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五 金石文字記 卷六

  欽定四庫全書
  金石文字記卷六
  崑山顧炎武撰
  識餘
  岱嶽觀王圓題名
  右唐岱嶽觀碑題名之一此碑有開元十九年二十年建中元年貞元十四年題名都督兗州諸軍事任要行博城縣丞公孫杲二詩此碑前文從右方起後詩并題名或從右方起或從左方起每層髙下多寡參錯不一以文意筆法求之乃可辨其起訖凡唐人紀逰題名皆就舊碑之隂及兩旁書之前人已題後人即於空處插入大小髙下俱無定準宋初亦然自大中祥符以後題名者乃别求一石刻之字體始得舒縱亦不與舊文相亂然石小易於搬取故題名愈多而存者愈少今之溝渠碾磨之間皆是物矣此碑西側面又有宋政和甲子題名一條
  又按荼荈之荼與荼苦之荼本是一字古時未分麻韻荼荈字亦只讀為徒東漢以下乃音宅加反而加字音居何反猶在歌戈韻梁以下始有今音又妄減一畫為茶字此碑兩見荼字皆从艸从余可見唐時字體尚未變爾雅檟苦荼廣韻九麻中有荼字又有茶字注曰俗是也
  又任要題名曰貞元十四年正月十一日立春祭嶽遂登太平頂宿其年十二月廿一日立春再來致祭荼宴于兹曰荼宴者蓋唐時祭畢猶不用酒今不然矣
  宋董元康題名
  右小石刻在岱嶽觀予既録唐碑徃還數四道士謂余曰昨發地得石刻二請觀之其文亦可采因附焉下題同此
  盛勛題名
  右小石刻在岱嶽觀戊戌乃政和八年其年十一月己酉朔改元重和曰決獄者讞而決之古無仲夏斬決之事也
  宋眞宗廣生帝君讃
  右碑在泰山南麓青帝觀中宋眞宗御製廣生帝君讃并序其文及篆額皆御書青帝即禮記月令所謂其帝太皥而史記封禪書秦宣公作密畤於渭南祭青帝唐書王璵傳請置春壇祀青帝于國東郊者也夫帝者一而已矣易傳曰帝出乎震齊乎㢲相見乎離致役乎坤説言乎兌戰乎乾勞乎坎成言乎艮是周流于四時八卦之中而其為帝者一也家語載孔子之言曰丘也聞諸老聃曰天有五行水火金木土分時化育以成萬物其神謂之五帝古之王者易代而改號取法五行五行㪅王終始相生亦象其義故其生為明王者死而配五行是以太皥配木炎帝配火黄帝配土少皥配金顓頊配水於是有五天帝五人帝之説漢儒因之遂立感生帝之名謂帝王先祖皆感太微五帝之精以生鄭康成述春秋緯説蒼帝靈威仰赤帝赤熛怒黄帝含樞紐白帝白招拒黑帝叶光紀則王子雍諸儒所排駁而後世雖存五帝之祀亦不遵用其名者也豈若易傳之言簡而當哉若真宗之事又所不足論云
  升元觀牒
  右碑在泰山東南麓升元觀其大字草書甚遒勁不知何人筆録之以見當日牒文之式考宋史婁寅亮傳但云政和二年進士為上虞丞不言厯官兖州亦可以此碑補史之闕其曰太師魯國公則蔡京也普照寺有金大定五年牒碑長春觀有元丁亥年牒碑其式畧同金元碑並有印曰尚書禮部之印即今通行大篆文不用女直䝉古字
  宋范致君題名
  右小石刻在泰山南麓后土廟
  錢伯言題名
  右碑舊在宋天書觀後人移之州城内嶽廟中西墀古松下行書大徑寸餘
  白龍池宋人題名
  内供奉官李舜舉被命禱祀帝嶽奉香勝槩於夀聖節日先欵青帝宫次詢白龍潭治平四年
  兖守劉衮奉詔祈雪于岱宗登絶頂翌日謁白龍池之祠元祐丁卯孟春初四日奉符令林㑹題
