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震川先生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九

卷第十八 震川先生集 卷第十九
明 歸有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康熙刊本
卷第二十

震川先生集巻之十九

 墓誌銘

  抑齋先生夏君墓誌銘

君諱集字思成曽祖諱㫤太常寺卿祖諱鉞承事郎

父諱景清太學生太常公以善書受知 長陵在内

閣三十餘年文雅風流稱於當世其子孫冨貴多綺

紈之習君生時夏氏猶盛其後中微君獨守寒素爲

諸生兄弟有争産訟官訊其狀判歸君君曰兄弟以

爭而吾獨何忍饗之固辭不受御史試高等當補廩

忽遘疾曰吾病不能事事何可虚受學官廩米耶遂

以病告使其次補之姊寡撫教其甥盛化化後成立

為縣學生聚徒數百人鄉里稱君之高誼君屢試不

第即移疾不出扁所居曰抑抑齋學者稱為抑齋先

生君少以多病遂精醫理為人診治不責其謝貧者

至遺以菜米人以故多懐之太常公賜墓至今百餘

年宰木森然君率子弟嵗時封植之以無傾圮有光

祖母承事之女而君之姑也世父及先人與君為親

中表兄弟有光少為學生猶及見其皆在學宮相隨

雁行逡逡然可以見盛世長者之風先人長君五年

皆以是年卒悲夫世愈囂競而前軰逺矣君卒嘉靖

壬戌正月庚子也年七十有三配王氏應城縣知縣


永之孫女有慈儉之徳後君四年八月丙子卒年七


十有八以隆慶庚午十二月甲寅葬祖塋之右王孺


人祔子男三紹貞從吾從昌皆學生女五孫男七孫


女六曽孫男三族子禴狀君行事而來請銘銘曰


百里之縣公卿代有富貴而文夏公最久生是名家


尚有典刑佩服儒者誦法六經於維夏公 帝錫之


墳陪以四世稱其後昆


  王府君墓誌銘


王氏河南安陽人元季有諱安貞者知崑山州始為

崑山人君諱可能字體中大父封永康知縣諱詁父


雲南右布政使諱秩君其第四子也雲南公兵備江


西搗華林大帽諸山賊有功寧王心憚之深相結納


嘗呼公幼子入抱置膝上許以郡主妻之公遜辭以


免其後邀君為宴張樂陳百戲君時年十五六美姿


容王欲得君壻甚君佯為不喻其㫖謝歸故不及於


禍人以是多君之識公既殁君以縣學生遇例告入


太學忤御史輙即棄去乃益勤苦持先人門户里舍


時節慶吊往還未嘗失禮搆屋婁江上堂宇奕然其


纎嗇言治生者不及也比更變故日侵削家凡五徙

而意氣自若性好佳山水嵗載妻子入越遊西湖初


伯兄事生産毎咨君必盡其計畫其季遊間喜賓客


君常參與懽宴於兩兄間皆得其心而鶺鴒急難死


喪之義尤備平生不媕阿隨人是非尤能容人之過

人有火其田廬者吏收寘法竟為乞免常語公居官


時事抵掌激昻蓋其中有自負者惜不用於世無所


見之嘉靖四十二年七月壬辰卒得年六十有七娶


金氏子男六人執玉先卒執璋執璧皆學生金孺人


出執瓚執瑁執琮諸姬出執瓚先卒女二人適縣學


生朱應望陸尊道孫男四紹堯紹舜紹禹紹文孫女

三人以其年十二月癸酉葬縣東南之蔡巷金孺人


祔君既病命其子屬其從子執禮曰吾見世之為銘


誌者率以美行飾其人顧亦何當而使死者長愧於


