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詩外傳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

卷第七 韓詩外傳 卷第八
漢 韓嬰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沈氏野竹齋刊本
卷第九

詩外傳卷第八

          韓嬰

越王勾踐使廉稽獻民於荆王荆王使者曰

越夷狄之國也臣請欺其使者荆王曰越王

賢人也其使者亦賢子其愼之使者出見廉

稽曰冠則得以俗見不冠不得見廉稽曰夫

越亦周室之列封也不得處於大國而處江

海之陂與魭鱣魚鼈爲伍文身翦髪而後處

焉今來至上國必曰冠得俗見不冠不得見

如此則上國使適越亦將劓墨文身翦髪而

後得以俗見可乎荆王聞之披衣出謝孔子

曰使於四方不辱君命可謂士矣

人之所以好冨貴安榮爲人所稱譽者爲身

也惡貧賤危辱爲人所謗毁者亦爲身也然

身何貴也莫貴於氣人得氣則生失氣則死

其氣非金帛珠玉也不可求於人也非繒布

五榖也不可糴買而得也在吾身耳不可不

愼也詩曰旣明且哲以保其身

吳人伐楚昭王去國國有屠羊說從行昭王

反國賞從者及說說辭曰君失國臣所失者

屠君反國臣亦反其屠臣之禄旣厚又何賞

之辭不受命君強之說曰君失國非臣之罪

故不伏誅君反國非臣之功故不受其賞呉

師入郢臣畏冦避患君反國說何事焉君曰

不受則見之說對曰楚國之法商人欲見於

君者必有大獻重質然後得見今臣智不能

存國節不能死君勇不能待冦然見之非國

法也遂不受命入于澗中昭王謂司馬子期

曰有人於此居處甚約論議甚髙爲我求之

願爲兄弟請爲三公司馬子期舎車徒求之

五日五夜見之謂曰國危不救非仁也君命

不從非忠也惡冨貴於上甘貧苦於下意者

過也今君願爲兄弟請爲三公不聽君何也

說曰三公之位我知其貴於刀俎之肆矣萬

鍾之禄我知其冨於屠年之利矣今見爵禄

之利而忘辭受之禮非所聞也遂辭三公之

位而反乎屠羊之肆君子聞之曰甚矣哉屠

羊子之爲也約巳持窮而處人之國矣說曰

何謂窮吾讓之以禮而終其國也曰在深淵

之中而不援彼之危見昭王德衰於吳而懷

寳絶迹以病其國欲獨全巳者也是厚於巳

而薄於君狷乎非救世者也何如則可謂救

世矣曰(⿱艹石)申伯仲山甫可謂救世矣昔者周

德大衰道廢於厲申伯仲山甫輔相宣王撥

亂世反之正天下略振宗廟復興申伯仲山

甫乃並順天下匡救邪失喻德教舉遺士海

内翕然向風故百姓勃然詠宣王之德詩曰

邦咸喜戎有良翰又曰邦(⿱艹石)否仲山甫

明之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懈以事一

人如是可謂救世矣

齊崔杼弑莊公荆蒯芮使𣈆而反其僕曰君

之無道也四鄰諸侯莫不聞也以夫子而死

之不亦難乎荆蒯芮曰善哉而言也早言我

能諌諌而不用我能去今旣不諌又不去吾

聞之食其食死其事吾旣食亂君之食又安

得治君而死之遂驅車而入死其事僕曰人

有亂君猶必死之我有治長可無死乎乃結

轡自刎于車上君子聞之曰荆蒯芮可謂守

節死義矣僕夫則無爲死也猶飲食而遇毒

也詩曰夙夜匪懈以事一人荆先生之謂也

