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一 陳書
卷十二 列傳第六

胡穎 徐度 杜稜 沈恪

卷十三 

胡穎 徐度敬成 杜稜 沈恪

目录

胡穎编辑

  胡穎字方秀,吳興東遷人也。其先寓居吳興,土斷為民。穎偉姿容,性寬厚。梁世仕至武陵國侍郎,東宮直前。出番禺,征討俚洞,廣州西江督護高祖在廣州,穎仍自結高祖,高祖與其同郡,接遇甚隆。及南征交趾,穎從行役,餘諸將帥皆出其下。及平李賁,高祖旋師,穎隸在西江,出兵多以穎留守。

  侯景之亂,高祖克元景仲,仍渡嶺援臺,平蔡路養、李遷仕,穎皆有功。歷平固、遂興二縣令。高祖進軍頓西昌,以穎為巴丘縣令,鎮大皋,督糧運。下至豫章,以穎監豫章郡。高祖率眾與王僧辯會於白茅灣,同討侯景,以穎知留府事。

  梁承聖初,元帝授穎假節、鐵騎將軍、羅州刺史,封漢陽縣侯,邑五百戶。尋除豫章內史,隨高祖鎮京口。齊遣郭元建出關,都督侯瑱率師禦之。高祖選府內驍勇三千人配穎,令隨瑱,於東關大破之(元建)。[1]三年,高祖圍廣陵,齊人東方光據宿預請降,[2]以穎為五原太守,隨杜僧明援光,不克,退還,除曲阿令。尋領馬軍,從高祖襲王僧辯。又隨周文育於吳興討杜龕。紹泰元年,除假節、都督南豫州諸軍事、輕車將軍、南豫州刺史。太平元年,除持節、散騎常侍、仁威將軍。尋兼丹陽尹。

  高祖受禪,兼左衛將軍,餘如故。永定三年,隨侯安都征王琳,於宮亭破賊帥常眾愛等。世祖嗣位,除侍中、都督吳州諸軍事、宣惠將軍、吳州刺史。不行,尋為義興太守,將軍如故。天嘉元年,除散騎常侍、吳興太守。其年六月卒,時年五十四。贈侍中、中護軍,諡曰壯。二年,配享高祖廟庭。子六同嗣。

  穎弟鑠,亦隨穎將軍。穎卒,鑠統其眾。歷東海、豫章二郡守,遷員外散騎常侍。隨章昭達南平歐陽紇,[3]為廣州東江督護。還預北伐,除雄信將軍、歷陽太守。太建六年卒,贈桂州刺史。

徐度编辑

  徐度字孝節,安陸人也。世居京師。少倜儻,不拘小節。及長,姿貌瑰偉,嗜酒好博,恆使僮僕屠酤為事。梁始興內史蕭介之郡,度從之,將領士卒,征諸山洞,以驍勇聞。高祖征交趾,厚禮招之,度乃委質。

  侯景之亂,高祖克定廣州,平蔡路養,破李遷仕,計畫多出於度。兼統兵甲,每戰有功。歸至白茅灣,梁元帝授寧朔將軍、合州刺史。侯景平後,追錄前後戰功,加通直散騎常侍,封廣德縣侯,邑五百戶。遷散騎常侍。

  高祖鎮朱方,除信武將軍、蘭陵太守。高祖遣衡陽獻王平荊州,度率所領從焉。江陵陷,閒行東歸。高祖平王僧辯,度與侯安都為水軍。紹泰元年,高祖東討杜龕,奉敬帝幸京口,以度領宿衛,并知留府事。

  徐嗣徽、任約等來寇,高祖與敬帝還都。時賊已據石頭城,市居民,並在南路,去臺遙遠,恐為賊所乘,乃使度將兵鎮于冶城寺,築壘以斷之。賊悉眾來攻,不能克。高祖尋亦救之,大敗約等。明年,嗣徽等又引齊寇濟江,度隨眾軍破之於北郊壇。以功除信威將軍、郢州刺史,兼領吳興太守。尋遷鎮右將軍、領軍將軍、徐州緣江諸軍事、[4]鎮北將軍、南徐州刺史,給鼓吹一部。

