或遣王男,或遣王叔王弟,齎捧金葉表文朝貢。

  一‧永樂十九年,統領舟師,遣忽魯謨斯等國使臣久侍京都者,悉還本國。其各國王益脩職貢,視前有加。

  一‧宣德六年,仍統舟師往諸番國,開讀賞賜,駐泊茲港,等候朔風開洋。思昔數次皆仗神明助祐之功如是,勒記於石。

  宣德六年,歲次辛亥仲冬吉日,正使太監鄭和、王景弘,副使太監李興、朱良、周滿、洪保、楊眞、張達、吳忠,都指揮朱眞、王衡等立。正一住持楊一初稽首請立石。

夷語附编辑

夷字附编辑

附录:使琉球錄二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