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金蕐黃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

卷第三十九 金蕐黃先生文集 卷第四十
元 黃溍 撰 張元濟 撰劄記 景常熟瞿氏上元宗氏日本岩崎氏藏元刊本
卷第四十一

金華黄先生文集卷第四十

               臨川危素編次

    墓碣

     董秉𢑱墓碣

嗚呼是惟秉𢑱之墓始予識秉𢑱鄞江上秉𢑱方妙年論議亹

亹庻幾能以古人自任者由是数與之㳺別去僅三𡻕而復求

秉𢑱扵鄞則秉𢑱死矣嗚呼悲夫秉𢑱名復禮姓董氏世為奉

化州人自曽祖庭堅祖成巳至其父潤無仕者秉𢑱少嗜書不

以貧輟其學故衣敗絮無以禦寒擁紙𬒳挟𠕋㘴竟日人莫見

其有不堪之色甞従郷先生魯月郷為舉子業試有司不中遂

不復踐塲屋益取經史百氏之言鉤㣲擿𨼆而求極其根柢間

出以為歌詩雅文皆清麗古雅可喜故翰林侍講學士𡊮公甚

噐重之其父晚得末疾老母弱弟姊妹之未有家者居䖏服食

㛰嫁之湏一資於秉𢑱而後具秉𢑱未甞少戚戚以動其父母

之意其父母亦𭞹然以忘其憂人以爲難鄞胡氏父子素善秉

𢑱爲治舎舘俾子弟師事之秉𢑱深自刻苦與之相摩厲激切

夜参半隔墻燈火明㓕猶𨼆𨼆聞讀書聲惟憊不自休因以成

疾度不可起則歸與其父母訣竟以泰㝎三年九月五日卒於

家年三十有三未娶無子以弟𩦸爲之後父命也頼胡氏爲買

棺乃克以歛𡊮公爲彂粟它朋㳺及方外交又相與合錢爲助

始克以其年十一月五日返𦵏于奉化某郷西圃先墓之次其

友汪君敏德以書來曰秉𢑱死且𦵏子知秉𢑱者宜爲銘胡氏

既買石以俟矣嗚呼悲夫千里駒不出皁𭬒人知其國馬而未

始見其千里也故予扵秉𢑱不敢⿺辶䖏以𠩄可見者爲已足獨哀

其年之嗇志之未䆒而死及之序而銘諸有不得苟譲者矣嗚

呼悲夫銘曰

生不予前死不予後夫孰■碑其父母不得以為子而予不得

以為友也嗚呼

     陳子中墓碣

子中𣵠州陳氏名中因以為字年三十有六至順四年六月丙

寅終于杭州之寓舎卜以某年月日祔𦵏于湖州烏城縣菁山

下先墓之側其友哲理野䑓筮仕為丹徒適以事如杭買石属

予以銘嗚呼予固不可無一言以慰子中於地下抑豈忍言之

哉初子中合其同志五六人従予南屏山中丹徒亦在焉欲相

率推予為之師予謝不可則皆曰諾然猶有以父兄之雅故執

子弟禮者予視子中則畏友也子中毎篝燈挟𠕋而㘴恒至四

皷蚤作殊無憊色其析理㩀事毫髪不苟間出以為文皆精深

可喜而子中莫敢自謂已足不肯急扵求售向之五六人

者或擢奉常第或以賢書上春官子中獨未甞一踐埸屋去年

始赱京師就試於郷闈考官得其文将寘之前列尋復以其說

為疑竟棄弗録子中退自有司嶇﨑四千里負笈南還扺家一

月而有母憂又两月俄以𭧂病一夕不起嗚呼子中而止扵斯

耶天者之難必而殃慶不以其𩔗乃(⿱艹石)是耶子中之大父德用

