隸釋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四

卷第十三 隸釋 卷第十四
宋 洪適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固安劉氏藏萬曆中刊本
卷第十五

隷釋卷第十四

  石經尚書殘碑   石經魯詩殘碑

  石經儀禮殘碑   石經公羊殘碑

  石經論語殘碑   學師宋恩等題名

    石經尚書殘碑

孔本作身何及相𣪚孔作憸下闕言白人維舊孔舊上有求 下闕

孔作有志女母翕侮成人母流孔作汝無侮老成人

無弱下闕各共爾事齊乃位度爾孔作下闕民之承保

孔作鮮㕥𡗟下闕試㕥爾孔作遷安定SKchar

孔作邦𡗟下闕其或迪孔作自怨孔作怒下闕

孔作勸憂今其有今罔後女何下闕之勞爾先予𡗟

下闕于茲髙后乃知孔作降罪疾白下闕能迪古

我先后下闕民女有近孔作則𡉄乃心我先后綏

興降永於戲孔作崇降弗祥嗚呼今予下闕絶逺女比猶

念㕥相從各翕孔作下闕建乃家 股孔作盤闕一字

下闕衆白女罔台民孔作無戯怠孔作建大命今我

孔作予下闕凶徳綏孔作下闕爾惠孔作

孔作動萬民㕥遷肆上下闕孔作㢤予其孔作

蕳相爾念敬我衆朕𡗟已上盤庚三篇

民中絶命民有𡗟若徳𡗟天旣孚孔作字已上髙宗SKchar曰篇

SKchar遺任孔作父母弟𡗟迪乃維四方下闕𡗟于四

伐五伐六伐七伐乃已上牧誓篇

孔作水白孔作陳其五行帝下闕白建用皇

極次六白艾孔作用三徳下闕潤下作鹹炎上作苦

曲直作下闕食二白三白祀四白司空下闕極凡

SKchar庻民無有涇人無有下闕明人之有能有爲使

羞其行而下闕路母偏母黨王道蕩蕩母黨下闕

天下王三德孔三上有六一百正直二下闕家而凶于

而國人用頗辟孔作僻下闕乃心謀及卿謀及庻民

孔作人已上洪範篇

維天命元孔元作無違𡗟敢有下闕罪時維天命王白

告爾孔無二字下闕茲雒孔作予維四方𦉾攸責亦維

下闕有年于茲雒爾小子乃興從爾遷王已上多士篇

孔作之艱難乃劮孔作乃憲孔作旣延孔作𡗟

則侮SKchar下闕中宗嚴恭寅畏天命自亮㕥孔作度治

下闕或怨肆髙宗之饗國百年孔作享國五十有九年

SKchar下闕功田功徽懿共懐保小人孔作惠于

孔作鮮鰥下闕孔作滛母劮作于遊田維孔作滛

于𮗚于逸于遊于田以萬民惟正之供母兄孔作無皇白今日下闕SKchar𡗟

孔作人乃訓變孔變上有之乃亂正㓝孔正上有先王之至于下闕

則凡白孔作皇自敬徳SKchar白朕之下闕公白於戲

嗣王于茲孔監上有其已上無逸篇

孔作出于𡗟詳於戲君白時我已上君奭篇

我則SKchar天之已上多方篇

常伯常任辟孔作凖下闕謀面用下闕SKchar邑其在

下闕有㑹孔作心㕥敬事下闕王維SKcharSKchar有克

心乃下闕受茲孔作孔作於戲下闕旦㕥

孔作已受人之微孔作下闕訓德孔德上有于是罔顯㢤

孔作SKchar下闕王之鮮孔作光㕥揚武王已上立政篇

几乃召大保下闕孔作𭕒孔作大命在下闕

非幾茲即孔作旣下闕黼衣孔作扆已上顧命篇

 右石經尚書殘碑盤庚篇百七十二字髙宗SKchar

 篇十五字牧誓篇二十四字洪範篇百八字多士

