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說林上 韓非子
說林下
觀行 


伯樂教二人相踶馬,相與之簡子廄觀馬。一人舉踶馬。其一人從後而循之,三撫其尻而馬不踢。此自以為失相。其一人曰:“子非失相也,此其為馬也,踒肩而腫膝。夫踢馬也者,舉後而任前,腫膝不可任也,故後不舉。子巧于相踢馬而拙于任腫膝。”夫事有所必歸,而以有所腫膝而不任,智者之所獨知也。惠子曰:“置猿於柙中,則與豚同。”故勢不便,非所以逞能也。

衛將軍文子見曾子,曾子不起而延於坐席,正身於奧。文子謂其禦曰:“曾子,愚人也哉!以我為君子也,君子安可毋敬也?以我為暴人也,暴人安可侮也?曾子不戮,命也。”

鳥有周周者,重首而屈尾,將欲飲於河,則必顛,乃銜其羽而飲之,人之所有飲不足者,不可不索其羽也。鱣似蛇,蠶似蠋,人見蛇則驚核,見蠋,則毛起。漁者持鱣,婦人拾蠶,利之所在,皆為賁、諸。

伯樂教其所憎者相千里之馬,教其所愛者相馭馬。千里之馬時一有,其利緩;馭馬日售,其利急。此《周書》所謂“下言而上用者,惑也。”

桓赫曰:“刻削之道,鼻莫如大,目莫如小。鼻大可小,小不可大也;目小可大,大不可小也。”舉事亦然:為其後可複者也,則事寡敗矣。

崇候、惡來知不適紂之誅也,而不見武王之滅之也。比干、子胥知其君之必亡也,而不知身之死也。故曰:“崇候、惡來知心而不知事,比干、子胥知事而不知心。”聖人其備矣。

宋太宰貴而主斷。季子將見宋君,梁子聞之曰:“語必可與太宰三坐乎,不然,將不免。”季子因說以貴主而輕國。

楊硃之弟楊布,衣素衣而出,天雨,解素衣,衣緇衣而反,其狗不知而吠之。楊布怒,將擊之。楊硃曰:“子勿擊也,子亦猶是。曩者使女狗白而往,墨而來,子豈能毋怪哉?”

惠子曰:羿執鞅持扞,操弓關機,越人爭為持的。弱子扞弓,慈母入室閉戶。”故曰:“可必,則越人不疑羿;不可必,則慈母逃弱子。”

桓公問管仲:“富有涯乎?“答曰:“水之以涯,其無水者也;富之以涯,其富已足者也。人不能自止於足,而亡其富之涯乎!”

宋之富賈有監止子者,與人爭買百金之璞玉,因佯失而毀之,負其百金,而理其毀瑕,得千溢焉。事有舉之而有敗,而賢其母舉之者,負之時也。

有欲以禦見荊王者,眾騶妒之。因曰:“臣能撽鹿“見王,王為禦,不及鹿;自禦,及之。王善其禦也,乃言眾騶妒之。

荊令公子將伐陳。丈人送之曰:“晉強,不可不慎也。”公子曰:“丈人奚憂!吾為丈人破晉。”丈人曰:“可。吾方廬陳南門之外。”公子曰:“是何也?”

曰:“我笑勾踐也。為人之如是其易也,己獨何為密密十年難乎?”

堯以天下讓許由,許由逃之,舍于家人,家人藏其皮冠,夫棄天下而家人藏其皮冠,是不知許由者也。

三虱食彘相與訟,一虱過之,曰:“訟者奚說?“三虱曰:“爭肥饒之地。”一虱曰:“若亦不患臘之至而茅之燥耳,其又奚患?“於是乃相與聚嘬其身而食之。彘臞,人乃弗殺。

蟲有虺者,一身兩口,爭食相齕遂相殺也,人臣之爭事而亡其國者,皆虺類也。

宮有堊,器有滌,則潔矣。行身亦然,其無堊之地則寡非矣。

公子糾將為亂,桓公使使者視之。使者報曰:“笑不樂,視不見,必為亂。”乃使魯人殺之。

公孔弘斷髮而為越王騎,公孔喜使人絕之曰:“吾不與子為昆弟矣。”公孫弘曰:“我斷髮,子斷頸而為人用兵,我將謂之何?”周南之戰,公孫喜死焉。

有與悍者鄰,欲賣宅而避之。人曰:“是其貫將滿矣,子姑待之。”答曰:“吾恐其以我滿貫也。”遂去之。故曰:“物之幾者,非所靡也。”

孔子謂弟子曰:“孰能道子西之釣名也?“子貢曰:“賜也能。”乃導之,不復疑也。孔子曰:“寬哉,不被於利!潔哉,民性有恆!曲為曲,直為直。孔子曰子西不免。”白公之難,子西死焉。故曰:“直于行者曲于欲。”

晉中行文子出亡,過於縣邑。從者曰:“此嗇夫,公之故人。公奚不休舍,且待後車?“文子曰:“吾嘗好音,此人遺我鳴琴;吾好佩,此人遺我玉環:是振我過者也。以求容於我者,吾恐其以我求容於人也。”乃去之。果收文子後車二乘而獻之其君矣。

周趮謂宮他曰:“為我謂齊王曰:‘以齊資我于魏,請以魏事王。‘“宮他曰:“不可,是示之無魏也,齊王必不資于無魏者,而以怨有魏者。公不如曰:‘以王之所欲,臣請以聽魏聽王。‘齊王必以公為有魏也,必因公。是公有齊也,因以有齊、魏矣。”

