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俗通義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目録 風俗通義 卷第一
漢 應劭 撰 景常熟鐵琴銅劍樓瞿氏藏元刊本
卷第二

風俗通義皇霸第一

蓋天地剖分萬物萌毓非有典藝之文堅基

可據推當今以覽太古自昭昭而本𡨋𡨋乃

欲審其事而建其論董其是非而綜其詳矣

言也實爲難哉故易紀三皇書叙唐虞惟天

爲大唯堯則之巍巍其有成功煥乎其有文

章自是以來載籍昭晳然而立談者人異綴

文者家舛斯乃楊朱哭於岐路墨翟悲於練

素者也是以上述三皇下記六國備其終始

曰皇霸

   三皇

春秋運斗樞説伏羲女媧神農是三皇也皇

者天天不言四時行焉百物生焉三皇垂拱

無爲設言而民不違道德𤣥泊有似皇天故

稱曰皇皇者中也光也弘也含弘履中開隂

陽布剛上含皇極其施光明指天畫地神化

潜通煌煌盛美不可勝量禮號謚記説伏羲

祝融神農含文嘉記虙戯燧人神農伏者别

也變也戯者獻也法也伏羲始别八卦以變

化天下天下法則咸伏貢獻故曰伏羲也燧

人始鑚木取火炮生爲熟令人無復腹疾有

異於禽獸遂天之意故曰遂人也神農神者

信也農者濃也始作耒耜教民耕種美其衣

食德濃厚若神故爲神農也尚書大傳説遂

人爲遂皇伏羲爲戯皇神農爲農皇也遂人

以火紀火太陽也陽尊故託遂皇於天伏羲

以人事紀故託戯皇於人蓋天非人不因人

非天不成也神農悉地力種㯏䟽故託農皇

於地天地人道備而三五之運興矣

謹按易稱古者伏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

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始作八卦以通神明

之德以類萬物之情結繩爲網罟以田以漁

伏羲氏没神農氏作斵木爲耜揉木爲耒耒

耜之利以教天下日中爲市致天下之民通

其變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唯獨叙

二皇不及遂人遂人功重於祝融女媧文明

文見大傳之義斯近之矣

   五帝

易傳禮記春秋國語太史公記黄帝顓頊帝

嚳帝堯帝舜是五帝也

謹按易尚書大傳天立五帝以爲相四時施

生法度明察春夏慶賞秋冬刑罰帝者任德

設刑以則象之言其能行天道舉錯審諦黄

帝始制冠冕垂衣裳上棟下宇以避風雨禮

文法度興事創業黄者光也厚也中和之色

德四季與地同功故先黄以别之也顓者專

也頊者信也言其承易文之以質使天下䝉

化皆貴貞慤也嚳者考也成也言其考明法

度醇美嚳然若酒之芬香也堯者髙也饒也

言其隆興焕炳㝡髙明者推行道徳舜者推

也循也言其循堯緒也

   三王

禮號謚記説夏禹殷湯周武王是三王也尚

書説文王作罰刑兹無赦詩説有命自天命

此文王文王受命有此武功儀刑文王萬國

作孚春秋說王者孰謂謂文王也

謹按易稱湯武革命尚書武王戎車三百兩

虎賁八百人擒紂於牧之野惟十有三祀王

訪于箕子詩云亮彼武王襲伐大啇勝殷遏

劉𦒿定武功由是言之武王審矣論語文王

率殷之叛國以服事殷時尚臣屬何縁便得

列三王哉經美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王業

始兆於此耳俗儒新生不能採綜多共辨論

至於訟鬩大王王季皆見追號豈可復謂已

王乎禹者輔也輔續舜後庶績洪茂自堯以

上王者皆子孫據國而起功德浸盛故造美

論舜禹本以白衣砥行顯名升爲天子雖復

更制不如名著故因名焉經曰有鰥在下曰

虞舜僉曰伯禹禹平水土是也湯者攘也昌

也言其攘除不𮜿改亳爲啇成就王道天下

熾盛文武皆以其所長夫擅國之謂王能制

