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六十八 金史
卷六十九 列傳第七 太祖諸子
卷七十 
太祖諸子 宗雋本名訛魯觀 宗傑本名沒里野 宗強本名阿魯,子:爽(本名阿鄰)可喜 阿瑣 宗敏本名阿魯補本名常勝

列傳第七 太祖諸子 宗雋本名訛魯觀 宗傑本名沒里野 宗強本名阿魯,子 爽(本名阿鄰)可喜 阿瑣 宗敏本名阿魯補宗峻子,本名常勝

  太祖聖穆皇后生景宣帝、豐王烏烈、趙王宗傑。光懿皇后生遼王宗幹。欽憲皇后生宋王宗望、陳王宗雋、瀋王訛魯。宣獻皇后生睿宗、豳王訛魯朵。元妃烏古論氏生梁王宗弼、衛王宗強、蜀王宗敏。崇妃蕭氏生紀王習泥烈、息王甯吉、莒王燕孫。娘子獨奴可生鄴王斡忽。宗幹、宗望、宗弼自有傳。

宗雋编辑

  宗雋,本名訛魯觀。天會十四年,為東京留守。天眷元年,入朝,與左副元帥撻懶建議,以河南、陝西地與宋。俄為尚書左丞相,加開府儀同三司,兼侍中,封陳王。二年,拜太堡,領三省事,進封兗國王,既而以謀反,誅。

宗傑编辑

  宗傑,本名沒里野。天會五年,薨。天會十三年,諡孝悼。天眷元年,追封越王。以其長子奭為會甯牧,封鄧王。後為上京留守,再改燕京、西京。皇統三年,薨。子阿楞、撻楞。海陵為相,將謀弑立,構而殺之。海陵篡立,並殺宗傑妻。大定間,贈宗傑太師,進封趙王。

宗強编辑

  宗強,本名阿魯。天眷元年,封紀王。三年,代宗固為燕京留守,封衛王,太師。皇統二年十月,薨,輟朝七日。喪至上京,上親臨哭之慟,仍親視喪事。子阿鄰、可喜、阿瑣。

编辑

  爽,本名阿鄰。天德三年,授世襲猛安。正隆二年,除橫海軍節度使,改安武軍,留京師奉朝請。海陵將伐宋,嚴酒禁,爽坐與其弟阿瑣,及從父兄京、徒單貞會飲,被杖,下遷歸化州刺史,奪猛安。未幾,複除安武軍節度使。

  海陵渡淮,分遣使者翦滅宗室,爽憂懼不知所出。會世宗即位東京,宗室璋推爽弟阿瑣行中都留守,遣人報爽。爽棄妻子來奔,與弟忻州刺史可喜,俱至中都。東迎車駕,至梁魚務入見,世宗大悅,即除殿前馬步軍都指揮使。封溫王,改秘書監。母憂,尋起複,遷太子太保,進封壽王。

  頃之,世宗第五女蜀國公主下嫁唐括鼎,賜宴神龍殿,謂爽曰:「朕與卿兄弟,在正隆時,朝夕常懼不保,豈意今日賴爾兄弟之福,可以享安樂矣。」爽泣下,頓首謝。未幾,判大宗正事,太子太保如故。

  爽有疾,詔除其子符寶祗候思列為忠順軍節度副使。爽入謝,上曰:「朕以卿疾,使卿子遷官,冀卿因喜而愈也。思列年少,未閑政事,卿訓以義方,使有善可稱,別加升擢。」爽疾少間,將從上如涼陘,賜錢千萬,進封英王,轉太子太傅。複世襲猛安,進封榮王,改太子太師。

  顯宗長女鄴國公主下嫁烏古論誼,賜宴慶和殿,爽坐西向,迎夕照,面發赤似醉。上問曰:「卿醉邪?」對曰:「未也,臣面迎日色,非酒紅也。」上悅,顧群臣曰:「此弟出言,未嘗不實,自小如此。」因謂顯宗兄弟曰:「汝等可以為法。」以爽貲用有闕,特賜錢一萬貫。二十三年,爽疾久不愈,敕有司曰:「榮王告滿百日,當給以王俸。」

