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詩外傳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卷第六 韓詩外傳 卷第七
漢 韓嬰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沈氏野竹齋刊本
卷第八

詩外傳卷第七

          韓嬰

齊宣王謂田過曰吾聞儒者親喪三年君與

父孰重過對曰殆不如父重王忿然曰曷爲

士去親而事君對曰非君之土地無以處吾

親非君之禄無以養吾親非君之爵無以尊

顯吾親受之於君致之於親凡事君以爲親

也宣王悒然無以應之詩曰王事靡盬不遑

將父

趙王使人於楚鼓瑟而遣之曰愼無失吾言

使者受命伏而不起曰大王鼓瑟未甞若今

日之悲也王曰調使者曰調則可記其柱王

曰不可天有燥濕絃有緩急柱有推移不可

記也使者曰請借此以喻楚之去趙也千有

餘里亦有吉凶之變凶則弔之吉則賀之猶

柱之有推移不可記也故王之使人必愼其

所之而不任以辭詩曰征夫捷捷每懷靡及

蓋傷自上而御下也

齊有隱士東郭先生梁石君當曹相國爲齊

相也客謂匱生曰夫東郭先生梁石君世之

賢也隱於深山終不詘身下志以求仕者也

吾聞先生得謁曹相國願先生爲之先臣里

母相善婦見疑盗肉其姑去之恨而告于里

母里母曰安行今令姑呼汝即束藴請火去

婦之家曰吾犬爭肉相殺請火治之姑乃直

使人追去婦還之故里母非談說之士束藴

請火非還婦之道也然物有所感事有可適

何不爲之先匱生曰愚恐不及然請盡力爲

東郭先生梁石君束藴請火於是乃見曹相

國曰臣之里有夫死三日而嫁者有終身不

嫁者則自爲娶將何娶焉相國曰吾亦娶其

終身不嫁者耳匱生曰齊有隱士東郭先生

梁石君世之賢士也隱於深山終不詘身下

志以求仕相國娶婦欲娶其不嫁者取臣獨

不取其不仕之臣耶於是曹相國因匱生束

帛安車迎東郭先生梁石君厚客之詩曰旣

見君子我心則降

孔子曰昔者周公事文王行無專制事無由

巳身若不勝衣言若不出口有奉持於前洞

洞焉若將失之可謂子矣武王崩成王㓜周

公承文武之業履天子之位聽天子之政征

夷狄之亂誅管蔡之罪抱成王而朝諸侯誅

賞制斷無所顧問威動天地振恐海内可謂

能武矣成王壯周公致政北面而事之請然

後行無伐矜之色可謂臣矣故一人之身能

三變者所以應時也詩曰左之左之君子宜

之右之右之君子有之

傳曰鳥之美羽勾啄者鳥畏之魚之侈口垂

SKchar者魚畏之人之利口贍辭者人畏之是以

君子避三端避文士之筆端避武士之鋒端

避辯士之舌端詩曰我友敬矣讒言其興

孔子困於陳蔡之間即三經之席七日不食

藜羮不糝弟子有飢色讀書習禮樂不休子

路進諌曰爲善者天報之以福爲不善者天

報之以賊今夫子積德累仁爲善乆矣意者

當遣行乎奚居之隱也孔子曰由來汝小人

也未講於論也居吾語汝子以知者爲無罪

乎則王子比干何爲刳心而死子以義者爲

聽乎則伍子胥何爲抉目而懸吳東門子以

廉者爲用乎則伯夷叔齊何爲餓於首陽之

山子以忠者爲用乎則鮑叔何爲而不用葉

公子髙終身不仕鮑焦抱木而泣子推登山

而燔故君子博學深謀不遇時者衆矣豈獨

丘哉賢不肖者材也遇不遇者時也今無有

時賢安所用哉故虞舜耕於歷山之陽立爲

天子其遇堯也𫝊說負土而版築以爲大夫

其遇武丁也伊尹故有莘氏僮也負鼎操爼

調五味而立爲相其遇湯也吕望行年五十

賣食𣗥津年七十屠於朝歌九十乃爲天子

師則遇文王也管夷吾束縛自檻車以爲仲

父則遇齊桓公也百里奚自賣五羊之皮爲

秦伯牧牛舉爲大夫則遇秦繆公也虞丘於

天下以爲令尹讓於孫叔敖則遇楚莊王也

伍子胥前功多後戮死非知有盛衰也前遇

闔閭後遇夫差也夫驥罷鹽車此非無形容

也莫知之也使驥不得伯樂安得千里之足

造父亦無千里之手矣夫蘭𮎼生於茂林之

中深山之間人莫見之故不芬夫學者非爲

通也爲窮而不困憂而志不衰先知禍福之

始而心無惑焉故聖人隱居深念獨聞獨見

夫舜亦賢聖矣南面而治天下惟其遇堯也

使舜居桀紂之世能自免於刑戮之中則爲

善矣亦何位之有桀殺𨵿龍逢紂殺王子比

干當此之時豈𨵿龍逢無知而王子比干不

慧乎哉此皆不遇時也故君子務學脩身端

行而須其時者也子無惑焉詩曰鶴鳴于九

皐聲聞于天

曾子曰徃而不可還者親也至而不可加者

年也是故孝子欲養而親不待也木欲直而

時不待也是故椎牛而祭墓不如雞豚逮存

親也故吾甞仕齊爲吏禄不過鐘釡尚猶欣

欣而喜者非以爲多也樂其逮親也旣没之

後吾甞南遊於楚得尊官焉堂髙九仞榱題

三圍轉轂百乗猶北郷而泣涕者非爲賤也

悲不逮吾親也故家貧親老不擇官而仕(⿱艹石)