晦跡弗仕父譲故任連江縣尹以奉直大夫杭州路捴𬋩府判

冑致仕盖其先乆占籍于𣵠由奉直公仕江南遂家焉母李氏

張氏妻亦張氏外家之女也子男一人女一人皆尚㓜異時翰

林侍講學士巴西鄧公甞為子中扁所居室曰庸齋子中請予

為之銘予未及為而⿺辶䖏銘其家上之石嗚呼悲夫銘曰

原田𠔃沃沃匪重𠔃斯穋樹之同𠔃或以弗熟天之忍予𠔃

胡彼培而此覆子無憂𠔃不復神之聽之𠔃後其式糓

     蒋君墓碣

蒋君敬之名宗簡生三十有一年而死其友王厚孫以状述遺

言來属扵予曰宗簡生不及従子㳺死而得一言為不杇之託

猶不死也嗚呼予之固陋何𠯁以知敬之敬之之望予則至矣

敢不諾敬之上世居潤之金壇宋南渡時七世祖兵部尚書少

帥荘簡公猷始遷四明其後多至顯官而敬之曾大父應鼇大

父與可父復祖皆弗仕母方氏敬之㓜爽敏有雋聲程先生端

禮歸自江東敬之以弟子禮見留居旁舎数𡻕凡天人性命之

本古今治SKchar得失之迹靡不𠫵䆒郡庠延敬之為小學師諸生

多貴㳺以其年少頗易之敬之於疑義数語而决以文來就正

随所治為加(⿰氵閠)色頃刻数十篇乃大恱服尋挈其徒寓湖心僧

寺聚易詩春秋諸家之說而折衷焉試有司不遇輒散棄其舊

作或謂敬之不以盛壮時挟𠩄長取禄仕獨用古文自詭奚益

敬之哎曰使吾理明氣充其為文於決科何有得不得命也文

有古今之異邪既而稍岀逰江湖間遇臨川危素於金陵與語

意合欲偕至京師以母老不能去買未見書数百卷以歸翰林

桞先生貫得敬之所為文擊莭不巳方為具薦櫝而敬之已屬

疾遂不起至正元年十月十二日也貧無以治䘮天台陳廷言

甞主郡教為言於太守及寓公率朋㳺之士合錢為助乃克以

其年十一月某日𦵏鄞縣陽堂郷桃奥先墓之次敬之娶趙氏

有子男一人曰僖女二人𠩄著有易集義詩答問春秋三傳要

義捴(⿱艹石)干卷文集十卷蔵於家敬之為人介㓗篤於自信重然

諾恥為小㢘曲謹人多稱其經學詞藝而其卓然欲有所樹立

以自附於古人者未必盡知之也昔之豊於材而嗇於年如王

逢源邢惇夫輩盖有之矣此两人得臨川豫章而其名益彰敬

之有程先生以為依歸視昔人可無憾尚奚以區區之言為予

不譲而銘之者姑以慰其來意云爾銘曰

進而未見其正(⿱艹石)有以為而今已矣昭明在上其蔵在此

     吕君墓碣

君諱機字審言姓吕氏在婺之永康為大家而君之父水西翁

為其郷之善士翁两子長曰𫞐次即君𫞐早卒翁既為之報服

後十年而君亦卒翁年垂八袠矣𡘜之尤過乎哀又三年而翁

遂卒𫞐之墓予實銘之翁之𦵏也其家復以銘■属而君之墓

猶未銘因并以為請君曽大父諱埜大父諱𢡟父諱汲水西翁

也其出䖏之大畧具如翁墓誌母朱氏生君十年而卒君既失

𠩄恃稍長刻意於學通春秋左氏大㫖好讀司馬公資治通鑑

而窺其理SKchar得失之故水西翁居家庭䖏族婣里黨各盡其道

君孝於女而敬於兄事必咨而後行撫育二妹逮于有家服食

噐用僅無缺而已有餘貲輒以買書教子待賔客朋友有禮樂

振郷鄰之急人或懐嶮𡾟以相傾忍弗與較皆綽有父風娶何

