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明經/卷01

金光明經卷第一编辑

北涼三藏法師曇無讖譯

金光明經序品第一编辑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王舍大城耆闍崛山。是時如來遊於無量甚深法性諸佛行處,過諸菩薩所行清淨。

 是金光明,  諸經之王!  若有聞者,

 則能思惟,  無上微妙,  甚深之義。

 如是經典,  常為四方,  四佛世尊,

 之所護持:  東方阿閦、  南方寶相、

 西無量壽、  北微妙聲。  我今當說,

 懺悔等法,  所生功德,  為無有上;

 能壞諸苦,  盡不善業,  一切種智,

 而為根本;  無量功德,  之所莊嚴;

 滅除諸苦,  與無量樂。  諸根不具、

 壽命損減、  貧窮困苦、  諸天捨離、

 親厚鬪訟、  王法所加、  各各忿諍、

 財物損耗、  愁憂恐怖、  惡星災異、

 眾邪蠱道、  變怪相續、  臥見惡夢、

 晝則愁惱,  當淨洗浴,  聽是經典。

 至心清淨,  著淨絜衣,  專聽諸佛,

 甚深行處。  是經威德,  能悉消除,

 如是諸惡,  令其寂滅。  護世四王、

 將諸官屬、  并及無量,  夜叉之眾,

 悉來擁護,  持是經者。  大辯天神、

 尼連河神、  鬼子母神、  地神堅牢、

 大梵尊天、  三十三天、  大神龍王、

 緊那羅王、  迦樓羅王、  阿修羅王、

 與其眷屬,  悉共至彼,  擁護是人,

 晝夜不離。  我今所說,  諸佛世尊,

 甚深祕密,  微妙行處,  億百千劫,

 甚難得值。  若得聞經、  若為他說、

 若心隨喜、  若設供養,  如是之人,

 於無量劫,  常為諸天、  八部所敬。

 如是修行,  生功德者,  得不思議,

 無量福聚;  亦為十方,  諸佛世尊、

 深行菩薩,  之所護持。  著淨衣服、

 以上妙香,  慈心供養,  常不遠離;

 身意清淨,  無諸垢穢,  歡喜悅豫,

 深樂是典。  若得聽聞,  當知善得,

 人身人道,  及以正命;  若聞懺悔,

 執持在心,  是上善根,  諸佛所讚。

金光明經壽量品第二编辑

爾時王舍城中,有菩薩摩訶薩名曰信相,已曾供養過去無量億那由他百千諸佛,種諸善根。是信相菩薩作是思惟:「何因何緣,釋迦如來壽命短促方八十年?」復更念言:「如佛所說,有二因緣壽命得長。何等為二?一者不殺、二者施食。而我世尊,於無量百千億那由他阿僧祇劫,修不殺戒、具足十善,飲食惠施不可限量,乃至己身骨髓肉血,充足飽滿飢餓眾生,況餘飲食。」

大士如是至心念佛,思是義時,其室自然廣博嚴事,天紺琉璃種種眾寶,雜廁間錯以成其地,猶如如來所居淨土,有妙香氣過諸天香,煙雲垂布遍滿其室。其室四面,各有四寶上妙高座自然而出,純以天衣而為敷具,是妙座上各有諸佛所受用華,眾寶合成。於蓮華上有四如來:東方名阿閦、南方名寶相、西方名無量壽、北方名微妙聲,是四如來自然而坐師子座上,放大光明照王舍城,及此三千大千世界,乃至十方恒河沙等諸佛世界,雨諸天華作天妓樂。

爾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眾生,以佛神力受天快樂,諸根不具即得具足。舉要言之,一切世間所有利益,未曾有事悉具出現。