  周文育、侯安都等西討王琳,敗績,為琳所拘,乃以度為前軍都督,鎮于南陵。世祖嗣位,遷侍中、中撫軍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進爵為公。未拜,出為使持節、散騎常侍、鎮東將軍、吳郡太守。天嘉元年,增邑千戶。以平王琳功,改封湘東郡公,邑四千戶。秩滿,為侍中、中軍將軍。出為使持節、都督會稽東陽臨海永嘉新安新寧信安晉安建安九郡諸軍事、鎮東將軍、會稽太守。未行而太尉侯瑱薨于湘州,乃以度代瑱為都督湘沅武巴郢桂六州諸軍事、鎮南將軍、湘州刺史。秩滿,為侍中、中軍大將軍,儀同、鼓吹並如故。

  世祖崩,度預顧命,以甲仗五十人入殿省。廢帝即位,進位司空。華皎據湘州反,引周兵下至沌口,與王師相持,乃加度使持節、車騎將軍,總督步軍,自安成郡由嶺路出于湘東,以襲湘州,盡獲其所留軍人家口以歸。光大二年薨,時年六十。贈太尉,給班劍二十人,諡曰忠肅。太建四年,配享高祖廟庭。子敬成嗣。

子 敬成编辑

  敬成幼聰慧,好讀書,少機警,善占對,結交文義之士,以識鑒知名。起家著作郎。永定元年,領度所部士卒,隨周文育、侯安都征王琳,於沌口敗績,為琳所縶。二年,隨文育、安都得歸,除太子舍人,遷洗馬。(敬成父)度為吳郡太守,[5]以敬成監郡。天嘉二年,遷太子中舍人,拜湘東郡公世子。四年,度自湘州還朝,士馬精銳,敬成盡領其眾。隨章昭達征陳寶應,晉安平,除貞威將軍、豫章太守。光大元年,華皎謀反,以敬成為假節、都督巴州諸軍事、雲旗將軍、巴州刺史。尋詔為水軍,隨吳明徹征華皎,皎平還州。太建二年,以父憂去職。尋起為持節、都督南豫州諸軍事、壯武將軍、南豫州刺史。四年,襲爵湘東郡公,授太子右衛率。

  五年,除貞威將軍、吳興太守。其年隨都督吳明徹北討,出秦郡,別遣敬成為都督,乘金翅自歐陽引埭上泝江由廣陵。齊人皆城守,弗敢出。自繁梁湖下淮,圍淮陰城。仍監北兗州。淮、泗義兵相率響應,一二日間,眾至數萬,遂克淮陰、山陽、鹽城三郡,并連口、朐山二戍。仍進攻鬱州,克之。以功加通直散騎常侍、雲旗將軍,增邑五百戶。又進號壯武將軍,鎮朐山。坐於軍中輒科訂,并誅新附,免官。尋復為持節、都督安元潼三州諸軍事、安州刺史,將軍如故,鎮宿預。七年卒,時年三十六。贈散騎常侍,諡曰思。子敞嗣。

杜稜编辑

  杜稜字雄盛,吳郡錢塘人也。世為縣大姓。稜頗涉書傳,少落泊,不為當世所知。遂遊嶺南,事梁廣州刺史新渝侯蕭映。映卒,從高祖,恆典書記。侯景之亂,命稜將領,平蔡路養、李遷仕皆有功。軍至豫章,梁元帝承制授稜仁威將軍、石州刺史,上陌縣侯,邑八百戶。

