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俗通義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

卷第八 風俗通義 卷第九
漢 應劭 撰 景常熟鐵琴銅劍樓瞿氏藏元刊本
卷第十

風俗通義恠神第九

禮天子𥙊天地五嶽四瀆諸侯不過其望也

大夫五祀士門户庶人祖蓋非其鬼而𥙊之

謟也又曰淫祀無福是以隱公將𥙊鍾巫遇

賊蔿氏二世欲解滛神閻樂刼弑仲尼不許

子路之禱而消息之節平荀罃不從桑林之

祟而𣈆侯之疾間由是觀之則淫躁而畏者

災自取之厥咎嚮應反誠據義内省不疚者

物莫能動禍轉爲福矣傳曰神者申也恠者

疑也孔子稱土之恠爲墳羊論語子不語恠

力亂神故采其晃著者曰恠神也

   世間多有見恠驚怖以自傷者

謹按管子書齊公出於澤見衣紫衣大如轂

長如轅拱手而立還歸寢疾數月不出有皇

士者見公語驚曰物惡能傷公公自傷也此

所謂澤神委虵者也唯覇主乃得見之於是

桓公欣然𥬇不終日而病愈子之𥘵父郴爲

汲令以夏至日詣見主簿杜宣賜酒時北壁

上有懸赤弩照於柸形如虵宣畏惡之然不

敢不飲其日便得胸腹痛切妨損飲食大用

羸露攻治萬端不為愈後郴因事過至宣家

闚視問其變故云畏此蛇虵入腹中郴還聽

事思惟良乆頋見懸弩必是也則使門下史

將鈴下侍徐扶輦載宣於故處設酒盃中故

復有虵因謂宣此壁上弩影耳非有他恠宣

遂解甚夷懌由是瘳平官至尚書歷四郡有

威名焉

   世間多有惡夢變難必效

謹按晏子春秋齊景公病水十日夜夢與二

日闘而不勝晏子朝公曰吾夢與二日闘寡

人不勝我其死也晏子對曰請召占夢者立

於閨使以車迎召占夢者至曰曷爲見召晏

子曰公夢與二日闘不勝恐必死也占夢者

曰請反具書晏子曰無反書公無所病病者

隂也日者陽也一隂不勝二陽公病將已居

三日公病大愈且賜占夢者曰此非臣之功

也晏子教臣對也公召晏子將賜之晏子曰

占夢者以臣之言對故有益也使臣身言之

則不信矣此占夢者之力也臣無功焉公召

吏而使兩賜之晏子不爲奪人之功占夢者

不蔽人之能

   城陽景王祠

謹按漢書朱虚侯劉章齊悼惠王子高祖孫

也𪧐衞長安年二十有氣力高后攝政諸呂

擅恣章私忿之嘗入侍宴飲章爲酒吏自請

曰臣將種也請得軍法行酒有詔可酒酣章

進歌已而復曰請爲太后耕田歌太后𥬇

曰頋汝父知田耳若生而爲王者子安知田

乎曰臣知之深耕廣種立苗欲䟽非其種者

鉏而去之太后黙然頃之諸呂有亡酒

㧞劒追斬之而還報曰有亡酒一人臣謹行

軍法斬之太后左右大驚業許之矣無以罪

也自是諸吕畏憚雖大臣亦皆依之髙后崩

諸吕作亂欲危社稷章與周勃共誅滅之尊

立文帝封城陽王賜黄金千斤立二年薨城

陽今莒縣是也自琅琊青州六郡及渤海都

邑郷亭聚落皆爲立祠造飾五二千石車商

人次第爲之立服帶綬備置官屬烹殺謳歌

紛藉連日轉相誑曜言有神明其譴問禍福

立應歴載彌久莫之匡紏唯樂安太傅陳蕃

濟南相曹操一切禁絶肅然政清陳曹之後

稍復如故安有鬼神能爲病者哉予爲營陵

令以爲章本封朱虚并食此縣春秋國語以

勞定國能御大災凡在於他尚列祀典章親

髙祖之孫進說耕田軍法行酒時固有大志

矣及誅諸吕尊立太宗功冠天下社稷已寧

同姓如此功烈如彼餘郡禁之可也朱虚與

莒宜常血食於是乃移書曰到聞此俗舊多

滛祀糜財妨農長亂積惑其侈可忿其愚可

愍昔仲尼不許子路之禱晉悼不解桑林之

祟死生有命吉凶由人哀哉黔𥠖漸染迷謬

豈樂也哉莫之徴耳今條丸禁申約吏民爲

陳利害其有犯者便𭣣朝廷若𥝠遺脫彌彌

不絶主者髠截嘆無反已城陽景王縣甚尊

之惟王弱冠内侍帷幄吕氏恣雎將危漢室

獨見先識權𤼵酒令抑邪扶正忠義洪毅其

歆禋祀禮亦宜之於駕乘烹殺倡優男女雜

錯是何謂也三邉紛拏師老器𡚁朝廷旰食

百姓囂然禮興在有年飢則損自今聽𡻕再

祀備物而已不得殺牛逺迎他倡賦㑹宗落

造設紛華方亷察之明爲身計而復僭失罰

與上同明除見處勿後中覺

   九江逡遒有唐居山名有神衆巫共

   爲取公嫗𡻕易男不得復娶女不得

   復嫁百姓(⿱艹石)