爾時信相菩薩,見是諸佛及希有事,歡喜踊躍恭敬合掌,向諸世尊至心念佛,作是思惟:「釋迦如來無量功德,唯壽命中心生疑惑。云何如來壽命如是方八十年?」

爾時四佛,以正遍知告信相菩薩:「善男子!汝今不應思量如來壽命短促。何以故?善男子!我等不見諸天、世人、魔眾、梵眾、沙門、婆羅門、人及非人,有能思算如來壽量知其齊限,唯除如來。」時四如來,將欲宣暢釋迦文佛所得壽命,欲色界天、諸龍鬼神、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及無量百千億那由他菩薩摩訶薩,以佛神力悉來聚集信相菩薩摩訶薩室。

爾時四佛,於大眾中略以偈喻說釋迦如來所得壽量,而作頌曰:

「一切諸水,  可知幾滴,  無有能數,

 釋尊壽命。  諸須彌山,  可知斤兩,

 無有能量,  釋尊壽命。  一切大地,

 可知塵數,  無有能算,  釋尊壽命。

 虛空分界,  尚可盡邊,  無有能計,

 釋尊壽命。  不可計劫,  億百千萬,

 佛壽如是,  無量無邊。  以是因緣,

 故說二緣,  不害物命、  施食無量。

 是故大士,  壽不可計,  無量無邊,

 亦無齊限。  是故汝今,  不應於佛,

 無量壽命,  而生疑惑。」

爾時信相菩薩摩訶薩,聞是四佛宣說如來壽命無量,深心信解歡喜踊躍。說是如來壽量品時,無量無邊阿僧祇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時四如來忽然不現。

金光明經懺悔品第三编辑

爾時信相菩薩,即於其夜夢見金鼓,其狀姝大,其明普照喻如日光;復於光中得見十方無量無邊諸佛世尊,眾寶樹下坐琉璃座,與無量百千眷屬圍繞而為說法。見有一人似婆羅門,以枹擊鼓出大音聲,其聲演說懺悔偈頌。

時信相菩薩,從夢寤已,至心憶念夢中所聞懺悔偈頌,過夜至旦出王舍城。爾時亦有無量無邊百千眾生,與菩薩俱往耆闍崛山至於佛所。至佛所已,頂禮佛足右繞三匝,却坐一面敬心合掌,瞻仰尊顏目不暫捨,以其夢中所見金鼓及懺悔偈,向如來說:

「昨夜所夢,  至心憶持。  夢見金鼓,

 妙色晃耀,  其光大盛,  明踰於日,

 遍照十方,  恒沙世界。  又因此光,

 得見諸佛,  眾寶樹下,  坐琉璃座,

 無量大眾,  圍繞說法。  見婆羅門,

 擊是金鼓,  其鼓音中,  說如是偈:

『是大金鼓,  所出妙音,  悉能滅除,

 三世諸苦,  地獄餓鬼、  畜生等苦,

 貧窮困苦、  及諸有苦。  是鼓所出,

 微妙之音,  能除眾生,  諸惱所逼,

 斷眾怖畏,  令得無懼,  猶如諸佛,

 得無所畏。  諸佛聖人,  所成功德,

 離於生死,  到大智岸;  如是眾生,

 所得功德,  定及助道,  猶如大海。

 是鼓所出,  如是妙音,  令眾生得,

 梵音深遠;  證佛無上,  菩提勝果;

 轉無上輪,  微妙清淨;  住壽無量,

 不思議劫;  演說正法,  利益眾生;

 能害煩惱,  消除諸苦;  貪瞋癡等,

 悉令寂滅。  若有眾生,  處在地獄,

 大火熾然,  燒炙其身。  若聞金鼓,

 微妙音聲,  所出言教,  即尋禮佛。

 亦令眾生,  得知宿命,  百生千生、

 千萬億生;  令心正念,  諸佛世尊;

 亦聞無上,  微妙之言。  是金鼓中,

 所出妙音,  復令眾生,  值遇諸佛;