 篇四十四字無逸篇百三字君奭篇十一字多方

 篇五字立政篇五十六字顧命篇十七字合五百

 四十七字熹平四年議郎蔡邕所書者漢儒傳伏

 生尚書有歐陽大小夏侯之學孔安國尚書漢人

 雖有為之訓傳者然不立於學官永嘉之亂三家

 之書並亡故孔氏傳獨行以其書校之石本多十

 字少二十一字不同者五十五字借用者八字鴻

 艾劮猶之類是也通用者十一字於戲毋女之類

 是也孔氏叙商三宗以年多少為先後此碑獨闕

 祖甲計其字蓋在中宗之上以傳序為次也但云

 髙宗饗國百年異爾范史云蔡邕以俗儒穿鑿經

 籍疑誤後學與堂谿典馬日磾等奏求正定六經

 文字時博士試甲乙科爭第髙下至有行賂改蘭

 臺漆書經字者靈帝乃從諸儒之請刋石立之太

 學天下咸取則焉碑髙一丈廣四尺陸機洛陽記

 云碑凡四十六書易公羊二十八碑其十二毁論

 語三碑其二毁禮記十五碑皆毁北齊徙之鄴都

 至河陽岸頽半没于水隋復載入長安有易一卷

 書六卷魯詩六卷儀禮九卷春秋一卷公羊九卷論

 語一卷未及𥙷治而亂作營繕者至用為柱礎唐

 初魏鄭公𭣣聚之十不存一則石經之散亡乆矣

 本朝一統時遺經斷石藏於好事之家猶崑山片

 玉已不多見今京華鞠為氊𦋺之郷殘碑日益鮮

 矣予旣集隷釋因以所有鑱之會稽蓬萊閣㔠音慉勉

 也劮亦逸字

    石經魯詩殘碑

毛作心是以爲刾 葛屨汾一曲言采其

藚彼其之子美之誰知闕一字毛誰上有其之蓋亦勿思

園有棘其實之父兮父闕一字毛無曰嗟予子行役夙

夜母毛作已尚毛作㢤猶來母死 SKchar岵三章

章六句 十𡗟𡗟毛作胡取禾三百

廛兮𡗟𡗟特兮彼君子兮𡗟素食兮 欿欿

伐輪兮母食我三歲宦毛作女莫我顧逝

將去女宦女莫我肎勞將去女適彼樂郊樂郊

蟋蟀在堂歲聿其逝今我𡗟樂日月其句 山

有蓲毛作隰有榆子有衣裳弗曵酒食胡毛作𡗟

日皷瑟且㕥喜樂旣見君子云胡其憂 楊

 右石經魯詩殘碑百七十三字魏唐國風數篇之

 文也與毛詩異者如猗作兮貫作宦樞作蓲數字

 又有一叚二十餘字零落不成文惟有叔于田一

 章及女曰雞八字可讀其間有齊韓字蓋叙二家

 異同之説猶公羊碑所云顔氏論語碑所云盍毛

 包周之比也漢代詩分為四在東京時毛氏詩不

 立學官隋志有石經魯詩六卷此碑旣論齊韓於

 後則知隋志為然也

    石經儀禮殘碑

東靣主人下闕卒爵奠爵拜執下闕盥洗升媵

觚于賓下闕上拜受爵于莚前下闕首公荅拜媵爵

者立下闕媵爵者執觶待于下闕公坐取大

 右石經儀禮殘碑四十五字皆大射儀之文也石

 摩滅字畫比它經不明白靈帝紀云詔諸儒正五

 經文字刻石立于太學蔡邕傳則云奏求正定六

 經紀傳旣已不同陸機洛陽記所載但有書易公

 羊禮記論語爾惟隋志云後漢刻七經於石碑皆

 蔡邕所書其目有一字石經儀禮九卷乃漢史陸

 記之踈略也未央宫有曲臺殿天子射宫也西京

 無太學於此行禮故后蒼著書説禮數萬言名曰

 曲臺記今禁中有選德殿蓋便坐觀射之地而淸

 閒之燕咨訪治道率在於是殆與曲臺暗合古者

 射為六藝之一儀禮一經説射者兩篇後世非介

 胄之士則不習與古殊矣媵觚媵爵云者媵蓋送

 也

    石經公羊殘碑

翬者何公子翬闕一何以𡗟稱公下闕栢於是謂栢

