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 卷六十五 金史
卷六十六 列傳第四
卷六十七 → 

始祖以下諸子 本名烏野,子 宗秀 隈可 宗室 胡十門 合住曾孙 布輝 摑保 衷本名醜漢本名掃合 朮魯 胡石改 宗賢本名阿魯 撻懶 卞本名吾母本名阿里刺本名三寶 阿喜

始祖以下諸子编辑

编辑

  勗,字勉道。本名烏野,穆宗第五子。好學問,國人呼為秀才。年十六,從太祖攻甯江州,從宗望襲遼主于石輦鐸。太宗嗣位,自軍中召還,與謀政事。宗翰、宗望定汴州,受宋帝降。太宗使勗就軍中往勞之。宗翰等問其所欲。曰:「惟好書耳。」載數車而還。

  女直初無文字,及破遼,獲契丹、漢人,始通契丹、漢字,於是諸子皆學之。宗雄能以兩月盡通契丹大小字,而完顏希尹乃依仿契丹字制女直字。女直既未有文字,亦未嘗有記錄,故祖宗事皆不載。宗翰好訪問女直老人,多得祖宗遺事。太宗初即位,複進士舉,而韓昉輩皆在朝廷,文學之士稍拔擢用之。天會六年,詔書求訪祖宗遺事,以備國史,命勗與耶律迪越掌之。勗等采摭遺言舊事,自始祖以下十帝,綜為三卷。凡部族,既曰某部,複曰某水之某,又曰某鄉某村,以別識之。凡與契丹往來及征伐諸部,其間詐謀詭計,一無所隱。事有詳有略,咸得其實。

  自太祖與高麗議和,凡女直入高麗者皆索之,至十餘年,索之不已。勗上書諫曰:「臣聞德莫大于樂天,仁莫先于惠下。所索戶口,皆前世奸宄叛亡,烏蠢、訛謨罕、阿海、阿合束之緒裔。先世綏懷四境,尚未賓服,自先君在與高麗通,聞我將大,因謂本自同出,稍稍款附。高麗既不聽許,遂生邊釁,因致交兵,久方連和,蓋三十年。當時壯者今皆物故,子孫安於土俗,婚姻膠固,征索不已,彼固不敢稽留,骨肉乖離,誠非眾願。人情怨甚可湣者,而必欲求為己有,特彼我之蔽,非一視同仁之大也。國家民物繁夥,幅員萬里,不知得此果何益耶。今索之不還,我以強兵勁卒取之無難。然兵兇器,戰危事,不得已而後用。高麗稱籓,職貢不闕,國且臣屬,民亦非外。聖人行義,不責小過,理之所在,不俟終日。臣愚以為宜施惠下之仁,弘樂天之德,聽免征索,則彼不謂己有,如自我得之矣。」從之。

  十五年,為尚書左丞加鎮東軍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預平宗磐之難,賜與甚多,加儀同三司,以「皇叔祖」字冠其銜。勗皆力辭不受。

  皇統元年,撰定熙宗尊號冊文。上召勗飲於便殿,以玉帶賜之。所撰《祖宗實錄》成,凡三卷,進入,上焚香立受之,賞賚有差。制詔左丞勗、平章政事弈職俸外別給二品親王俸傔。舊制,皇兄弟、皇子為親王給二品俸。宗室封一字王者給三品俸,勗等別給親王俸,皆異數也。宴群臣于五雲樓,勗進酒稱謝。帝起立,宰臣進曰:「至尊為臣下屢起,于禮未安。」上曰:「朕屈己待臣下,亦何害。」是日,上及群臣盡歡。俄同監修國史,進拜平章政事。光懿皇后忌辰,熙宗將出獵,勗諫而止。

  熙宗獵於海島,三日之間,親射五虎獲之。勗獻《東狩射虎賦》,上悅,賜以佩刀、玉帶、良馬。能以契丹字為詩文,凡遊宴有可言者,輒作詩以見意。時上日與近臣酣飲,或繼以夜,莫能諫之。勗上疏諫,乃為止酒。進拜左丞相,兼侍中、監修如故。八年,奏上《太祖實錄》二十卷,賜黃金八十兩,銀百兩,重彩五十端,絹百匹,通犀、玉鉤帶各一。出領行台尚書省事,召拜太保,領三省、領行台如故,封魯國王。