 遠離一切,  諸惡業等;  善修無量,

 白淨之業。  諸天世人、  及餘眾生,

 隨其所思,  諸所願求,  如是金鼓,

 所出之音,  皆悉能令,  成就具足。

 若有眾生,  墮大地獄,  猛火炎熾,

 焚燒其身,  無有救護,  流轉諸難,

 當令是等,  悉滅諸苦。  若有眾生,

 諸苦所切,  三惡道報,  及以人中,

 如是金鼓,  所出之音,  悉能滅除,

 一切諸苦。  無依無歸,  無有救護,

 我為是等,  作歸依處。  是諸世尊,

 今當證知,  久已於我,  生大悲心,

 在在處處,  十方諸佛,  現在世雄,

 兩足之尊,  我本所作,  惡不善業,

 今者懺悔:  諸十力前,  不識諸佛、

 及父母恩;  不解善法、  造作眾惡;

 自恃種姓、  及諸財寶;  盛年放逸、

 作諸惡行;  心念不善,  口作惡業;

 隨心所作,  不見其過;  凡夫愚行,

 無知闇覆,  親近惡友,  煩惱亂心;

 五欲因緣,  心生忿恚,  不知厭足,

 故作眾惡;  親近非聖,  因生慳嫉,

 貧窮因緣,  姦諂作惡;  繫屬於他,

 常有怖畏,  不得自在,  而造諸惡。

 貪欲恚癡,  擾動其心,  渴愛所逼,

 造作眾惡;  依因衣食,  及以女色,

 諸結惱熱,  造作眾惡;  身口意惡,

 所集三業,  如是眾罪,  今悉懺悔。

 或不恭敬,  佛法聖眾,  如是眾罪,

 今悉懺悔。  或不恭敬,  緣覺菩薩,

 如是眾罪,  今悉懺悔。  以無智故,

 誹謗正法;  不知恭敬,  父母尊長;

 如是眾罪,  今悉懺悔。  愚惑所覆,

 驕慢放逸,  因貪恚癡,  造作諸惡;

 如是眾罪,  今悉懺悔。  我今供養,

 無量無邊,  三千大千,  世界諸佛;

 我當拔濟,  十方一切,  無量眾生,

 所有諸苦;  我當安止,  不可思議,

 阿僧祇眾,  令住十地;  已得安止,

 住十地者,  悉令具足,  如來正覺。

 為一眾生,  億劫修行,  使無量眾,

 令度苦海;  我當為是,  諸眾生等,

 演說微妙,  甚深悔法。  所謂金光,

 滅除諸惡,  千劫所作,  極重惡業,

 若能至心,  一懺悔者,  如是眾罪,

 悉皆滅盡。  我今已說,  懺悔之法,

 是金光明,  清淨微妙,  速能滅除,

 一切業障;  我當安止,  住於十地,

 十種珍寶,  以為脚足,  成佛無上,

 功德光明,  令諸眾生,  度三有海。

 諸佛所有,  甚深法藏,  不可思議,

 無量功德,  一切種智,  願悉具足;

 百千禪定、  根力覺道,  不可思議,

 諸陀羅尼,  十力世尊,  我當成就。

 諸佛世尊,  有大慈悲,  當證微誠,

 哀受我悔。  若我百劫,  所作眾惡,

 以是因緣,  生大憂苦,  貧窮困乏、

 愁熱驚懼、  怖畏惡業、  心常怯劣,

 在在處處,  暫無歡樂;  十方現在,

 大悲世尊,  能除眾生,  一切怖畏,

 願當受我,  誠心懺悔,  令我恐懼,

 悉得消除;  我之所有,  煩惱業垢,

 惟願現在,  諸佛世尊,  以大悲水,

 洗除令淨。  過去諸惡,  今悉懺悔;