白吾爲闕三矣隠白下闕之之辭也然則孰立之石

闕二之石踖板本作碏美大之之辭也棠者何濟

之邑也曷爲下闕仲子板本有也字桓未君則曷爲祭

仲子闕一桓立故下闕諸侯四諸公者何諸闕一

者何天子三公稱下闕相處乎内始闕一諸公放

於此乎前此矣前下闕其成也白吾成敗矣吾與

鄭人未有成板本有也字下闕後爲年外取邑𡗟書此

何㕥書久也下闕弟母兄稱兄凡闕五之大夫也此

之邑也天子有闕四 諸 侯皆從泰山而葬𡗟

卒赴而闕一𡗟告公曷爲與微者下闕大夫之未命

者也 十年此公子翬也何下闕外於外大惡書小

𡗟書於内大惡諱小下闕國也何从𡗟書葬隠之

也何隠爾試板本作弑也試下闕板本有以為字𡗟闕一

闕二薨何以𡗟𡗟忍言已上隠公

何易之也易之則其下闕諱取周田也諱取已上威公

十有四年何以闕一記異也何異下闕則至無王者

𡗟至有以告者曰有麕而下闕乎隠祖之所遝

闕一所見異辭所聞異辭所下闕𡗟亦樂乎堯

闕二君子也制春秋之義以已上哀公

有 傳桓公二年顔氏有所見異辭所聞異下闕

以書記災也 世年顔氏言君出則已入下闕顔氏

無伐而𡗟言圍者非取邑之辭也 十下闕

谿典諌議大夫臣馬日磾臣趙䧕議闕二臣劉

弘郎中臣張臣蘇陵臣傳楨

 右石經公羊殘碑三百七十五字自隱公四年至

 威公元年及哀公十四年之文也所書者皆是公

 羊氏傳辭而無春秋正經又有顔氏說石文斷續

 不可考繹蓋嚴顔異同之辨也以今板本校之惟

 易四字省四字爾漢注引陸機洛陽記云禮記碑

 上有馬日磾蔡邕名今此碑有堂谿典八人姓名

 論語碑亦有左立二人姓名陸氏所記未之詳也

    石經論語殘碑

鮮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下闕本本立闕一道生孝

曰道千乗之國敬事下闕使民㕥時 子曰弟子

而有信雖曰未學吾必謂下闕君子𡗟重則𡗟威學

下闕與意板本作抑予之與子贛板本作貢曰夫子闕五

得之夫子之求之也下闕道斯爲小大由之有所

𡗟行知闕五禮莭之亦𡗟板本有可字下闕焉可謂好

學已矣板本作也已下闕而無謟冨而無驕下闕告諸往

而知来下闕人之𡗟下闕已上學而篇

免而無恥道之以徳齊之板本作于學丗孫問孝

於我我對曰母違樊遟闕一曰生葬之㕥禮

㕥别 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勞有

廋㢤人焉廋板本有哉字 子 曰溫故而知噐子

贛問乎異端斯害也已 子曰曰何爲則

民服孔子對曰子曰書云孝于板本作乎惟孝友

于兄也周因於禮所益可知下闕已上為政篇

曰人而𡗟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 林闕十一字

下闕與對曰𡗟能子曰闕五𡗟如林放闕九也射

下闕曰起予板本有者字商也始可下闕子曰下闕

下闕也知其說闕三天下也其闕一示諸斯乎

如神在下闕於二代郁郁乎下闕大廟下闕子知禮

下闕下闕下闕㕥柏周人㕥栗曰使民下闕

下闕門國板本邦君爲兩君之好有反闕一管氏下闕

知禮下闕吾未甞𡗟得見也役者闕二出曰下闕

道也久下闕觀之㢤 凡廿六章已上八佾篇

