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修寒山寺碑記

重修寒山寺碑記
作者:程德全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寒山寺志

天下起衰振廢之心,砭愚訂頑之旨,與崇德報功之典,常相因也。而樺冠敝裘,遁世無悶,非遇聖人在位,末由閘其微,而大發其光。寒山子書壁之詩傳於世者,千有餘年矣!當時國清僧眾,莫測端倪,即天台刺史,亦惟驚神異、知敬禮而已。蘇之有寺也,始見於張懿孫《楓橋夜泊》一詩。是詩也,神韻天成,足為吳山生色。然詠其地,非感其人、重其德也。明初重修,姚少師曾為之《記》,今亦漫漶不可辨識。蓋唐、宋以降,吳、越之間,無復能作豐干饒舌者矣!寒山之詩曰:「子期辨此音。」又曰:「楊修見幼婦,一覽便知妙。」寒山該一乘宗旨,作為山歌,以警世之愚頑。苟非天亶聰明,孰有能合中西儒釋,而一以貫之者乎?我世宗憲皇帝之序寒山詩也,曰:「真乃古佛,直心直語。」嗚呼!盡之矣!讀寒山之詩,知道法明於天下後世;讀世宗上諭,知治法行於天下後世:皆古佛直心直語也。今世政治家訾宗教,宗教家亦訾政治。不知廢政治,則宗教為無用矣!離宗教,則政治為無本矣!寒山子云:「報汝諸人,各各努力。」夫政治、宗教,雖各有異,而要其終始,總不出「各各努力」之一言。嗚呼!時至今日。豈非臣下努力時哉?德全於政治、宗教之相維繫,愧未能達其蘊。而備員斯土,不敢不以起衰振廢為心。是役也,繼前賢之緒業,感東鄰之向風,而尤驚心動魄於「各各努力」之言。蓋努力以從吳中士大夫之後,則吳中之衰廢或可振也。努力以從天下士大夫之後,則天下之衰廢或皆可振也。事各努力,事皆可成;人各努力,人皆可用。體古佛之心,奉先皇之諭,以上慰今嗣皇夙夜求治之至意者,將於是乎始。時至今日。豈非臣下努力時哉?至於寺之風景,則唐賢一詩,分明如畫。又得國朝王文簡公「孤篷聽雨」,一再詠歎之,約略盡矣!德全獨念先皇之稱古佛,而棖觸於砭愚訂頑之苦心,如聞夜半鍾聲,悠然不絕。願與海內外有志之士,同起聽之也。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