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喻老 韓非子
說林上
說林下 


湯以伐桀,而恐天下言己為貪也,因乃讓天下於務光。而恐務光之受之也,乃使人說務光曰:“湯殺君,而欲傳惡聲於子,故讓天下於子。”務光因自投於河。


秦武王令甘茂擇所欲為於僕與行事,孟卯曰:“公不如為僕。公所長者使也。公雖為僕,王猶使之於公也。公佩僕璽而為行事,是兼官也。”


子圉見孔子于商太宰。孔子出,子圉入,請問客。太宰曰:“吾已見孔子,則視子猶蚤虱之細者也。吾今見之於君。”子圉恐孔子貴於君也,因謂太宰曰:“君已見孔子,亦將視子猶蚤虱也。”太宰因弗複見也。


魏惠王為臼裡之盟,將複立于天子。彭喜謂鄭君曰:“君勿聽。大國惡有天子,小國利之。若君與大不聽,魏焉能與小立之?“


晉人伐邢,齊桓公將救之。鮑叔曰:“太蚤。邢不亡,晉不敝;晉不敝,齊不重。且夫持危之功,不如存亡之德大。君不如晚救之以敝晉,齊實利;待邢亡而複存之,其名實美。”桓公乃弗救。


子胥出走,邊候得之。子胥曰:“上索我者,以我有美珠也。今我已亡之矣。我且曰子取吞之。”候因釋之。


慶封為亂于齊而欲走越。其族人曰:“晉近,奚不之晉?“慶封曰:“越遠,利以避難。”族人曰:“變是心也,居晉而可;不變是心也,雖遠越,其可以安乎?”


智伯索地于魏宣子,魏宣子弗予。任章曰:“何故不予?“宣子曰:“無故請地,故弗予。”任章曰:“無故索地,鄰國必恐。彼重欲無厭,天下必懼。君予之地,智伯必驕而輕敵,鄰邦必懼而相親。以相親之兵待輕敵之國,則智伯之命不長矣。《周書》曰:‘將欲敗之,必姑輔之;將欲取之,必姑予之。‘君不如予之以驕智伯。且君何釋以天下圖智氏,而獨以吾國為智氏質乎?“君曰:“善。”乃與之萬戶之邑。智伯大悅,因索地于趙,弗與,因圍晉陽。韓、魏反之外,趙氏應之內,智氏以亡。


秦康公築台三年。荊人起兵,將欲以兵攻齊。任妄曰:“饑召兵,疾召兵,勞召兵,亂召兵。君築台三年,今荊人起兵將攻齊,臣恐其攻齊為聲,而以襲秦為實也,不如備之。”戍東邊,荊人輟行。


齊攻宋,宋使臧孫子南求救于荊。荊大說,許救之,甚歡。臧孫子憂而反。其禦曰:“索救而得,今子有憂色,何也?“臧孫子曰:“宋小而齊大。夫救小宋而惡于大齊,此人之所以憂也;而荊王說,必以堅我也。我堅而齊敝,荊之所利也。”臧孫子乃歸。齊人拔五城于宋而荊救不至。


魏文侯借道于趙而攻中山,趙肅侯將不許。趙刻曰:“君過矣。魏攻中山而弗能取,則魏必罷。罷則魏輕,魏輕則趙重。魏拔中山,必不能越趙而有中山也。是用兵者魏也,而得地者趙也。君必許之。許之而大歡,彼將知君利之也,必將輟行。君不如借之道,示以不得已也。”


鴟夷子皮事田成子,田成子去齊,走而之燕,鴟夷子皮負傳而從。至望邑,子皮曰:“子獨不聞涸澤之蛇乎?澤涸,蛇將徙。有小蛇謂大蛇曰:‘子行而我隨之,人以為蛇之行者耳,必有殺子者。不如相銜負我以行,人以我為神君也。‘乃相銜負以越公道。人皆避之,曰:‘神君也。‘今子美而我惡,以子為我上客,千乘之君也;以子為我使者,萬乘之卿也。子不如為我舍人。”田成子因負傳而隨之。至逆旅,逆旅之君待之甚敬,因獻酒肉。


