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景物圖詩


冶城编辑

朝天宮即吳冶城。 楊吳時為紫極宮,宋為祥符,尋改天慶。元名玄妙,又陞為永壽宮。明洪武十七年重建。後有萬歲亭,凡大朝賀行禮,于此習儀。 山門徑道,折而為九,疊拱層簷,樓閣環繞。 最後冶城山,相傳為吳王夫差鑄劍處,晉尚書卞壼墓在焉。 壼以禦蘇峻,偕其二子眕、盱同殉國難。于其所葬之處,宮而祀之,以勸後世之為人臣子者宜也。 至今歲時遣官致祭。 (冶山幽絕處,烟草卞公祠。 庾亮清談日,蘇峻稱兵時。 荒城殘日下,大衍(疑是道字)野雲垂。 至今嚴伏臘,風雨護靈旗。)


杏花村编辑

貴池有杏花村,以杜牧「牧童遙指」之句得名也。金陵亦有杏花村,在城中西南隅鳳凰臺下,無所謂村也。 然居民叢集,烟火萬家,機杼之聲相聞,染練之砧不斷,錦繡成坊,足勝杏花春色。 又餘地傍城闉者,或為園囿,或種松竹,亦微有城市山林之意。昔亦曾種杏百馀株,以擬佳名,但開謝不常,盛衰迭見,惟因其名以髣髴之云耳。 (紅雪籠花塢,青烟撲酒帘。茅屋四五家,新蒭懸步檐。 清曠屏氛雜,稔知非閭閻。 但見春駘蕩,不見雨兼韯。)


燕子磯编辑

觀音山東北,一石吐江濆,三面懸壁崿絕,勢欲飛去,則燕子磯也。 觀音巖怪石礌垂,蒼黛參差,上接雲霄,而大江自龍江關西來,直過其下。 觀音閣亦傍巖就江,朱闌憑之,瞰江若在樓船頂上立。行客至此,入觀音港捨舟登岸,即壯繆廟。 先至水雲亭,入祠,左則大觀亭,坐石磴,臨江已覺蒼茫無際。 又捫松蘿拾級以上,磯巔有小亭名俯江,從石罅下窺,猶見江轉磯底,蓋至此金陵地脈已盡。其上則採石磯之險,下則金焦北固之勝,北趨邗溝,則平衍無山。 故北行者多勾留,而南歸者至多喜色也。 (石戴土山砠,凌空飛燕子。 孤根盪地軸,不信深五里。歸客一開顏,太息江山美。 亭亭閣上松,淼淼岩下水。)


謝公墩编辑

金陵有兩謝公墩,其一在冶城北與永慶寺南者,乃謝太傅所眺。 李白登謝公墩詩序云:「此墩即太傅與王右軍同登,超然有高世之志者也。」其一在舊內東長安門外銅井庵傍,所謂半山里者。半山寺舊名康樂坊,因康樂(此處指謝玄)孫靈運。今以坊及墩觀之,或康樂子孫之所居也。 王介甫詩「今日此墩應屬我,不應墩姓尚從公」,東坡譏之。考介甫所居即康樂坊,然則我名公字、我屋公墩之句,乃誤以康樂為太傅也。其圖灌木蓊翳,左則永慶寺之浮屠,矗於林表,蓋太白所詠之謝公墩也。 永慶寺在玄武橋西,梁永慶公主所建,因以為名。 又名白塔寺。(主家布金錢,紺宇因之成。地險人喧少,超然遺世情。 別有半山里,地界極分明。 直拗笑獾郎,獨與昔賢爭。)