地下惟歸子文質幾得其實吾死汝為狀必請之銘


可無憾銘曰

維昔王公仕宦有聲秉憲揚楚實庀其兵硩山流㓂


辭婚逆王 天子嘉之命殿于滇功庸方載不永其


年公實有子而賞不延負其才用終死丘園書此𤣥

石俟後之賢


  朱隠君墓誌銘

君諱珽字朝貴蘇州嘉定人世居守信鄉蒲華里考


諱錦祖考諱毓曽祖考諱惠元始姓趙氏中冐陳氏


而贅於朱趙湮微不可考朱母之子繁衍遂為朱氏


故里人皆稱為橋内朱家云君生而英邁年八九嵗

里中豪來過衣服都甚家具酒饌延之盡敬豪益倨


君瞋目直視語祖母曰是人何為者也持杖罵且逐


之豪遽起出曰徤兒可畏也嘗以事謁龔尚書應對


慷慨尚書曰惜子居田舍若為士作能吏矣忽一日

棄耒入郭中問儒生學弱冠選為社師吉月令召諸


社師試詩君詩令常獨稱善代父徭之京師道塗所

經輙籍記得進士録展不置曰設吾有子當使為此


軰人時子用賔未生也嘗以財推讓其弟而性好賙

卹人遂至不能自給日取古詩吟咏怡然自適晚得


子慈愛之尤至性不能忍睚眦之怨至老乃益寛和

絶不與人較寄傲草野間不至城市者二十餘年年


幾七十子用賔登鄉進士主司第其文最高學者傳

誦之卒償君所願云君配李氏繼嚴氏孫氏子男二

人長即用賔嚴氏出友恭尚幼女三人王頊陸萱呉


中英壻也余與用賔數於京師相見嘉靖四十一年


同自南宫下第還君長余先人一年先人以四月謝

世而君以五月三日實與用賓同此終天之痛用賔

以明年十月某日葬君於漕浜之原蒲華塘之右使

其門人進士陳應台具狀因同年進士秦霑丁允亨

來請銘吾先人尚在殯何忍爲君銘而義不可辭銘

性婞直兮不能𦳾也躬草萊兮墳典也苦爲義兮

自屯蹇也有嗣人兮能振搴也逃閑野兮老閉鍵也

惟命之逢亦未顯也在君之後終獲戩也吾爲斯銘

石可篆也韻書𦳾字音兖説文柔皮革也抄本作好

  馮會東墓誌銘


會東居崑山之安亭好吟詩往來呉淞江上濱江有

禪寺㑹東時時獨坐古桂下吟不輟人多笑之會東


常以客授自給一日過上海陸文裕公時五月有朱

橘垂顆公忻然曰聞馮雪竹久矣請為賦詩會東即

口占語逼唐人公大稱賞之雪竹者會東别號也㑹


東性瀟灑好遊觀山水而力不能有士人逰者顧挾

㑹東以為重頗遊呉越諸山及匡廬武夷至輙有詩

以傳乆之病目不出文裕公子思禹以江上别業贈

㑹東㑹東父子力耕其間後日本冦掠會東乃走上


海城中潘録事為分宅居之海邑士大夫自文裕公

所賞固已竒會東及是争迎延之然會東以目病辭

不出張都御史邀為社會會東一造其門謝之而已

秀州俗文雅愛士自㑹稽楊亷夫天台陶九成勝國

時僑居甚樂其風土會東見重海邑蓋其遺風也嘉

靖四十三年十二月某日卒年七十有九娶唐氏子

男六適遷遂逵述遜今惟遷遂存女嫁黄良輔亦前

死遷遂皆有詩名會東臨終屬遷曰吾死必乞歸君

銘吾墓以余素與善又余妻王孺人與㑹東母兄弟

也遷使人之京師因陸都事來請銘蓋以某年月日

葬某地㑹東往時所自營壙也銘曰

詩人之作匪以詞豪性靈所出其道亦高古之至人

全徳葆真蓬累而行巻殻而處必得其類於是焉止

江水沄沄有餘清芬後或識之會東之墳

  周孺亨墓誌銘

昔孔子脩明六經及與門人問答論語之説無非教

人全其性命之理以治其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