割之謂王制殺生之威之謂王王者徃也爲

天下所歸徃也

   五伯

春秋説齊桓𣈆文秦繆宋襄楚莊是五伯也

謹按春秋左氏傳夏后太康娱於耽樂不循

民事諸侯僣差於是昆吾氏乃爲盟主誅不

從命以尊王室及殷之衰也大彭氏豕韋氏

復續其緒所謂王道廢而霸業興者也齊桓

九合一匡率成王室責彊楚之罪復青茅之

貢𣈆文爲踐土之㑹修朝聘之禮納襄尅帶

翼戴天子孔子稱民到于今受其賜又曰齊

桓正而不譎𣈆文譎而不正至於三國既無

歎譽一言而繆公受鄭甘言置戎而去違黄

髪之計而遇殽之敗殺賢臣百里奚以子車

氏爲殉詩黄鳥之所爲作故謚曰繆襄公不

度德量力慕名而不綜實六鶂五石先著其

異覆軍殘身終爲僇笑莊王僣號自下摩上

觀兵京師問鼎輕重恃彊肆忿㡬亡宋國易

子析骸厥禍亦巨皆無興微繼絶尊事王家

之功世之紀事者不詳察其本末至書於竹

帛同之伯功或誤後生豈不暗乎伯者長也

白也言其咸建五長功實明白或曰霸者把

也駮也言把持天子政令紏率同盟也桓公

問管仲吾何君也對曰狄困於衛復兵不救

湏滅乃徃存之仁不純爲霸君也蓋三綂者

天地人之始道之大綱也五行者品物之宗

也道以三興德以五成故三皇五帝三王五

伯至道不逺三五復反譬若循連鐶順鼎耳

窮則反本終則復始也

   六國

楚之先出自帝顓頊其裔孫曰陸終娶于鬼

方氏是謂女漬蓋孕而三年不育啓其左脅

三人出焉啓其右脅三人又出焉其六曰季

連是爲芊其後有鬻熊子爲文王師成王舉

文武懃勞而封熊繹於楚食子男之采其十

世稱王懐王佞臣上官子簡斥逺忠臣屈原

作離騷之賦自投汨羅水因爲張儀所欺客

死於秦到王負芻遂爲秦所滅百姓哀之爲

之語曰楚雖三戸亡秦必楚自顓頊至負芻

六十四世凡千六百一十六載 燕召公奭

與周同姓武王滅紂封召公於燕成王時入

據三公出爲二伯自陜以西召公主之當農

桑之時重爲所煩勞不舍鄉亭止于棠樹之

下聽訟決獄百姓各得其所夀百九十餘乃

卒後人思其德美愛其樹而不敢伐詩甘棠

之所作也九世稱侯八世稱公十世稱王到

王喜爲秦所滅燕外迫蠻貃内笮齊𣈆﨑嶇

彊國之間最爲弱小㡬滅者數矣然社稷血

食者八九百載於SKchar姓獨後亡非盛德之遺

烈豈其然乎 韓之先與周同姓武子事𣈆

獻公封於韓原因以爲姓韓厥因卜者之繇

陳成季之功紹趙氏之孤建程嬰之義爲𣈆

名卿寔天所相其四代始與趙魏俱得列爲

諸侯矣五世稱王到王安爲秦所滅 魏之

先畢公髙之後也畢公與周同姓武王滅紂

封髙於畢因以爲姓其裔孫曰畢萬事𣈆獻

公獻公伐魏滅之以封萬卜偃曰畢萬之後

必大萬盈數魏大名也天子曰兆民諸侯曰

萬民今名之大以從盈數以是有衆不亦宜

乎其六世稱侯侯之孫稱王到王假爲秦所

滅 趙之先與秦同祖其裔孫曰造父於周

穆王爲御驊騮騄耳之乗西謁西王母東滅

徐偃王日馳千里帝念其功賜以趙城因以

爲姓子叔帶始去周事𣈆其後簡子地過於

諸侯權重於𣈆君簡子疾五日不知人大夫

皆懼呼毉扁鵲視之出董安于問扁鵲曰血

脉治也勿怪昔秦穆公嘗如此七日而寤寤

之日告公孫支與子輿曰我之帝所甚樂吾

所以乆者適有學也帝告我𣈆國且大亂五

世不安其後將霸未老而死霸者之子且令

國男女無別公孫支書而藏之秦策於是出

夫獻公之亂文公之霸而襄公之敗秦師於

殽而歸縱滛此子所聞今主君之病與之同

不出三日病必間有言也居二日半簡子寤

語大夫曰我之帝所樂與百神遊於鈞天廣

樂于九奏萬儛不類三代之樂其聲動心有

一熊欲援我射之中熊死有羆來我又射之

中羆死帝甚嘉之賜我二笥皆有副吾見兒

在帝側屬我翟犬曰及汝子之壯也以賜之

帝告我𣈆國且衰十世而亡嬴姓將大敗周

人於范魁之西亦不能有也董安于受言而

藏之以扁鵲之言告簡子賜扁鵲田四萬畒

他日簡子出有人當道辟之不去從者將刃

當道者曰吾有欲謁於主君從者以聞簡子

召之曰嘻吾有所見子晣也當道者曰屏左

右願有以謁簡子屏人當道者曰主君之病