鳳凰臺编辑

鳳凰臺以李白之詩而名,其右為鳳遊寺。 初名叢桂庵,明神宗時焦太史澹園易今名,立石為記。 臺屬寺內,今臺所存者培螻,寺亦傾欹極矣。臺在花盝岡,城內秦淮城外護河二水之間。 唐昇州城尚狹小,此處可凭高眺遠,至楊行密恢廓城垣,踰淮水而南,臺之風景盡矣,徒以太白詩存其名耳。 又臺下有阮籍墓,謂明時掘斷碑得之。按籍陳留尉氏人,歿于景元四年。後二年魏始禪晉,又十五年晉平吳,籍始終魏人,固不得葬于吳地。 一統志記籍墓在尉氏縣東四十五里,是其實也。 或疑阮孝緒墓。 孝緒字士宗,音同而傳訛焉。其圖則因舊志而渲染之。 (酒星亦云沒,臺空鳳難駐。 荒葛罥修途,崩榛塞廣路。如何劖斷碑,遽有步兵墓。後先兩酒人,千秋動欣慕。)


莫愁湖编辑

出三山門外半里許,有莫愁湖,相傳妓名莫愁者居此,因以為名,然梁武帝詩云:「雒陽女兒名莫愁」,則不應在此。 其所以傳聞者,以石城二字。 按楚有石城,莫愁居之,亦非此石城也。 今其地廣數頃,水色縈洄,石城橫亘于前,江外諸峯,遙相映帶,中有梁氏園亭,盛夏軒牕四啓,清風徐來,令人忘暑,殊不羨淵明北窗下也。又按湖在前明為徐中山王園,蓋與賀鑑後先可媲美云。(美人不可見,搔首望天末。蔓草縈裙帶,繁華點粧頞。 遙望風潭清,漸見溪堂豁。 野水飛鴛鴦,喬木鳴鶬鴰,當風撫層楹,湖外山一抹。)


憑虛閣编辑

登憑虛閣者,所以望後湖也。閣在鷄鳴山極高處,逼近閣下一帶,則臺城瓴甓猶在,蓋千餘年物。 考華林園、芳樂苑、日觀臺、永安宮、清暑殿、靈和殿,披香殿、芳樂殿、玉壽殿、五明殿、光華殿、永賢殿、青漆樓、齊雲觀、臨春、結綺、望僊三閣,歷代踵事增華,皆在臺城內。 今則一望荒烟蔓草,惟見水光接天,搖盪于高閣疏牕而已。(登高望翠微,空翠濕人衣。悵望臺城外,當年立長圍。 一朝雄圖盡,空嗟人事非。 山禽猶解語,沙鳥獨忘機。 懷古有餘情,憑闌逸興飛。)


青溪编辑

過大中橋而北為青溪。 按吳赤烏中鑿東渠通城北塹,以洩後湖水,其流九曲,達于秦淮。後楊吳築城斷其流,截于通濟城,支流與秦淮合。 又自通濟門納重譯澗子諸橋水,遂從西北至三山門,復與秦淮合,以達於江。 今其河道由潮溝南流入舊內,所過復成橋、西華門、蓮花橋、珍珠橋(珍珠橋者,陳後主泛舟遇雨,水生浮漚,宮人指為珍珠故云)、元武橋、紅橋、竹橋,入濠而絕,所謂青溪一曲也。秦淮水亭相連,笙歌燈火稱極盛。路入青溪則兩岸皆竹籬茅舍,漁唱樵歌互答於冷烟衰草之外,耕夫扶犂,漁家晒網,昔人儗于苕霅瀟湘,猶未足盡焉。 (路遇白下橋,綠波靜如練。林中宿鳥安,橋影行魚見。 舊內水瘀滯,斷坦藤蘿罥。築城斷淮流,悵然思李昪。)