之際是其所以為道也孔子既没天下為道術者雜

出學者馳騖以趨世主之所好孟子脩其説以明於

世顧其流益浸滛而不可止自人生服食器用以至

於經綸天下之業無一出於道葢歴千有餘年世與

道離而為二宋之君子始以眀道為己任以至於今

其後出者相望然非有名位不足以為倡既有名位

以為倡非獨其志義篤信之士從而和之雖所謂榮

禄之士慕髙名者亦紛紛焉求入而附之矣至要之

於其久倡者既没和者隨息所謂慕高名者澌然盡

矣唯獨其志義篤信之士久而不變也若余友孺亨

豈非其人哉莊渠魏先生於正徳嘉靖之間以明道

為己任是時海内慕從者不少後二十餘年能自名

其師者幾於無人孺亨篤信之如一日不幸不用於

世世亦不知其人其所以飭躬厲行脩其孝友忠信

於家至於没身而已者此所以為先生之徒者也孺


亨姓周氏諱士淹字孺亨世為太倉人父諱廣南京

刑部左侍郎其上祖考皆隠不仕以刑部公追封如

其官孺亨嘉靖十六年舉於鄉試禮部輙不第初刑


部公為御史上書 武宗忤佞倖再貶竹寨驛丞孺


亨年十三隨居沅湘間已奮志於學三年還適先生

退居星溪之上遂從之遊日端拱不妄發一語或謂


刑部公宜飭其子勿為道學公曰天下大重任令兒

自負荷君何以云云先生之學始得之餘干胡敬齋


大要以主静為功葆合沖和蓄極而發嘗謂上天之

載無聲無臭惟潛龍為近之而與同時講道者論終


不相合是時天下尤尊陽明雖荆溪唐以徳始事先

生後復嚮王氏學惟孺亨稱其師説終不變余少為


先生家壻獲聞緒言顧迷謬無所得而先生晚年屬


望之意特惓惓焉先生之没余獨於孺亨心師之嘗


質以所見其不合者十二三後讐定先生遺書孺亨


之指發為多嘉靖四十一年與孺亨同計偕北上行


過徐沛至夷陵孺亨病還余愴然有顧影無儔之嘆

孺亨竟不及家而卒是嵗二月三日也年五十有九


其弟士洵以其明年九月九日葬尉遲村刑部公之


墓夫人毛氏先卒孺亨請余爲銘未及葬及是以毛


夫人祔夫人無子以弟士洵之子邦模爲嗣銘曰


道之窮也世莫以庸匪窮於其躬其又奚恫


  曹子見墓誌銘


嘉靖四十一年春予北上過徐沛遇子見先後行二


千里至乾寧阻冰遂與子見乗肩輿陸行歴武清之


境時同行者晉江許天琦王同讚張國謙華亭張從


律皆被薦獨予與子見落第又三年余亦登第而子


見已前死天下士嵗試南宫者無慮數千人而得者


十不能一而一時同行者六人五人皆得而子見獨

不幸予甚悲之信乎數之不可知也子見之才其于

國家要為有用而竟不能究豈不可惜哉子見諱世

龍松江上海人元時有宣慰夢炎者其後世次始可


紀而憲使時中御史閔相繼顯于國朝父諱鼎以貲

授昭勇將軍某衛指揮使徙居縣之琴村有子三人

子見最少九月而孤為兒時嘗以事謁縣令鄭君洛


書甚器之事其所生母至孝病不解衣而寢始子見


孤時賴伯兄鞠之遂以父事伯兄後兄有孫因撫抱

之如子云吾以報兄徳也然兄弟三人同居三十餘

年皆無間言人以為難子見家澱山旁田頗饒沃故

為里中大家其後稍稍衰落子見既得舉遂舉餘業

而振之貲累千萬子見治生以嗇至于義所得為如

救災恤患即無所愛鄭令閩人家為倭夷所殘其子

流寓松江子見首割膏腴以為鄭君祭田且為縣人

唱其所為皆此類先是松江新建淸浦縣子見以淸

浦縣學生舉于鄉其後縣廢復為上海人子見卒于