溫人之周,周不納客。問之曰:“客耶?“對曰:“主人。”問其巷人而不知也,吏因囚之。君使人問之曰:“子非周人也,而自謂非客,何也?“對曰:“臣少也誦《詩》,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今君天子,則我天子之臣也。豈有為人之臣而又為之客哉?故曰:主人也。”君使出之。


韓宣王謂樛留曰:“吾欲兩用公仲、公叔,其可乎?“對曰:“不可。晉用六卿而國分,簡公兩用田成、闞止而簡公殺魏兩用犀首、張儀,而西河之外亡。今王兩用之,其多力者樹其黨,寡力者借外權。群臣有內樹黨以驕主,有外為交以削地,則王之國危矣。”


紹績味醉寐而亡其裘。宋君曰:“醉足以亡裘乎?“對曰:“桀以醉亡天下,而《康誥》曰‘毋彝酒‘。彝酒者,常酒也。常酒者,天子失天下,匹夫失其身。”


管仲、隰朋從於桓公而伐孤竹,春往冬反,迷惑失道。管仲曰:“老馬之智可用也。”乃放老馬而隨之,遂得道。行山中無水,隰朋曰:“蟻冬居山之陽,夏居山之陰。蟻壤一寸而有水。”乃掘地,遂得水。以管仲之聖而隰朋之智,至其所不知,不難師于老馬與蟻。今人不知以其愚心而師聖人之智,不亦過乎?


有獻不死之藥于荊王者,謁者操之以入。中射之士問曰:“可食乎?“曰:“可。”因奪而食之。王大怒,使人殺中射之士。中射之士使人說王曰:“臣問謁者,曰‘可食‘,臣故食之,是臣無罪,而罪在謁者也。且客獻不死之藥,臣食之而王殺臣,是死藥也,是客欺王也。夫殺無罪之臣,而明人之欺王也,不如釋臣。”王乃不殺。


田駟欺鄒君,鄒君將使人殺之。田駟恐,告惠子。惠子見鄒君曰:“今有人見君,則眇其一目,奚如?”君曰:“我必殺之。”惠子曰:“瞽,兩目眇,君奚為不殺?”君曰:“不能勿犁。”惠子曰:“田駟東慢齊侯,南欺荊王,駟之於欺人,瞽也,君奚怨焉?“鄒君乃不殺。


魯穆公使眾公子或宦于晉,或宦于荊。犁鉏曰:“假人於越而救溺子,越人雖善遊,子必不生矣。失火而取水於海,海水雖多,火必不滅矣,遠水不救近火也。今晉與荊雖強,而齊近,魯患其不救乎!”


嚴遂不善周君,患之。馮沮曰:“而韓傀貴於君。不如行賊于韓傀,則君必以為嚴氏也。”


張譴相韓,病將死。公乘無正懷三十金而問其疾。居一日,君問張譴曰:“若子死,將誰使代子?”答曰:“無正重法而畏上。雖然,不如公子食我之得民也。”張譴死,因相公乘無正。


樂羊為魏將而攻中山,其子在中山,中山之君烹其子而遺之羹。樂羊坐於幕下而啜之,盡一杯。文候謂堵師贊曰:“樂羊以我故而食其子之肉。”答曰:“其子而食之,且誰不食?”樂羊罷中山,文候賞其功而疑其心。孟孫獵得麑,使秦西巴持之歸,其母隨之而啼。秦西巴弗忍而與之。孟孫歸,至而求麑。答曰:“余弗忍而與其母。”孟孫大怒,逐之。居三月,復召以為其子傅。其禦曰:“曩將罪之,今召以為子傅,何也?”孟孫曰:“夫不忍鹿,又且忍吾子乎?“故曰:“巧詐不如拙誠。”樂羊以有功見疑,秦古巴以有罪益信。


