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惺集/12

 卷十一 鐘惺集
卷十二
卷十三 

卷十二·五言排律编辑

觀象臺銅渾天儀刻漏编辑

製出何人手,年標異代君。
篆存科斗跡,班上鷓鴣紋。
古瓦棲朝露,孤楹抱宿雲。
九金來禹牧,七政準堯文。
候較吹葭審,躔從累黍分。
當時甘石輩,心目太精勤。

送湯去執從程。時鳴明府之鞏縣應其館聘,兼柬時鳴编辑

不忍舍君去,胡為復勸行?
暫緣俯仰計,強割別離情。
所賴賢明府,伊予舊友生。
依人占識鑒,食力見幽貞。
明發即千里,今宵坐幾更。
不知書記外,暇日亦何營?

北郭十方庵有荷數陂,列樹垂蔭,日中移坐,月出始歸编辑

稍入清泠國,身心濯眾香。
野穠魂欲醉,池靜影堪涼。
葉際窺千佛,花前對六郎。
好風微報月,空水薄如霜。
湖晚收殘暑,林秋戀夕陽。
淨居非郭外,歸路不深防。

溪晚编辑

浩渺秋難望,平林但遠煙。
山楓紅隔寺,溪水碧迎船。
寒犬喧疏店,驚鴉亂晚天。
僧歸殘雨外,笛散夕陽邊。
幽思宜孤往,高情多所捐。
不知吟眺後,何事亦淒然?

送龍君御觀察再之湟中编辑

戎馬湟中地,如君往詎宜?
從來要害處,特用老成為。
天欲優文士,途方喙屬夷。
輕車原熟路,緩帶且荒陲。
簡練屯田議,悲涼出塞詩。
朝廷倚充國,枕席過王師。

编辑

積陰時亦豁,敢作喜晴詩。
秋雨愁人慣,朝暾恐我欺。
嵐收皆有漸,山霽或無疑。
稍聽雲安近,尤宜日出遲。
垤暄行蟻逸,江暖浴鳧知。
半月成都路,從茲諒可期。

舟晚编辑

舟棲頻易處,水宿偶依岑。
岸暝江逾遠,天寒谷自深。
隔墟煙似曉,近峽氣先陰。
初月難離霧,疏燈稍著林。
漁樵昏後語,山水靜中音。
莫數歸鴉翼,徒驚倦客心。

夔門即事十韻编辑

井邑經夔府,川途盡蜀徼。
山容皆鐵石,民事止漁樵。
竹柏岩喧寂,雲煙壁晦昭。
江流天欲去,舟過峽相招。
岸遠猿投礫,枝危鳥構橋。
菑畬穿石隙,籬舍係峰腰。
積磧居難定,頹沙土易嶢。
冬衣資野葛,晚爨就山條。
燒圃蔬為果,烹泉茗雜椒。
惜哉形勝地,風物亦蕭蕭。

入邑往還,宿徐乾之北庵,皆不值编辑

此地經來去,空庭廢送迎。
三人猶共宿(時與劉、艾二生偕),一月再經行。
主客皆無意,眠餐較有情。
蛙喧終不俗,鶴病自然清。
感寂幽人性,中邊靜夜聲。
向時初吐月,重見或殘更。
(前宿以五月初七夜,今為二十六夜)

夜泛编辑

始來驚晦靄,久乃快森沈。
月迥頻生浦,霜輕未滿林。
孤光澹何止,萬象窈然深。
煙水開人意,秋冬警我心。
滅明波異狀,喧寂夜同音。
但見扁舟入,無由識所尋。

課除後園草,屋客孟和茂之二首编辑

其一编辑

園荒吾且廢,君曰可幽居。
愛此山川意,兼為朋友廬。
才因稱賞後,稍事掃除初。
竹樹行將乞,榛蕪以次鋤。
繁宜先去甚,淨亦自成虛。
到處有衡泌,遊棲常晏如。

其二编辑

為此已雲晚,從今漸亦清。
重編籬有法,頗去草無名。
居僻交宜恕,朋來趣共生。
床移庭最淨,杖就樹初晴。
疏密因時取,縱橫各意成。
閉門幽豁處,山月不難明。

臨潁署中和商孟和看含胎牡丹之作。商,閩人。(閩鮮此種)编辑

國色多珍重,尋常不入閩。
洛中生長慣,炎服見聞新。
忍豔過寒月,留香與晚春。
避藏含意處,矜慎待年身。
幸爾相逢日,當他未嫁辰。
韶華雖少小,情貌已清真。
有似南君子,驚看北婦人。
等閑籬壁物,易作魏姚論。

