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隸釋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

卷第十二 隸釋 卷第十三
宋 洪適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固安劉氏藏萬曆中刊本
卷第十四

隷釋卷第十三

  雒陽令王稚子闕二 交阯都尉沈君神道二

  益州太守髙頥闕二 幽州刾史馮煥神道

  馮煥殘碑并隂    鉅    鹿太守金君闕

  益州太守楊宗墓道 淸河相張君墓道

  不其令蕫恢闕   緜竹令王君神道

  江原長進徳碣   上庸長司馬孟臺神道

  髙直闕      處士金恭闕

  金恭碑      韋氏神道

  張賔公妻穿中二柱文

    雒陽令王稚子二闕

故先侍御史河内令王君稚子闕

州刾史雒陽令王君稚子之闕

 右雒陽令王稚子二闕王君名渙其字稚子廣漢

 郪人也東漢循吏有列傳渙舉茂材歴温令兖州

 刾史侍御史洛陽令以和帝元興元年卒今成都

 新都縣有渙墓此墓前之𩀱石闕也其上各刻車

 馬之状一則二人乗馬一則二人乘車見於隷釋

 惟馮煥髙頥金恭三人有闕又有碑趙氏云本傳

 稚子甞為温令而碑作河内令乃史之誤其説非

 也温者河内之邑河内是郡名無令也碑云河内

 縣令者以郡爲尊盖謂河内之縣令爾即温也先

 靈之稱它碑所無碑中縣字反系作

    交阯都尉沈君二神道

漢謁者北司馬左都候沈府君神道

漢新豊令交阯都尉沈府君神道

 右交阯都尉沈君二神道今在梁山軍其上各刻

 朱雀其形相尚知此盖是一人猶王稚子闕盡書

 其所歴官也其下又刻龜蛇虎首所畫甚工此字

 及馮煥王稚子闕皆是八分書張懷瓘所謂作威

 投㦸騰氣揚波者也

    益州太守髙頥二闕

漢故益州太守武隂令上計史舉孝㢘諸部從事

頙字貫方

漢故益州太守隂平都尉武陽令北府丞舉孝㢘

府君字貫闕一

 右益州大守髙頥二闕今在雅州髙頥字貫方有

 墓碑載其歴北部府丞廣漢屬國都尉益州太守

 以獻帝建安十四年卒碑石淪碎官不盡見此兩

 闕一有髙君名字一不稱名而字闕其一予所見

 六十年前石刻貫字之旁刻云缺一字近世所見

 乃有以光字補之者此一闕雖無頥之名而隂平

 北府皆見之碑誌可㩀則兩者皆髙頥之闕也漢

 志縁邉屬國無隂平惟廣漢有隂平道前書注隂

 平云北部都尉治墓闕所以書廣漢為隂平者指

 其理所也

    幽州刾史馮煥神道

故尚書侍郎河南亰令豫州幽州刾史馮使君神道

 右幽州刾史馮煥神道今在渠州馮緄傳云父煥

 安帝時為幽州刾史建光元年卒隷釋有元初六

 年賜豫州刾史馮煥詔煥之殘碑有郎中尚書侍

 五字惟亰令無所見也

    馮煥殘碑

君諱煥字平侯㢘除郎中尚書侍遷豫州刾史

鄄别㕥北鮮卑畔𨒫史荚書嘉嘆賜錢守㕥

永寜二年四

 右馮煥殘碑三十九字其云北鮮卑叛逆則元初

 六年詔除幽州時事也其云䇿書嘉嘆賜錢者馮

 緄傳載煥死於獄中帝愍之賜錢十萬當是此事

 也末有永寜二年四字蓋其卒之年月也帝紀書

 建光元年正月幽州刾史馮煥率十二郡太守討

 髙句驪穢貊不克四月遼東都尉龐奮承偽璽書

 殺元莬太守姚光緄傳云煥為幽州刾史疾忌姦

 惡元莬太守姚光亦失人和建光元年怨者詐作

 璽書賜煥光以歐刀下遼東龐奮行刑奮即斬光

 収煥煥疑詔有異上書自訟病死獄中建光之元

 即永寜二年是嵗七月改元煥以四月終故碑尚

 用舊年也碑字雖無幾而皆與史合

    馮煥殘碑隂

曹史闕六衡賊曹令史汝南表徳官兵曹令史

河内樊晏世寜兵曹令史漢中祝颺孔逹士曹令史

穎川闞揚武莭集曹令史北海孫登元叙闕三

户曹史汝南闕三臺客曹史汝南子讓

外兵曹史陳國丁武妙生帳下司馬陳國陳景伯載

司馬汝南程旻季

 右馮煥殘碑隂諸曹史及帳下司馬武剛司馬十

 餘人其間有貫頴川汝南陳國者皆豫州舊部也

 即過字即剛字即謙字西漢太𤣥皆有之

    鉅鹿太守金君闕

鉅鹿太守金君闕

 右鉅鹿太守金君闕七字今在蜀道不知其人也

    益州太守楊宗墓道

漢故益州太守楊府君諱宗字徳仲墓道