易曰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僕夫之謂也

遜而直上也切次之謗諌爲下懦爲死詩曰

柔亦不茹

宋萬與莊公戰獲乎莊公莊公敗舎諸宫中

數月然後歸之反爲大夫于宋宋萬與閔公

博婦人皆在側萬曰甚矣魯侯之淑魯侯之

美也天下諸侯宜爲君者惟魯侯耳閔公矜

此婦人妬其言顧曰爾虜焉知魯侯之美惡

乎宋萬怒搏閔公絶脰仇牧聞君弑趨而至

遇之于門手劒而叱之萬臂摋仇牧碎其首

齒著乎門闔仇牧可謂不畏強禦矣詩曰惟

仲山甫柔亦不茹剛亦不吐

可於君不可於父孝子弗爲也可於父不可

於君君子亦弗爲也故君不可奪親亦不可

奪也詩曰愷悌君子四方爲則

黃帝即位施惠承天一道脩德惟仁是行宇

内和平未見鳯凰惟思其象夙𥧌晨興乃召

天老而問之曰鳯象何如天老對曰夫鳯象

鴻前麟後蛇頸而魚尾龍文而龜身燕頷而

鷄啄戴德負仁抱中挾義小音金大音皷延

頸𡚒翼五彩俻明舉動八風氣應時雨食有

質飲有儀徃即文始來即嘉成惟鳯爲能通

天祉應地靈律五音覽九德天下有道得鳯

象之一則鳯過之得鳯象之二則鳯翔之得

鳯象之三則鳯集之得鳯象之四則鳯春秋

下之得鳯象之五則鳯没身居之黃帝曰於

戱允哉朕何敢與焉於是黃帝乃服黃友戴

黃冕致齋于宫鳯乃蔽日而至黃帝降于東

階西面再拜稽首曰皇天降祉不敢不承命

鳯乃止帝東國集帝梧桐食帝竹實没身不

去詩曰鳯凰于飛翽翽其羽亦集爰止

魏文侯有子曰擊次曰訴訴少而立以嗣封

擊中山三年莫徃來其傅趙蒼唐曰父忘子

子不可忘父何不遣使乎擊曰願之而未有

所使也蒼唐曰臣請使擊曰諾於是乃問君

之所好與所嗜曰君好北犬SKchar晨鴈遂求北

犬晨鴈賫行蒼唐至曰北蕃中山之君有北

犬晨鴈使蒼唐再拜獻之文侯曰擊知吾好

北犬SKchar晨鴈也則見使者文侯曰擊無恙乎

蒼唐唯唯而不對三問而三不對文侯曰不

對何也蒼唐曰臣聞諸侯不名君旣巳賜弊

邑使得小國侯君問以名不敢對也文侯曰

中山之君無恙乎蒼唐曰今者臣之來拜送

於郊文侯曰中山之君長短(⿱艹石)何矣蒼唐曰

問諸侯比諸侯諸侯之朝則側者皆人臣無

所比之然則所賜衣裘幾能勝之矣文侯曰

中止之君亦何好乎對曰好詩文侯曰於詩

何好曰好𮮐離與晨風文侯曰𮮐離何哉對

曰彼黍離離彼稷之苗行邁靡靡中心揺揺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

蒼天此何人哉文侯曰怨乎曰非敢怨也時

思也文侯曰晨風謂何對曰鴥彼晨風鬱彼

北林未見君子憂心欽欽如何如何忘我實

多於是文侯大悅曰欲知其子視其母欲知

其君視其所使中山君不賢惡能得賢遂廢

太子訴召中山君以爲嗣詩曰鳯凰于飛翽

翽其羽亦集爰止藹藹王多吉士惟君子使

媚于天子君子曰夫使非直敝車罷馬而巳

亦將喻誠信通氣志明好惡然後可使也

子賤治單父其民附孔子曰告丘之所以治

之者對曰不齊時發倉廪振困窮補不足孔

子曰是小人附耳未也對曰賞有能招賢才

退不肖孔子曰是士附耳未也對曰所父事

者三人所兄事者五人所友者十有二人所

師者一人孔子曰所父事者三人所兄事者

五人足以教弟矣所友者十有二人足以祛

壅蔽矣所師者一人足以慮無失䇿舉無敗