雨花臺编辑

聚寶山之顛為雨花臺,世傳梁武帝時雲光法師講經于此,感天雨花。 其說甚誕。 蓋山產細石如瑪瑙,故名為聚寶。 山麓為梅岡,晉豫章內史梅賾家於岡上,或云營于岡下。 出聚寶門二里外,直造其顛,上有方正學、景忠介二先生祠。 近臺則永寧泉,泉極清洌。茶社酒村皆近泉之左右,遊人于此小憩。 近年岡下建倉頡廟,郡中士大夫春日以牲牷酒醴致祭廟中,奏古樂,用佾舞,每傾城往觀。此殊有三代報賽風,不似篤信浮屠者,梵唄喧天,香花匝地已也。 (香風吹萎華,烟雲籠嵽嵲,緩步上半岡,懷古尋斷碣。 其旁冢累累,其下藏碧血。 柳陰酒旗颺,柳色茶烟結。 開冰操棘矢,逐疫持桃茢。 都人修禮樂,用以祀倉頡。)


琉璃塔编辑

長干寺舊有阿育王塔,歷代皆言其中有舍利口爪髮各一枚。 明永樂中建塔高九級,純用琉璃為之,凡十六年始畢工,此郡志所載。寺蓋自東晉以來名長干,劉宋以後改為天禧,洪武時災,上命毋救火,俟其焚盡,因建今寺。 壯麗甲天下。 永樂建塔時,改名報恩。 康熙中南巡,御書匾額一級至九級,各因數起義,輝煌天語,至今士民瞻仰焉。 (舍利何年置,凌虛到碧霄。春日光晶熒,秋月影動搖。 但悟真空相,何慮刼灰燒。 香燈仗佛力,莊嚴托聖朝。)


靈谷寺编辑

蔣山之東南獨龍阜有禪院,其地去城市更遠,二六時中粥魚齋鐘開,士尤喜棲托于此。舊名道林寺,梁改開善,明洪武初徙山之東偏,改名靈谷。自山門入松徑五里乃至寺,其路履之有聲,鼓掌則聲若彈絲,俗呼琵琶街。 佛殿不施一木,皆壘甓架洞而成,俗呼無梁殿,規制彷彿大內。 後有浮圖,即梁寶誌公幻身,改葬于此。 塔前有石泉,僧曇隱所得八功德水也。 左梅花塢,寺有明祖御制「大靈谷寺記」。 石泉旁有松偃榦,明祖月夜曾掛衣于上,虫螘不生。 老僧又傳言,寺中餘杏亦為明祖所賞,賜以玉帶,至今果核中有圍如帶。 (接竹倒垂松,水滴如石乳,長松間夭桃,帶□梅花塢。 左側近長陵,石馬蹲宿莽。 守陵猶阿監,誰取一抔土。 乃知聖明朝,隆禮高千古。


桃葉渡编辑

桃葉王大令妾,王詩:「渡江不用楫」,後人詩亦云:「桃葉春深夜渡江」,則其渡宜與江相近,不當在秦淮上。 然彼自送其妾耳,何與人事? 此處之必用渡而不可以設橋者,則以通濟水關天門來水,不設橋以閉塞水道故也。順治時李某為江寧守,設木橋。 康熙癸卯易木為石,以垂永久。又不知廢于何時?今則仍木橋,名利涉。圖作於康熙丙午年,正有木橋之時。 圖中仍為問渡之景,綠柳毿毿,畫簾隱隱,作二人者立于渡口,舟子操小榜,輕搖以至,則王山人所以存古意也。 (花霏白板橋,昔人送歸妾。水照傾城面,柳舒含笑靨。 邀笛久沉埋,麾扇空浩刼。 世間重美人,古渡存桃葉。)


天印山编辑

去都城四十里外有方山,形如方印,故名天印山。 秦始皇鑿金陵、疏淮水,此山乃鑿處也。 吳大帝為葛翁立觀,齊武帝欲為離宮,其蹟皆湮沒不可考。 南史載徐嗣徽兵至秣陵故治,齊人跨淮立柵,度兵夜至方山。 周文育等各引還,齊兵自方山進,及倪塘。 據此,則方山在六朝時,亦為用兵設險之地。 今天下一統,承平已久,圖中唯繪採樵者數人相與歌吟其下。 (岌嶪仙人館,支筇□一攀。 丁丁伐木聲,遙出林薄間。 谷深鳩隱蔽,林茂鳥緡蠻。 昇平化日舒,行歌共開顏。 更須携旨酒、桑柘影中還。


