贛州重修嘉濟廟記 重修嘉濟廟記
作者:文天祥 南宋
本作品收錄於《嘉靖贛州府志/卷11

又見《贛州重修嘉濟廟記》,文字略有出入。

今天子咸淳六禩,大宗丞、權持左郎官李雷應,被㫖知贑州。贑地大而俗囂,山寛而田狹,俗囂故易以譟,田狹故易以饑。侯未至,以爲難;將至,以爲憂。廼七月下車,膏雨霈流,嘉氣紛集,民聲太和,四郊以寧。侯曰:「莫喻所從來也。」百姓欹之曰:「我𡈽渢渢,黍稷芄芄。孰啓我侯?我神之功。我氓蚩蚩,牛犢熈熈。孰相我侯?我神之威。」侯驚,召父老相率告于庭曰:「州之東有廟曰『嘉濟』,自秦漢以來,血食至今。我民司命,匪神其孰尸之?」侯憮然曰:「我何以得此於神哉?抑神實德我,我其有不致力於神?」廼肅籩豆,乃潔牲牷,晨起詣廟,以謝以祈。既竣事,周視庭宇,不遑于寧。始䢖議營度,刋木于厓,浮竹于津。厥材既堅,厥工惟時,植圯支仆,撤去庳陋,傭力奔走,咸勸於事。堂室言言,廊廡嚴嚴,有門秩然,有亭翼然。於是神位具宜,廟制大俻,王公皇皇,衮冕衣裳。祠既畢,則以其餘修通逵,以便來逰者;葺三浮梁,以利絶江者。錢可二百萬,粟可二百石,悉出侯所節縮,故役易成而民不知。明年四月,侯除荆湖南路提㸃刑獄,未行,粟米在市,蠶麥滿野,鷄犬相聞,逹于嶺表,訖侯去視始至如一日焉。百姓復欹之曰:「奕奕廟貌,我侯新之。侯爲我民,匪神是𥝠。田有稻梁,野無干戈。㣲侯之賜,故以室家?起舞僊僊,伐皷淵淵。何以報侯?萬有千年!」予時卧山中,州從事具本末來屬予書其事。予按祭法,能禦大菑則祀之,能捍大患則祀之,神之爲靈昭昭矣!謹叙次下方,納諸廟門爲記。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