  貫道建欄於此以□游者元祐丁卯正月八日
  范陽正輔再逰同魯國景元符丁丑三月廿六日元符庚辰七月晦趙習之徐安國弟居仁孫正仲同逰皇甫偁徐端朝孫㦢同遊建中靖國元年三月廿六日題
  奉符令李珪因捕蝗恭謁白龍祠男彚侍行崇寧壬午孟春初七日
  誠中君寶德升崇寧二年八月廿六日自王母池來訪此
  董元康政和甲午重九日攜家來游質贄賁侍行自恭觀元康兄留字政和乙未孟冬二十日
  莆陽陳國瑞子玉恭謁白龍池祠俯洞酌泉小憇而邁政和丁酉夏前二日
  姜子正子方李晉道劉言可刀文叔同來庚子四月李顯道張公美王仲與張去塵庚子孟夏十九日同逰池上
  鄄城李僓弟倰侄贛隨侍遊此癸卯季春廿八日張子觀水于池十三年春三月
  右在嶽西傲來峰下白龍池石壁上平廣計二十餘丈書曰龍潭曰白龍池並大字其旁皆宋人題名尚未刓缺録之得十五首其文畧無重複自治平迄宣和六十年間人名字亦可以想見當日太平之盛而金元以降洊遭兵火名山奥區委之榛莽無復有題名者矣
  張子觀水于池篆書張字作弡按劉原父弡仲医銘釋弡為張以為張仲之器歐陽永叔從之趙明誠金石録疑之黃長睿東觀餘論則云弡其勿反非張字考之玉篇信然然此云弡子則為張子無疑葢宋人之好竒者據原父永叔所定之字而用之耳宣和博古圗亦有周弡伯匜 此條篆字大書無年號按宋朝紀元無有至十三者若曰金元又不合一代全無題名止此一人也
  元聖㫖碑
  右碑在州城内嶽廟西偏延禧殿前又有至正四年猴兒年聖㫖碑其文畧同按元史泰定帝本紀有即位一詔與此相類鄙喭之語播之王言傳之史冊貽笑後人然其曰每年燒香的上頭得來的香錢物件只教先生每收掌者則是時香錢固未嘗以入官也後世言利之臣葢元之不如已
  靈巖寺宋李廸詩
  右小石刻在長清縣靈巖山寺中其山距府九十里南接泰山北帶龍洞齊乘以為疑即水經之玉符山而魏書所云朗公谷者在其東南自前代稱為勝境宋金元人題字最多予至則當兵火之後縱横偃踣委之荆棘瓦礫之中然猶得唐一宋金合四十餘元以後不能悉數唐刻為天寶十一載造舍利函記文不工不足録而宋刻年月序次以此為首按史李廸諡文定前後三知兗州其再任乃仁宗天聖中也
  滕涉詩 祖無擇詩 孔舜思詩 張㑹宗詩 鮮于侁詩 寃亭卞詩 蔡安持詩 杜欽況詩 金王珩詩 路伯達詩 元𫝊亨詩
  右石刻大小不一凡十三通俱在靈巖寺其它刻宋時者則有田稹五言詩嘉祐五年王逵千佛殿記元豐庚申李公顔金像記元祐壬申卞育逰山記大觀戊子郭思逰山記大觀三年住持仁欽篆書心經大觀四年仁欽生老病死苦頌仁欽十二時歌仁欽靈巖十二景詩政和元年淨照和尚誡文政和五年劄付政和乙未趙子明題名靖康元年髙直臣題名而蔡卞經碑四幅前元符二年十二月十三日書後建中靖國元年十一月五日書在御書樓下特為書家所珍又有面壁像碑宋建中靖國元年陳師道記金皇綂七年重立金時者則有皇綂七年雲公禪師像正隆丙子張汝為題名太定戊戌蕭守中題名明昌六年本寺田園記明昌七年党懐英靈巖寺記元時者則有蛇兒年大元國師法旨碑䝉古字至元龍兒年帝師法㫖碑𫎇古字大德六年天童覺和尚黙照銘至正四年察罕布哈書唵嘛呢巴彌吽一行漢字一行𫎇古字凡元碑最多不盡録録其稍異者有至治元年呼都克郡王太夫人巴約特氏詩詩只二句曰巖前松檜時時緑殿上君王歲歲春大字刻之亦不類婦人筆也又有宋蘓子由五言詩驗為後人補刻而復有子瞻徐州一歌誤刻於此其詩各見集中不録後之君子知予之所取者非以吹二氏之狂瀾拾前朝之落艶而情深好古意在闡幽自有不能已者且因以覽世道之汙隆考文辭之醇襍亦豈不為學人之一助哉