宿固城店同孟和作编辑

可緩今宵發,無多二日程。
一眠安苟且,有友不淒清。
雪曙先於月,霜繁後必晴。
餘寒浮欲出,積氣靜初平。
僕馬勞堪息,興居簡自輕。
縱非前路暮,吾意詰朝行。

癸丑春晤別同門諸年丈感贈编辑

(時在都者為陶不退、鄒臣虎、葉讓卿與予,入計者為何昆謀、喬君求、文天瑞、張爾荷、史敬勝)

蘆溝師友別,二十一人全。
列職俄中外,浮蹤輒後先。
蓬飄不必論,木折獨淒然。
重晤非今夕,難同是此筵。
昔遊無半與,相去隻三年。
又復紛紛往,天涯若個邊?

五月十六日集十方庵水邊编辑

(同尹孔昭、魏士為、謝耳伯、繆當時、羅玉檢、陸君啟、王貞含)

一回來憩此,景事一回加。
園果閑中子,池蓮意外花。
茶瓜僧地主,煙火寺人家。
蒲葦風皆去,鷗鳧浪與斜。
坐頻過好鳥,歸定準昏鴉。
山雨殘陽後,幽香發水涯。

秋後五日題柬長安諸友编辑

立秋在六月,是以不知秋。
似見木微脫,才驚火欲流。
辭家為客幾,半載四時周。
一鶴唳幽獨,亂蟬鳴旅愁。
良朋偏易別,薄宦亦何求?
積雨涼無漸,空階潦未收。
高寒燕地改,卑濕楚人憂。
故國方雞黍,胡為各滯留?

檣山(在浮渡山前,如舟之檣。一曰天柱峰)编辑

一柱何其幻,分形應眾岩。
身經千正側,峰隻此巉岩。
但自離金谷,皆能睹石函。
居中人笏立,忽斷鬼斤刂。
山以浮而渡,檣如動欲攙。
蜿蜒龍作纜(山有石龍峰),瞻顧屢回帆。

小孤山编辑

是峰瘦而特,名曰小孤宜。
石筍何曾蒂,盆蓮只一枝。
禽魚殊所視,形影共為疑。
水與之周始,煙無可蔽虧。
登焉堪四面,過者不多時。
流峙相持處,舟航未敢遲。

九日至玉泉,與友夏居易登覽,宿於寺编辑

人生重九日,幾度集高深。
下馬登臨事,出門山水心。
再來同節物,善息就森沈。
積鐵存文質,寒鍾臥古今。
月遲終一照,源幻異初尋。
澗晚多精感,林秋寡近音。
遊人皆此賞,靜者自然欽。
幽聽虛無盡,岩星響碧陰。

友夏見過與予,檢校詩歸訖還家编辑

子有子當務,安能禁子歸?
茲來真不苟,所得頗皆微。
孤意相今古,虛懷即是非。
周之東可反,檜以下無譏。
刪讚心如此,風騷事庶幾。
一辭才許共,眾慮始知依。
暫別尤交勉,新聞幸勿違。
何如日相對,心目發天機。

黔闈事竣示同事者编辑

勿云黔士少,相士者何如?
寡昧叨衡鑒,公勤答簡書。
百靈燈燭後,一字腎腸餘。
心力猶堪共,恩私不自居。
每於經目處,各念致身初。
掛漏吾知免,諸公遠勝予。

贈楊太公编辑

父子孫三世,文章富貴仙。
唯其無物累,乃可謂天年。
理數俱逢獨,神人特與全。
落花隨所值,修竹至今然。
濟勝寧須杖,尋幽屢舍船。
翻嫌天上苦,長乞住桃川。

十二月十一日雪编辑

長安雪無候,昨夜月方明。
所見倏而異,終然同此清。
沾沾動植喜,汨汨水泉生。
天地別為色,冬春才有情。
尚期能累日,莫遽報新睛。
驢上橋邊事,難言不出城。

二月十五日出郭集慈壽寺编辑

若是南方地,鶯花事欲闌。
今年暄最晚,隻作早春看。
新水分冰半,孤煙出樹難。
堤楊黃可必,池草碧無端。
務寡客談永,道高僧步安。
遊期從此數,節物為人寬。

夏冰编辑

清泠不必論,所貴在虛明。
大火同時事,重陰隔歲情。
啟藏王政備,愆伏帝心平。
冬夏中何物,風霜外有精。
水應無此靜,雪固讓其貞。
祭韭誠為重,浮瓜隻益輕。
一寒誰所護?六月儼初成。
似與暑相得,翻嫌秋早生。