功矣惜乎不齊爲之大功乃與堯舜叅矣詩

曰愷悌君子民之父母子賤其似之矣

度地圖居以立國崇恩博利以懷衆明好惡

以正法度率民力稼學校庠序以立教事老

孤以化民升賢賞功以勸善懲奸絀失以

醜惡講御習射以防患禁奸止邪以除害接

賢連友以廣智宗親族附以益強詩曰愷悌

君子

齊景公使人於楚楚王與之上九重之臺顧

使者曰齊有臺(⿱艹石)此乎使者曰吾君有治位

之坐土階三等茅茨不翦樸椽不斵者猶以

謂爲之者勞居之者泰吾君惡有臺(⿱艹石)此者

於是楚王蓋悒如也使者可謂不辱君命其

能專對矣

傳曰予小子使爾繼邵公之後受命者必以

其祖命之孔子爲魯司冦命之曰宋公之子

弗甫有孫魯孔丘命爾爲司冦孔子曰弗甫

敦及厥辟將不堪公曰不妄傳曰諸侯之有

德天子錫之一錫車焉再錫衣服三錫虎賁

四錫樂器五錫納陛六錫朱戶七錫弓矢八

錫鈇龯九錫秬鬯詩曰𨤲爾圭瓚秬鬯

齊景公謂子貢曰先生何師對曰魯仲尼曰

仲尼賢乎曰聖人也豈直賢哉景公嘻然而

笑曰其聖何如子貢曰不知也景公悖然作

色曰始言聖人今言不知何也子貢曰臣終

身戴天不知天之高也終身踐地不知地之

厚也(⿱艹石)臣之事仲尼譬猶渴操壷杓就江海

而飲之腹滿而去又安知江海之深乎景公

曰先生之譽得無太甚乎子貢曰臣賜何敢

甚言尚慮不及耳臣譽仲尼譬猶兩手捧土

而附泰山其無益亦明矣使臣不譽仲尼譬

猶兩手杷泰山無損亦明矣景公曰善豈其

然善豈其然詩曰綿綿翼翼不測不克

糓不升謂之䭑二糓不升謂之飢三糓

升謂之饉四糓不升謂之荒五糓不升謂之

大侵大侵之禮君食不兼味臺榭不飾道路

不除百官𥙷而不制鬼神禱而不祠此大侵

之禮也詩曰我居御卒荒此之謂也

古者天子爲諸侯受封謂之采地百里諸侯

以三十里七十里諸侯以二十里五十里諸

侯以十里其後子孫雖有罪而絀使子孫賢

者守其地世世以祠其始受封之君此之謂

興滅國繼絶世也書曰兹予享于先王爾祖

其從享之

梁山崩𣈆君召大夫伯宗道逢輦者以其輦

服其道伯宗使其右下欲鞭之輦者曰君趨

道豈不遠矣不知事而行可乎伯宗喜問其

居曰絳人也伯宗曰子亦有聞乎曰梁山崩

壅河顧三日不流是以召子伯宗曰如之何

曰天有山天崩之天有河天壅之伯宗將如

之何伯宗私問之曰君其率羣臣素服而哭

之旣而祠焉河斯流矣伯宗問其姓名弗告

伯宗到君問伯宗以其言對於是君素服率

群臣而哭之旣而祠焉河斯流矣君問伯宗

何以知之伯宗不言受輦者詐以自知孔子

聞之曰伯宗其無後攘人之善詩曰天降喪

亂滅我立王又曰畏天之威于時保之

𣈆平公使范昭觀齊國之政景公錫之宴晏

子在前范昭趨曰願君之倅樽以爲壽景公

顧左右曰酌寡人樽獻之客晏子對曰徹去

樽范昭不說起舞顧太師曰子爲我奏成周

之樂願舞太師對曰肓臣不習范昭起出門

景公謂晏子曰夫𣈆天下大國也使范昭來

觀齊國之政今子怒大國之使者將奈何晏

子曰范昭之爲人也非陋而不知禮也是欲

試吾君嬰故不從於是景公召太師而問之

曰范昭使子奏成周之樂何故不調對如晏

子於是范昭歸報平公曰齊未可并也吾試

其君晏子知之吾犯其樂太師知之孔子聞

之曰善乎晏子不出俎豆之間折衝千里詩

曰實右序有周薄言震之莫不震疊

三公者何曰司空司馬司徒也司馬主天司

空主土司徒主人故隂陽不和四時不節星