  北嶽廟李夐詩
  恒嶽晨望有懐   定州司馬李夐
  二儀均四序五嶽分九州靈造良難測神功匪易酬恒山北臨代秀㟧東跨幽澒洞鎮河朔嵯峨冠嵩丘禋祠彰舊典壇廟列平疇古樹侵雲密飛泉界道流從官叨佐理銜命奉珍羞薦玉申誠效鏘金詎有由郊原照初日林薄委徂秋塞近風聲厲川長霧氣收他鄉饒感激歸望切祈求景福如光願私門當復侯
  右詩在真定府曲陽縣北嶽廟中廟有唐時大碑五其一韋虚心文陳懐志書行草其一張嘉貞文自書其一鄭子春文崔鐶八分書其一李荃文戴千齡八分書其一劉端文王知新書行草碑隂及兩旁刻字皆滿其上層為積土所蓋而余至時倉卒求梯不可得止就下方讀之大率皆貞元至天祐十數朝祭嶽題名六有宋人刻字獨此詩在韋碑後文雖不工然予見近代君子搜剔唐人之詩至於無名氏不知何代人之作皆收而附之而此灼然不誤者乃不得與斷簡殘編之列又北嶽廟自大碑之外絶無題詠故特録焉又有宋王禹偁陳彭年韓琦三大碑及白憲書石幢一字皆可觀而稚圭自書逼真顔魯公世人傳其字者罕也
  惠明寺碑隂題名
  太原縣北門外惠明寺塔碑宋元豐八年吕惠卿撰并書其陰下方有此三十一大字餘題尚多不録凡碑文必面在先隂在後此碑元豐八年立為乙丑之歲而隂所題辛亥反在其前十有四年不可曉也豈非惠卿磨去前人之文而自刻之者與其隂嵗月之猶存則固心勞日拙而亦天理之未盡泯者與夫毁人以自成君子之所深戒而今之名公貴人為此者多矣歐陽詹所以悲顔魯公之碑而致弔于九江之驛也悲夫古碑之所以多不存於世其不以此也哉
  華嶽廟賈竦詩
  右在華嶽碑之左旁此碑前後空處為宋人攙入題名甚多幸正文皆八分書題名或隸或行不相混耳而近代人踵刻者尚未止有一題曰崇禎十七年後辛丑和州逸人戴迻孝再登嶽亦八分書
  張惟一祈雨紀
  右在述聖頌碑之左旁八分書
  華隂縣令王宥等題名
  右在述聖頌碑之右旁上為篆下為八分書唐有兩上元年號此則肅宗時也
  宋陳執中題名
  右在碑隂韓賞文之下方有大厯九年華隂令盧朝徹謁嶽廟文有貞元九年十三年題名其宋代所刻惟此執中宋人所諡為榮靈者乃其書則不俗也其碑之前左方下又有元豐乙丑王子文題名
  拱極觀記跋
  易曰神而明之存乎其人本觀舊記爰自聖朝靖康改元中朝奉大夫薛公名公度所作刻諸琬琰意欲傳於乆昨縁兵草蠭起大火縱焚致于泯滅其文則道之竊嘗録之以行逮今十三載矣經曰天地運度有數而不失也道之雖至愚緬思景貺得非眞君之密賛耶謹募工重刋于石恭銘休美云時紹興九年歲次己未中元日前西嶽知殿兼拱極觀主賜紫道士雷道之謹記右小碑本在拱極觀觀已乆亡萬厯中有人掊地得此碑置之嶽廟中與宇文周碑並立其碑文鄙淺無足采然吾於是有以見宋人風俗之厚而黄冠道流猶能念本朝而望之興復其愈於後世之人且千萬也夫紹興九年髙宗方在臨安而金人有許和之約考之於史八年十二月丁丑詔金國使來盡割河南陜西故地通好于我令