 現所作罪,  誠心發露;  所未作者,

 更不敢作;  已作之業;  不敢覆藏。

 身業三種,  口業有四,  意三業行,

 今悉懺悔;  身口所作,  及以意思,

 十種惡業,  一切懺悔。  遠離十惡,

 修行十善,  安止十住,  逮十力尊,

 所造惡業,  應受惡報,  今於佛前,

 誠心懺悔。  若此國土、  及餘世界,

 所有善法,  悉以迴向,  我所修行,

 身口意業,  願於來世,  證無上道。

 若在諸有,  六趣險難,  愚癡無智,

 造作眾惡,  今於佛前,  皆悉懺悔。

 世間所有,  生死險難,  種種婬欲,

 愚煩惱難,  如是諸難,  我今懺悔。

 心輕躁難、  近惡友難、  三有險難,

 及三毒難、  遇無難難、  值好時難、

 修功德難、  值佛亦難,  如是諸難,

 今悉懺悔。  諸佛世尊,  我所依止,

 是故我今,  敬禮佛海;  金色晃耀,

 猶如須彌,  是故我今,  頂禮最勝,

 其色無上,  如天真金;  眼目清淨,

 如紺琉璃;  功德威神,  名稱顯著;

 佛日大悲,  滅一切闇;  善淨無垢,

 離諸塵翳,  無上佛日,  大光普照;

 煩惱火熾,  令心焦熱,  唯佛能除,

 如月清涼;  三十二相,  八十種好,

 莊嚴其身,  視之無厭;  功德巍巍,

 明網顯耀,  安住三界,  如日照世;

 猶如琉璃,  淨無瑕穢,  妙色廣大,

 種種各異;  其色紅赤,  如日初出,

 頗梨白銀,  校飾光網,  如是種種,

 莊嚴佛日。  三有之中,  生死大海,

 潦水波蕩,  惱亂我心,  其味苦毒,

 最為麁澁;  如來網明,  能令枯涸。

 妙身莊嚴,  相好殊特,  金色光明,

 遍照一切,  智慧大海,  彌滿三界,

 是故我今,  稽首敬禮。  如大海水,

 其量難知,  大地微塵,  不可稱計;

 諸須彌山,  難可度量,  虛空邊際,

 亦不可得;  諸佛亦爾,  功德無量。

 一切有心,  無能知者。  於無量劫,

 極心思惟,  不能得知,  佛功德邊。

 大地諸山,  尚可知量;  毛滴海水,

 亦可知數;  諸佛功德,  無能知者。

 相好莊嚴,  名稱讚歎,  如是功德,

 令眾皆得。  我以善業,  諸因緣故,

 來世不久,  成於佛道,  講宣妙法,

 利益眾生,  度脫一切,  無量諸苦;

 摧伏諸魔、  及其眷屬,  轉於無上,

 清淨法輪;  住壽無量,  不思議劫;

 充足眾生,  甘露法味;  我當具足,

 六波羅蜜,  猶如過佛,  之所成就;

 斷諸煩惱,  除一切苦,  悉滅貪欲,

 及恚癡等;  我當憶念,  宿命之事,

 百生千生、  千萬億生,  常當至心,

 正念諸佛,  所說微妙,  無上正法。

 我因善業,  常值諸佛,  遠離諸惡,

 修諸善業;  一切世界,  所有眾生,

 無量苦惱,  我當悉滅。  若有眾生,

 諸根毀壞,  不具足者,  悉令具足;

 十方世界,  所有病苦,  羸瘦頓乏、

 無救護者,  悉令解脫,  如是諸苦,

 還得勢力,  平復如本。  若犯王法,

 臨當刑戮,  無量怖畏,  愁憂苦惱,

 如是之人,  悉令解脫。  若受鞭撻,

 繫縛枷鎖,  種種苦事,  逼切其身,

 無量百千,  愁憂驚畏,  種種恐懼,

 擾亂其心;  如是無邊,  諸苦惱等,

 願使一切,  悉得解脫。  若有眾生,

 飢渴所惱,  令得種種,  甘美飲食。

 盲者得視;  聾者得聽;  瘂者得言;