氏宋直蕐文閤樞宻副都承㫖子舉之曽孫女前卒𦵏義烏縣

明義郷之蜀山後十四年而君卒扵至正三年十一月十日得

夀五十卜以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合𦵏焉子男四人長燧次

烱次烜以水西翁命為𫞐後次煥女一人適胡必慶孫男二人

舉掆女六人昔韓退之誌殿中少監馬君墓謂吾年未耄老自

始至今未四十年而𡘜其祖子孫三世其言反覆感愴讀者莫

不深悲之予乃以二十年之間銘君父子兄弟三人而予亦既

老矣過君之墓而讀予銘者孰知予言之尤有足悲也夫銘曰

太古之世父不𡘜子嗚呼悲夫君之兄弟忍去而翁相踵以死

君則有子子又有孫翁𣳚不亡昭以刻文

     方君墓碣

予爲諸暨州判官之二年州人方君卒後一年予受代去又後

十二年而其子始来謁銘予雖不及識君而聞君之死有足悲

者乃爲之銘曰

方雷之興𦘥自西陵彌周渉漢有叔有紘炎精中否紘初南徙

子孫蔓延歙睦莆田其在於睦有䖏士干干生唐末由睦而越

宋興國初教復徙居家于諸暨綿綿十世是⿰糹⿱𢆶匹是承維君髙曽

曽祖天與祖曰垚卿咸淳之季太學諸生其父曰鎰䖏而不出

義以爲尚嗇巳𥙿物母氏曰張來歸于方生君兄弟而年弗長

澤君之諱玉泉其字能竭其力成父之志惠于族姻爰及郷鄰

大治講舎𥝠淑乎人父病未瘥衣不觧帶侍醫四澣心勦形瘵

逮父之亡𡘜踊過傷以毁致SKchar莫能勝䘮故患疽背伏毒于内

旅且一紀乆以疾癈及兹復作瘢湧其外𨺚然龜穹欎血不潰

創鉅痛深弓臥苫𠙹仰天而呼曰死矣夫猶有窀穸幸緩須㬰

夙興力疾筮兆⺊日穿土爲竁信宿而畢需旦告遷啓塗飾棺

填池引發跣𫉬弗前掖以家僮行凭其肩柩至于壙禮従報𦵏

既贈而行歸視虞牲甫及𠕅虞遂以瞑君妻某氏哀君之死

曰我何尤酷罰至此子男櫰樗未壮而孤悲啼摧慕絶而復⿱⺾⿰𩵋禾

童孫燁燁其泣𫩜𫩜忍未殞㓕披誠𤁋血圖堅山石以謹𡻕月

致和戊辰五月庚寅君卒之日後父九旬三十有九維君之夀

度地起墳栖碧之原郷曰花山里曰白門十有二月葬日丙申

距君封樹左二百歩曰鳯凰山方氏大墓天道之甞

孰尸元化貿乎否蔵俟天之㝎子孫其昌銘以識之掲諸幽堂

     東陽李君墓碣

君諱謙亨字伯讓姓李氏婺州東陽縣人李氏宋之䆠家族最

蕃衍以𠩄居縣東南為别居縣之東者以吏部尚書寳謨閣直

學士大同𩔰尚書之父贈太中大夫侃則君之六世祖也曽祖

鑑弗仕祖逢子登仕郎父世衡仕皇朝終於平江路儒學教授

君㓜頴悟教授君授以書强記不忘而知其大意稍長能為詩

文年十有七教授君殁事母陳氏盡孝家事皆身親之友愛其

弟巽亨頥亨尤篤巽亨蚤世鞠其孤如已子有妹適外舅月泉

書院山長胡公■得之子道生胡氏同縣大姓乆而家益落君

資給其妹甚至■誡其家無俾姑知之乃妹卒姑臨其䘮覩

室中䔥然輟𡘜謂    知而妹之貧(⿱艹石)是而妺亦不以告

我豈非恃汝兄   賙耶吾復何憾既而胡君與道生相継

殁無嗣君曰立後族人責也吾為子婿亦安忍使其父子之匶