尚書省榜諭九年三月丙申王倫受地于金得東西南三京夀春宿亳曹單州及陜西京西之地四月辛亥命樓炤宣諭陜西諸路十年五月金人叛盟䧟永興軍則此地之復歸於宋葢無多日而雷道之一道士耳能于干戈喪亂之際而繫思本朝辭微旨切以視夫士大夫之靦顔臣僕者不大有逕庭邪余見朝邑藏春塢之記稱阜昌癸丑而西安府學有華夷圗刻亦稱阜昌七年以偽齊劉豫之號而欲夀之貞石豈不見此文而媿死也其沒于土中乆而後出豈陷金之後觀主埋之如鄭所南井中心史之為邪
  劉汾詩
  右説經臺之左有碑前為老子度函谷關圗元大德庚子刻後為希聲堂碑八分書延祐二年朱象先撰而此詩則在碑之左旁亦八分書不著年月詳其風致當為元人之作草樓之前傳有老子繫牛柏後人琢二石牛置其下故末句云然
  霍山廟建文碑
  維建文元年歲次己卯二月壬寅朔二十二日癸亥皇帝遣序班周敖國子監生袁綱致祭于中鎮霍山之神曰予荷昊天祐命承皇祖丕緒正大寶位綂率神人乃正月壬午祗祭上帝於南郊山川百神既與奠享尚以未能特修祀事于祠下為憾是用遣官奉香幣牲醴致祭維神以靈峻之德作鎮中土時出雲雨協相兆民以稱予懐柔之意焉尚饗
  右小石刻一通在霍山中鎮廟西壁上予行天下見洪武永樂以來祭告嶽瀆之文及它碑記甚多獨未有建文年者意其在位日淺又或文皇御宇之日而臣下之獻䛕者從而剷去之也乃此文雜於數十百碑之中而字畫完好無缺故亟録之後之君子毎痛國史不存建文一代事蹟無從考證若使通雅之士厯深山窮谷而求之如此碑者世間或尚有一二不止霍山廟也不猶愈於羅永菴之詩程濟史彬之録偽撰而無稽者乎因并書之以告後人之能信古者















  諸碑别體字
  漢孔子廟禮器碑 柤梪俎豆 土仁
  泰山都尉孔宙碑 彫幣
  張表碑 頑訩 荷⿱苛忒
  金鄉長侯成碑 滋滋履真
  淳于長夏承碑 策薰 晧天 咳
  博陵太守孔彪碑 抍
  魯峻碑 樂於陵灌園之㛃 當登緄
  尹宙碑 支判流僊 鉅鏕鹿
  白石神君碑 黍稷稻稂
  曹全碑 巴郡朐忍令
  巴郡太守樊敏碑 晳為韓魏 米巫𣧑虐 歲在汁
  析里橋郙閣頌 醳散關之𡼼漯
  魏受禪碑 璿機 大鹿
  大饗碑 岐陽之獀
  封孔羨碑 揖五瑞斑宗彛 大晧太皥
  建城鄉侯劉靖碑 ⿰
  後魏弔殷比干墓文 □ 佂 ⿰ 荆□工為緜□ □ 扶 ⿱ □□
   □ 沉湎而不知甲兮終或已以貽戾甲下當有子字或當作惑己謂妲己也 □樹兮英風 □ 寔 □ □ □ 竊 □ 邢
  侯已脯當作鄂侯 萁子 嗟人生□多殃 住者 ⿴ 屯亶 汞良 □亾 □宇傳冤業以循長 殷亲 阯故鄉 乘
   □ ⿰翔 电□容之□裳 㵱□ 執垂益而談⿱兮 ⿰苦 登⿰巗六蠄 遙𧜟 □ ⿰ □柷揖祝融靈⿰ 澑湸瀏亮 府沐髪 □⿰騶虞
   □ 歙沆□ □寒門 □瑟□神□而威陵 愓雲祺 大⿰
  靈□ □
  張猛龍碑 ⿰ □ □ □ □ □使 沮淭 饒河出苐 泣□ 磬力□ 万刃 □徽 氶華 □
  方 羣□ 王□生造頌
  李仲琁孔子廟碑 夤賔 ⿰化 □魯 □□扶疎 䇐 曲□ 㗛 ⿰ 百刄 筫 昭 良木 西樓 焕爤
  