  既薨,上悼痛,輟朝,遣官致祭,賻銀千兩、重彩四十端、絹四百匹。陪葬山陵,親王、百官送葬。他日,謂大臣曰:「榮王之葬,朕以不果親送為恨。」其見友愛如此。

可喜编辑

  可喜,以宗室子,累官唐括部族節度使,降忻州刺史。海陵遣使殺之,可喜聞世宗即位,即棄州來歸,與其兄歸化州刺史阿鄰會於中都。是時,弟阿瑣權中都留守事,可喜謂阿鄰曰:「阿瑣愚戇,恐不能撫治,欲少留以助之。」阿鄰乃行。可喜留中都,聞世宗發東京,乃迎見於麻吉鋪。除兵部尚書,佩金牌,將兵往南京。行至中都,聞南京已定,遂止。

  可喜材武過人,狠戾好亂,自乙太祖孫,頗有異志。世宗初至中都,倥傯多事,扈從諸軍未暇行賞,或有怨言。昭武大將軍斡論,正隆末,被詔佩金牌,取河南兵四百人,監完顏彀英軍於歸化,次彰德。會獨吉和尚持大定赦文至。和尚使人招之,斡論不聽,率兵來迎,和尚亦以所將蒲輦兵,列陣待之。斡論兵皆不肯戰,遂請降。和尚邀之入相州,收其甲兵,置酒相勞,斡論托腹疾,不肯飲。至夜,已張燈,時時出門,與其心腹密謀,欲就執和尚。稍具弓矢,和尚覺之,佯為不知,使其從者迫而伺之,斡論不得發。上至中都近郊,斡論上謁,上亦撫慰之。斡論自慊,初無降志。及河南統軍司令史斡里朵,為人狡險,憙圖事,斡論取兵于河南統軍使陁滿訛里也,斡里朵與俱來,俱不自安。同知延安尹李惟忠,與熙宗弑逆,構殺韓王亨,世宗疏斥之。同知中都留守璋,初自領其職,因而授之。完顏布輝為副統,以罪解職,居京師。於是可喜、斡論、李惟忠、斡里朵、璋、布輝謀,欲因扈從軍士怨望作亂。斡論曰:「押軍猛安沃窟刺,必不違我。」惟忠曰:「惟忠嘗為神翼軍總管,有兩銀牌尚在,可以矯發內藏賞士。萬戶高松與我舊,必見聽。」眾曰:「若得此軍,舉事無難矣。」斡論往約沃窟刺,沃窟刺從之。惟忠旆說高松,高松不聽,語在《松傳》。

  大定二年正月甲戌,上謁山陵,可喜中道稱疾而歸。乙亥夜,召斡論、惟忠、斡里朵、璋、布輝會其家,沃窟刺以兵赴之,璋曰:「今不高松軍,事不可成矣。」可喜、璋、布輝乃擒斡論、惟忠、斡里朵、沃窟刺,詣有司自首。既下詔獄,可喜不肯自言其始謀,及與斡論面質,然後款伏。上念兄弟少,太祖孫惟數人在,惻然傷之。詔罪止可喜一身,其兄弟子孫皆不緣坐。遂誅斡論、惟忠、斡里朵、沃窟刺等,其沃窟刺下謀克士卒皆釋之。除璋彰化軍節度使,布輝浚州防禦使。辛巳,詔天下。是日,賜扈從萬戶銀百兩,猛安五十兩,謀克絹十匹,甲士絹五匹、錢六貫,阿里喜以下賜各有差。

阿瑣编辑

  阿瑣,宗強之幼子也。長身多力。天德二年,以宗室子,授奉國上將軍,累加金吾衛上將軍,居於中都。

  海陵伐宋,以左衛將軍蒲察沙離只同知中都留守事,佩金牌,守管簽。世宗即位東京,阿瑣與璋等守城軍官烏林荅石家奴等,入留守府,殺沙離只、府判抹撚撒離喝。眾以阿瑣行留守事,璋自署同知留守事,即遣謀克石家奴、烏林荅願、蒲察蒲查、大興少尹李天吉子磐等,奉表東京。

  大定二年,授橫海軍節度使,剛以名鷹,詔曰:「卿方年少,宜自戒慎,留心政事。」改武定軍,以母憂去官。起復興平軍節度使,賜以襲衣廄馬。遷廣甯尹,坐贓一萬四千餘貫,詔杖八十,削兩階,解職。入見於常武殿,上曰:「朕謂汝有才力,使之臨民。今汝在法當死,朕以親親之故,曲為全貸。當思自今戒懼,勿複使惡聲達於朕聽。」改平涼、濟南尹,卒官,年三十七。上命有司致祭,賻銀千兩、重彩四十端、絹四百匹。