夫信其志約其親者非孝也詩曰有母之尸

趙簡子有臣曰周舎立於門下三日三夜簡

子使問之曰子欲見寡人何事周舎對曰願

爲諤諤之臣墨筆操牘從君之過而日有記

也月有成也歲有効也簡子居則與之居出

則與之出居無幾何而周舎死簡子如喪子

後與諸大夫飲於洪波之臺酒酣簡子涕泣

諸大夫皆出走曰臣有罪而不自知簡子曰

大夫皆無罪昔者吾有周舎有言曰千羊之

皮不(⿱艹石)一狐之腋衆人諾諾不(⿱艹石)一士之諤

諤昔者商紂黙黙而亡武王諤諤而昌今自

周舎之死吾未甞聞吾過也吾亡無日矣是

以寡人泣也

傳曰齊景公問晏子爲人何患晏子對曰患

夫社䑕景公曰何謂社䑕晏子曰社䑕出竊

於外入託於社灌之恐壞墻燻之恐燒木此

䑕之患今君之左右出則賣君以要利入則

託君不罪乎亂法君又并覆而育之此社䑕

之患也景公曰嗚呼豈其然人有市酒而甚

美者置表甚長然至酒酸而不售問里人其

故里人曰公之狗甚猛而人有持器而欲徃

者狗輙迎而齧之是以酒酸不售也士欲白

萬乗之主用事者迎而齧之亦國之惡狗也

左右者爲社䑕用事者爲惡狗此國之大患

也詩曰瞻彼中林侯薪侯蒸言朝廷皆小人

昔者司城子罕相宋謂宋君曰夫國家之安

危百姓之治亂在君之行夫爵禄賞賜舉人

之所好也君自行之殺戮刑罰民之所惡也

臣請當之君曰善寡人當其美子受其惡寡

人自知不爲諸侯𥬇矣國人知殺戮之刑專

在子罕也大臣親之百姓畏之居不期年子

罕遂去宋君而專其政故老子曰魚不可脫

於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詩曰胡爲我作

不即我謀

衛懿公之時有臣曰弘演者受命而使未反

而狄人攻衛於是懿公欲興師迎之其民皆

曰君之所貴而有禄位者鶴也所愛者宫人

也亦使鶴與宫人戰余安能戰遂潰而皆去

狄人至攻懿公於熒澤殺之盡食其肉獨舎

其肝弘演至報使於肝辭畢呼天而號哀止

(⿱艹石)臣者獨死可耳於是遂自刳出腹實内

懿公之肝乃死桓公聞之曰衛之亡也以無

道也今有臣(⿱艹石)此不可不存於是復立衛於

楚丘如弘演可謂忠士矣殺身以捷其君非

徒捷其君又令衛之宗廟復立祭祀不絶可

謂有大功矣詩曰四方有羡我獨居憂民莫

不榖我獨不敢休

孫叔敖遇狐丘丈人狐丘丈人曰僕聞之有

三利必有三患子知之乎孫叔敖蹵然易容

曰小子不敏何足以知之敢問何謂三利何

謂三患狐丘丈人曰夫爵高者人妬之官大

者主惡之禄厚者怨歸之此之謂也孫叔敖

曰不然吾爵益高吾志益下吾官益大吾心

益小吾禄益厚吾施益博可以免於患乎狐

丘丈人曰善哉言乎堯舜其猶病諸詩曰温

温恭人如集于木惴惴小心如臨于谷

孔子曰明王有三懼一曰處尊位而恐不聞

其過二曰得志而恐驕三曰聞天下之至道

而恐不能行昔者越王勾踐與吳戰大敗之

兼有南夷當是之時君南面而立近臣三遠

臣五令諸大夫曰聞過而不以告我者爲上

戮此處尊位而恐不聞其過也昔者晉文公

與楚戰大勝之燒其草火三日不息文公退

而有憂色侍者曰君大勝楚而有憂色何也

文公曰吾聞能以戰勝安者惟聖人(⿱艹石)夫詐

勝之徒未甞不危吾是以憂也此得志而恐

驕也昔者齊桓公得管仲隰朋南面而立桓

公曰吾得二子也吾目加明吾耳加聦不敢

獨擅進之先祖此聞至道而恐不能行者也

