鐔津文集 集引
宋 釋契嵩 撰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弘治十二年刊本

鐔津文集引

 吾佛以法付諸王臣盖欲乆其傳也自

 商周流虹貫炎漢夢金人西方大教扵

 是乎東流真丹際遇

 金輪世主㑹三教角立焉佛化行乎中

 國愈乆益盛代有其人與像季巳還教

 門削弱日益薄矣盖人與世異故也豈

 佛法有𠩄損益乎逮宋仁廟時大士嵩

 禪師者出具尓正眼觀乎人根未可則

 諭𪫬命之道宜乎人天乘而質之盖沿

 淺而及䆳䖏故援六經百氏之說絶出

 至公之論合乎二教乃著是書曰輔教

 編獻之

 天子大賜與藏典偕傳時韓丞相當國

 至公以史筆見稱之深也公卿詳之而

 不眇忽也明乎大士受西聖之屬而應

 世與夫王臣扶護宗乘者扵其内攝外

 護而綿歷無窮孰䏻諒乎今亦昭其馮

 有以也然弘治丁巳吾寺為統禪講名

 僧開士坐夏間而老弊言于衆曰正法

 既𣳚像教陵夷有若一絲懸九𪔂乎嘅

 夫鐔津文集時所尚之誠輔教之書也

 板将漫滅矣可欲復前人之大業用是

 重SKchar而廣傳其殆庶㡬乎余㮣而言之

 也卒未知其孰賢禾城之東去一舎地

 有刹幢曰景德寺業其中者璠瑩然其

 人行道布徳士也雖混衆而不羣欲因

 間𨻶有請白于我曰爾書圗刻也璠思

 與衆卿易舉一人何力之有㢤曰無貳

 爾心但行中捨罄已之有可使行檀而

 助之瑩然心亦有𠩄之也既有以為未

 SKchar者以其語深難便初學有得㸃句音

 釋亦㦯有助也扵是往往視予意有所

 託果然擬之而後言也嘻綆短者不可

 以汲深然河海不擇其細流故能就其

 深矣雖然第愧其審克之而未詳則如

 之何勿思深惟天下之士世之著顯者

 皆英偉雄傑之才負天下台輔之望盖

 明乎治世聖賢之道克輔

皇明之政治殷何暇眷彼佛乗𠃔通經𭥍

 佛氏之徒悉屏文字唯脩静慮若夫二

 氏之教有異乎而在道必然也扵其吐

 言持論不出乎情見動輒有礙焉得不

 為之異若是語黙動靜不墮落藝境圎

 融無礙而一趨扵大同豈不然乎今時

 尚竒騁異粘綴成編何太駸駸至于頗

 僻者無裨扵教不若夫丕休㢤余寔膚

 淺嘗讀壇賛得見大鑒遺意而知明教

 之心扶樹正宗功何懋焉扵是如巹繆

 承瑩然之志音釋句讀茍又差互不少

 者當坐愚之無識舊板微有誤䖏則校

 也時有興聖徳海為書而剞𠜾盡工猶

 夫佛印𠩄謂印施有盡若書而刻之則

 無盡巹也固𩓑是書溥海流布日望君

 子韙之試一披覧何惑結而不自觧如

 轉丸耳盖使人人咸崇

 佛化同厎于道也如是則隂翊

皇度無窮焉

大明弘治十二年四月八日蔤庵沙門

        嘉禾如巹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