觀音山编辑

山在觀音門外,俯瞰大江。 明洪武初即山建觀音閣,正德間因閣建寺,賜名弘濟,禮部侍郎呂柟為文記之。 殿閣皆緣崖構成,危石半空嵌絕壁,上以鐵鎖穿石,下臨江水,如燕怒飛,波濤噴激,歷歷如畫。 禪堂亦金碧交錯,竹樹參差。 圖中以其半繪大江。 由觀音山下數十里為烏江,別由三山下二百里為蕪湖。九江分道一曰烏江,二曰蜯江,三曰烏土江,四曰嘉靡江,五曰□江,六曰浮江,七曰禀江,八曰提江,九曰菌江,東會于彭澤,經蕪湖名為中江,則此正江流扼要處也。 山後石壁方一丈六尺許,有大士像,眉髮宛然,不自雕鏤而成,亦造物之一奇也。(注湖以漫漭,灌江而漰沛,滈汙六州域,經營炎景外。 山凹架佛堂,彤樓遠塵壒。 焚香祝奇相,安流永清泰。)


幕府山编辑

世傳王導從晉元帝渡江,建幕府之所在,因以為山名。 按晉書,帝為瑯玡王,與導素相親善,軍謀密策,知無不為。 晉國既建,以導為丞相,尤見委仗,號為仲父。 嘗從容謂之曰:「卿吾之蕭何也。」桓彝過江,與導極談世事,以為得見管仲,宜其建牙吹角之地,猶足動後人之憑吊也。 其山去城西北二十里,周迴三十里,高七十丈,山有五峯,峽中有石洞幽邃。 中峯有仙人臺、虎跑泉。 西北峯曰夾蘿,亦名翠蘿,上有達摩洞。 其圖皆覼縷可稽云。 (五峯高以長,石洞帶翠蘿。 沙鳥烟中沒,雲帆天際過。 高才推管仲,重任擬蕭何。幾時軍府地,酣眠讓達摩。)


烏衣巷编辑

東晉時,烏衣、馬糞皆王謝所居。烏衣巷在城南,有王謝故居,一堂匾曰「來燕」,久傾圯,馬光祖撤而新之。 堂後建亭館。 圖中所繪浮圖蘭若則白塔寺也。寺有唐元奘法師頂骨舍利。寺在烏衣巷,昔人詩又以朱雀橋對,此謂巷與橋近則地傍南郊。 其浮屠金碧亦可彷彿長干寺景象。 (城南送夕暉,春風燕子飛。 言尋王謝宅,閭井生光輝。 牛心金柈貯,塵尾玉屑霏。 廣廈久已傾,人往流風微。 惟餘舊蘭若,茶板出荆扉。)


東山编辑

謝安本高隱會稽之東山,及為太傅,從駕南渡,偶步於金陵之土山。 後人挹其風流,擬於會稽。 土山本無名,今即以小東山為名,與石跪山相望,去城東南四十里。 (太傅翼晉室,恬怡見風貌。 手持蒲葵扇,都人猶競效。 偶憩林麓間,名山夙所樂。 他年屐齒折,淮淝恣騰趕。 始知賭墅時,霧隱南山豹。)


鷄籠山编辑

玄武湖上有林麓曰鷄籠山。 齊武帝早遊鐘山,射雉至此始鷄鳴,因名鷄鳴埭。 建寺於山上曰鷄鳴寺。建塔曰普濟塔。 前明為欽天山,于山巔置儀表以觀象緯,為觀象臺。 中葉遷儀器于順天,此臺遂廢。 臺高二十丈,階級二百餘,始躋其巔。 康熙中南巡,御書「曠觀」匾額,至今稱曠觀亭,在山最高處。 (射雉鳴鷄處,山形蔚以深。 有如縱木座,鼓鈸禮鴿王。 聲華徧海內,毋乃太猖狂。 遙指古洞中,此老疲津梁。)