 裸者得衣;  貧窮之者,  即得寶藏,

 倉庫盈溢,  無所乏少;  一切皆受,

 安隱快樂,  乃至無有,  一人受苦。

 眾生相視,  和顏悅色,  形貌端嚴,

 人所喜見。  心常思念,  他人善事;

 飲食飽滿,  功德具足。  隨諸眾生,

 之所思念,  皆願令得,  種種妓樂:

 箜篌箏笛、  琴瑟鼓吹,  如是種種,

 微妙音聲。  江河池沼、  流泉諸水,

 金華遍布,  及優鉢羅。  隨諸眾生,

 之所思念,  即得種種,  衣服飲食、

 錢財珍寶、  金銀琉璃、  真珠璧玉、

 雜廁瓔珞。  願諸眾生,  不聞惡聲,

 乃至無有,  可惡見者。  願諸眾生,

 色貌微妙,  各各相於,  共相愛念;

 世間所有,  資生之具,  隨其所念,

 悉令具足。  願諸眾生,  諸所求索,

 如其所須,  應念即得;  香華諸樹,

 常於三時,  雨細末香,  及塗身香;

 眾生受者,  歡喜快樂。  願諸眾生,

 常得供養,  不可思議,  十方諸佛,

 無上妙法,  清淨無垢,  及諸菩薩、

 聲聞大眾。  願諸眾生,  常得遠離,

 三惡八難,  值無難處,  覲覩諸佛,

 無上之王。  願諸眾生,  常生尊貴,

 多饒財寶,  安隱豐樂;  上妙色像,

 莊嚴其身,  功德成就,  有大名稱。

 願諸女人,  皆成男子,  具足智慧,

 精勤不懈;  一切皆行,  菩薩之道,

 勤心修習,  六波羅蜜;  常見十方,

 無量諸佛;  坐寶樹下,  琉璃座上,

 安住禪定,  自在快樂,  演說正法,

 眾所樂聞。  若我現在,  及過去世,

 所作惡業,  諸有險難,  應得惡果,

 不適意者,  願悉滅盡,  令無有餘。

 若諸眾生,  三有繫縛,  生死羅網,

 彌密堅固,  願以智刀,  割斷破裂,

 除諸苦惱,  早成菩提。  若此閻浮,

 及餘他方,  無量世界,  所有眾生,

 所作種種,  善妙功德,  我今深心,

 隨其歡喜。  我今以此,  隨喜功德,

 及身口意,  所作善業,  願於來世,

 成無上道,  得淨無垢,  吉祥果報。

 若有敬禮,  讚歎十力,  信心清淨,

 無諸疑網,  能作如是,  所說懺悔,

 便得超越,  六十劫罪。  諸善男子,

 及善女人,  諸王剎利、  婆羅門等,

 若有恭敬,  合掌向佛,  稱歎如來,

 并讚此偈,  在在生處,  常識宿命,

 諸根具足,  清淨端嚴,  種種功德,

 悉皆成就;  在在處處,  常為國王、

 輔相大臣,  之所恭敬;  非於一佛、

 五佛十佛,  種諸功德。  聞是懺悔,

 若於無量,  百千萬億,  諸佛如來,

 種諸善根,  然後乃得,  聞是懺悔。』」

金光明經讚歎品第四编辑

爾時佛告地神堅牢:「善女天!過去有王名金龍尊,常以讚歎,讚歎去來現在諸佛:

「『我今尊重,  敬禮讚歎,  去來現在,

  十方諸佛。  諸佛清淨,  微妙寂滅,

  色中上色,  金光照耀;  於諸聲中,

  佛聲最上,  猶如大梵,  深遠雷音;

  其髮紺黑,  光螺焰起,  蜂翠孔雀,

  色不得喻;  其齒鮮白,  猶如珂雪,

  顯發金顏,  分齊分明;  其目脩廣,

  清淨無垢,  如青蓮華,  映水開敷;