  勗剛正寡言。海陵方用事,朝臣多附之者。一日,大臣會議,海陵後至,勗面責之曰:

  「吾年五十餘,猶不敢後,爾少年強健,肪敢如此。」海陵跪謝。九年,進拜太師,進封漢國王。海陵篡立,加恩大臣以收人望,封秦漢國王,領三省、監修如故。

  及宗本無罪誅,勗髭鬢頓白,因上表請老。海陵不許,賜以玉帶,優詔諭之。有大事令宰臣就第商議,入朝不拜。勗遂稱疾篤不言,表請愈切,海陵不懌,從之。以本官致仕,進封周宋國王。正隆元年,與宗室俱遷中都。二年,例降封金源郡王。薨,年五十九。

  撰定《女直郡望姓氏譜》及他文甚眾。大定二十年,詔曰:「太師勗諫表詩文甚有典則,朕自即位所未嘗見。其諫表可入《實錄》,其《射虎賦》詩文等篇什,可鏤版持之。」子宗秀。

子 宗秀编辑

  宗秀,字實甫,本名撕里忽。涉獵經史,通契丹大小字。善騎射,與平宗磐、宗雋之亂,授定遠大將軍,以宗磐世襲猛安授之。

  宗弼複取河南,宗秀與海陵俱赴軍前任使。宋將岳飛軍於亳、宿之間,宗秀率步騎三千扼其沖要,遂與諸軍逆擊敗之。師還,為太原尹,改婆速路統軍使、不受。高麗遣使以士產獻,卻之。入為刑部尚書,改禦史中丞,授翰林學士。天德初,轉承旨,封宿國公,賜玉帶。曆平陽尹、昭義軍節度使,封廣平郡王。正隆二年卒官,年四十二。是歲,例降二品以上封爵,改贈金紫光祿大夫。

隈可编辑

  康宗敬僖皇后生楚王謀良虎。次室溫都氏生昭武大將軍同喬茁。次室僕散氏坐事早死,生龍虎衛上將軍隈可。

  隈可亦作偎喝,美髯須,勇健有材略。從太祖伐遼,取甯江州,戰出河店。天眷二年,授驃騎上將軍,除迭魯苾撒糺詳隱,遷忠順軍節度使、興平軍節度使。天德二年,入為大宗正丞。四年,出為昭德軍節度使。以兄謀良虎孫喚端合紮謀克餘戶,授偎上京路紮里瓜猛安所屬世襲謀克。改德昌軍節度使,封廣平郡王。正隆二年,例奪王爵,改曷速館節度使,再改忠順軍節度使。大定元年,封宗國公,為勸農使,卒官,年六十五。


宗室编辑

  始祖兄弟三人,保活里之後為神士懣、迪古乃,別有傳。

胡十門编辑

  胡十門者,曷蘇館人也。父撻不野,事遼為太尉。胡十門善漢語,通契丹大小字,勇而善戰。高永昌據東京,招曷蘇館人,眾畏高永昌兵強,且欲歸之。胡十門不肯從,召其族人謀曰:「吾遠祖兄弟三人,同出高麗。今大聖皇帝之祖入女直,吾祖留高麗,自高麗歸於遼。吾與皇帝皆三祖之後。皇帝受命即大位,遼之敗亡有征,吾豈能為永昌之臣哉!」始祖兄阿古乃留高麗中,胡十門自言如此,蓋自謂阿古乃之後雲。於是率其族屬部眾詣撒改,烏蠢降,營於馳回山之下。永昌攻之,胡十門力戰不能敵,奔於撒改。及攻開州,胡十門以糧餉給軍。後攻保州,遼獎以舟師遁,胡十門邀擊敗之,降其士卒。賞賜甚厚,以為曷蘇館七部勃堇,給銀牌一、木牌三。天輔二年卒。贈監門衛上將軍,再贈驃騎衛上將軍。