嘉靖四十三年十一月某日年四十有九妻王氏女

子一人適謝𠃔誠再娶王氏生男子子一人志尹而

志臯者其所抱兄孫也卒之又明年正月四日葬于

其居之西南新阡銘曰

曹氏軒轅快有邾邦荆楚憑陵而以後亡爰自西都

錫壤平陽沛譙之起禪漢而皇趙宋之世代有侯王

迄于本朝簪組輝厥今有家湖泖之旁才惟子見

為國之良以豐其業不究其長下藏永固俟後之昌

  太學生周君墓誌銘

君姓周氏諱士淳字孺初世耕太倉司馬涇之上曽

大父諱海大父諱文俱皇贈刑部右侍郎父諱廣仕

至通議大夫南京刑部右侍郎通議公娶張淑人家

甚貧常至乏絶淑人夜燃燈火紡績達旦以給食嘗

有客至為買肉盡以供客君方孩抱索之而啼公食

不下咽含哺佯入以哺君張淑人蚤世公會試北上

携君以行逆旅見者莫不憐之公得子最早葢年十

六而生君故與共貧苦之日為多方公為御史言事

貶嶺海十餘年君與繼母夏淑人留崑山日闋無儲

外憂嚴父寄身蠻瘴内顧慈闈菽水之養艱難尤甚

及公位望通顯終不改儒素之道仲弟士淹從莊渠

先生遊君時時往從之聴其議論自幼傳公易學而

于詩書左氏戴記亦能旁涉北遊太學三年告歸延

同志之士閉門諷誦而已嘉靖二十二年九月十八

日卒年五十有四配徐孺人嫁時已不逮其姑而事

夏淑人孝謹公嘗曰此吾共辛勤兒子婦也春秋已


高侍夏淑人暑月重衣汗浹執婦道甚恭甘㫖不先


獻不食夫亡時諸孤方童丱祔教之皆成人嘉靖三

十五年十月十二日卒年六十有三子男二邦柱邦

臬皆弟子員女三嫁朱景濂張鳯翼鄭志清孫男三

女一君之卒也以時月不利權厝以俟至是與徐孺


人合祔新塘里侍郎之兆在崑山尉遲村北嘉靖三

十六年二月初八日也余嘗讀侍郎所上疏當正徳


中 皇嗣未生 天子不御椒寢日在豹房西方喇

嘛僧以妖術眩惑假子錢寧之徒貴振天下而山東

羣盜流劫中原蔓延江漢間當是時天下諰諰然有

不測之憂而升遐之日内外清謐卒以啟中興之治

者繄公等數十人能以直言昌于朝廷也余晚獲與

其子仲季交得考論其世至是閲君之家狀推其平

生艱難困苦之迹所以貽其後者至矣故論公卿家

子弟如君者庶幾不墮其世云銘曰

直哉周公匡我 武皇之死靡悔再斥窮荒孰共其

茶宛宛公子依然素風厚禄止此敝化奢麗厥世云

何告爾孫子其貽孔多

  太學生葉君墓誌銘

景泰天順之間有名臣曰葉文莊公其事具國史而


其敦孝悌厚風俗以施於鄉者崑山之父老類能言

之公之殁至於今且百年縣人無不曰文莊公者葢


邑之爲公卿顯人多矣久乃莫能知其子孫而公門

第無改子孫不廢儒學所傳圖書數千巻猶閣藏之

部帙宛然封鐍如故可以見公之所以貽於後世者


然非其子孫之賢亦莫能然也文莊公諱盛官至吏

部右侍郎是生鄉進士諱晨晨生衡州府同知諱夢

淇衡州先以公廕入太學選台州府通判其後稍遷

卒於衡州云君之考也君諱良材字世徳爲文莊公


世嫡曾孫而君母王氏兵部右侍郎諱倬之女君内

外家皆貴顯而雅尚儒素少長學校中與寒士遊處

畧不見其有異至讀書為文章獨不肯後於人提學


御史張鰲山以君名臣後親至學為行冠禮而字之

曰世徳其後御史光州盧煥校君文以為不屬草頃

刻數千言其辭漫衍無窮而不出於律尤賞異之自


是他御史試必甲等至大試輒不得蓋知名於黌序

者垂三十年始用歲貢計偕進試於廷分𨽻南太學