  舌相廣長,  形色紅輝,  光明照耀,

  如華初生;  眉間毫相,  白如珂月,

  右旋潤澤,  如淨琉璃;  眉細脩揚,

  形如月初,  其色黑耀,  過於蜂王;

  鼻高圓直,  如鑄金鋌,  微妙柔軟,

  當于面門;  如來勝相,  次第最上,

  得味真正,  無與等者;  一一毛孔,

  一毛旋生,  軟細紺青,  猶孔雀項。

  即於生時,  身放大光,  普照十方,

  無量國土,  滅盡三界,  一切諸苦,

  令諸眾生,  悉受快樂,  地獄畜生,

  及以餓鬼,  諸人天等,  安隱無患,

  悉滅一切,  無量惡趣。  身色微妙,

  如融金聚;  面貌清淨,  如月盛滿;

  佛身明耀,  如日初出;  進止威儀,

  猶如師子;  脩臂下垂,  立過于膝,

  猶如風動,  娑羅樹枝;  圓光一尋,

  能照無量,  猶如聚集,  百千日月;

  佛身淨妙,  無諸垢穢,  其明普照,

  一切佛剎;  佛光巍巍,  明焰熾盛,

  悉能隱蔽,  無量日月;  佛日燈炬,

  照無量界,  皆令眾生,  尋光見佛。

  本所修習,  百千行業,  聚集功德,

  莊嚴佛身,  臂傭纖圓,  如象王鼻;

  手足淨軟,  敬愛無厭;  去來諸佛,

  數如微塵,  現在諸佛,  亦復如是;

  如是如來,  我今悉禮。  身口清淨,

  意亦如是,  以妙香華,  供養奉獻,

  百千功德,  讚詠歌歎,  設以百舌,

  於千劫中,  歎佛功德,  不能得盡;

  如來所有,  現世功德,  種種深固,

  微妙第一,  設復千舌,  欲讚一佛,

  尚不能盡,  功德少分,  況欲歎美,

  諸佛功德?  大地及天,  以為大海,

  乃至有頂,  滿其中水,  尚以一毛,

  知其滴數,  無有能知,  佛一功德。

  我今以禮,  讚歎諸佛,  身口意業,

  悉皆清淨,  一切所修,  無量善業,

  與諸眾生,  證無上道。』  如是人王,

  讚歎佛已,  復作如是,  無量誓願:

 『若我來世,  無量無邊,  阿僧祇劫,

  在在生處,  常於夢中,  見妙金鼓,

  得聞懺悔,  深奧之聲。  今所讚歎,

  面貌清淨,  願我來世,  亦得如是。

  諸佛功德,  不可思議,  於百千劫,

  甚難得值,  願於當來,  無量之世,

  夜則夢見,  晝如實說。  我當具足,

  修行六度,  濟拔眾生,  越於苦海,

  然後我身,  成無上道;  令我世界,

  無與等者,  奉貢金鼓,  讚佛因緣,

  以此果報,  當來之世,  值釋迦佛,

  得受記莂,  并令二子:  金龍金光,

  常生我家,  同共受記。  若有眾生,

  無救護者,  眾苦逼切,  無所依止,

  我於當來,  為是等輩,  作大救護,

  及依止處,  能除眾苦,  悉令滅盡,

  施與眾生,  諸善安樂。  我未來世,

  行菩薩道,  不計劫數,  如盡本際,

  以此金光,  懺悔因緣,  使我惡海,

  及以業海、  煩惱大海,  悉竭無餘。

  我功德海,  願悉成就;  智慧大海,

  清淨具足;  無量功德,  助菩提道,

  猶如大海,  珍寶具足。  以此金光,

  懺悔力故,  菩提功德,  光明無礙,

  慧光無垢,  照徹清淨。  我當來世,

  身光普照,  功德威神,  光明焰盛,

  於三界中,  最勝殊特,  諸功德力,

  無所減少,  當度眾生,  越於苦海,

  并復安置,  功德大海。  來世多劫,

  行菩提道,  如昔諸佛,  行菩提者。

  三世諸佛,  淨妙國土;  諸佛至尊,

  無量功德;  令我來世,  得此殊異,

  功德淨土,  如佛世尊。』  信相當知,

  爾時國王,  金龍尊者,  則汝身是;