  子鉤室,嘗從攻顯州,領四謀克軍,破梁魚務,功最,以其父所管七部為曷蘇館都勃堇。

合住编辑

  有合住者,亦稱始祖兄苗裔,但不知與胡十門相去幾從耳。

  合住,曷速館苾里海水人也。仕遼,領辰、複二州漢人、渤海。

曾孙 布輝编辑

  子蒲速越,襲父職,再遷靜江中正軍節度使,佩金牌,為曷速館女直部長。

  子余里也與胡十門同時歸朝,屢以糧餉助伐高永昌及高麗、新羅。後從宗望伐宋,以功遷真定府路安撫使兼曹州防禦使,佩金牌。授苾里海水世襲猛安。

  長子布輝,識女直、契丹、漢字,善騎射。年十八,宗弼選為紮也,從阿里、蒲盧渾追宋康王於明州。睿宗聞其才,召置麾下,從經略山東、河北、陝西,襲其父猛安,授昭勇大將軍。海陵伐宋,以本猛安兵從,半道與南征萬戶完顏福壽等俱亡歸,謁世宗于遼陽。

  世宗即位,除同知曷蘇館節度使事。刑部侍郎斜哥為都統,布輝副之,坐擅署置官吏、私用官中財物,削兩階解職。未浹旬,世宗獻享山陵。兵部尚書可喜、昭毅大將軍斡論、中都同知完顏璋等謀反,欲因上謁山陵舉事。斡論與布輝親舊,與之謀議,事具《可喜傳》。既知事不可成,乃與可喜、璋執斡論等上變。可喜不肯以始謀盡首,遂並誅之,而賞布輝、璋。除布輝浚州防禦使,累遷順天軍節度使。致仕,卒,年六十七。

摑保编辑

  昭祖族人摑保者,從昭祖耀武於青嶺、白山。還至姑里甸,昭祖得疾,寢於村舍,洞無門扉,乃以車輪當門為蔽,摑保臥輪下為捍禦。已而賊至,刃交於輪輻間。摑保洞腹見膏,恐昭祖知之,乃然薪取膏以為炙,問之,以他肉對。昭祖心知之,遂中夜啟行。

编辑

  衷,本名醜漢,中都司屬司人,世祖曾孫。祖霸合布里封鄆王,父悟烈官至特進。大定中,收充閤門祗候,授代州宣銳軍都指揮使。歲旱,州委禱雨於五台靈潭,步致其水,雨隨下,人為刻石紀之。四遷引進使,兼典客署令,改尚輦局使。扈從北幸,賜廄馬二以旌其勤。尋為夏國王李仁孝封冊使,曆寧海、蠡州刺史,入為大睦親府丞。除順義軍節度使,陛辭,賜金幣,特寵異之。移鎮鎮西。泰和六年,致仕,卒。

  衷孝悌貞謹,深悉本朝婚禮,皇族婚嫁每令衷相之。治複有能稱,其在寧海、蠡州,平賦役無擾,民立石頌遺愛。大安初,追贈輔國上將軍。

编辑

  齊,本名掃合,穆宗曾孫。父胡八魯,甯州刺史。大定中,以族次充司屬司將軍,授同知複州軍州事,累遷刑部員外郎。上諭曰:「本朝以來,未嘗有內族為六部郎官者,以卿曆職廉能,故授之。」先是,複州合廝罕關地方七百八里,因圍獵,禁民樵捕。齊言其地肥衍,令賦民開種則公私有益。上然之,為弛禁。即牧民以居,田收甚利,因名其地曰合廝罕猛安。

  章宗立,改戶部員外郎,出為磁州刺史,治以寬簡,未嘗留獄。屬邑武安,有道士視觀宇不謹,吏民為請鄰郡王師者代主之。道士忿奪其利,告王私置禁銅器,法當徒。縣令惡其為人,反坐之,具獄上。齊審其誣。又以王有德,不忍坐之,問同僚,無以對。齊曰:「道士同請即同居也,當准首,俱釋其罪。」其寬明有體,皆此類也。

  磁,名郡,刺史皆朝廷遴選,郡人以前政有聲如劉徽柔、程輝、高德裕皆不及也。河北提刑司以治狀聞。明昌三年,始議置諸王傅,頗難其選,乃以齊傅袞王。王將至任郡,猛安迎接,齊峻卻之。王怪問故,曰:「王國籓輔,猛安皆總戎職,于王何利焉,卻之以遠嫌也。」王悅服。王府家奴為不法,輒發還本猛安,終更無敢犯者。

  明年,授山東東、西路副統軍,兼同知益都府事。有惠愛,郡人為之立碑。轉彰化軍節度使。六年,移利涉軍。召見,勞尉有加。詔留守上京。承安二年,致仕,卒。齊明法識治體,所至有聲,內族中與丞相承暉並稱雲。