辰失度災變非常則責之司馬山陵崩竭川

谷不流五糓不植草木不茂則責之司空君

臣不正人道不和國多盗賊下怨其上則責

之司徒故三公典其職憂其分舉其辯明其

隱此三公之任也詩曰濟濟多士文王以寧

又曰明照有周式序在位言各稱職也

夫賢君之治也温良而和寛容而愛刑清而

省喜賞而惡罰移風崇教生而不殺布惠施

恩仁不偏與不奪民力役不踰時百姓得耕

家有𭣣聚民無凍餒食無腐敗士不造無用

雕文不粥于肆斧斤以時入山林國無佚士

皆用於世黎庶歡樂衍盈方外遠人歸義重

譯執贄故得風雨不烈小雅曰有渰萋萋興

雲祈祈以是知太平無飄風𭧂雨明矣

昨日何生今日何成必念歸厚必念治生日

愼一日完如金城詩曰我日斯邁而月斯征

夙興夜寐無忝爾所生

官怠於有成病加於小愈禍生於懈惰孝衰

於妻子察此四者愼終如始易曰小狐汔濟

濡其尾詩曰靡不有初鮮克有終

孔子燕居子貢攝齊而前曰弟子事夫子有

年矣才竭而智罷振於學問不能復進請一

休焉孔子曰賜也欲焉休乎曰賜欲休於事

君孔子曰詩云夙夜匪懈以事一人爲之(⿱艹石)

此其不易也(⿱艹石)之何其休也曰賜休於事父

孔子曰詩云孝子不匱永錫爾𩔖爲之(⿱艹石)

其不易也如之何其休也曰賜欲休於事兄

弟孔子曰詩云妻子好合如皷瑟琴兄弟旣

翕和樂且耽爲之(⿱艹石)此其不易也如之何其

休也曰賜欲休於畊田孔子曰詩云晝爾于

茅宵爾索綯亟其乗屋其始播百穀爲之(⿱艹石)

此其不易也(⿱艹石)之何其休也子貢曰君子亦

有休乎孔子曰闔棺𠔃乃止播耳不知其時

之易遷𠔃此之謂君子所休也故學而不已

闔棺乃止詩曰日就月將言學者也

魯哀公問冉有曰凡人之質而巳將必學而

後爲君子乎冉有對曰臣聞之雖有良玉不

刻鏤則不成器雖有美質不學則不成君子

曰何以知其然也夫子路卞之野人也子貢

衛之賈人也皆學問於孔子遂爲天下顯士

諸侯聞之莫不尊敬卿大夫聞之莫不親愛

學之故也昔呉楚燕代謀爲一舉而欲伐秦

祧賈監門之子也爲秦徃使之遂絶其謀止

其兵及其反國秦王大恱立爲上卿夫百里

奚齊之乞者也逐於齊西無以進自賣五羊

皮爲一軛車見秦繆公立爲相遂覇西戎太

公望少爲人壻老而見去屠牛朝歌賃於𣗥

津釣於磻溪文王舉而用之封於齊管仲親

射桓公遂除報讎之心立以爲相存亡繼絶

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此四子者皆嘗卑賤窮

辱矣然其名聲馳於後世豈非學問之所致

乎由此觀之士必學問然後成君子詩曰日

就月將於是哀公嘻然而笑曰寡人雖不敏

請奉先生之教矣

曾子有過曾晳引杖擊之仆地有間乃蘇起

曰先生得無病乎魯人賢曾子以告夫子夫

子告門人參來汝不聞昔者舜爲人子乎小

箠則待笞大杖則逃索而使之未嘗不在側

索而殺之未嘗可得今汝委身以待𭧂怒拱

立不去非王者之民其罪何如詩曰優哉柔

哉亦是戾矣又曰載色載笑匪怒伊教

齊景公使人爲弓三年乃成景公得弓而射

不穿三札景公怒將殺弓弓人之妻徃見

景公曰蔡人之子弓人之妻也此弓者太山

之南烏號之柘騂牛之角荆麋之筋河魚之

膠也四物者天下之練材也不宜穿札之少

如此且妾聞奚公之車不能獨走莫耶雖利

不能獨斷必有以動之夫射之道在手(⿱艹石)