臣在帝側簡子曰然子之見我何爲當道者

曰帝令主君射熊羆皆死簡子曰是且何也

當道者曰𣈆國且大難主君首之帝令主滅

二卿夫熊羆皆其祖也簡子曰帝賜我二笥

皆有副何也當道者曰主君之子將剋二國

於翟皆子姓也簡子曰吾見兒在帝側屬

一翟犬曰及汝子之長以賜之夫兒何説以

賜翟犬當道者曰兒主君之子也翟犬代之

先也主君之子其必有代及主君之後嗣且

有革政而胡服并二國於翟簡子問其姓而

延之以官當道者曰臣野人致帝命耳遂不

見無㡬范中行作亂簡子滅之此熊之効應

也簡子卒無䘏立是爲襄子智伯攻襄子襄

子奔之保𣈆陽原過從後至王澤見三人自

帶以上不可見與原過竹二節莫通爲我以

是遺趙無恤原過既至以告襄子齋三日親

自剖竹有朱書曰無恤余霍太山陽侯大吏

三月丙戌余將使汝及滅智氏亦立我三百

邑余將使賜若林胡之地至于後世且有伉

王赤黒龍面鳥屬鬚眉髭髯大膺大匈脩下

而馮上左任介乗奄有河宗至于休溷諸狢

南伐𣈆别北滅黒姑襄子再拜受三神之令

三國攻𣈆陽嵗餘乃以汾水灌其城城不沒

者三板城中懸釡而炊易子而食張孟談乃

夜出見韓魏韓魏反與合謀而滅智氏共分

其地於是趙北有代南并知山遂祀三神於

百邑使原過主霍太山至武靈王竟胡服騎

射辟地千里到王遷信秦反間之言殺其良

將李牧而任趙括遂爲所滅此童謡曰趙爲

號秦爲笑以爲不信視地上生毛 陳完字

敬仲陳厲公之子也初懿氏卜妻之其繇曰

是謂鳯凰于飛和鳴鏘鏘有嬀之後將育于

姜五世其昌並于正卿八世之後莫之與京

周史有以周易筮之遇觀之否曰是謂觀國

之光利用賓于王此其代陳有國乎不在此

其在異國非此其身在其子孫光逺而自他

有耀者也厲公爲蔡所滅殺國内亂完奔于

齊齊侯以爲卿辭曰覊旅之臣幸若𫉬宥及

於寛政赦其不閑教訓而免諸罪戾弛於負

檐君之惠也所𫉬多矣敢辱髙位以速官謗

詩云翹翹車乗招我以弓豈不欲徃畏我友

朋使爲工正飲桓公酒樂曰以火辤曰臣卜

其晝未卜其夜不敢君子曰酒以成禮弗繼

以滛義也以君成禮弗納於滛仁也桓公嘉

之愛敬日新位比髙國始食田采姓田氏焉

六世田成殺簡公其三世曰和遷康公於海

上食一城以祠太公以下後魏文侯乃使使

言周天子及諸侯列言於周室其孫曰威王

到王建用后勝之計及賓客多受秦金勸王

朝秦不脩戰備秦兵平歩入臨菑民無敢格

者遷王建於共國人SKchar之曰松𫆀栢𫆀亡建

共者客𫆀疾建用客之不詳也

謹按戰國䇿太史公記秦孝公據殽凾之固

擁雍州之地君臣戮力以窺周室有席卷天

下囊括八荒之意當是之時啇君佐之内立

法度務耕織脩守戰之備外恃猛將鋭卒因

問伺𨻶略定西河之城南并漢中西定巴蜀

東割膏SKchar之壤収要害之郡諸侯恐懼㑹盟

而謀不愛尊爵重寳以致天下之士當此之

時齊有孟嘗趙有平原楚有春申魏有信陵

夫四豪者皆明智而忠信寛厚愛人兼韓魏

燕趙宋衛中山之衆其後復有寗越蘇秦杜

赫之屬爲之謀陳軫召滑樂毅之徒通其意

呉起孫臏亷頗之屬制其兵嘗以十倍之地

百萬之軍攻秦秦人開關延敵六國之師遁

逃而不敢進秦無一矢遺鏃之費而關東已

困於是從散約敗争割地而賂秦秦有餘力

而制其弊及至始皇承六世之遺烈抗長䇿

而御宇内吞二周而叱諸侯履至尊而制六

合兼帝皇而威四海于時議者恨楚之䟽逺

屈原魏不用公子無忌故國削以至於亡秦

因愚弱之極運震電之蕭條混壹海内爲漢

驅除蓋乗天之所壊誰能枝之雖阿衡宰政

賁育馭戎何益於事且有彊兵良謀雜襲繼

踵毎輙挫䘐亦足以祛蔽啓䝉矣始皇自以

關中之固金城千里子孫帝王萬世之業也

遂恣睢舊習矯任其私知坑儒燔書以愚其

黔首窮奢肆欲力役無饜毒流諸夏亂延蠻

貊由是二世絶祀以成大漢之資髙祖踐祚

四海乂安世宗攘夷境崇演禮學制度文章

冠於百王矣



風俗通義皇霸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