𭄿吾         ⺊地以𦵏或𭄿以仕君應之曰子

殯於空堂      家自太中府君而下尚書父子起世

科致顯位賞延弗絶際今  聖時吾先人及尚書之裔又咸

有官簿為吾宗之榮不巳多乎吾誦先人遺書課子姪使不墜

其緒業躬耕畎畒出租稅以奉公上可也奚以仕為因自號臥

雲道人以見其志至正五年十二月四日以疾卒於家享年五

十有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𦵏縣南西部郷之黄塢妻胡氏

子男四人長思齊由郷試𥙷儒學官歴建徳之遂安集慶之句

容两縣教諭當遷而未調次思義次思忠前三年卒今祔于君

墓側次思誠女二人適徐祐朱福孫男二人𠩄為詩文有臥雲

小藁(⿱艹石)干卷蔵于家君葬後九年思齊始以君内弟陳士元之

状来謁銘𭣣稱君孝友出扵天性見義必為待人有恩而不苟

阿其意皆可勵薄俗而惜其不少出𠩄藴以自見於世夫能以

施其家者逹於親黨以及乎郷人豈非孔子𠩄謂是亦為政者

𫆀雖不有穹官峻爵豊功偉績亦足以不杇矣銘曰

有開其先發而不舒有承其後靡亟靡徐乃扵其間遺榮弗居

細行必矜終始不渝孰昭其潜序而銘諸

     玄和明素葆真法師陳君竭

君諱彦儉字鵬舉姓陳氏世為鄱陽望势父某𨼆居弗仕君其

仲子也大宗師開府張公用清静寕一之說宻賛

世祖皇帝無為之治歴仕  四朝為  國元老其門人髙

弟冲粹玄素貞静貞人何公恩榮獻粛文貞元範先生薛公羲

並以材猷學術克尤右之故家子弟思自㧞於流俗者多楽従

之逰君年十五至龍虎山何公見其音吐洪暢風神秀朗深加

噐重遂使受業薛公所薛公精於玄學尤善為儒家者流之言

君朝夕咨叩務䆒極其旨趣然於酬酢世故亦未始憚煩何公

得李氏舊居於貴谿之英林令君躬涖土木剏置祠宇

成宗皇帝賜號曰萬夀德元之𮗚凡屋室物噐在其法所宜有

者靡不畢具何公以君為能為君曰吾遭值盛時蒙𬒳

君師之力常𢙢弗克負荷将以是為逆𨤲儲祉之地庻幾𥙷報

萬一非直是𮗚羙而巳汝其擇人以啚永乆既而得詹䖏敬于

有興王景平䓁命以次相授受且延名儒淑其従俟成人而簮

褐之䖏敬等亦能與君同其甘苦銖積寸累買田(⿱艹石)干畒以益

其食𡻕饑貧民多頼以活植巨杉数萬株俟它日有所興葺於

此乎取材焉泰㝎三年集賢以君名聞特授玄和明素葆真法

師提㸃𮗚事

今上皇帝至元元年𬒳  璽書遷提㸃龍興玉𨺚萬夀宫

辭不赴其丈室四旁多古梅扁曰梅雪𮗚之東有䖏敬所作天

𨼆堂而其西有景平所作茂脩舘空山野水蕭爽靚幽名花珍

木交映森列君日與髙人勝士酣嬉其間不知老之将至也至

正二年七月二十九日俄示㣲恙化去春秋五十有四君𠩄禀

承自正德弘仁静一貞人毛公頴逹元成文正中和真人夏公

文泳而下九人継君者䖏敬有興景平䓁七十有五人薛公冐

炎暑歴嶮𡾟卜善地於蘭谿将以某月某日蔵君遺蛻乃爲書

俾弟子趙冝𥙿請勒銘以昭玄蹤方今𭔃跡老子法中而受知

朝廷者無不取貴𩔰君獨深自韜晦休休焉青雲白石之間盖

其所存有非世俗𠩄得而窺者是不宜無銘也銘曰