又不及選調以殁人以是痛惜之君為人至孝以衡

州君卒於官不得親含殮歲時祭享倍切哀痛而事

王夫人謹甚王夫人性嚴君年踰四十少有過誤猶

長跪終夫人之世無敢專行一事親羣從昆弟恩若

同生而生平未嘗問其家之有無時從知友飲酒自

放山水間終日忻忻自其少時頗以自負思一日馳

騁於當世以趾前美竟以坎𡒄亦無怨尤之色故所

與邑弟子偕為文者無幾何時皆至大官君猶與其

徒為文自若間閣筆自語云吾生辛酉與吾同月日

生者今為某官矣又曰吾家自髙曾以來鮮至中壽

今年歲侵尋殆不能如吾志也巳語已則又與其徒

相視而笑蓋君意不能忘然特用以為戲亦終無所

介於心其天性夷曠類如此卒於嘉靖三十二年

月十三日年五十有三娶周氏刑部尚書康僖公諱

倫之女性婉順不好侈靡君每夜讀孺人為女紅常

共一燈火至徹曉生子恭煥方十五日而卒於台州

官舍王夫人甚悲之卒時嘉靖二年二月初七日年

二十繼娶沈氏吳江人父某以貲雄於鄉里事王夫

人餘二十年竭力孝道家所不足至脱簪珥以給而

躬自儉薄嘗孕而不育撫諸子若已出而於妾媵皆

能仁愛之君亦數數稱其賢卒時嘉靖三十年四月

十二日年四十有四男子子二人長即恭煥鄉進士

次恭炌縣學弟子員女子子一人適諸有昱孫男二

人儉封儉圭女三人文莊公賜葬在溢瀆之原去縣

二里所世世列葬而君當以孫從王父故周孺人先

以其卒之明年十二月四日葬在昭次至是穿故穴


與兩孺人合焉實嘉靖三十四年十二月日也先期

恭煥恭炌以友人俞𠃔文所為狀及君自著周孺人


狀來請銘余故知君者其可辭銘曰

士不待於時耶文莊公非遭時得位何以稱於天下

為名臣士必待於時耶佩玉鳴琚炫煌於一世者何

身殁而名湮而後知彼有所恃者雖困蹶而常伸吁

嗟乎君不媿其志歸從文莊公之居以俟於後之人

  沈貞甫墓誌銘

自予初識貞甫時貞甫年甚少讀書馬鞍山浮屠之

偏及予娶王氏與貞甫之妻為兄弟時時過内家相

從也予嘗入鄧尉山中貞甫來共居日遊虎山西崦

上下諸山觀太湖七十二峰之勝嘉靖二十年予卜

居安亭安亭在吳淞江上界崑山嘉定之壤沈氏世

居於此貞甫是以益親善以文字往來無虚日以予

之窮於世貞甫獨相信雖一字之疑必過予考訂而

卒以予之言為然葢予屏居江海之濱二十年間死

喪憂患顛倒狼狽世人之所嗤笑貞甫了不以人之

説而有動於心以與之上下至於一時富貴翕嚇衆


所觀駭而貞甫不予易也嗟夫士當不遇時得人一

言之善不能忘於心予何以得此於貞甫耶此貞甫

之没不能不為之慟也貞甫為人伉厲喜自修飾介


介自持非其人未嘗假以詞色遇事激昂僵仆無所


避尤好觀古書必之名山及浮屠老子之宫所至掃

地焚香圖書𠑽几聞人有書多方求之手自抄寫至

數百巻今世有科舉速化之學皆以通經學古為迂

貞甫獨於書知好之如此葢方進于古而未已也不

幸而病病已數年而為書益勤予甚畏其志而憂其

力之不繼而竟以病死悲夫初予在安亭無事每過

其精廬啜茗論文或至竟日及貞甫沒而予復往又

經兵燹之後獨徘徊無所之益使人有荒江寂寞之

歎矣貞甫諱果字貞甫娶王氏無子養女一人有弟

曰善繼善述其葬以嘉靖三十四年七月日年四十

有二即以是年某月日葬于某原之先塋可悲也已

銘曰

天乎命乎不可知其志之勤而止於斯

  陸𠃔清墓誌銘

余初未識𠃔清前年𠃔清客授吾里始見之而余性