宗敏编辑

  宗敏,本名阿魯補。天眷元年,封邢王。皇統三年,為東京留守,拜左副元帥,兼會寧牧。進拜都元帥,兼判大宗正事。再遷太保,領三省事,兼左副元帥,領行台尚書省事,封曹國王。

  海陵謀弑立,畏宗敏尊且材勇,欲構誣以除之。時熙宗屢殺大臣,宗敏憂之,謂海陵曰:「主上喜殘殺,而國家事重,奈何。」宗敏言時,適左右無人,海陵將以此為指斥構害之,自念無證不可發,乃止。

  及弑熙宗,使葛王宗敏。葛王者,世宗初封也。宗敏聞海陵召,疑懼不敢往。葛王曰:「叔父今不即往,至明日,如何與之相見。」宗敏入宮,海陵欲殺之,尚猶豫,以問左右。烏帶曰:「彼太祖子也,不殺之,眾人必有異議,不如除之。」乃使僕散忽土殺之,忽土刃擊宗敏,宗敏左右走避,膚發血肉,狼藉遍地。葛王見殺宗敏,問於眾曰:「國王何罪而死?」烏帶曰:「天許大事,尚已行之,此蟣虱耳,何足道者。」天德三年,海陵追封宗敏為太師,進封爵。妃蒲察氏,進國號。封子撒合輦舒國公,賜名褒,進封王;阿里罕封密國公。正隆六年,契丹撒八反,海陵遣使殺諸宗室,阿里罕遂見殺。大定間,詔複官爵。

编辑

  胙王元,景宣皇帝峻子也,本名常勝,為北京留守,弟查刺為安武軍節度使。

  皇統七年四月戊午,左副點檢蒲察阿虎特子尚主,進禮物,賜宴便殿。熙宗被酒,酌酒賜元,元不能飲,上怒,仗劍逼之,元逃去。命左丞宗憲召元,宗憲與元俱去,上益怒,是時戶部尚書宗禮在側,使之跪,手殺之。

  海陵與唐括辯謀廢立,海陵曰:「若舉大事,誰當立者。」海陵意謂己乃太祖長房之孫,當立。而辯與秉德初意不在海陵,常勝乃熙宗之弟,辯答曰:「無胙王常勝乎。」海陵複問其次,辯曰:「鄧王子阿楞。海陵曰:「阿楞屬疏。」由是海陵謂胙王有人望,不除之將不得立,故心忌常勝並阿楞。是時,阿楞方為奉國上將軍。

  河南軍士孫進自稱「皇弟按察大王」,熙宗疑「皇弟」二字或在常勝也,使特思鞫之,無狀。特思乃嘗疑海陵與唐括辯時時竊議,告之悼後者。海陵知熙宗有疑常勝心,因此可以除之,謂熙宗曰:「孫進反有端,不稱他人,乃稱皇弟大王。陛下弟止有常勝、查刺。特思鞫不以實,故出之矣。」熙宗以為然,使唐括辯、蕭肄按問特思,特思自誣服,故出常勝罪。於是,乃殺常勝及其弟查刺,並殺特思。海陵乘此並擠阿楞殺之。阿楞弟撻楞,熙宗本無意殺之,海陵曰:「其兄既已伏誅,其弟安得獨存。」又殺之。熙宗以海陵為忠,愈益任之,而不知其詐也。

  海陵篡立,追封常勝、查刺、阿楞官爵,親臨葬所致祭。大定十三年六月丁巳,世宗召皇太子諸王,侍食於清輝殿,曰:「或稱海陵多能,何也。海陵譎詐,睢盱殺人,空虛天下三分之二。太祖諸孫中,惟胙王元天性賢者也。」

  元子育,本名合住,大定二十七年,自南京副留守遷大宗正丞,兼勸農副使。上問宰臣曰:「合住為人如何?」平章政事襄、參政宗浩對曰:「為人清廉幹治。」上曰:「乃父亦然。」又曰:「蒲陽溫胙王元,外若愚訥,臨事明敏過人。朕于兄弟間,于元尤款密。」

  贊曰:「太祖躬擐甲胄,以定國家,舉無遺策,而諸子勇略材識,足以遂父之志。傳及太宗,而諸孫享其成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