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惺集/05

 卷四 鍾惺集
卷五
卷六 

卷五•七言古编辑

題林茂之畫壁编辑

胸中既有真山水,壁上何知非絹紙?
約略山雲膚寸間,汨汨俄焉潤圖史。
意所才見筆輒追,不然過眼將失之。
有時伸紙乞君筆,未必風神能若斯。

題張金銘紙帳编辑

搗繭成帷古香緌,入秋須此獨何急。
君言密理勝輕容,容易秋聲不得入。
果爾不入秋聲悲,幽夢應無闌出時。

送鄭季卿之金陵,兼寄書南中所知编辑

昨者看君無去意,朝來忽定南行計。
遠別應作數日惡,君今發口何容易!
金陵故人無親疏,一日二日難作書。
書劄有無意恐殊,欲作不作中躊躇。
君言傳語終泛泛,隨筆數行自有餘。
君欲買宅秦淮老,為君卜鄰難草草。
左方幸虛一笏地,遲我數年移家至。

將移居題別畫壁编辑

屢欲遷居向他處,念此數回不能去。
山水無人秋作聲,一室煙嵐自朝暮。
畫壁本圖當臥遊,誰知終亦不能留。
此中清景消不得,況乃置身林與丘。

八月十四夜集別張金銘年丈暫假歸沐编辑

今夕與君同杯酌,君言不如歸家樂。
歸家各有索居時,晤言今夕成今昨。
長安忍作終年遊,苦死難為明日留。
明日不留吾不強,途中豈可值中秋!
滿口留君意半闌,自慚今夕滯長安。
思歸轉挽將歸客,但覺臨岐置語難。

上白帝城望杜少陵東屯居止,遂有此歌编辑

白帝山水何參差,欹側升降相蔽虧。
拳石勺水細已甚,無有不歷落嶔崎。
杜陵野老雖間關,不肯卜居不經奇。
胸中眼底足相發,其人其詩皆似之。
天生夔州此山水,不住此老欲住誰?

暫駐夔州詹郡伯黃楊二司李招集白帝城戲柬(三君皆楚人)编辑

人生客遊何者美?其一友朋一山水。
山水難逢白帝城,友朋況值皆同里。
四牡雖羸忝使臣,昨朝過此坐生塵。
今者舟輿太供頓,何可遊山無故人?
三君肯分置三處,客中快度三朝暮。

壬子四月六日送春於野编辑

百日春光亦已倦,來時不迎去卻餞。
前者寒食一月前,郊行才識春風面。
鶯花就人人避之,遠於將之空戀戀。
送春不必送花鳥,首夏鶯花正繚繞。
二月花時空復名,風雨如秋寒悄悄。
從茲不作閉門人,青山無日無春曉。
辟彼黃花說重陽,重陽曾見幾花黃?

吉祥寺松下夜歌,和友夏编辑

報國松勝靈谷松,權奇屈曲如巫峰。
物神往往失本形,蓋影濤聲皆已庸。
苟不貴形直取意,今見此松貌亦恭。
是時宜月特不月,有意幻昧其聲容。
一枝每具一丘壑,風泉畜泄如未落。
以此彷像報國松,辟置盆石當五嶽。

玉泉寺鐵塔歌编辑

五金惟鐵最愚劣,化為浮圖萬象列。
立山水中精神孑,瘦幹高莖疏其節。
日星散氣冰霜結,佛數恒沙萬生滅。
蛟人出波鱗介別,商周墨玉漢凹凸。
似非爐冶出鐫鍥,臥蠶盤螭不瑣屑。
元氣淋漓取精竭,阿育之缽藏敢泄!
鬼物司之莫能竊,其中出入風雷截。
流出峨眉神僧掣,關係運數汙隆閱。
匿光送景大地臬,摩娑情文耳目悅。
如几案間可擺撤,巨細靈頑理難絜。
勿云巧力傷樸拙,請循其本仍古鐵。

隋大業十一年鑊歌编辑

大哉形神相亭毒,金鐵斯壽眾形促。
若將神氣視金鐵,金鐵猶為有形屬。
大業之鑊到於今,水火退盡存者金。
以置佛前配古塔,後人不信為釜鬵。
天道三十年一變,後火前薪不相見。
一鐵萬古此聲色,宛對鑄者刻者面。
自唐以後諸不朽,有此鑊時皆未有。
吁嗟形反能不化,不以精粗為近久。