少出不能數至其館獨𠃔清之門人丁𠃔亨時時邀

予過其家迎𠃔清與共飲一日𠃔清忽來見别去遂

還太倉余方有中秋泛海之行舟過其城下欲訪之

不果不數日還則𠃔清逝矣悲夫余不獲與𠃔清友

也天下之學者莫不守國家之令式以求科舉然行

之已二百年人益巧而法益𡚁相與剽剥竊攘以壞

爛熟軟之詞為工而六經聖人之言直土梗矣𠃔清

之於經葢學之而求其解於中有所不能自得雖河

洛考亭之説輒奮起而與之爭可謂能求得於其心


者矣至於當世之務皆通解而言之悉有條理由此

言之使𠃔清獲用其有所施豈遂同於今之人哉以

𠃔清之不遇孰謂科舉之能得士也江南人多延𠃔

清爲師𠃔清獨以師道自居雖其門人有貴者不肯

少降其禮流俗之人以爲異而𠃔清行之自若人尤

以此重之少貧奉二親與其世母女兄恩義甚篤日

闋無儲未嘗不怡然也性剛介而亦無矯亢之行故

所至人皆愛敬死之日無不垂涕初𠃔清一日與余

燕會慨然曰昔許靖有高名蜀先主不欲用之法正

以爲靖浮稱播海内君若不禮此人天下將以爲君

不好士先主卒用靖為司徒允清意謂時不能興貴

名士而兢隆利勢也余謂丈夫得志則龍蛇不得志

則蚯蚓當伏藏閉凅之日而覬有顯揚拔擢之榮必

無幸矣君子遯世不見知而不悔可也允清深以余

言為然允清名寰居海虞之横涇後徙雙鳯又徙沙

頭皆故海虞境今為太倉州人而允清又自言其先

世居尹山尹山在吳江縣云允清卒年五十有一娶

劉氏有二女長適楊道立其幼未許聘所著文集若

干巻經書解若干巻老子莊子參同契注各一巻卒

之後百有十一日葬於某山實嘉靖三十九年某月

日允亨治師喪䘏其家復為之請銘銘曰

千尋干雲匠石睨幽蘭無人含芳麗順化而往寜為


沴其志之存奚用世弟子徵詞勒𤣥碣


  周君墓誌銘

君以嘉靖某年月日卒先是其子詩試禮部下第還

㑹大司成奏言監學法久壞天下士雲㑹京師一旦

不為有司所錄往往去居家自便六舘幾空非所以

為太平之觀乞下所在長吏敦遣至京修舍法以幾

化成之效有不如詔者罪之制曰可於是詩在南雍

間歲不歸不見君之殁君殁又不以疾可痛也君之

配先十年卒詩與其弟諫訓謨啟攢與君合葬於縣

郭外小虞浦之原請銘于余泣且言曰先人少遭閔

凶孤露無依寄于吾外家與先妣誓志自立從里師

學無所成爲農賈又不能就已而入縣書獄詩時爲

童子縣令見其文而愛之以是待吾先人不與他從

事比然其教子不爲一切優游而已先妣獨嚴迫不

少假貸嘗曰吾爲生良苦汝宜自勉吾見某某皆以

貧賤發迹汝能自立無忘吾言先妣尋卒先人井臼

之事身自爲之前此不問也蓋不欲使兒軰與聞懼

用志之分詩所與遊者年皆與先人若先人益和光

如已友葢游吾父子間者懽然無間也念吾祖之蚤

殁每祭輒澘然淚下歎處世之難不敢少自宴逸比

詩獲舉於鄉始用自適而詩方卒業太學待試於禮

部幾斗升之禄而天之降割遂至於此自念家故微

先君先妣勤一生之力俾有田廬使詩兄弟得専志

於學視前世以孤童自奮者不及詩逺矣而不一日

養尤可痛也願夫子賜之銘按其友沈孝狀云云詩

語良然君諱寰字民服年四十有九孺人姓金氏年

三十有八葬以甲子正月日也嗚呼人子之痛何有

窮乎余聞君為從事時巡撫都御史嘗捕人誤以同

姓名繫南京司冦獄論死其父老矣且無子訴于縣

君為言縣令即日上狀白其𡨚取其人還其所全活

類是稽之於古後當有興者是為銘