朮魯编辑

  朮魯,宗室子。從鄭王斡賽敗高麗於曷懶,取亞魯城,克甯江州,取黃龍府。出河店之役、達魯古城之役、護步荅岡之役皆力戰有功。東京降,為本路招安副使。敗遼兵,破同刮營。蘇州漢民叛走,朮魯追複之,以功為謀克。天輔四年卒,年四十一。皇統中,贈鎮國上將軍。

胡石改编辑

  胡石改,宗室子也。從太祖攻甯江,敗遼兵于達魯古城,破遼主親兵,皆有功。遼軍來援濟州,胡石改與其兄實古乃以兵迎擊,敗之。還攻濟州,中流矢,戰益力,克其城。軍中稱其勇。從攻春、泰州,降之,並降境內諸部族,其不降者皆攻拔之。遼主西走,胡石改追至中京,獲其宮人、輜重凡八百兩。

  有思泥古者,複以本部叛去,胡石改以兵五百追及之,獲其親屬部人以還。德州複叛,胡石改以兵五千克其城。從婁室擊敗敵兵二萬於歸化之南,並降歸化。從取居庸關,並燕之屬縣及其山谷諸屯。移失部既降,複叛去,胡石改引兵追及,戰敗之,俘獲甚眾。澤州諸部有逃者,皆追複之。又敗叛人於臨潢,誅其酋領而安撫其人民。

  天眷二年,遷永定軍節度使,改武定軍,徙汴京留守。天德三年,授世襲猛安。卒,年六十八。

宗賢编辑

  宗賢,本名阿魯。太祖伐遼,從攻甯江州、臨潢府。太宗監國,選侍左右,甚見親信。臨潢複叛,從宗望複取之。為內庫都提點,再遷歸德軍節度使。政寬簡,境內大治。秩滿,士民數百人相率詣朝廷請留。及改武定軍,百姓扶老攜幼送數十里,悲號而去。改永定軍。秉德廉訪官吏,士民持盆水與鏡,前拜言曰:「使君廉明清直類此,民實賴之。」秉德曰:「吾聞郡僚廉能如一,汝等以為如何?」眾對曰:「公勤清儉皆法則於使君耳。」因謂宗賢曰:「人謂君善治,當在甲乙,果然賢使君也。」用是超遷兩階。

  天德初,授世襲謀克,馳驛召之。雄州父老相率張青繩懸明鏡於公署,老幼填門,三日乃得去。封定國公,再除忠順軍節度使,賜以玉帶。捕盜司執數人至府,宗賢問曰:「罪狀明白否?」對曰:「獄具矣。」宗賢閱其案,謂僚佐曰:「吾察此輩必冤。」不數日,賊果得,人服其明。改曷懶路兵馬都總管,曆廣甯尹,封廣平郡王。改崇義軍節度使,兼領北京宗室事。正隆例奪王爵,加金紫光祿大夫,改臨海軍。大定初,遣使召之。宗賢率諸宗室見於遼陽,除同簽大宗正事,封景國公,致仕。起為婆速路兵馬都總管,複致仕。卒。

撻懶编辑

  特進撻懶,宗室子。年十六,事太祖,未嘗去左右。出河店之役,太祖欲親戰,撻懶控其馬而止之曰:「主君何為輕敵。臣請效力。」即挺槍前,手殺七人。已而槍折,騎士曳而下者九人。太祖壯之曰:「誠得此輩數十,雖萬眾不能當也。」及戰于達魯古城,遼兵一千陣于營外,太祖遣撻懶往擊之。撻懶沖出敵陣,大敗其眾。攻臨潢府、春、泰州、中、西二京,皆有功。天輔六年,授謀克。

  天會四年,從伐宋,屢以功受賞。明年,再舉至汴。宗望聞宋人會諸路援兵于睢陽,遣撻懶與阿里刮將兵二千往拒之。敗其前鋒軍三萬於杞縣,又破三寨,擒宋京東路都總管胡直孺、南路都統制隋師元及其三將並直孺二子,遂取拱州,降寧陵。複破二萬于睢陽,進取亳州。聞宋兵十萬且至,會宗望益兵四千,合擊,大敗之。其卒二千,陣而立,馳之不動,即麾軍去馬擊之,盡殪,擒其將石瑱而還。帥府嘉其功,賞賚優渥。睿宗駐兵熙州,分遣諸將略地。撻懶以軍五百入六盤山十六寨,降其官八十餘,民戶四千,獲馬二千疋。