鄴中歌编辑

城則鄴城水漳水,定有異人從此起。
雄謀韻事與文心,君臣兄弟而父子。
英雄未有俗胸中,出沒豈隨人眼底!
功首罪魁非兩人,遺臭流芳本一身。
文章有神霸有氣,豈能苟爾化為塵?
橫流築臺拒太行,氣與理勢相低昂。
安有斯人不作逆,小不為霸大不王?
霸王降作兒女鳴,無可奈何中不平。
向帳明知非有益,分香未可謂無情。
嗚呼!
古人作事無巨細,寂寞豪華皆有意。
書生輕議塚中人,塚中笑爾書生氣。

贈李長蘅编辑

題君三絕君未領,看君意色何淵永。
若登絕境已無餘,自茲以往復焉如?
興來興止性情真,有意無意如其人。
予家畜子寒林圖,秋冬之際子精神。
乞君再作無所拂,子意其當無苦物。

寄題友夏紅濕亭编辑

落日在湖沈紅濕,日日湖中見未及。
子亭其上朝夕之,朝見日來夕日入。
日光水光相原委,紅者非日濕非水。
偶然過眼或失之,不及要人時自起。
予住寒河未有亭,寒河水日何嘗停?
日光水光欲示予,予登亭時恐不如。

章甫贈雙鶴歌编辑

至人耳目即霄漢,鳴舞庭中豈近玩?
支公放鶴鶴肯去,意者孤棲求其伴。
若使雙雙如友生,在庭在野同其情。
所以君今同損致,不使異處分飛鳴。
予家隻鹿不我違(予有一鹿,放之不去),豈有雙禽苟爾非?
此物求友亦擇主,惟我與爾終其依。
垂老期君共丘壑,養成頂翼待君歸。

登浮渡妙高峰歌(茂之題名)编辑

浮渡無峰亦自可,有岩三十六右左。
妙高峰妙殊不高,三十六岩已在我。
大通岩瀑出天門,振衣忽向天門坐。
向者首楞高雲阻,才坐石獅皆可俯。
石獅口吐石鸚鵡,上者吼兮下者語。
樹苔純駁藻一山,雲日淒妍煙眾藪。
居高臨深領其要,洞岩碌碌誰能數?
笑我蠅頭二千字,君但大書三十五。

舟屋茂之所居,改以巢鶴歌编辑

勿逝我梁發我笱,物情往往恤其後。
鵲巢寧保鵲終之,但慮來者非吾偶。
子去子居何忍收,維鶴與子終其儔。
後有斯物前斯人,猶勝為巢讓與鳩。
鶴處籠中鞠其躬,察子形神為之愁。
我欲客爾鶴亦樂,為我與爾忍拘縛。
留君君去君不居,維君亦念鶴無廬。
君無所恤鶴不辭,代蕭者曹何遜為?
月明江空時一鳴,是君中夜長嘯聲。

觀日歌编辑

蒙蒙萬象未勾萌,居天海間發其英。
殷勤照我三萬日,何惜一朝觀其生!
已非昨夜特未朝,去天趨親海趨遙。
一碧以上冠萬光,光以內外星搖搖。
此時星如不欲落,氣之所至星光弱。
人指萬光作日光,良久日從碧中躍。
新出於浴未暇圓,水風厚兮日猶薄。
蹭蹬拍浮光無主,火金與水相子母。
遵養時晦諸氣中,赤黃去盡白始吐。
目中空華誰所為?問日不知目當知。
元化中邊無定理,人各言其所見爾。
不然此光以往天尚多,此時東西影如何?

插戴詞编辑

昨日見人初不怪,他家女郎皆出拜。
俄聞插戴在今晨,得無昨事遂為真?
風俗重此勝花燭,此番喚出始怯人。
牆頭簾內集聲影,唧唧如聞未露身。
掌中嬌稚乍悲羞,徘徊約指與搔頭。
約指搔頭鏤金粟,欲近髮膚未忍觸。
要知禮義女兒身,非惟細意拭香玉。
無處驗郎百歲情,手著儂時指爪輕。

見姬人臨妝看鏡中臘梅花编辑

有花非梅目以梅,蘭蕙雪霜共體栽。
色香自殊花同時,稱名稍以臘別之。
此花雖負梅之名,覺比梅花又深情。
寒素能不廢柔豔,不與同苦同其清。
呼儂梅花儂不應,笑指此花是我生。
朝夕與之共言笑,安得鏡中不同照!
今晨邀與共為妝,照色照香誰最妙?
花在枝頭不感人,有時憐影勝於真。
將身入鏡伴花影,忘卻外邊花與身。

编辑

同向冬春為色香,以臘為名名獨彰。
何意邂逅承嘉運,歲寒同薦君子房。
邂逅同房非偶然,君有玉臺不敢專。
人道入宮易為妒,儂言臭味易相憐。
相憐一向同雪霜,今晨才共明月光。
人與花枝共明月,聲香欲盡清輝發。
清輝非神亦非膚,花影反憐人影殊。
寒花有情向人語,我見猶憐況老奴。
此意不但在君前,看君出門然不然。

新姬手植盆蘭引编辑

平生憐花如自憐,未必花花儂盡然。
國香本自房中物,歲植床邊獨浣拂。
今歲人情始學分,但看入手孰芳芬。
物生有命在時地,亦關心力勤不勤。
難惜纖纖暫同涅,情知手與花終潔。
郎言此花名宜男,郎今且莫向儂說。
此事應亦有人知,儂去女兒今幾時?