  李君墓誌銘

鄉進士李憲卿之父曰李君諱玉字廷佩祖某父某

母某氏世耕崑之羅巷村君始入城中為杜氏壻學

書不就為縣掾亡何又謝去見其子脩然玉立聰明

異倫撫而歎曰吾數十年謀所以為吾業者而不得

吾家良田其在此也吾耕之種之而食其實矣於是

日令與邑中賢俊游所以優給之者良至不令纎毫

經憲卿心嘗家困於輸役君力為營搆人見憲卿衣

必㓗食必腆經書史必備具以為其饒裕得自寛不

知其實不紓雖憲卿亦莫知也嘉靖甲午憲卿中鄉

貢高等明年而君以病卒歸有光曰世俗兢騖於其

所欲得而日強其力所不能其可以得為者漫焉而

無省敝敝於一生之勤心疲業廢趨死而後已亦可

悲矣李君淳厚人也視夫鷙疾以趨利萬不及一而

能量其所不能而遽止挾其所能而専以無怠而卒

有以享其成人謂李君之受數畸薄幾及於顯融而

委去之予之論則不然李君之壽靳於五十假令憲

卿不第其寜以無死今及有以見之兹乃所以食其

勤子之報也君生於成化丙午其塟也以卒之年某

月日子即憲卿孫男女各二人銘曰

朱瀝之丘君所止委祉於後即其身孰生與死


  居君墓誌銘

吳學生居鼎重以嘉靖二十六年六月十三日喪其

先府君明年四月初二日嫡母柴孺人亦卒皆權厝

于崑山朱地村至是其生母陳氏卒而二女又相繼

以夭鼎重妻顧氏復以嘉靖三十三年十一月十八

日前死鼎重乃卜地于三十保鱗字圩之原葬其父

母妻以二殤祔禮也葢期月之間遭三喪與改葬者

凡六輤車相屬道旁觀者莫不嘆息淚下曰若居氏

之死者如是而世猶多人何也抑世人之擾擾而君

獨可以死耶君諱懋字士勉其先吳邑人祖諱某父

諱某生四子君最少故里人皆以行次呼之為舉子

不就居田野飲酒放浪以自娛為人性剛于世少可

嘗以事忤太守王儀儀使兩人舉以撲幾死而辭氣

終不撓初無子已而鼎重稍長遣從師問學君亦折

節求賢士與之遊禮意曲至嘗望得其一言以教之

鼎重為文見許可即喜甚于華衮之榮携其子赴試

所至陽羡海虞奇勝之處往往與故人相遇邀呼飲


酒及御史考校日晨起夜寢候伺如諸生鼎重試失

意歎叱累日葢鼎重能自立矣而君竟以死得年五

十有七柴孺人祖贈應天府尹諱晟父諱奎從父奇

大皆舉進士奇官黄門累遷至京兆居九卿間家世


赫奕孺人獨守貧素撫鼎重如已子視其妾如弟鼎

重婦髪始覆額入門愛之如女也而妾婦亦事之謹


門内雍和人以為難云卒時年六十有一陳氏年五

十有六其葬以嘉靖三十六年十一月十一日銘曰

吁嗟居君知為儒之難也綺紈之習傲以安也玩琦

之辨讒以讙也夫婦慕賢志獨專也不食其報付諸

天也

  詹仰之墓誌銘

仰之姓詹氏諱高年二十餘自休寜來客於崑山客

四十餘年年六十二而卒夫仰之所事者機利也其

於文章非能學而知之也顧生平好之甚於知之者

至忘其所事迨於死而後已世之論者必知之而後

能好而仰之之好甚乎知豈其出於性然耶爲賈與

爲學者異趨也今爲學者其好則賈而已矣而爲賈

者獨爲學者之好豈不異哉初仰之從予友吳秀甫

遊秀甫死數年矣仰之且死之歲亟來見予予與之

談秀甫之為人恍然如生相與為淚下然其意欲有

所求者而不言也一日仰之沐浴整衣冠召其所與

厚者與之訣料檢其箧中文字數十巻付其子遂卒

予悲仰之之志㑹其子岩秀昆秀以其喪歸休寜問

其葬曰某年月日某原也因與之銘曰

詹氏出於詹侯其後有詹父詹嘉詹何詹尹而唐宋