由桓公晉文越王勾踐觀之三懼者明君之

務也詩曰温温恭人如集于木惴惴小心如

臨于谷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此言大王居人

上也

楚莊王賜其羣臣酒日暮酒酣左右皆醉殿

上燭滅有牽王后衣者后扢冠纓而絶之言

於王曰今燭滅有牽妾衣者妾扢其纓而絶

之願趣火視絶纓者王曰止立出令曰與寡

人飲不絶纓者不爲樂也於是冠纓無完者

不知王后所絶冠纓者誰於是王遂與羣臣

歡飲乃罷後吳興師攻楚有人常爲應行合

戰者五䧟陣却敵遂取大軍之首而獻之王

怪而問之曰寡人未甞有異於子子何爲於

寡人厚也對曰臣先殿上絶纓者也當時冝

以肝膽塗地負日乆矣未有所効今幸得用

於臣之義尚可爲王破吳而強楚詩曰有漼

者淵雚葦渒渒言大者無不容也

傳曰伯竒孝而棄於親隱公慈而殺於弟叔

武賢而殺於兄比干忠而誅於君詩曰予愼

無辜

紂殺王子比干箕子𬒳髪佯狂陳靈公殺泄

冶鄧元去陳以族從自此之後殷并於周陳

亡於楚以其殺比干泄冶而失箕子鄧元也

燕昭王得郭隗鄒衍樂毅是以魏趙興兵而

攻齊棲於莒燕之地計衆不與齊均也然所

以信燕至於此者由得士也故無常安之國

無宜治之民得賢者昌失賢者亡自古及今

未有不然者也明鏡者所以照形也徃古者

所以知今也知惡古之所以危亡而不務襲

蹈其所以安存則未有以異乎却走而求逮

前人也太公知之故舉微子之後而封比干

之墓夫聖人之於賢者之後尚如是厚也而

况當世之存者乎詩曰昊天太憮予愼

宋玉因其友見楚襄王襄王待之無以異乃

讓其友友曰夫薑桂因地而生不因地而辛

女因媒而嫁不因媒而親子之事王未耳何

怨於我宋玉曰不然昔者齊有狡兎盡一日

而走五百里使之瞻見指注雖良狗猶不及

狡兎之塵(⿱艹石)攝纓而縱紲之瞻見指注與詩

曰將安將樂棄予作遺

宋燕相齊見逐罷歸之舎召門尉陳饒等二

十六人曰諸大夫有能與我赴諸侯者乎陳

饒等皆伏而不對宋燕曰悲乎哉何士大夫

易得而難用也饒曰君弗能用也則有不平

之心是失之巳而責諸人也宋燕曰夫失諸

已而責諸人者何陳饒曰三斗之稷不足於

士而君鴈鶩有餘粟是君之一過也果園梨

栗後宫婦人以相提擲士曾不得一甞是君

之二過也綾紈綺縠靡麗於堂從風而弊士

曾不得以爲縁是君之三過也且夫財者君

之所輕也死者士之所重也君不能行君之

所輕而欲使士致其所重猶譬鈆刀畜之而

干將用之不亦難乎宋燕面有慙色逡巡避

席曰是燕之過也詩曰或以其酒不以漿

傳曰善爲政者循情性之宜順隂陽之序通

本末之理合天人之際如是則天氣奉養而

生物豐美矣不知爲政者使情厭性使隂乗

陽使末逆本使人詭天氣鞠而不信鬱而不

宣如是則災害生怪異起群生皆傷而年糓

不熟是以其動傷德其靜亡救故緩者事之

急者弗知日反理而欲以爲治詩曰廢爲殘

賊莫知其尤

魏文侯之時子質仕而𫉬罪焉去而北游謂

簡主曰從今巳後吾不復樹德於人矣簡主

曰何以也質曰吾所樹堂上之士半吾所樹

朝廷之大夫半吾所樹邉境之人亦半今堂

上之士恐我以法邉境之人刼我以兵是以

不樹德於人也簡主曰噫子之言過矣夫春

樹桃李夏得隂其下秋得食其實春樹蒺蔾

夏不可採其葉秋得其刺焉由此觀之在所

樹也今子所樹非其人也故君子先擇而後