謹按時太守宋均到官主者白出錢給聘男

子女均曰衆巫與神合契知其㫖欲卒取小

民不相當於是勑條巫家男女以備公嫗巫

扣頭服罪乃殺之是後遂絶

   會稽俗多淫祀好卜筮民一以牛𥙊

   巫祝賦歛受謝民畏其口懼被祟不

   敢拒逆是以財盡於鬼神産匱於𥙊

   或貧家不能以時祀至竟言不敢食

   牛害或發病且死先爲牛鳴其畏懼

   如此

謹按時太守司空第五倫到官先禁絶之SKchar

吏皆諫倫曰夫建功立事在敢斷爲政當信

經義言淫祀無福非其鬼而𥙊之謟也律不

得屠殺少齒令鬼神有知不妄飲食民間使

其無知又何能禍人遂移書屬縣曉諭百姓

民不得有出門之祀督課部吏張設罪罰犯

尉以下坐祀依託鬼神恐怖愚民皆按論之

有屠生輙行罰民初恐怖頗揺動不安或接

祝妄言倫勑之愈急後遂斷無復有禍祟矣

   鮑君神

謹按汝南鮦陽有於田得麏者其主未往取

也啇車十餘乘經澤中行望見此麏著繩因

持去念其不事持一鮑魚置其處有頃其主

徃不見所得麏反見鮑君澤中非人道路恠

其如是大以爲神轉相告語治病求福多有

效驗因爲起祀舎衆巫數十帷帳鍾皷方數

百里皆來禱祀號鮑君神其後數年鮑魚主

來歴祠下尋問其故曰此我魚也當有何神

上堂取之遂從此壞傳曰物之所聚斯有神

言人共奬成之耳

   李君神

謹按汝南南頓張助於田中種禾見李核意

欲持去頋見空桑中有土因殖種以餘漿溉

灌後人見桑中反復生李轉相告語有病目

痛者息隂下言李君令我目愈謝以一豚目

痛小疾亦行自愈衆犬吠聲因盲者得視逺

近翕赫其下車騎常數千百酒肉滂沲間一

嵗餘張助逺出來還見之驚云此有何神乃

我所種耳因就斮也

   石賢士神

謹按汝南汝陽彭氏墓路頭立一石人在石

獸後田家老母到市買數片餌暑熱行疲頓

息石人下小瞑遺一片餌去忽不自覺行道

人有見者時客適會問因有是餌客聊調之

石人能治病愈者來謝之轉語頭痛者摩石

人頭腹痛者摩其腹亦還自摩他處於此凡

人病自愈者因言得其福力號曰賢士輜輦

轂擊帷帳絳天絲竹之音聞數十里尉部常

往護視數年亦自歇沬復其故矣

   世間多有亡人魄持其家語聲氣所

   說良是

謹按陳國張漢直到南陽從京兆尹延叔堅

讀左氏傳行後數月鬼物持其女弟言我痛

死喪在陌上常苦飢寒操一量不借挂柴後

昔上傳子方送我五百錢在北墉中皆亡取

之又李㓜一頭牛本券在書篋中往求索之

悉如其言婦尚不知有此女新從𦕓家來非

其所受人哀傷益以爲審父母諸弟衰絰到

來迎喪去精舎數里遇漢直與諸生十餘人

相追漢直頋見其家恠其如此家見漢直謂

鬼也惝惘良久漢直乃前爲父拜說其本

末且悲且喜凡所聞見若此非一夫死者澌

鬼者歸也精氣消越骨肉歸于土也夏后

氏用明器殷人用𥙊器周人兼用之視民疑

也子貢問孔子死者其有知乎曰賜爾死自

知之由未晚也董無心云杜伯死親射宣王

於鎬京子以爲桀紂所殺足以成軍可不湏

湯武之衆古事既察且復以今驗之人相啖

食甚於畜生凡菜肝鱉瘕尚能病人人用物

精多有生之最靈者也何不芥蔕於其胷腹