人 子曰苟志於仁矣無惡板本有也字 子 曰富與貴

是人之所欲也下闕顛沛必於是 子闕二未見好

板本有者字𡗟仁者好仁者無㕥尚之下闕過也各

於其黨闕二斯知仁矣 子曰朝聞道夕死可也

作矣下闕子懐㓝小人懐惠 子曰放於利而行多怨

子曰能以禮下闕曰唯子出門人問曰何謂也曽子

曰夫子之遺忠恕而已下闕曰父母在𡗟逺遊遊必

有方 子曰三年無改於父之下闕已上里仁篇

有三年之愛於闕一父母板本有乎字 子 曰飽食終日

無所用心難矣㢤下闕君子板本有亦字有惡乎子曰有

板本有惡字惡稱人之惡者惡居下板本有流字而訕上者惡

下闕之則𡗟孫逺之則怨 子曰年SKchar2板本有而字見惡

為其終也已 凡廿六章已上陽貨篇

枉道而事人何闕一去父母之國板本 闕一作邦 字景 公

待孔子曰若季氏下闕子曰鳳兮鳳兮何而板本無而字

德之衰也板本無也字闕二可諌也板本来者猶可追

板本無下闕執車板本作輿者爲誰子板本子路曰爲孔丘

曰是魯孔丘與曰是板本有也曰二字是知津矣下闕若從

板本作辟丗之士㢤擾板本作耰有而字𡗟輟子路板本有行字

板本有夫字子憮然曰鳥獸𡗟可與同下闕𡗟分孰

爲夫子置板本作植其杖而耘板本作芸子路拱而闕一止子

路宿殺雞下闕板本作義如之何其廢之也板本欲絜

其身而亂大倫君子之仕也行其義下闕志辱身矣

言中倫行中慮其斯以乎板本作而已矣謂虞仲夷供板本作逸

隱居下闕陽擊磬襄入于海 周公謂魯公曰

君子𡗟施其親下闕已上微子篇

交於子張子闕一曰子夏闕一何對曰子夏曰可者

闕四者距板本作拒下闕子夏曰雖闕五觀者為SKchar逺恐泥

是㕥其事君子學子夏曰小人之過

夏曰大德闕五出入可也 子斿板本作游闕六字

子之道焉可闕二闕一SKchar者其唯聖人仕而

曽子曰吾聞諸板本有夫字子人未有自SKchar也者板本作者

必也親喪乎闕一子曰如得其情則哀矝而勿

喜子贛曰紂之闕一闕一是其板本作之下闕贛曰仲尼

為學子贛曰文武之道未隧板本作墜於地在人賢者志

板本作識告子贛闕一贛曰辟諸板本作之宮蘠板本SKchar

之蘠闕二窺見室家之好夫𡗟可毁闕二人之

賢者丘𨹧也闕三踰也仲尼日月也一言㕥爲𡗟

知言𡗟𡗟慎也夫子之𡗟可及也猶天之下闕已上子張篇

𡗟蔽蕳在帝心朕躬有罪毋板本作無㕥萬方萬方有

字板本有兩罪字在朕躬下闕歸心為所重民食喪闕一

則得衆敏則有功闕一則說下闕𡗟驕威而𡗟猛子

闕一曰何謂惠而𡗟費子曰闕一民之下闕尊其瞻

視儼闕三而畏之斯𡗟亦威而𡗟猛乎下闕已上堯曰篇

        凡廿篇萬五千七百一闕一

板本作沾諸賈之㢤包周闕四蓋肆乎其肆也闕一

曰言闕一而在於蕭之内盍毛包周無於

       詔書與愽士臣左立郎中臣孫表

                工陳興刻

 右石經論語殘碑九百七十有一字前四篇後四

 篇之文也毎篇必計其章終篇又總其字又載盍

 毛包周有無不同之說以今所行板本校之亦不

 至甚異其文有増損者其字亦有假借及用古者

 有字異而訓不逺若置其杖賈之㢤者漢人作文

 不避國諱威宗諱志順帝諱保石經皆臨文不易

 樊毅碑命守斯邦劉熊碑来臻我邦之類未甞為

 髙帝諱也此碑邦君為兩君之好何必去父母之

