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文學墓誌銘

金文學墓誌銘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录于《初學集/60

武林金子漸皋以崇禎十六年八月幾日,葬其父,而為狀來請銘,曰:「君姓金氏,諱某,字某。祖諱某,生四子。長為君父,諱某,舉癸卯鄉試,為邳州守。次則御史某也。君少孤,束髮為諸生,不事生產。邳州老於公車,將之官,鬻其居於御史以治裝。風雨之夕,御史家奴促令徙居。君之伯兄臥病,其妻徐孺人與其長姒負牆匿門扇後,行無燎火,彳亍泥濘中。比至旁舍,乞容榻之地,以置伯兄,而身與徐孺人露坐以待旦。未幾,伯兄夫婦相繼歿。邳州久宦不歸,送往事居,庀治喪葬。歲逼除,突煙不起,與徐孺人相對空案而已。邳州在官時,為兩幼叔娶婦,為兩大母卜改葬,黽勉有無,備所不堪。及其歸而析產,田取其磽瘠者,器什取其矰敝者,又舍故居而別僦居於市,曰:『吾不欲遠嫠婦弱弟,傷老人心也。』其孝友篤摯,好行其義若此。君自以不得志於場屋,督課漸皋甚切,然嘗正告之曰:『士君子以立身為本,功名富貴,非所急也。御史為人飛章劾王耀州,至今以為諱,可不戒哉!』漸皋既舉於鄉,卓然以名行有聞,君之教也。君卒於崇禎辛巳五月,享年幾十有幾。子三人,某某某。女三人,孫五人。墓在仁和之南山。」漸皋言君故有大志,易簀之時,執漸皋手而語曰:「民窮矣,盜益起,吾欲以七事上於朝而未能也,汝為我成之。」漸皋問七事云何?瞑不復言矣。銘曰:

有美一人婉清揚,目營四海滯堵牆。彌留之言何琅琅,載筆入棺告上皇。啟爾後賢繼述長,安寢巨室無衋傷。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