  太公吕望碑 與之□ 發其潛盡盡之所出二盡字俱當作書 功袘於民 儒默 𨜞 ⿰ □ □ 貇 含⿱彈□ 其詞粤□曾鄒魯 □咒巫祝 □𨢩肴觴 華□ 曾□
  驪山温泉頌 數刃 畯極 公□ 髙塘之雲 尅神尅聖 菉
  北齊郭巨碑 升
  南陽寺碑 雜踏 奸軌 ⿱日 惚峰𧇊構 □□扶疎 SKchar2 菀 □
  後周華嶽頌 □ □ □ □娥斻䝉 哥 □ 無壃
  豆盧恩碑 龍襄將軍 沙菀
  龍藏寺碑 斗 踐祚 河人 伽籃 雖壊煩惚 北拒吾
  啓法寺碑 梴植埏埴 不惻 □ 𧜟 □ 刹 ⿰𨞬 ⿰ □ □
  常醜奴墓誌 慕齒 □ □ □
  陳明府修孔子廟碑 ⿰釡 㗛
  姚恭公碑 ⿰ □俛黽勉 敬友穆
  唐宗聖觀記 井韓
  皇甫誕碑 肅煞 □ 横劔梐枒 扸産 □ 蕳 呪網泣辜 □裾朱邸 馬獦初封
  昭仁寺碑 □ □
  夫子廟堂碑 □史 反 □ 莫 □爾微㗛 攝齋 餐 資覆匱
  成山 □ 哥頌 □
  化度寺碑 □ □
  九成宫 □□迢𨔛 逯
  虞恭公碑 逯 □ 方絶大漢
  歐陽詢書九歌 蘭□
  褒公碑 逯 □
  孟法師碑 江淩 祕決 □豢 摸楷褚書聖教序 菀 蕳
  褚書兒寛賛 版築飯牛之朋作明 韋𤣥成作𢎞成懐仁聖教序 耶 扸 菀 □ 攬李衛公碑 □ 敵 □
  王居士塼塔銘 惚 緾
  蘭陵長公主碑 皇帝字皆作篆文 搖華□月邁奉蒨之傷神 葴
  許洛仁碑 墜主 蒱州 湹𤄊 度曲忖聲道因碑 菀 才晤 聰晤 □ 頤然理順 具禍以藎 崏 蹲鵄 □ 營輯 □
  李文墓誌 □ □貿 膺□舟輕 郢□孔宣公碑 魯國□人 擊罄 □升科斗 汦 杍材 浮罄 □性 爻晝 縡無聲臭
  華陽觀王先生碑 施妍⿰醜 汦 挺横楹從 三□之樹 □ □闥 𤣥兔 蠭飛 婫嫓 斑倕 菀 功虧覆蕢 㕞
  鄭惠王石塔記 漆
  修孔子廟詔表 兩露 □ □ 皼 賸
  乾封元年祭孔子文生□
  李英公碑 □
  開業寺碑 熟能 𡗓 □ 汦
  褚亮碑 □葢 㭊
  澤王府主簿梁君誌銘 薄簿
  梁師亮墓誌銘 𨢩 □ 欽明饜代 □
   譚思漆書 懆
  于大猷碑 天骨昴
  李承嗣造佛像銘 ⿰
  法琬碑 五桍 SKchar2 □ □
  甯思道石浮屠銘 上輊車都尉 □ □ 黄陂萬項
  景龍觀鐘銘 正書中多用篆體
  □苾明碑 □ 鷹楊前从木後以扌 玉質金箱 圗□ 莫賀特勤 特勤垂譽 碑俱用武后字
  灋藏禪師塔銘 □ 泹 𢚓 弑戮 𧜟
  葉慧明碑 ⿰ 𤉢 考盤 遁代勿用□
  張廷珪孔子廟碑 趙遁 朖日 ⿰
  韋虚心北嶽碑 魁
  梁髙望石浮圗銘 神元妙頤 菀 □ □
  秦望山法華寺碑 ⿰誡 僧瑤 豪州御史臺精舍碑 壂殿中 棼二泯 □ 蹲□
  淨業法師塔銘 父辿 栝地之姿
  乙速孤行儼碑 □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漫 升 明慶
  少林寺碑 申□林之敬 石罄 王充潛號蔡雍 德鎣神珠 迊 ⿱ 有典咸
  
  嶽麓寺碑 □ ⿰ □ 但