  侯景平,高祖鎮朱方,稜監義興、琅邪二郡。高祖誅王僧辯[6],引稜與侯安都等共議,稜難之。高祖懼其泄己,乃以手巾絞稜,稜悶絕于地,因閉於別室。軍發,召與同行。及僧辯平後,高祖東征杜龕等,留稜與安都居守。徐嗣徽、任約引齊寇濟江,攻臺城,安都與稜隨方抗拒,稜晝夜巡警,綏撫士卒,未常解帶。賊平,以功除通直散騎常侍、右衛將軍、丹陽尹。永定元年,加侍中、忠武將軍。尋遷中領軍,侍中,將軍如故。

  三年,高祖崩,世祖在南皖。時內無嫡嗣,外有彊敵,侯瑱、侯安都、徐度等並在軍中,朝廷宿將,唯稜在都,獨典禁兵,乃與蔡景歷等祕不發喪,奉迎世祖,事見景歷傳。世祖即位,遷領軍將軍。天嘉元年,以預建立之功,改封永城縣侯,增邑五百戶。出為雲麾將軍,晉陵太守,加秩中二千石。二年,徵為侍中、領軍將軍。尋遷翊左將軍、丹陽尹。

  廢帝即位,遷鎮右將軍、特進,侍中、尹如故。光大元年,解尹,量置佐史,給扶,重授領軍將軍。

  太建元年,出為散騎常侍、鎮東將軍、吳興太守,秩中二千石。二年,徵為侍中、鎮右將軍。尋加特進、護軍將軍。三年,以公事免侍中、護軍。四年,復為侍中、右光祿大夫,并給鼓吹一部,將軍、佐史、扶並如故。

  稜歷事三帝,並見恩寵。末年不預征役,優遊京師,賞賜優洽。頃之卒于官,時年七十。贈開府儀同三司,喪事所須,並令資給,諡曰成。其年配享高祖廟庭。子安世嗣。

沈恪编辑

  沈恪字子恭,吳興武康人也。深沈有幹局。梁新渝侯蕭映為郡將,召為主簿。映遷北徐州,恪隨映之鎮。映遷廣州,以恪兼府中兵參軍,常領兵討伐俚洞。盧子略之反也,恪拒戰有功,除中兵參軍。高祖與恪同郡,情好甚暱,蕭映卒後,高祖南討李賁,仍遣妻子附恪還鄉。尋補東宮直後,以嶺南勳除員外散騎侍郎,仍令招集宗從子弟。[7]

  侯景圍臺城,恪率所領入臺,隨例加右軍將軍。賊起東西二土山以逼城,城內亦作土山以應之,恪為東土山主,晝夜拒戰。以功封東興縣侯,邑五百戶。遷員外散騎常侍。京城陷,恪閒行歸鄉里。高祖之討侯景,遣使報恪,乃於東起兵相應。賊平,恪謁高祖於京口,即日授都軍副。尋為(君)〔府〕司馬。[8]

  及高祖謀討王僧辯,恪預其謀。時僧辯女婿杜龕鎮吳興,高祖乃使世祖還長城,立柵備龕,又使恪還武康,招集兵眾。及僧辯誅,龕果遣副將杜泰率眾襲世祖於長城。恪時已率兵士出縣誅龕黨與,高祖尋遣周文育來援長城,文育至,泰乃遁走。世祖仍與文育進軍出郡,恪軍亦至,屯于郡南。及龕平,世祖襲東揚州刺史張彪,以恪監吳興郡。太平元年,除宣猛將軍、交州刺史。其年遷永嘉太守。不拜,復令監吳興郡。自吳興入朝。高祖受禪,使中書舍人劉師知引恪,令勒兵入辭,[9]因衛敬帝如別宮。恪乃排闥入見高祖,叩頭謝曰:「恪身經事蕭家來,今日不忍見許事,分受死耳,決不奉命。」高祖嘉其意,乃不復逼,更以盪主王僧志代之。