用其勤道之園安其邊德之宅以返于冥極

     廣莫子周君碣

呉興計籌山老子祠真人杜公主之其二弟子曰姚季安先生

曰廣莫子周君真人僊去姚先生嗣掌祀事周君始來延祐六

年也君諱德方㓜失身干戈中不知父母所在僅僅如為杭之

海昌人流落野馬氊裘之郷踰沙漠不啻萬里其地宜𤓰宜蒲

桃間以進果至京師見道家衣冠心甚慕焉且聞杜公有道之

士决意求師之時已五十餘矣玄教大宗師呉公善其精於譯

語任以庚桑楚之𭛠将使因従師而訪郷里為奏請璽書住

越之龍瑞宫凡六載而謝事君自恨少不學至是一意讀書山

中所居室設老子像而列道學六君子其旁朝夕敬禮之題其

室曰不自恕齋別𭈹廣莫子㘴臥一榻積書数千卷皆貞人故

蔵繙閱偶有得則䟽以別紙𡻕乆成巨帙義理淹貫心識融㑹

時出以析疑問有儒先所未發性不飲酒日唯升堂一飯影不

出山餘二十年君於姚先生為後進而先生雅愛重之常兄事

焉毎夕必過君茗飲論說至夜分乃罷未甞輒廢一夕寒甚感

疾手書形離知去同乎大通八字而以書道其平生大略與先

生别俄側身而逝年八十有一某年某月某日也室内(⿱艹石)有異

香云先生奉君遺蛻窆于山之麓且謂旦暮従子⺊鄰後数月

先生果不起兆域相距十歩而近真若相依為命然集賢直學

士掲公勒文于姚先生碑附見周君而弗能詳句曲外史張天

雨序其事俾其弟子凌某立石姚先生碑側為廣莫子周君碣

而屬金華山人黄溍系之以銘使百世之下知斯山有斯人也

斯世有斯人也銘曰

行也茫乎其(⿱艹石)浮止也泊乎其(⿱艹石)休孰知夫德人之夭㳺初無

去而無留伊廣莫之境又孰為華屋而孰為山丘也耶

  墓記

     八世祖墓重建石表記

宋黄府君諱景珪字叔寳婺之浦江人溍八世祖也府君父諱

昉字明仲母于氏墓在縣西花橋之南而府君墓在縣北之後

店夫人朱氏子一人諱琳娶宗忠簡公澤之女弟始家于義烏

是為溍之七世祖孫三人伯曰璣仲曰益其季諱中輔則溍之

六世祖也自是族日以大舊譜𠩄載間有脫略其可見者曽孫

萬頃昭祖紹祖公顯公煥無咎少亮潜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祖九人諱紹祖者

於溍為五丗祖玄孫伯謹簡天夀慕韓某伯昌必大伯信夢符

伯恭三畏伯紀桂發維介子唐英綱縝十八人諱伯信者於溍

為四世祖累贈朝散郎朝散公有子三人長諱夢炎朝散大夫

行太常丞兼樞宻院編脩官兼𫞐左曹郎官以朝請大夫致仕

次忠翊郎𫞐安慶府望江縣令焱次太學生熒朝請公未第時

甞刻石表府君墓年世殊𨗿或𥨸取其石而去或㩀其墓垣外

餘地而有之太學生之孫可乆望江令之孫可𫝊等始按其籍

悉復故地遂伐石重建此表俾溍志于下方溍朝請公之曽孫

承節郎諱堮之孫皇贈中順大夫同僉太常禮儀院事江夏郡

伯諱鑄之子其生也後無従備聞上世事府君之年夀卒𦵏與

凡行事雖𨓜其傳而子孫衆多有以彰積善之餘慶是用叙次

世系訖于功緦譜所弗具莫能詳也𥘵免而下令又六世譜之