元旦臘雪歌,和蘇弘家符卿编辑

(時廷尉董公、光祿周公,各以朝正孝陵,有詩紀之。)

冬春寒甚同一雪,人事天時休咎別。
氣能壓蝗春則否,去年南北事尤切。
年來邊腹不可言,事事默恃歲無孽。
人亦有言重民危,標本之動始於饑。
饑即其病食即藥,病者安穀亦過期。
猶記楚中歲戊子,斗米二百錢未已。
爾時糴貸反能支,未見確然皆餓死。
後一紀餘斗百錢,滿眼郊原骨拄天。
可見公私錢漸空,有年難於昔無年。
況今又過一紀半,事可憂者非目前。
且看卒歲野無白,三公矧負陰陽責。
天為今年特展期,十日以內猶為澤。(是歲以正月十一日立春)
何如一雪達冬春,屈指元旦自元夕。
未離冬氣易為冰,一夜陵園堅幾尺。
各采晨寒佳氣傍,首將歲事薦高皇。
歲內旱蝗臣盡瘁,萬一微誠補天地。
尺寸無多運數寬,議蠲議折非長計。
京兆親民嘗服勤,救過不暇敢言勳?
今得移將別補湊,精神免為捕蝗分。

自題畫贈商孟和编辑

計君別我六年矣,予之學畫今年始。
懶衰事事減於前,卻有閑心到畫理。
久近工拙不必言,別來新事添驚喜。
士隔三日當刮目,意外他長寧止此!
授我蜀箋誠自怍,恐負佳紙筆未落。
交情雖復意欣然,心手從違亦斟酌。
數撇枝柯不敢多,蕭疏乃反得婆娑。
中年服官始作畫,勢亦不能復求苛。
君言貴具文人氣,正於離處察其意。
熟後求生稚求老,再晤君時方許議。

桃花澗古藤歌编辑

吾聞藤以蔓得名,身無所依不生成。
看君偃臥如起立,雅負節目不自輕。
昂藏詰屈自為樹,傍有長松義不附。
春來影落澗水中,不與桃花同其去。

禮牛首畫祖像歌(並序)编辑

(牛首舊有畫各祖及諸禪師像,凡百軸。今存者八十餘軸,其他皆不可問,東祖達磨、北地法融亦與焉。歲久絹墨非故,惺為疏募裝之,仍自書各尊者出處於首。好事者補之滿百。偶與福清林古度、同邑譚元春、湘潭周楷同遊於此,瞻禮之,遂作歌,並記其存亡新舊之數以付守者。時萬曆己未六月望日。)

畫家身手佛心腸,妙總異同變無方。
寫示各祖次群宿,缽緣欲盡燈始張。
邀歸縑墨無先後,要使諸燈共一光。
縑墨壽匪金石匹,筆端願力與之一。
早知像教劫殘時,便是賢愚興感日。
悲喜敢云惺也始,佛化世人先頑鄙。
一念或為動者機,眾力眾情同起止。
衣履須眉隨所挹,敢以語言自添入?
直書其事待信心,為佛為世標性習。
東祖菩提牛頭融,何可山中無此翁?
僉謀補之或曰否,二祖神明各祖中。

隔雨聽鼓吹歌,宴俞仲茅駕部水榭作编辑

池水澹澹秋颼颼,夜中聽睹寒相周。
主人哀樂本異人,喧靜不同同其幽。
有聲落葉哀蟬內,難向葉聲蟬聲求。
池月倦來簷雨代,燈光欲去去不收。
始知雨外有繁響,化為寒雨鳴中流。
一雨秋薄中難障,鼓音人語出兩頭。
此時地天人一籟,悲哉隔雨不隔秋。

范漫翁畫山水歌编辑

山水不言示以天,每聽詩家畫家傳。
性習所至筆或後,筆亦時過性習先。
點染何嘗不求似,似者有時不必然。
迂作精神漫作形,虎頭半處即其全。
四十以後始盤礴,身世之外自起落。
自許波瀾已老成,視之反似學人作。
吾聞老子能嬰兒,恰是至人神化時。