白圭謂宋令尹曰:“君長,自知政,公無事矣。今君少主也,而務名,不如令荊賀君之孝也,則君不壽公位而大敬重公,則公常用宋矣。”

管仲鮑叔相謂曰:“不壽君亂甚矣,必失國。齊國之諸公子其可輔者,非公子糾,則小白也。與子人事一人焉,先達者相收。”管仲乃從公子糾,鮑叔從小白。國人果弑君。小白先人為君,魯人拘管仲而效之,鮑叔言而相之。故諺曰:“巫咸雖善祝,不能自祓也;秦醫雖善除,不能自彈也。”以管仲之聖而待鮑叔之助,此鄙諺所謂“虜自賣裘而不售,士自譽辯而不信“者也。

荊王伐吳,吳使沮衛、蹶鬲犒于荊師,而將軍曰:“縛之,殺以釁鼓。”問之曰:“汝來,卜乎?“答曰:“卜。”“卜吉乎?“曰:“吉。”荊人曰:“今荊將以汝釁鼓,其何也?“答曰:“是故其所以吉也。吳使臣來也,固視將軍怒,將軍怒,將深溝高壘;將軍不怒,將懈怠。今也將軍殺臣,則吳必警守矣。且國之卜,非為一臣卜。夫殺一臣而存一國,其不言吉何也?且死者無知,則以臣釁鼓無益也;死者有知也,臣將當戰之時,臣使鼓不鳴。”荊人因不殺也。

知伯將伐仇由,而道難不通,乃鑄大鐘遺仇由之君。仇由之君大說,除道將內之。赤章曼枝曰:“不可。此小之所以事大也,而今也大以來,卒必隨之,不可內也。”仇由之君不聽,遂內之。赤章曼枝因斷轂而驅,至於齊,七月而仇由亡矣。

越已勝吳,又索卒于荊而攻晉。左史倚相謂荊王曰:“夫越破吳,豪士死,銳卒盡,大甲傷。今又索卒以攻晉,示我不病也。不如起師與分吳。”荊王曰:“善。”因起師而從越。越王怒,將擊之。大夫種曰:“不可。吾豪士盡,大甲傷。我與戰,必不克。不如賂之。”乃割露山之陰五百里以賂之。

荊伐陳,吳救之,軍間三十裡,雨十日,夜星。左史倚相謂子期曰:“雨十日,甲輯而兵聚。吳人必至,不如備之。”乃為陳。陳未成也而吳人至,見荊陳而反。左史曰:“吳反覆六十裡,其君子必休,小人必食。我行三十裡擊之,必可敗也。”乃從之,遂破吳軍。

韓趙相與為難。韓子索兵于魏,曰:“願借師以伐趙。”魏文候曰:“寡人與趙兄弟,不可以從。”趙又索兵以攻韓。文候曰:“寡人與韓兄弟,不敢從。”二國不得兵,怒而反。已乃知文候以構於已,乃皆朝魏。

齊伐魯,索讒鼎,魯以其雁往。齊人曰:“雁也。”魯人曰:“真也。”齊曰:“使樂正子春來,吾將聽子。”魯君請樂正子春,樂正子春曰:“胡不以其真往也?“君曰:“我愛之。”答曰:“臣亦愛臣之信。”

韓咎立為君,未定也。弟在周,周欲重之,而恐韓咎不立也。綦毋恢曰:“不若以車百乘送之。得立,因曰‘為戒‘;不立,則曰‘來效賊‘也。”

靖郭君將城薛,客多以諫者。靖郭君謂謁者曰:“毋為客通。”齊人有請見者曰:“臣請三言而已。過三言,臣請烹。”靖郭君因見之。客趨進曰:“海,大,魚。”因反走。靖郭君曰:請聞其說。客曰:“臣不敢以死為戲。”靖郭君曰:“原為寡人言之。”答曰:“君聞大魚乎?網不能止,繳不能絓也,蕩而失水,螻蟻得意焉。今夫齊亦君之海也。君長有齊,奚以薛為?君失齊,雖隆薛城至於天,猶無益也。”靖郭君曰:“善。”乃輟,不城薛。

荊王弟在秦,秦不出也。中射之士曰:“資臣百金,臣能出之。”因載百金之晉,見叔向,曰:“荊王弟在秦,秦不出也。請以百金委叔向。”叔向受金而以見之晉平公曰:“可以城壺丘矣。”平公曰:“何也?“對曰:“荊王弟在秦,秦不出也,是秦惡荊也,必不敢禁我城壺丘。若禁之,我曰:‘為我出荊王之弟,吾不城也。‘彼如出之,可以德荊;彼不出,是卒惡也,必不敢禁我城壺丘矣。”公曰:‘善。‘乃城壺丘。謂秦公曰:“為我出荊王之弟,吾不城也。”秦因出之。荊王大說,以鏈金百鎰遺晉。

闔廬攻郢,戰三勝,問子胥曰:“可以退乎?“子胥曰:“溺人者一飲而止,則無溺者,以其不休也。不如乘之以沉之。”

鄭人有一子,將宦,謂其家曰:“必築壞牆,是不善人將竊。”其巷人亦雲。不時築,而人果竊之。以其子為智,以巷人告者為盜。

 說林上 ↑返回頂部 觀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