  高祖踐祚,除吳興太守。永定二年,徙監會稽郡。會余孝頃謀應王琳,出兵臨川攻周迪,以恪為壯武將軍,率兵踰嶺以救迪。余孝頃聞恪至,退走。三年,遷使持節、通直散騎常侍、智武將軍、吳州刺史,便道之鄱陽。尋有詔追還,行會稽郡事。其年,除散騎常侍、忠武將軍、會稽太守。

  世祖嗣位,進督會稽、東陽、新安、臨海、永嘉、建安、晉安、新寧、信安九郡諸軍事,將軍、太守如故。天嘉元年,增邑五百戶。二年,徵為左衛將軍。俄出為都督郢武巴定四州諸軍事、軍師將軍、郢州刺史。六年,徵為中護軍。尋遷護軍將軍。光大二年,遷使持節、都督荊武祐三州諸軍事、平西將軍、荊州刺史。未之鎮,改為護軍將軍。[10]

  高宗即位,加散騎常侍、都督廣衡東衡交越成定新合羅愛德宜黃利安石雙等十八州諸軍事、鎮南將軍、平越中郎將、廣州刺史。恪未至嶺,前刺史歐陽紇舉兵拒險,恪不得進,朝廷遣司空章昭達督眾軍討紇,紇平,乃得入州。州罹兵荒,所在殘毀,恪綏懷安緝,被以恩惠,嶺表賴之。

  太建四年,徵為領軍將軍。及代還,以途遠不時至,為有司所奏免。十一年,起為散騎常侍、衛尉卿。其年授平北將軍、假節,監南兗州。十二年,改授散騎常侍、翊右將軍,監南徐州。又遣電威將軍裴子烈領馬五百匹,助恪緣江防戍。明年,入為衛尉卿,常侍、將軍如故。尋加侍中,遷護軍將軍。後主即位,以疾改授散騎常侍、特進、金紫光祿大夫。其年卒,時年七十四。贈翊左將軍,詔給東園祕器,仍出舉哀,喪事所須,並令資給,諡曰元。子法興嗣。

【論】编辑

  史臣曰:胡穎、徐度、杜稜、沈恪並附騏驥而騰躍,依日月之光輝,始覯王佐之才,方悟公輔之量,生則肉食,終以配饗。盛矣哉!

校勘記编辑

  1. 於東關大破之(元建) 據北監本、汲本、殿本及《南史》刪。按南監本亦有「元建」二字,或刪「之」字,作「於東關大破元建」,亦通。
  2. 齊人東方光據宿預請降 「東方光」通鑑梁元帝承聖二年、三年凡兩見,皆作「東方白額」,《北齊書·段韶傳》同,疑白額為光之別名。
  3. 隨章昭達南平歐陽紇 按「達」原訛「連」,各本不訛,今改正。
  4. 徐州緣江諸軍事 張森楷〈校勘記〉云:「『徐』上疑有『南』字,下稱『南徐州刺史』,則此不得徒稱『徐』也。」
  5. (敬成父)度為吳郡太守 據北監本、殿本刪。
  6. 高祖誅王僧辯 殿本考證云「誅」字上《南史》有「謀」字。今按:有「謀」字是。
  7. 仍令招集宗從子弟 殿本考證云「招」《南史》作「總」。
  8. 尋為(君)〔府〕司馬 據元龜七六五改。按「君」各本作「郡」,明此「君」字為「郡」字之訛。然沈恪已為員外散騎常侍,封縣侯,無更為郡司馬之理。蓋其時陳霸先都督南徐州諸軍事、征北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南徐州刺史,恪為其府之司馬也。《元龜》作「府司馬」是。
  9. 令勒兵入辭 按北監本、汲本、殿本無「辭」字,《南史》同。
  10. 光大二年至改為護軍將軍 按〈廢帝紀〉,沈恪遷平西將軍、荊州刺史在光大元年十一月,改為護軍將軍在光大二年十一月。
 卷十一 ↑返回頂部 卷十三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