  皇統中,累加銀青光祿大夫。天德初,加特進,授世襲猛安。卒,年六十五。海陵遷諸陵於大房山,以撻懶嘗給事太祖,命作石像,置睿陵前。

编辑

  卞,本名吾母,上京司屬司人,大定二年,收充護衛,積勞授彰化軍節度副使,入為都水監丞,累遷中都、西京路提刑使,徙知歸德府、河平軍節度使。王汝嘉奏卞前在都水監導河有勞,除北京留守。未幾,改知大興府事。時有言,尚書左丞夾穀衡在軍不法,詔刑部問狀。事下大興府,卞輒令追攝,上以為失體,杖四十。久之,乞致仕,不許。拜御史大夫。先是,左司諫赤盞高門上言,御史大夫久闕,憲紀不振,宜選剛正疾惡之人肅清庶務。上由是用卞。前時孫鐸、賈鉉俱為尚書,鉉拜參知政事,而鐸再任,對賀客誦唐張在詩,有鬱鬱意。卞劾奏之,鐸坐降黜。既而複申前請,遂以金吾衛上將軍致仕,薨。

编辑

  膏,本名阿里刺,隸上京司屬司。大定十年,以皇家近親,收充東宮護衛。轉十人長,授禦院通進,從世宗幸上京。會皇太子守國薨,世宗以膏親密可委,特命與滕王府長史台馳驛往護喪。時章宗為金源郡王,亦留中都,且命膏等保護,諭之曰:「郡王遭此家難,哀哭當以禮節之,飲食尤宜謹視。」世宗還都,遷符寶郎,除吏部郎中。

  章宗即位,坐與御史大夫唐括貢為壽,犯夜禁,奪官一階,罷。明昌元年,起為同知棣州防禦使事,上書曆詆宰執。帝以小臣敢譏訕宰輔,杖八十,削一官,罷之,發還本猛安。

  明年,隆授同知宣德州事。召授武衛軍副都指揮使,四遷知大興府事,轉左右宣徽使。承安二年,拜尚書右丞,出為泰定軍節度使,移知濟南府。卒。

编辑

  弈,本名三寶,隸梅堅塞吾司屬司。大定七年,以近親充東宮護衛十人長,轉為尚廄局使。章宗即位,遷左衛副將軍,累遷右副都點檢,兼提點尚廄局使。諭旨曰:「汝非有過人才,第以久次遷授。當謹乃職,勿複有非違事,使朕聞之。」未幾,坐廄馬瘦,決三十。承安二年,改左副都點檢,兼職如舊。俄授同簽大睦親府事,卒。

  弈為人貪鄙,數以贓敗,帝愛其能治圍場,故進而委信之。

阿喜编辑

  阿喜,宗室子,好學問。襲父北京路筈柏山猛安,聽訟明決,人信而愛之。察廉能,除彰國軍節度副使,改上京留守判官。提刑司奏彰國軍治狀,遷同知速頻路節度事,改歸德軍,曆海、邳二州刺史,皆兼總押軍馬。

  宋統領劉文謙以兵犯宿遷,阿喜逆擊,破之。複破戚春、夏興國舟兵萬餘人,斬夏興國於陣。遷鎮國上將軍,再賜銀幣,為元帥左監軍紇石列執中前鋒。渡淮,破寶應、天長二縣。師還,遷同知歸德府事,改泗州防禦使。丁母憂,起複。大安二年,改華州防禦使,遷鎮南軍節度使。貞祐二年,改知大名府,充馬軍都提控,曆橫海、安化軍節度使,充宣差山東路左翼都提控。尋知濟南府事,徙沁南軍節度使,遷河南統軍使,兼昌武軍節度使,卒。

  贊曰:金諸宗室,自始祖至康宗凡八世。獻祖徙居海姑水納葛里村,再徙安出虎水。世祖稱海姑兄弟,蓋指其所居也。完顏十二部,皆以部為氏,宣宗詔宗室皆書姓氏,然亦有部人以部為氏,非宗室同姓者,遂不可辨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