  爾時二子,  金龍金光,  今汝二子,

  銀相等是。」

金光明經空品第五编辑

「無量餘經,  已廣說空,  是故此中,

 略而解說。  眾生根鈍,  尠於智慧,

 不能廣知,  無量空義,  故此尊經,

 略而說之;  異妙方便,  種種因緣,

 為鈍根故,  起大悲心,  今我演說,

 此妙經典。  如我所解,  知眾生意,

 是身虛偽,  猶如空聚;  六入村落,

 結賊所止,  一切自住,  各不相知。

 眼根受色;  耳分別聲;  鼻嗅諸香;

 舌嗜於味;  所有身根,  貪受諸觸;

 意根分別,  一切諸法;  六情諸根,

 各各自緣,  諸塵境界,  不行他緣。

 心如幻化,  馳騁六情,  而常妄想,

 分別諸法;  猶如世人,  馳走空聚,

 六賊所害,  愚不知避。  心常依止,

 六根境界,  各各自知,  所伺之處,

 隨行色聲、  香味觸法。  心處六情,

 如鳥投網,  其心在在,  常處諸根,

 隨逐諸塵,  無有暫捨。  身空虛偽,

 不可長養,  無有諍訟,  亦無正主,

 從諸因緣,  和合而有,  無有堅實,

 妄想故起。  業力機關,  假為空聚,

 地水火風,  合集成立,  隨時增減,

 共相殘害;  猶如四蛇,  同處一篋,

 四大蚖蛇,  其性各異,  二上二下,

 諸方亦二,  如是蛇大,  悉滅無餘。

 地水二蛇,  其性沈下;  風火二蛇,

 性輕上升;  心識二性,  躁動不停,

 隨業受報,  人天諸趣,  隨所作業,

 而墮諸有。  水火風種,  散滅壞時,

 大小不淨,  盈流於外;  體生諸蟲,

 無可愛樂;  捐棄塚間,  如朽敗木。

 善女當觀,  諸法如是,  何處有人,

 及以眾生?  本性空寂,  無明故有,

 如是諸大,  一一不實,  本自不生,

 性無和合。  以是因緣,  我說諸大,

 從本不實,  和合而有;  無明體相,

 本自不有,  妄想因緣,  和合而有;

 無所有故,  假名無明,  是故我說,

 名曰無明、  行識名色、  六入觸受、

 愛取有生、  老死愁惱,  眾苦行業,

 不可思議,  生死無際,  輪轉不息。

 本無有生,  亦無和合,  不善思惟,

 心行所造。  我斷一切,  諸見纏等,

 以智慧刀,  裂煩惱網;  五陰舍宅,

 觀悉空寂,  證無上道,  微妙功德;

 開甘露門、  示甘露器、  入甘露城、

 處甘露室,  令諸眾生,  食甘露味。

 吹大法螺、  擊大法鼓、  然大法炬、

 雨勝法雨。  我今摧伏,  一切怨結,

 竪立第一,  微妙法幢;  度諸眾生,

 於生死海,  永斷三惡,  無量苦惱。

 煩惱熾然,  燒諸眾生,  無有救護,

 無所依止;  我以甘露,  清涼美味,

 充足是輩,  令離焦熱,  於無量劫,

 遵修諸行,  供養恭敬,  諸佛世尊;

 堅固修習,  菩提之道;  求於如來,

 真實法身;  捨諸所重,  肢節手足、

 頭目髓腦、  所愛妻子、  錢財珍寶、

 真珠瓔珞、  金銀琉璃,  種種異物。」

金光明經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