種也詩曰無將大車惟塵冥冥

正直者順道而行順理而言公平無私不爲

安肆志不爲危激行昔衛獻公出走反國及

郊將班邑於從者而後入太史柳莊曰如皆

守社稷則孰負羇縶而從如皆從則孰守社

稷君反國而有私也無乃不可乎於是不班

也柳莊正矣

昔者衛大夫史魚病且死謂其子曰我數言

蘧伯玉之賢而不能進彌子瑕不肖而不能

退爲人臣生不能進賢而退不肖死不當治

喪正堂殯我於室足矣衛君問其故子以父

言聞君造然召蘧伯玉而貴之而退彌子瑕

從殯於正堂成禮而後去生以身諌死以尸

諌可謂直矣詩曰靖共爾位好是正直

孔子閑居子貢侍坐請問爲人下之道奈何

孔子曰善哉爾之問也爲人下其猶土乎子

貢未逹孔子曰夫土者掘之得甘泉焉樹之

得五糓焉草木植焉鳥獸魚鼈遂焉生則立

焉死則入焉多功不言賞世不絶故曰能爲

下者其惟土乎子貢曰賜雖不敏請事斯語

詩曰式禮莫愆

傳曰南假子過程本本爲之烹鱺魚南假子

曰聞君子不食鱺魚本子曰此乃君子食也

我何與焉假子曰夫髙比所以廣德也下比

所以狹行也比於善者自進之階比於惡者

自退之原也且詩不云乎髙山仰止景行行

止吾豈自比君子哉志慕之而巳矣

子貢問大臣子曰齊有鮑叔鄭有子皮子貢

曰否齊有管仲鄭有東里子産孔子曰産薦

也子貢曰然則薦賢賢於賢曰知賢智也推

賢仁也引賢義也有此三者又何加焉

孔子遊於景山之上子路子貢顔淵從孔子

曰君子登高必賦小子願者何言其願丘將

啓汝子路曰由願奮長㦸盪三軍乳虎在後

仇敵在前蠡躍蛟奮進救兩國之患孔子曰

勇士哉子貢曰兩國搆難壯士列陣塵埃漲

天賜不持一尺之兵一斗之糧解兩國之難

用賜者存不用賜者亡孔子曰辯士哉顔回

不願孔子曰回何不願顔淵曰二子巳願故

不敢願孔子曰不同意各有事焉回其願丘

將啓汝顔淵曰願得小國而相之主以道制

臣以德化君臣同心外内相應列國諸侯莫

不從義嚮風壯者趨而進老者扶而至教行

乎百姓德施乎四蠻莫不釋兵輻輳乎四門

天下咸𫉬永寧蝖飛蠕動各樂其性進賢使

能各任其事於是君綏于上臣和於下垂拱

無爲動作中道從容得禮言仁義者賞言戰

鬬者死則由何進而救賜何難之解孔子曰

聖士哉大人出小子匿聖者起賢者伏回與

執政則由賜焉施其能哉詩曰雨雪瀌瀌見

晛曰消

昔者孔子鼓瑟曾子子貢側門而聽曲終曾

子曰嗟乎夫子瑟聲殆有貪狼之志邪僻之

行何其不仁趨利之甚子貢以爲然不對而

入夫子望見子貢有諌過之色應難之狀釋

瑟而待之子貢以曾子之言告子曰嗟乎夫

參天下賢人也其習知音矣鄉者丘鼓瑟有

䑕出游狸見於屋循梁微行造焉而避厭目

曲脊求而不得丘以瑟滛其音參以丘爲貪

狼邪僻不亦宜乎詩曰鼓鐘于宫聲聞

夫爲人父者必懷慈仁之愛以畜養其子撫

循飲食以全其身及其有識也必嚴居正言

以先導之及其束髪也授明師以成其技十

九見志請賔冠之足以死其意血脉澄靜娉

内以定之信承親授無有所疑冠子不言髪

子不笞聽其微諌無令憂之此爲人父之道

也詩曰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

育我顧我復我出入腹我

詩外傳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