曾從子,善相劍者也。衛君怨吳王。曾從子曰:“吳王好劍,臣相劍者也。臣請為吳王相劍,拔而示之,因為君刺之。”衛君曰:“子之為是也,非緣義也,為利也。吳強而富,衛弱而貧。子必往,吾恐子為吳王用之於我也。”乃逐之。


紂為象箸而箕子怖,以為象箸必不盛羹於土鉶,則必將犀玉之杯;玉杯象箸必不盛菽藿,則必旄象豹胎;旄象豹胎必不衣短褐而舍茅茨之下,則必錦衣九重,高臺廣室也。稱此以求,則天下不足矣。聖人見微以知萌,見端以知末,故見象箸而怖,知天下之不足也。


周公旦已勝殷,將攻商蓋。辛公甲曰:“大難攻,小易服。不如服眾小以劫大。”乃攻九夷而商蓋服矣。


紂為長夜之飲,歡以失日,問其左右,盡不知也。乃使人問箕子。箕子謂其徒曰:“為天下主而一國皆失日,天下其危矣。一國皆不知而我獨知之,吾其危矣。”辭以醉而不知。


魯人身善織屨,妻善織縞,而欲徙於越。或謂之曰:“子必窮矣。”魯人曰:“何也?“曰:“屨為履之也,而越人跣行;縞為冠之也,而越人被髮。以子之所長,游于不用之國,欲使無窮,其可得乎?”


陳軫貴于魏王。惠子曰:“必善事左右。夫楊,橫樹之即生,倒樹之即生,折而樹之又生。然使十人樹之而一人拔之,則毋生楊矣。至以十人之眾,樹易生之物而不勝一人者,何也?樹之難而去之易也。子雖工自樹于王,而欲去子者衆,子必危矣。”


魯季孫新弑其君,吳起仕焉。或謂起曰:“夫死者始死而血,已血而衄,已衄而灰,已灰而土。及其土也,無可為者矣。今季孫乃始血,其毋乃未可知也。”吳起因去之晉。


隰斯彌見田成子,田成子與登臺四望。三面皆暢,南望,隰子家之樹蔽之。田成子亦不言。隰子歸,使人伐之;斧離數創,隰子止之。其相室曰:“何變之數也?“隰子曰:“古者有諺曰:‘知淵中之魚者不祥。‘夫田子將有大事,而我示之知微,我必危矣。不伐樹,未有罪也;知人之所不言,其罪大矣。”乃不伐也。


楊子過於宋,東之逆旅,有妾二人,其惡者貴,美者賤。楊子問其故。逆旅之父答曰:“美者自美,吾不知其美也;惡者自惡,吾不知其惡也。”楊子謂弟子曰:“行賢而自賢之心,焉往而不美。”


衛人嫁其子而教之曰:“必私積聚。為人婦而出,常也;其成居,幸也。”其子因私積聚,其姑以為多私而出之。其子所以反者倍其所以嫁。其父不自罪於教子非也,而自知其益富。念人臣之處官者,皆是類也。


魯丹三說中山之君而不受也,因散五十金事其左右。複見,未語,而君與之食。魯丹出,而不反舍,遂去中山。其禦曰:“及見,乃始善我。何故去之?“魯丹曰:“夫以人言善我,必以人言罪我。”未出境,而公子惡之曰:“為趙來間中山。”君因索而罪之。


田伯鼎好士而存其君,白公好士而亂荊。其好士則同,其所以為則異。公孫友自刖而尊百里,豎刁自宮而諂桓公。其自刑則同,其所以自刑之為則異。慧子曰:“狂者東走,逐者亦東走。其東走則同,其所以東走之為則異。故曰:同事之人,不可不審察也。”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