𠩄及百五十人亦不得而盡著焉至正七年春二月甲子八世

孫溍謹記

     先祖墓銘石表記

嗚呼是為吾祖考黄公祖妣徐夫人之墓自我先人奉柩合葬

于兹十年而溍誤玷科名叨塵官使又二十有八年乃得請而

致其亊德薄位卑所以榮其先者寵数有限後四年欽氶

上㫖起自退休入直翰林備員侍講始用著令得推㤙二代比

年两膺  錫命公初贈中順大夫禮部侍郎上𮪍都尉追封

江夏郡伯𠕅贈嘉議大夫禮部尚書上輕車都尉追封江夏郡

侯夫人亦自江夏郡君進封江夏郡夫人惟黄氏婺大姓由金

華散䖏它郡者仕宋多致顯官而公七世祖諱昉六世祖諱景

珪仍居婺之浦江五世祖諱琳娶忠簡公女弟又徙義烏而為

其縣人未有出而仕者髙祖諱中輔以文學行義知名轉運使

薦于朝将授以官命埀下而卒曾祖諱紹祖復𨼆弗仕祖諱伯

信迪功郎累贈朝散郎妣宗氏忠簡四世諸孫女累封安人考

諱夢炎淳祐十年進士仕至朝散大夫行太常丞兼樞宻院編

脩官兼𫞐左曹郎官以朝請大夫致仕妣陳氏方氏陳氏贈宜

人有子曰垓方氏實生公諱堮朝請公第二子也朝請公遇明

禋當任子輒推以與其姪故公兄弟無用廕入官者公僅以進

納𥙷氶莭郎而不及禄生於嘉熈四年六月二十四日卒於今

大德八年五月二十四日享年六十有五夫人東陽徐氏曽祖

諱楠祖諱炘考諱彬淳祐七年進士甞以奉議郎行國子正與

朝請公並入淮西淮東制幕為主管機宜文字㑹改建两淮宣

閫又同辟幹辦公事故以夫人來歸而公以SKchar廢夫人安於命

分育我先人為子以保其世業三従之義靡所缺𧇊生於淳祐

四年八月一日卒於今大德七年八月二十四日享年六十墓

在縣東北崇德郷東埜之原與先塋相望𦵏以十年八月贈封

之 制下則至正七年十月八年十二月也一子即我先人諱

鑄用朝請公遺澤𥙷将仕𭅺宋亡遂絶意仕進後五十年乃以

㤙受封終於従仕郎温州路樂清縣尹今累贈中奉大夫江浙

䓁䖏行中書省𠫵知政事護軍追封江夏郡公孫男五長即溍

次漙次浩為朝請公長女之子劉應黽後更名鼎次次滋為

朝請公長男垓之子頥後女三適賈師䕫劉咸生劉拱辰曾孫

男六檮橒梓樞𣏌楨女二適陳克譲劉道泰玄孫男八璨瓊璋

瑞瑄琛瑭珹女三嗚呼昔歐陽文忠公作龍岡阡表於⺊𠮷六

十年之後自以為非敢緩也盖有待也溍衰謝之餘継罹憂患

茍存視息以終天年寜復有所待乎  詔使在門義不俟駕

龍光赫奕有隕自  天褒大顯榮賁及泉壌則文忠𠩄謂遲

速有時不克有於躬而足以表見於後世庇頼其子孫者也䖍

奉  命書展告玄宅感慕涕泣不知所云姑序其梗槩子兹

石表嗚呼來者尚有以知其所自而永永不忘哉至正十年

月一日孫男溍謹記

     先考墓誌銘後記二首

先君既葬且免䘮溍起自草土復従薦紳之後因得乞誌銘書

篆於同年三鉅工頋以縻身下列乆未克歸入石暨蒙㤙外𥙷

以先夫人春秋髙不俟引年納禄而歸将礱石以刻而奄罹大

故惟先君荐膺崇贈祠版已屡改題誌銘書篆不宜尚仍其

舊先夫人之𦵏僅序𡻕月納諸壙而未有以昭示于後人溍憂