 邦尚書安定厥邦皆書邦作國疑漢儒所傳如此

 非獨逺避此諱也水經云光和六年立石於太學

 其上悉刻蔡邕名魏正始中又刻古篆隷三字石

 經蓋諸儒受詔在熹平而碑成則光和年也隋志

 有一字石經七種三字石經三種其論云漢鐫七

 經皆蔡邕書又云魏立一字石經其說自相矛盾

 新舊唐志有今字石經七種而注論語云蔡邕作

 又有三字石經古篆兩種蓋唐史以隷爲今字也

 觀遺經字畫之妙非蔡中郎輩不能為以黄𥘉後

 来碑刻比之相去不啻霄壤豈魏人筆力可到當

 以水經為據三體者乃魏人所刻儒林傳云爲古

 文篆隷二體者非也史稱邕自書丹使工鐫刻今

 所存諸經字體各不同雖邕能分善隷兼備衆體

 但文字之多恐非一人可辦史云邕與堂谿典楊

 賜馬日磾張訓韓說單颺等正定諸經今公羊論

 語之後惟堂谿日磾二人姓名尚存别有趙䧕劉

 張文蘇𨹧傳楨左立孫表數人竊意其間必有

 同時揮毫者予詳玩遺字公羊詩書儀禮又在論

 語上劉寛碑隂王曜題名則公羊詩書之鴈行也

 黄初孔廟碑則論語之苖裔也識者當能别之

    學師宋恩等題名

師宋恩元遂師王忠仲師郭翔季安師張澤君潤

師楊准丗期師張仁邵游師李衡徳仁師羅僵德

賓髙師程旻孟興師直進方師王朝卿

師邵子河師榮寵定師戴龍髙師宋

一字又闕二人史杜楊表師景遷孝通師張柳卿師杜

闕二方師衡翔仲卿史闕二孝義SKchar王山闕二

SKchar闕二SKchar闕四SKchar闕三易師張

易師求易師闕二尚書掾呂闕三

書掾闕四尚書掾闕四尚書師張闕二尚書師揚

尚書師司馬闕四詩掾楊闕三詩掾張闕四掾趙

揆道明掾王興紀春秋掾常寵闕二議掾劉𢆲

闕二文學孝掾周治元經文學掾猶玉子朝文學師

胡通禮逹文學師上官震SKchar照文學師王純季堅文

學師程順元呆從掾位栁曽闕四下闕三字中闕一人又闕二字

掾瞿伯中郷賊捕李闕八伯德闕六下闕四人又闕三字

張渉闕二SKchar𨛀馬𨹧孟闕三SKchar𨛀闕三下闕一字

又闕二人集曹史闕四法曹史舒SKchar万賊曹史闕二

陽辭曹史趙漢伯SKchar榖曹史張儀闕二曹史張

詡孝舉曹史羅圃子髙榖曹史趙光莭比曹史

闕二SKchar兵曹史苞茂思水曹史楊煇子禮

闕二闕二曹史闕二伯齊曹史闕一𢆲郭

曹史闕五曹掾趙季信曹掾張闕四曹掾闕三

申功曹史頴𦒱闕三常洽盛闕五紀明闕二掾壽

盉起闕五後闕二人

 右學師宋恩等題名今在成都周公禮殿門之西

 序蜀人謂之學師題名其稱師者二十人史二人

 孝義掾業掾各一人易掾二人易師三人尚書掾

 尚書師各三人詩掾四人春秋掾議掾文學孝掾

 文學掾各一人文學師四人從掾位及集曹法曹

 賊曹辭曹史又三十二人其漫滅不可辨者十三

 人漢永平中甞爲四姓小侯立學置五經師此則

 蜀郡諸生也當是郡守興崇學校者鐫石紀徳諸

 生旣刻姓名而諸曹史亦綴其末惜亡其碑不可

 考爾成都又有左右生題名一巨碑蓋左學右學

 諸生也其間江陽寕蜀晉原遂寕乃蜀晉所置郡

 歐陽公以爲漢文翁學生題名非也即逹字

隷釋卷第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