  東林寺碑 範經 □ □ 憧 㫋檀陶偘
  龎履温碑 衛寉 子臯羔 用成宰事
  大智禪師碑 多所通栝 旃檀 榗紳石壁寺鐵彌勒頌 □ □ 淨儭 廻
   大德茂忠守辿
  道振禪師塔銘 慜物 惓 搆
  兖公之頌 □
  隆闡禪師碑 □ 檀⿰ 猶是 我□山 ⿰
  嵩陽觀頌 ⿰眙 □仙太子 □
  多寶塔碑 苾□ 旃檀 □
  臧懐恪碑 潔矩 楊州 自天寶岠于開元郭敬之家廟碑 行中潔矩 麾城搟邑 邦之攸⿱
  段行琛碑 牛崗啓繇 𧆞不缺
  景教流行碑 寶裝璀翠
  不空碑 □ 何攘
  靳英㠻墓誌 時流響
  楚金禪師碑 工人杍匠 𤉢 閇 □耀
   怛 眞縱
  周孝侯碑 □ 大䕶 □ 預章 射獸軍 □ □ 去去卄事已 揮插
   廿存風烈 俗哥揆日
  邠國公功德銘 皼 □ □ 閞 極李晟碑 迤沲于後 如衝如楥 □ 遘
  𤣥奘塔銘 納衣 日
  贈太師崔陲碑 徂萊
  𤣥祕塔 □ 泹
  神䇿軍聖德碑 齊聖廣泉 葳□ 解辮蹶角 大特勤嗢沒斯
  圭峰禪師碑 礠
  鄭恒墓誌 淇隩 私茅 内極 葉文者武安君白公廟記 鯨敵 零星門
  崔鐶北嶽廟碑 □ 畢□ 淶易疎其浸如抵諸掌 □中 □ 森蘿 節㡯沐浴皇□ 賡哥太平 笇𥮅 殱□
  事後素
  文賢刼像銘 ⿰
  後唐李存進碑 楊畱





  補遺
  古金石刻不獨文詞之典雅字畫之工妙為可愛玩而先賢事跡前代制度不詳於史者徃徃著見焉其有資於博聞多識不細矣而其為物散在天地間日亾日少好古之士薈萃成書者十數家收之博而辨之精無若歐趙二録歐録之目千趙録二千皆據其實有者籍記之他書循名泛列固不辨其存亾也亭林先師實甚好古遊轍所至旁搜博採著成此書惟就碑刻現存及收得拓本者録之得三百餘通其數少於歐趙而考論詳核不啻過之夫今之去宋僅五百餘年而十亾七八則過此以徃又當何如以彼亾佚者為可惜則其幸而存者可不知寶重哉耒夙有此好孜孜訪求所得有在兹編之外并歐趙所未録者不忍使其無聞謹附載於後以見古碑之亾於通都大邑而留於荒村窮谷者尚多有之蒐羅表章無令冺滅是所望於後之君子門人潘耒謹識
  漢桐栢淮源廟碑 八分書 延熹六年
  今在桐栢縣
  洪氏隸釋載此碑缺五字今拓本字畫完好而乏淳古之氣葢唐人重刻者據朱長文碑帖考云是釋曠書釋曠開元時僧金石録中有北嶽恒山碑亦其所書也
  後魏中嶽廟碑 八分書 太安二年
  今在登封縣
  魏太武帝因道士宼謙之奏請㪅造嵩嶽新廟立碑紀事趙氏金石録有其目余謁廟見此碑有一孔疑是漢碑審視乃知其為魏也碑中直稱謙之為天師為師君以太武奉道親受符籙故云然字體近拙而多古意中段剥蝕首尾具存碑隂復多題字嵩山碑刻自漢二石闕銘外無古於此者近日葉井叔作嵩陽石刻集記不知何以遺之
  北齊嵩陽寺碑 八分書 天平二年四月
  今在嵩山㑹善寺
  碑記生禪師造塔及其徒倫𧰟繼造二塔事書法不工而碑文可誦碑後刻云大唐麟德元年歲次甲子九月景午朔十五日庚申從嵩陽觀移來㑹善寺立則唐人固以為舊物而珍之矣歐趙録却不載
  唐龍門山石像記 正書
  今在洛陽縣