患餘生退休田里無繇奔赱俯伏大人君子之門以請懼因循

廢缺愈重不孝之罪謹以其文摹勒上石而以其所不書與未

及書者悉系于石隂初朝請府君之姊適従事郎昭慶軍節度

掌書記王公囦金嘉熈戊戌進士有女作配于儒林郎两浙西

路提舉常平茶塩司幹辦公事丁公應復實生我先君年十有

二朝請府君見而竒之氶節府君以疾廢遂俾育先君為子儒

林公世居呉興朝奉郎伯虎嘉㝎癸未進士於公為考中大夫

直寳謨閣太府少卿曄慶元丙辰進士於公為祖公方以考舉

及格待班而德祐失國公亦失世禄家日益落先君迎致侍飬

終身𡻕時為位以𥙊惟謹此誌之不書者也童氏金華大姓先

夫人之曽大父恮迪功郎臨安府錢唐縣尉大父必遇迪功郎

紹興府嵊縣主簿父氶信公娶俞氏以寳祐四年六月十九日

生先夫人年二十歸于先君後先君十二年卒至正三年六月

二十三日也享年八十有八其年八月二十七日奉柩祔于先

君之右先君受封五年卒官七品溍自國子愽士出為江浙等

䖏儒學提舉始贈先君奉政大夫祕書監丞驍𮪍尉追封義烏

縣子先夫人進封義烏縣太君溍之婦王氏昭慶書記公曽孫

女亦自宜人加封義烏縣君溍既得謝而

廷議妙東文臣付以史事旁招䟽賤俾預討論使者及門先夫

人之殯在堂已九日矣服除乃拜祕書少監致仕之命累贈先

君中順大夫同僉太常禮儀院事上𮪍都尉追封江夏郡伯先

夫人追封江夏郡君孫男檮已卒SKchar國子學生今用廕赴吏部

銓女嫁惠州學正陳克譲者亦巳卒次嫁劉道泰曽孫男又三

璋瑞瑄女一此誌之未及書者也然所謂考其所自出者盖有

不容盡泯所謂贈典日𨺚者固逆知其可必溍是用推述而𬾨

著之先君之嘉言懿行先夫人之淑德令儀雖非不肖孤𠩄能

稱道祖父姻亞官封卒𦵏之詳来者或有稽焉至正五年十二

月十五日男溍謹記

溍立石未幾而𬒳  上㫖落𦤺仕入直翰林俻員侍講比𡻕

累蒙推恩褒及於二代氶節府君初贈中順大夫禮部尚書上

輕車都尉追封江夏郡侯徐夫人初追封江夏郡君𠕅追封江

夏郡夫人先君加贈集賢直學士亞中大夫輕車都尉追封江

夏郡侯𠕅加贈中奉大夫江浙等䖏行中書省叅知政事護軍

追封江夏郡公先夫人两追封皆江夏郡夫人溍之婦王氏亦

两封江夏郡夫人間者溍以衰杇乞身而退始克親奉

帝制展告以禮俄復拜召還之命未遑有所登載兹幸得請歸

守先隴乃序次其略附見于石隂之下方曽孫男又三琛瑭珹

女二玄孫男一道永至正十年七月七日男溍謹記

     外舅王公墓記

外舅王公之殁遺命屬溍誌于幽堂溍方竊食輦下既蒙

恩外補乞身而退俄彼  㫖落致仕復玷朝行及得謝而歸

則奉㐮大事已乆溍亦老而耄及之矣念它日不可無以藉手

見公扵地下謹追書其所可知者俾掲于墓之原公諱桂字仲

芳姓王氏月谿其自號也其先汳人宋渡江初五世祖琳避地

南來家于婺之東陽暨四世祖徽咸弗仕曾祖諱師伋以子貴

累贈中奉大夫妣宗氏亰城留守兼開封尹贈觀文殿學士忠

簡公澤四世諸孫女通判衢州䕫之曾孫女累贈令人寳章閣

學士劉公克荘銘其墓祖諱囦金嘉熈戊戌甲科進士授従