間有奉忠公五大將軍以忠勇秩於祀典今為休寜

五城之詹然近世貴顯者葢少也雖然賢如仰之也

而予為之銘夫亦烏用貴顯者耶

  朱肖卿墓誌銘

君世家安亭鎮其地于崑山嘉定兩屬故君為嘉定

人亦為崑山人安亭有二沈氏昔時有沈元壽者慕

宋栁耆卿之為人𢰅歌曲教僮奴為俳優以此稱于

邑人即君之族君之考曰朱翁朱氏之外孫也君以

故亦冐姓名曰朱傳而字肖卿云始朱翁好俠見惡

人必摧困之而右𦔳其良者里中人莫敢忤朱翁朱

翁老而無子年六十餘矣連舉君昆弟三人君其仲

也翁初自傷已得子則喜甚三兒髮稍長日挾以出

走馬射雕村落中葢自誇説其有子也然翁竟及其

子之成人以卒君貌頎然黑而髯任氣役人欲學其

父然不如其父時其父時安亭號為富庶正徳以來

户口日耗田荒不治故家厪有存者君以大户奔走

兩縣無寜居故雖強力莫能振君卒于嘉靖十九年

月日年五十有二娶陳氏男子子三人果善繼善述

復沈氏女子子二人適某某沈果以是年月日葬某

原果讀書好古其妻宋太師王文正公之二十二世

孫予妻之妹也予是以往來安亭而嘗與果遊于其

葬也為之銘銘曰

維崑東境昔稱繁盛吏失其政人以疲命小大倀倀

奔走四迸君于其間二目烱然怒氣填塡欲奮而顚


吁奈何乎天

  歸府君墓誌銘

府君姓歸氏諱椿字天秀大父諱仁父諱祚母徐氏


嘉靖十五年正月初八日卒年七十一娶曹氏父諱

永太母高氏嘉靖十年三月十九日卒年六十八子


男三雷霆電女一適錢操孫男五諫縣學生謨訓皆

國學生讓幼女三曾孫男六以嘉靖二十六年十二


月庚申日合葬於馬涇實濆涇按歸氏出春秋胡子

後滅于楚其子孫在吳世為吳中著姓至唐宣公仍

世貴顯封爵官序具載唐史宋湖州判官罕仁居太


倉其别子居常熟之白茆居白茆已數世矣由湖州

而下差以昭穆府君我曾大父城武公兄弟行也府

君初為農已乃延禮師儒教訓諸孫彬彬向文學矣

府君少時亦嘗學書後棄之夫婦晨夜力作白茆在

江海之壖高仰瘠鹵浦水時浚時淤無善田府君相


水逺近通溪置閘用以灌溉其始居民鮮少茅舍歴

落數家而已府君長身古貌為人倜儻好施舍田又

日墾人稍稍就居之遂為廬舍市肆如邑居云晚年


諸子悉用其法其治數千畆如數十畆役屬百人如

數人吳中多利水田府君家獨以旱田諸富室争逐

肥美府君選取其磽者曰顧吾力可不可田無不可


耕者人以此服府君之精葢古之王者之於田功勤

矣下至保介田畯遂師遂大夫縣正里宰司稼設官


用人如是悉也漢二千石遣令長三老力田及里父

老善田者受田器學耕種養苗狀時趙過蔡癸之徒


皆以好農為大官今天下田獨江南治耳中原數千

田三代畎澮之迹未有復也議者又欲放前元海口


萬户之法治京師瀕海龿葦之田以省漕壯國本兹

事行之實便而久不行豈不以任事者難其人耶或

往往歎事功之不立謂世無其人若府君豈非世之

所須也銘曰


昔在顓頊曰惟我祖綿綿汝潁蹙於荆楚迄唐而昌


鳴玉接武湖州來東海魚為伍亦有别子居白茆浦

曠然江海寂無烟火孰生聚之府君之撫府君頎頎


才無不可實甽畮之終古瀉鹵黍稷薿薿有萬斯畆

曷不虎符藏于兹土











震川先生集巻之十九  南平後學簡上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