  龍門山鐫石為佛像無慮萬計石窟最大者今名賓暘洞像尤髙大洞外石崖髙處有刻字拓之得二十餘行首尾不具不知年月姓名按集古録有三龕記貞觀十五年魏王泰為長孫皇后造岑文本撰銘褚遂良書今拓本有聿修隂德等語又有左武候大將軍相州都督雍州牧魏王及懐鏡奩而不追云云知即此記也
  汾隂公薛收碑 于志寧撰 永徽六年
  今在醴泉縣
  昭陵陪𦵏者百六十五人今存者僅十六碑記中載其十五惟遺此碑先師所録必目覩其碑與收得拓本者非然則置之葢其慎也碑止存百餘字而額尚完
  葉有道碑 李邕撰并書 行書 開元五年
  拓本
  有道之子慧明孫法善三世為道士明皇時法善見尊寵其祖若父之墓碑邕皆撰而書之可謂濫矣書法秀逸閒雅不見欹側之態蔡君謨謂是邕書最佳者良然
  端州石室記 李邕撰 正書 開元十五年
  今在髙要縣
  肇慶府北七星巖古名定山亦曰崧臺有洞通明宛委記刻在洞門石壁不類北海書集古録疑為張庭珪書庭珪長於八分凡邕文而庭珪書之者皆八分此則正書恐未然也記中云有若邦伯旱公開元時有畢刺史者為宋璟所稱旱當作畢是摹刻之誤
  支提龕銘 蔡景撰 正書 開元十九年九月今在林縣谼峪
  衛輝府林縣林慮山在其西黄華天平谼峪其最勝處余逰谼峪宿谼山寺見元勅㫖碑金燈記勍公碑寺東三里許路傍有石龕刻三佛像視其銘乃唐物也書非名人而有初唐筆意以地僻人見者少故不入歐趙諸録惜在露地當移置寺中乃可乆耳
  大照禪師碑 李邕撰并書 行書 天寶元年拓本
  大照名普寂大通秀之嗣去達摩七世是名北宗門庭甚盛所謂兩京法主三帝門師者也碑當在嵩嶽寺今不存拓本乃翻刻者不逮雲麾嶽麓亞於娑羅耳
  比干墓碑 李翰撰 正書 天寶十載
  今在汲縣比干廟
  唐太宗追贈比干為太師貞觀中既立碑刻詔及祭文天寶中李翰官於衛作此碑述封表之指其文雅正選入唐文粹中今碑乃宋建中靖國元年汲令朱子才重立
  少林寺還天王師子記 正書 天寶十四載
  今在少林寺
  碑載乆視年間僧義奬等狀 及武后口勑碑小非名筆故諸録遺之葉井叔官於登封而石刻記亦不載余至少林周行廊廡見此石嵌置東廡壁間亟搨得之知考古必須親閲也
  峿臺銘 元結撰 篆書 大厯二年
  浯溪銘 元結撰 瞿令問篆書 大厯三年
  𢈪亭銘 元結撰 瞿令問篆書 大厯三年
  右三銘竝在祁陽縣
  元次山愛祁陽山水遂寓居焉名其溪曰浯溪築臺曰峿臺亭曰唐亭所謂三吾者也臺銘刻在臺之背甚完整溪銘亭銘刻於東崖石上隨石欹斜蘚厚難搨而篆筆特佳視臺銘㪅勝别有黄山谷書百餘字云與陶介石披榛翦穢得次山銘刻喜而識之又有皇甫湜五言古詩一首次山之子譲五言長律一首俱刻在中興頌之旁
  般若臺銘 李陽氷篆 大厯七年
  今在福州烏石山
  閩中絶少古刻鼔山題刻如麻無一唐蹟惟此銘在三山為最古又聞石塔寺有唐貞元中碑余未之見
  延陵季子廟碑 蕭定撰 張從申書 大厯十四年八月
  今在丹陽縣
  丹陽城西南六十里有延陵鎮去鎮九里為呉季子廟有孔子十字篆碑及潤州刺史蕭定修廟記大理司直呉郡張從申書并識重刋篆碑歲月二碑葢同時立也歐陽公不喜從申書僅録其三碑今存者獨此耳昔人評張書頡頏李北海今觀遺刻挺勁有餘而乏雋逸之氣恐未堪肩隨也