郎昭慶軍莭度掌書記未上而𭧂卒妣黄氏我髙祖贈朝散郎

諱伯信之女曽祖太常丞樞宻院編脩官左曹郎官朝請大夫

致仕諱夢炎之姊朝散與中奉爲友婿故以長女爲其冡婦考

諱沂文林郎監沿江制置副使司造船塲妣張氏初昭慶入奉

大對臚唱之日太師魯國喬文惠公行簡爲首相立殿上退遣

吏賀曰當以衣鉢相傳盖謂其居同里同以四十餘爲殿試第

五人也而不料其竟不及禄母弟曰鎔前十年巳擢龍飛第踐

𫾻所至内則郎曹寺監外則監司帥守終於中奉大夫直煥童

閣荆湖南路計度轉運副使撫兄子如已子由是文林以恩𥙷

官公本宗氏子令人之従孫也煥章遵母命俾爲文林後亦以

恩𥙷将仕郎公生長宦家自少親炙諸老痛洗綺紈子弟侈

靡之習而刻意於學為文操筆力就若不經思而藹然有前軰

典刑尤工於歌詩樂府駢四儷六之語善楷書端勁方嚴得顔

桞遺法南嶽有鎮南之殿四大字乃煥章将漕時令公代作迄

今猶存人莫知為公之筆也随侍窅㳺歴七閩三湘且乆留

上多所見聞遭時艱虞頗慨然欲以事功自奮際今  聖代

四海合一分命重臣㘴鎮南服號曰行省承  制署公處州

麗水縣主簿公不敢辭受而不赴自是絶意於仕進徙居别室

開門授徒生計日衰簞瓢自適安常䖏順既夀而康重紀至元

之五年某月某日不SKchar而卒享年八十有八有四書訓詁十卷

詩文雜藁十卷随筆一卷娶李氏寳謨閣直學士吏部尚書大

従曽孫女前公十有七年卒子男二人長武次復並為外家

李氏婿武後公某年卒復今獨氶其家女五人長即溍妻累封

江夏郡夫人溍之曽祖姑歸于昭慶而公以女歸于溍篤世姻

也次適李灋尚書四世嫡孫次適何德光次適呂潮某州司法

参軍友德四世孫次適何德澗孫男二人坦塤坦亦巳卒女一

人凡子孫(⿱艹石)婿(⿱艹石)外孫男女合三十有二人先是煥章葬縣北

甘泉郷廣陵寺之後山搆祠字割田四十畮有畸俾寺僧守之

而僧悉以田質錢於富民公銖積寸累贖而還之晨香夕燈之

須頼以無闕公又以昭慶墓在縣南之東姜族子或𥨸其地劵

售於豪家有司弗能直文林墓在縣南之桐川又数毀於盗遂

卜地於煥章墓東南之唐塢遷两世四䘮及内子之柩以昭穆

序𦵏仍虚其左以為夀蔵旁置家舎名之曰⿰糹⿱𢆶匹庵示子孫使勿

替其氶也公既殁二子以至正某年某月其日奉柩即公所自

為甎槨安厝焉始公命溍銘外姑之𦵏而自銘其夀蔵曰生吾

順𠔃殁吾寜魂氣超騰𠔃風露青冥佳山佳水𠔃佳城欎欎吁

嗟𠔃吾其寓形此室銘成而不及自誌其平生本末爰以屬於

溍惟公之盛年有官而無位晚復抗志事外故其素藴不少槩

見於設施溍𠩄書(⿱艹石)甚簡畧而皆有可徴不敢效世俗巧SKchar

言以為欺也至於系序官伐姻亞之詳雖細弗遺不暇一一裁

以古書法而去其繁冗誠懼夫後之人日逺日忘也過而覽者

幸無誚焉至正十三年冬十有二月二十七日庚申婿翰林侍

講學士中奉大夫知制誥同脩國史同知經筵事黄溍謹記



金蕐黄先生文集卷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