 右益州太守楊宗墓道十六大字今在西州

    清河相張君墓道

淸河相農太守張君墓下闕一字

 右淸河相張君墓道一碑甚大其中但存此數字

 惟河相農君五字㸃畫具爾漢人用字有假借

 者有通用者有奇古者有變易偏旁及減省者隷

 釋皆已表出其間㸃畫小異尋文而可識者皆不

 復釋如此碑農上安西之類是也顔之推論揖下

 無耳鼔外設皮離則配禹臯分澤外咸以世俗為

 非今隷字皆然蓋各是一家之書不可拘以古法

 也其詳已類之隷韻略舉數字于此平聲則

 上聲則

 去聲則入聲則

 凡巍字山皆在下魏字𨚫

 有山在上者惟字皆从心獨尚書从系爾

    不其令蕫恢闕

漢故其令蕫君闕

 右不其令蕫君闕碑録云濟州任城有童恢墓雙

 石闕字一云童恢琅邪人一云漢故不其令童君

 東漢循吏有童恢傳注云謝承書作僮种兩姓異

 同史氏固有所疑矣初未甞見此闕遂以蕫為童

 與宗均相類當以碑為正前書地里志不其屬琅

 邪注云其音基范史王景傳云八世祖琅邪不其

 人郡國志東萊郡有不期侯國故屬琅邪恢宰邑

 有異政為青州所舉則恢為令時不其已不隷琅

 邪矣志作不期誤也傳云恢字漢宗琅邪姑幕人

 辟公府除不其令舉尤異遷丹陽太守暴疾卒其

 為令在楊賜罷相之後則恢蓋孝靈時人也但恢

 甞守丹陽而闕不書者或是如王稚子之類有兩

 闕而互見之歟此闕刻一冢冢上三物植立若木

 然二男子拜于前其後有一婦人二稚子又有

 六婦人魚貫于後冢旁有一大樹其下有一馬立

 於木下及馬後者各一人馬前有數物如雞騖之

 状者

    緜竹令王君神道

廣漢令王君神道

 右緜竹令王君神道九字微雜篆體緜字作曰下

 木略與縣字相混故趙氏誤作廣漢縣令而謂其

 借苓為令也歐陽公愽𭣣並蓄顧弗深考姓名字

 畫多有誤讀者徳父治郡之餘専意金石刻辨證

 亦甚精確獨此碑為可笑爾

    江原長進徳碣

君諱字進徳故蜀郡江原長延熹三年SKchar

造作

 右江原長碣有名字而不知其姓似闕非闕似碑

 非碑其文由左而右其下刻一怪獸之首若虎而

 有角碑在今蜀州江原縣

    上庸長司馬孟䑓神道

故上庸長司馬君孟䑓神道

 右上庸長司馬孟䑓神道石文皴剥而字札甚精

 漢人所作墓闕神道者弟欲表封陌限樵牧爾非

 若鐫過實之辭有意乎欺誑来世也

    髙直闕

漢故髙君諱直字文玉

 右髙直闕九字今在蜀中字畫甚不工漢人題墓

 有云神道者有云墓道者有云闕者惟髙頥及髙

 直但書姓名字爾

    處士金恭闕

金恭字子下闕一字

 右處士金㳟闕子下一字惟存一筆以墓碣及金

 廣延毋碑叅之知其字子肅也此石圭首甚銳其

 上刻三足烏其次横刻此數字其下有一人執扇

 而乗馬兩旁有螭銜環近𡻕出於雲安軍土中

    金恭碑

金君闕二

生諱恭字子肅年廿二束脩闕三年六月十一日

侵疾絶命身闕三闕四溺救闕五

闕四年方弱SKchar闕三何不闕三夙茂

道而闕六成家闕二闕二之道闕六闕二

意䔍永不改其樂闕二闕六闕三不矜

為其宅SKchar

 右金恭碑其石剥缺殘章少有可句者金掾季本

 即其父也二弟曰廣延曰雍直其母徐氏有紀訾

 産碑

    韋氏神道

氏神道

 右韋氏神道石文中斷似若韋字爾

    張賔公妻穿中二柱文

維兮本造此窅者張公妻子偉伯伯妻孫陵在此

右方曲内中

維兮張偉伯子長仲㕥建初二年六月十二日與少

元俱下世長子元益爲之祖父中造内栖柱

作崖棺𦵏父及弟𠦑元

 右張氏穿中記土本張公之妻之宂也其子偉

 伯及偉伯妻與其孫陵皆袝葬右方曲内中故志

 之其一則偉伯之孫元益葬其父長仲并弟叔元

 所志也維𠔃猶烏呼之類其間云建初三年則章

      而拙在㑹稽都尉路君闕之後人

      闕之前二十八年亦埋銘之椎輪

 眉州李治中云武陽城東彭亡山之巔耕夫斸地

 有聲尋罅入焉石窟如屋大中立兩崖崖柱左右

 各分二室左方有破瓦棺入泥中右方三崖棺泥

 穢充仞執燭視之得題識三所一在門旁為土所

 蝕廑存其上十許字穿中沙石不堅數日間觀者

 揩摩悉皆漫滅其二在兩柱前稍髙故可拓時紹

 興丁丑年也上距建初丁丑千八十有一年

隷釋卷第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