  濟瀆廟碑 張洗撰 八分書 貞元十三年
  拓本
  唐制附祭北海於濟源此碑記新作祭器事碑文乃濟源令張洗字濯纓所撰簡古有體裁一洗駢儷之習洗與韓退之同時文體已矯傑如是葢文𡚁之極而將變元結權德輿輩皆然不獨韓也
  阿育王寺常住田碑 萬齊融撰 范的正書 太和七年十二月
  今在鄞縣育王寺
  碑載寺田興廢始末開元中秘書正字郎萬齊融撰文趙州刺史徐嶠之書碑燬太和中復立明州刺史于季友作後記屬處士范的重書之鄭氏金石略載的所書凡五碑則固有名當時者碑末有季友與的唱酬二律可補唐風之遺
  復東林寺碑 崔黯撰 柳公權書 大中十一年今在廬山東林寺
  寺廢於㑹昌宣宗初崔黯為觀察使謀於舊僧正言修復之黯為作記歐公稱其文辭遒麗可愛今碑斷缺不可讀而字畫存者殊佳東林惟此殘刻及翻刻李北海碑猶存舊蹟若歐陽率㪅西林道塲記顔魯公題名崔融題詩李渤題影堂碑隂皆不可見矣
  尊勝陀羅尼經 正書 咸通四年八月
  拓本
  經刻於石幢漳州押衙王剬造建州司戸參軍劉鏞書書法婉雅酷有虞氏廟堂筆意其碑當在漳州今未知存否尊勝石幢在處多有余所見呉中包山寺 年刻温州仙巖寺大中年刻皆完好包山者書法尤佳字大而刻深宛然如新也
  修禪道塲碑 正書 無年月
  今在天台山
  寺在佛隴為智者大師修禪之所碑文補闕梁肅撰台州刺史徐放書天台山志所載有陳隋唐碑十五六通訪之都不存獨有此碑矗立榛莽中日就刓泐徙置近寺十夫力耳此碑現存而歐趙二録皆不載是知昔人罣漏亦不少也金石畧所載又有天台佛隴禪林寺碑亦徐放書今則亾矣
  石橋寺詩 貞元三年正月
  今在衢州
  衢州府城南三十里有爛柯山相傳為王質遇仙之所有洞明豁旁峙一碑乃唐衢州刺史嗣江王禕所題五言古詩元和元年州刺史陸庶記云刺史韋公以外祖信安郡王詩刻石朱彛尊云考新唐書表太宗第三子呉王恪恪第三子琨琨子褘舊唐書傳褘少繼江王嚻後封為嗣江王改封信安郡王景雲開元中兩為衢州刺史詩當作於景雲間而刻於貞元也詩中有薄煙冪逺村遙峰沒歸翼二語楊用修以為仙人遺句殆未見此碑故耳又有二碑刻唐人劉迥李幼卿李深謝劇羊滔薛戎詩各一首今亡
  朔方節度使李光進碑 令狐楚撰 嗣子季元行書元和十一年
  今在榆次縣
  光進與弟光顔並為唐名將憲宗平淮西光顔功最髙唐書二人並有傳光進碑令狐楚所撰光顔碑李程所撰皆名臣也然歐趙二録皆無此二碑歐録所載李光進碑楊炎撰韓秀實書者乃李光弼之弟非光顔兄也趙録有贈太保李良臣碑則光進之父官止雞田州刺史初無功績以光顔故贈太保與二子同葬一地乃趙氏録其一而遺其二殊不可解余友朱錫鬯過榆次趙村搨得此碑以副本遺余故得而録之其良臣光顔碑則已見記中矣
  憫忠寺重藏舍利記 景福元年
  今在本寺
  舍利塔一燔於太和八年一燼於中和二年至是僧復嚴𦵏舍利於憫忠寺觀音像前南敘述記知常書之碑中所云隴西令公大王者李匡威也匡威欲遷舍利於閣内至拜疏於朝請發封壌詔可而後行當時崇重法寶如是










  金石文字記卷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