太平堤编辑

出太平門外,有長堤,其水則後湖也。 一名蔣陵湖,一名玄武湖。 湖中洲凡五,前明貯天下圖籍于湖中洲地,遂為禁地。燈火不得入。 其洲週四十里,魚蝦菱芡之利最多。 康熙中百姓納稅于官,湖為民佃。 乾隆初,上元令請歸官佃,又成禁地矣。 (澄澈蔣陵湖,神光似沅澧。 瀰漫春雨多,極望樹如薺。 芙蕖紅欲然,蒲稗青如洗。 步上長隄遊,雲水飄菰米。)


長橋编辑

圖中繪一長橋數丈曰長橋,今無此橋矣。 或云余澹心所作板橋雜記,即此橋也。考明朝初年設諸樓,貯妓樂其中,教坊司掌之,以延四方遊客。 來賓樓在聚寶門外馴象街,重譯樓與來賓樓對,鶴鳴樓在三山門外,醉仙樓在三山門內,集賢樓在瓦屑壩西,樂民樓在集賢院(疑當作樓)北、輕烟翠柳樓在江東門內,淡粉梅妍與輕烟翠柳對,南市北市在城中武定橋,長橋在其處,所謂「花月春風十四樓」也。 或云十六樓。今皆毀廢無存。 (頓老彈琵琶,張奎收洞簫。 鏤衣去湖湘,垂白猶妖嬈。 不見朝朝艷,空聞夜夜嬌。 惟餘淮水月,曾照幾春宵。)


三宿岩编辑

朱修撰三宿岩詩序云:「宋虞允文破金軍于采石,回舟繫泊于石邊,故名三宿岩。其題名尚存。今建靈石閣於上,為遊覽之所。江流雖徙,隔于洲外,而嶙峋特立,自是奇觀。」據此,則此地在宋時尚為江流所至,今則隔洲愈遠,濤聲浪繫(疑當作擊),不到耳邊。 雖信宿石岩中,可以漱石,未必枕流矣。 (嵯峨靈石閣,傳云三宿岩。 其上為青鴛,玲瓏怪石嵌。 昔日湧江濤,岩下落征帆。 今日列僧廬,岩下長松杉。)


龍江關编辑

龍江關在大江口東南。 諸國進貢者梯航數萬里,每歲必至,立關于此,以招來之,所以柔遠人焉。 郡志:龍江遞運所船水夫,紅座船水夫,龍江水馬驛,應支銀兩,俱有定額。 今客船愈積,所支更增于前。 其上稅者赴關口。 餘往來行旅之舟,則有數小舟橫截於河道中,一為問其人即鼓棹行矣。 圖作夜雨之景,亦以狀行旅之優游自得,共賞江山之秀麗云。 (繫纜龍江關,遙望金陵縣。 關吏不相苦,泉貝每多羨。 昨夜東風急,風前翻石燕。 沽酒且停橈,坐看烟雲變。)


鍾山编辑

鍾山在城東北十五里,兩峯挺秀,北一峯最高,其上有一人泉。 孫吳時改為蔣山,因蔣侯神也。 山為都城屏幛,陰陽向背,情態無窮,朝暾暮靄,朱殷掩映。 其圖尺幅中具有層岩列岫之勢。 北接雉亭山,明陵在焉。 康熙中南巡,懸「治隆唐宋」匾額於殿宇,至今歲時遣官致祭。 山上舊傳有吳大帝陵,今不可考。 (紫氣冒碧峯,草木鬱蔥蒨。 千磴挹晴嵐,松風滿臺殿。 孫陵莽榛蕪,□陵唯永奠。 榮光上燭天,宸章萬目眗。 言尋茱萸塢,雲深不可見。 策杖下曾巒,夕陽山幾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