戲題燕姬新入舟编辑

蘭舫攜初入,堪憐未解驚。
依然形性習,漸爾見聞生。
侶伴曾無改,房櫳似宿成。
問人沙外影,觸類夜中聲。
憨豈知津妒,嬉偏厭水平。
所矜非有異,相誤謬推誠。
岸已移今處,村仍指舊名。
乍聽鄰鼓動,始悟共川行。
以此為閑緒,因之緩旅情。
蕩舟舟自若,私亦羨身輕。

舟次喜康虞先寄載酒醯諸口物到戲為六韻编辑

行行望意氣,果以庶珍從。
許我分三月,知君計一冬。
倉曹方步送,驛使有舟容。
制蓄功非易,緘題禮必恭。
挈瓶親檢校,染鼎快遭逢。
朝飽誰能待?今宵試佐饔。

恭謁闕里编辑

聖道求斯在,人情敬所居。
瞻依專有屬,登覽又其餘。
夷夏爭相效,賢愚恥自疏。
面顏開嶽瀆,衣履示圖書。
檜楷知何已,風霜想厥初。
山頹翻更壽,宅壞竟難墟。
帝力司嗬護,神工職掃除。
威儀王備物,請問素焉如?

吉祥寺有梅一株,次日往看(同焦弱侯、黃貞父)编辑

秣陵梅最著,靈谷近千株。
物以多為貴,神雖清不孤。
我聞生也異,所處自無徒。
松檜高嚴骨,冰霜綽約膚。
寒偏開向暖,豔不累其臒。
各作花思理,初無繁簡殊。

墜蟬(有群蟻共持之,茂之解焉)编辑

神潔誠難辱,居高未免危。
又非逢臂怒,遂致折肱悲。
吟嘯能無廢,堤防似亦遲。
幸災群小急,感遇一身知。
命已看如蛻,心猶惜此緌。
結纓懷鄙誌,捎網荷弘慈。
弓餌煩相警,環珠恥見遺。
寒宵深抱葉,賤子報恩時。

再至棲霞寺(前遊在甲寅正月二日)编辑

卻記曾遊處,於今又四年。
經行才及半,聲跡已如前。
存沒僧皆去,登臨伴不全。
水風諸感集,岩澗六時然。
青入無窮內,紅爭未落先。
昔來春物淺,翻讓早冬天。

姬人刳朱橘作燈,懸臘梅花下,詠以新句编辑

其一编辑

以意為重焰,多情照一香。
夜生溟海日,寒帶洞庭霜。
何惜燒微質,貪持暖薄妝。
精神無可譬,形影暫相當。
素欲成酡靨,丹原具熱腸。
不離花實外,別自作奇光。

编辑

霜質生寒火,圓明見寸靈。
中邊歸了了,香色藉星星。
花有神相感,珠當夢乍醒。
於茲垂末照,知子惜微馨。
薄命非因熱,幽懷恥向冥。
過淮終勿改,遲暮鑒娉婷。

章晦叔至白門,題其行卷编辑

衣帶金陵水,君行豈易哉!
精神隨處始,願力有生來。
以此縱心往,不然中路回。
度人諸祖事,入世列仙才。
師友交由命,山川去藉財。
雪中貧杖履,幾見近郊梅。

拜林初文先生墓编辑

(先生諱章,閩之福清人。詩文有異骨,不為嘉、隆人聲習,讀之知為豪傑。亦恥作文士,好倜儻之畫策,竟以奇為異己者所中,齎憤而沒,葬金陵牛首山之高村。有子二人:曰楙,曰古度,皆以詩世其業。楙即子丘,古度即茂之。蓋先生沒十年,而惺獲交其子;又十年,為萬曆戊午三月十一日,乃拜其墓,贈以詩。今墓道稱林初文孝廉者,以先生曾舉萬曆癸酉鄉試也。)

亦是閩中窄,終難有此人。
異鄉三尺土,在日四方身。
嬴博從吾好,要離不苟鄰。
文為生性命,俠作死精神。
直以聲相友,非緣子拜親。
骨埋良有故,膝屈豈無因!
炯炯今堪古,存存夜向晨。
眼光猶未落,屍視最為真。

