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湛如先生祠堂記

錢湛如先生祠堂記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41

嘉善錢湛如先生既歿之十五年,博士弟子員考文而征行,謀祀先生於學宮,相與上其事於所司。所司皆報曰可。先生之子副使繼登、諸生繼振、舉人繼章,推先生遺志,固辭學宮之祀,請於郊外弦誦釣遊之地,別築祠堂,以妥先生之魂,以慰其鄉人之思。考成之日,邦君大夫,率其邑里秀民,胥會祠下,再拜奠幣,略如釋菜之儀。副使兄弟肅拜於後,莫敢適為主禮也。禮成,既畢事,而來請文以記之。

予學《周禮》,考師儒之職,而知先王立教之意至深遠也。先王之世,一道德,同風俗,士之與於賓興入賢能之書而登於天府者,固已熟習於大司徒鄉三物之教,夫人而可以為師儒矣。及其為師氏保氏,三德六藝,不獨以教養國之貴遊子弟,而邦國之民亦與被焉。其教國子也,成均之法,掌於大司樂;其以賢得民,以道得民也,九兩之係,掌於太宰;其沒也有報焉。以為樂祖,祭於瞽宗,則又春官宗伯之所司也。周之盛世,君道盛而師道亦統於君。及其衰也。吾夫子設教於洙、泗之間,蓋亦本師儒得民之職,而非敢以師道自貳於君也。師道之盛,昉於東漢,昌於河汾,師道盛而君道或幾乎熄矣。迨於宋,道學,儒林,分而為二,道學盛而儒道亦幾乎熄矣。先王立教之本意,誰有明之者哉?先生之道,端粹而衝和,高明而博厚,其為學以強學力行為宗,其立身以孝友溫恭為準,其教人以闇修慎靜為的。居家而鄉人式之,居官而兆人懷之,師儒之道備矣。不聚徒黨,不立壇鳷,教不出於《詩》《書》,化不越於里塾。師儒之名遜而不居,而況於道學乎!歿而辭瞽宗之祀,先生之道,光於身後矣。斯祀也立,門人世儒,來遊來觀,於先王立教之意,其有所興起乎?師儒之道明,而儒林、道學將自二而歸於一,不獨為俎豆之盛事而已也。武塘錢氏,自閣學、中丞、憲副三公以文學名世,群從蔚起,昭回五色,上應慶霄,皆原本於先生。閣學之稱先生,以謂如沱、漢之發源於岷嶓,今茲之祀,其亦先河後海之義歟?記曰:「釋奠必有合。」吾喜其於祀典有合也,於是本其意以告來者。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