詠畫蘭停筆编辑

畫蘭先畫其勁質,意定須以膽行之。
亦有深情如恐竟,欲開不開使人思。
要知香色勾萌處,多在筆墨踟躕時。
心手相商成意態,眼光鬢影立離離。
閑待朝來重補足,今朝同夢神先續。

觀周令滋米趙二石歌编辑

(有米元章、趙千里勒字,茂之拓焉,同觀者周安期、安仁、陶公亮)

山水千秋照冥莫,影結為形成片石。
高深墜倚各似之,寫其精神與膚澤。
杖笠遍尋限時地,圖史臥遊終格格。
此石縮之作具體,以待山水倦遊客。
形色以外添清響,煙霜相戛寒褵褵。
米趙好遊始寄此,為與山水中無隔。
拜手勒銘敢言玩,敬告來者幸無紵。
君愛二石並其人,摩擊之間成莫逆。
模拓自是登臨心,豈但鑒藏珍妙跡!
是時主客凡六人,己未仲冬十之夕。

贈錢丈编辑

子瞻釀酒亦蓄藥,身無所與樂人樂。
意廣雖無人我殊,主人本領亦覺疏。
君負高懷術復奇,一身二長兼有之。
使世不病復不醒,而我能飲又能醫。
疾者在門客在席,憫悲歡喜顏常集。
飲酒長教歌舞佐,施藥仍將衣食給。
問君何利乃為爾?自適其志遑他及。
賢吏造請時一報,偃室淡然如未入。

詠古玉刻蟢子得蜂(並引)编辑

(六朝《子夜》《讀曲》歌,吾曰「梧」,思曰「絲」,憐曰「蓮」,蓋當時委巷自有此口語,采入作詩。今繪刻器物,借聲雙關,為吉祥善事之兆,如燕喜爵祿之類,事近不經,實始諸此,則其來亦久矣。萬曆己未臘月初三日,偶步吳門,購得古玉刻一小蛛撲得一蜂,蛛大於豆,蜂小於葉,俯仰避就,奇有情理,翼股須目欲動,取喜子得封之意。適內人有以此月八日生者,舉此為壽,作新體侑之,以代徵蘭之賜。)

蓮即憐,絲即思,借字吾聞讀曲詞。
吳市偶得漢遺佩,古人製器已先之。
世云蚌者珠之母,今知玉以蟢為兒。
觀物舍義但取聲,爾公爾侯征在茲。

沈雨若以朱白民竹卷贄予畫,戲作此歌编辑

顧源山水朱鷺竹,吾愛二公皆不肉。
見筆墨身而說法,豈以一石一枝相逐逐!
吁嗟顧公吾未見,去年曾識朱髯面。
問他行徑曾不言,袖出朱墨竹一卷。
孑然一身萬里足,五嶽貲糧惟筆硯。
其時悔未助山資,此君交臂遂失之。
歸睹顧公煙雨圖,未畫一竹竹可思。
沈郎愛竹何其篤,買萬琅玕歸一朿。
墨氣到紙無後先,一云所雨同時綠。
應以如來藥草喻,而為胸中之成竹。
竹在朱君猶可致,已入君手安敢覬?
忽取贄予畫山水,知予好此特相畀。
顧予作官兼賣文,以畫博畫誠自愧。

五色蘭卷歌(有序)编辑

(萬曆己未十月初六夜,毗陵舟中,夢與內人吳孟子同種五色蘭,以為男子之祥,許為予圖之。以畫蘭施色不韻,珍重未成。天啟元年秋,忽作墨蘭,至八本,正側委垂,意態不一。持告予曰:向所謂五色,應是五種也。此八本中豈不具五種相乎?予是其說,紀之以詩。)

蘭譜前無五色名,應是同時因想生。
吉夢胡為久未踐?遲回待爾墨花成。
國香階秀是何物?肯以青黃輕點拂。
忽然意到得數株,偃仰風月意各殊。
從傍觀者試擇之,就中五色亦非無。
吾聞五帝不盈五,恰逢劉季公然補。
故將五種缺其一,有意待予閑與數。
畫蘭人本解語花,吾將添作幽香主。

(沈刻《隱秀軒集·詩玄集》止此)

瑞光寺塔燈歌编辑

(塔中燃燈一夜,太湖三日無魚。是夜,與徐元歎同繞塔賦此)

大哉悲光照何許,慈力難名拔眾苦。
一宵塔下暫燃燈,三日湖中堪斷罟。
未了眾生生死緣,殺生放生竟何補?
光中大眾念佛聲,眾生尋聲同往生。
無生可放何處殺?流水長者坐忘情。
願同湖上捕魚者,蓮花香裏共經行。

(以上一首錄自《鍾伯敬先生遺稿》卷一)


 卷四 ↑返回頂部 卷六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