郭聖僕五十詩(在五月五日)编辑

世多同面目,子獨具精神。
癖貴居心淨,癡多舉體真。
每觀三代物,用養百年身。
長豈嫌齊戶,孤難在卜鄰。
無生方是壽,與我自相親。
法界留君住,寥寥予數人。

秦淮隔舟编辑

情事良非一,層層向此生。
重陰藏晤語,亂火照歌聲。
傍願波常定,窺嫌月太明。
香光成密感,心耳效微誠。
人以遙斯貴,時因暫不輕。
沿洄雖易遇,歡惜反難平。
投佩申他夕,留衫到五更。
寄言同坐者,漫道意相傾。

送董崇相予告還閩,兼柬曹能始编辑

見君來歲暮,今又道歸閩。
終始須明旨,行藏匪小臣。
一腔憂國念,半載杜門人。

自有施於政,非無著此身。
閑尋岩洞舊,靜閱奕棋新。
寄問東山伴,沈冥意果真?

秦淮五日賦得投詩贈汨羅编辑

湘累千古去,意氣久當平。
所以懷沙賦,無煩激楚聲。
佳時神易下,幽感目先成。
舊俗猶歌舞,新詩即杜蘅。
思君心窈窕,臨水聽分明。
欲共滄浪語,休為澤畔行。
形魂常夢寐,酬對若平生。
因想岷山事,悲歡亦此情。

訪友夏不值,自朝坐至暮,始歸编辑

名士身難靜,幽居事漸稀。
約曾煩折柬,到尚喜留扉。
敢以偕來眾,而疑先去非。
階庭如有待,筆墨得相依。
熱客尋聲返,寒吟抱影微。
勞生分暇日,舉體在清機。
乍雨陂塘氣,浮涼草樹暉。
此時堅坐意,不為遲君歸。

送雷實先以京兆司李遷滇中郡丞還楚编辑

一身三作令,十載兩為丞。
直以投荒去,猶將晉秩稱。
留錢諸叟記,載石後人懲。
盜止輕張敞,威伸忌李膺。
孤舟辭建業,初服在江陵。
時論何須定,君心本不競。

送南大司馬黃公移督戎政,時有遼警编辑

治極思軍旅,才難見老成。
主憂臣子辱,師吉丈人貞。
箸在前籌近,車從熟路輕。
據鞍今壯誌,橫槊舊閑情。
堪豈仍言讓,聞宜即戒行。
臨秋方肅殺,會日可清明。
戎以何為政?京徒尚有營。
守攻須早計,調募忍相爭。
體國寧推命,安邊恥得名。
勇謀疆吏事,廟筭仗精誠。

訪鄒彥吉先生於惠山園编辑

青衿稱弟子,白首拜吾師。
隔歲雖相見,登庭亦太遲。
煙霞身羽翼,松菊地威儀。
鶴引舟尋勝,花因客展期。
選聲窮靜理,結構換清思。
泉響寒無著,山情月所私。
遊棲非偶爾,緣願或先之。
福德衡門在,頻來自有時。

詠求仲家紅鸚鵡兼有所贈编辑

毛羽自成族,聰明且勿論。
氣堪銷朔雪,光久沐朝暾。
照水常愁指,離鄉況斷魂。
朱衣官幾命,紅粒主深恩。
因熱心無著,藏身舌尚存。
歸依惟念佛,清淨火中言。

遊天平山范長倩園居编辑

始吾來此地,隻作范家園。
是日登臨半,茲山本末存。
天將全物與,人許夙懷敦。
徑借廊分合,岩隨樹吐吞。
會心頻拜石,尋響或逢源。
孤月照登閣,千峰生閉門。
高深如一氣,墜倚互為根。
自幸遊皆靜,秋冬事不煩。

喜錢受之就晤婁江,先待予吳門不值编辑

不敢要君至,既來彌解顏。
友朋相見意,形跡亦何關!
兩度來迎候,孤舟費往還。
可知心過望,正以事多艱。
學道身初健,憂時神頗孱。
浮沈十載內,毀譽眾人間。
試看予流寓,何殊子入山?
機緣如互湊,述作有餘閑。

吳門悼王亦房编辑

三度吳門路,而猶不在茲。
地曾煩屢約,主反問新知。
未及交其父(君百谷先生第五子),云胡奪此兒?匪予來太晚,是子去先期。
漸近詩方始,無前意所之。
驢鳴聞與否,麟死獲何為?
賤夭仍艱嗣,圖書又付誰?
遺文人泛惜,衰戶婦難持。
酒色藏孤憤,英雄受眾疑。
傷心湯氏餒(謂湯因),歸骨范生悲(謂范汭)


 卷十一 ↑返回頂部 卷十三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