枝掌(⿱艹石)握卵四指如斷短杖右手發之左手

不知此葢射之道景公以爲儀而射之穿七

札蔡人之夫立出矣詩曰好是正直

齊有得罪於景公者景公大怒縛置之殿下

召左右肢解之敢諌者誅晏子左手持頭右

手磨刀仰而問曰古者明王聖主其肢解人

不審從何肢解始也景公離席曰縱之罪在

寡人詩曰好是正直

傳曰居處齊則色姝食飲齊則氣珍言語齊

則信聽思齊則成志齊則盈五者齊斯神居

之詩曰旣和且平依我磬聲

魏文侯問狐卷子曰父賢足恃乎對曰不足

子賢足恃乎對曰不足兄賢足恃乎曰不足

弟賢足恃乎對曰不足臣賢足恃乎對曰不

足文侯勃然作色而怒曰寡人問此五者於

子一一以爲不足者何也對曰父賢不過堯

而丹朱放子賢不過舜而瞽瞍頑兄賢不過

舜而象傲弟賢不過周公而管叔誅臣賢不

過湯武而桀紂伐望人者不至恃人者不乆

君欲治從身始人何可恃乎詩曰自求

湯作護聞其宮聲使人温良而寛大聞其商

聲使人方廉而好義聞其角聲使人惻隱而

愛仁聞其徴聲使人樂養而好施聞其羽聲

使人㳟敬而好禮詩曰湯降不遲聖敬

孔子曰易先同人後大有承之以謙不亦可

乎故天道𧇊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

神害盈而福謙人道惡盈而好謙謙者抑事

而損者也持盈之道抑而損之此謙德之於

行也順之者吉逆之者凶五帝旣没三王旣

衰能行謙德者其惟周公乎文王之子武王

之弟成王之叔父假天子之尊位七年所執

贄而師見者十人所還質而友見者十三人

窮巷白屋之士所先見者四十九人時進善

者百人宫朝者千人諌臣五人輔臣五人拂

臣六人載干戈以至於封侯而同姓之士百

人孔子曰猶以周公爲天下賞則以同族爲

衆而異族爲寡也故德行寛容而守之以恭

者榮土地廣大而守之以儉者安位尊禄重

而守之以卑者貴人衆兵強而守之以畏者

勝聰明睿智而守之以愚者哲博聞強記而

守之以淺者不溢此六者皆謙德也易曰謙

亨君子有終吉能以此終吉者君子之道也

貴爲天子冨有四海而德不謙以亡其身者

桀紂是也而况衆庶乎夫易有一道焉大足

以治天下中足以安家國近足以守其身者

其惟謙德乎詩曰湯降不遲聖敬日躋

昔者田子方出見老馬於道喟然有志焉以

問於御者曰此何馬也曰故公家畜也罷而

不爲用故出放也田子方曰少盡其力而老

去其身仁者不爲也束帛而贖之窮士聞之

知所歸心矣詩曰湯降不遲聖敬日躋

齊莊公出獵有螳蜋舉足將摶其輪問其御

曰此何蟲也御曰此是螳蜋也其爲蟲知進

而不知退不量力而輕就敵莊公曰以爲人

必爲天下勇士矣於是廻車避之而勇士歸

之詩曰湯降不遲

魏文侯問李克曰人有惡乎李克曰有夫貴

者則賤者惡之冨者則貧者惡之智者則愚

者惡之文侯曰善行此三者使人勿惡亦可

乎李克曰可臣聞貴而下賤則衆弗惡也冨

能分貧則窮士弗惡也智而教愚則童蒙者

弗惡也文侯曰善哉言乎堯舜其猶病諸寡

人雖不敏請守斯語矣詩曰不遑啓處

有鳥於此架巢於葭葦之顚天喟然而風則

葭折而巢壞何其所托者弱也稷蜂不攻而

社䑕不薰非以稷蜂社䑕之神其所托者善

也故聖人求賢者以輔夫吞舟之魚大矣蕩

而失水則爲螻蟻所制失其輔也故曰不明

爾德時無背無側爾德不明以無陪無卿


詩外傳卷第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