而割裂之哉猶死者無知審者矣而時有漢

直爲狗䑕之所爲

   世間亡者多有見神語言飲食其家

   信以爲是益用悲傷

謹按司空南陽來季德停喪在殯忽然坐𥙊

牀上顔色服飾聲氣熟是也孫兒婦女以次

教誡事有條貫鞭撻奴婢皆得其過飲食飽

滿辭訣而去家人大哀剥斷絶如是三四家

益猒苦其後飲醉形壞但得老狗便朴殺之

推問里頭沽酒家狗

   世間多有狗作變怪朴殺之以血塗

   門戸然衆得咎殃

謹按桂陽太守汝南李叔堅少時爲從事在

家狗人立行家言當殺之叔堅云犬馬諭君

子狗見人行效之何傷叔堅見縣令還解冠

榻上狗戴持走家大驚時復云誤觸冠冠纓

挂著之耳狗於竈前蓄火家益怔忪復云児

婢皆在田中狗助蓄火幸可不煩鄰里此有

何惡里中相罵不言無狗怪遂不肯殺後數

日狗自𭧂死卒無纖介之異叔堅辟太尉椽

固陵長原武令終享大位子條蜀郡都尉威

龍司徒SKchar凡變恠皆婦女下賤何者小人愚

而善畏欲信其說𩔖復禆増文人亦不證察

與俱悼懾邪氣承虚故速咎證易曰其亡斯

自取災若叔堅者心固於金石妖至而不懼

自求多福壯矣乎

昔𣈆文公出獵見大虵髙如隄其長竟路文

公曰天子見妖則修德諸侯修政大夫修宫

士修身乃即齋館忘食與寢請廟曰孤犠牲

瘯蠡幣帛不厚罪一也逰逸無度不䘏國政

罪二也賦役重數刑罰懆剋罪三也有三罪

矣敢逃死乎其夜守虵吏夢天殺虵曰何故

當聖君道爲及明視之則已臭爛

武帝時迷於鬼神尤信越巫董仲舒數以爲

言武帝欲驗其道令巫詛仲舒仲舒朝服南

靣誦詠經論不能傷害而巫者忽死

   世間多有精物妖恠百端

謹按魯相右扶風臧仲英爲侍御史家人作

食設按欻有不清塵土投汚之炊臨熟不知

釡處兵弩自行火從篋 中起衣物燒盡而

簏故完婦女婢使悉亡其鏡數日堂下擲庭

中有人聲言汝鏡女孫年三四嵗亡之求不

能得二三日乃於清中糞下啼若此非一汝

南有許季山者素善卜卦言家當有老青狗

物内中婉御者益喜與爲之誠欲絶殺此狗

遣益喜歸郷里皆如其言因斷無纖介仲英

遷太尉長史

汝南汝陽西門亭有鬼魅賓客𪧐止有死亡

其厲猒者皆亡髪失精尋問其故云先時頗

已有恠物其後郡待奉SKchar冝禄鄭竒來去亭

六七里有一端正婦人乞得𭔃載竒𥘉難之

然後上車入亭趨至樓下吏卒檄白樓不可

上云我不惡也時亦昏冥遂上樓與婦人棲

𪧐未明發去亭卒上樓掃除見死婦大驚走

白亭長亭長擊皷㑹諸廬吏共集𧦽之乃亭

西北八里呉氏婦新亡以夜臨殯火滅火至

失之家即持去竒發行 里腹痛到新頓利

陽亭加劇物故樓遂  復上

謹按北部督郵西平到伯夷年三十所大有

才決長沙太守到若章孫也日晡時到亭勑

前導人録事SKchar白今尚早可至前亭曰欲作

文書便留吏卒惶怖言當解去傳云督郵欲

於樓上觀望亟掃除湏臾便上未SKchar樓鐙階

下復有火勑我思道不可見火滅去吏知必

有變當用赴照但藏置壷中耳既SKchar整服坐

誦六甲孝經易本訖卧有頃更轉東首以挐

巾結兩足幘冠之宻拔劒解帶夜時有正黑

者四五尺稍髙走至柱屋因覆伯夷持被掩

足跣脫幾失再三徐以劒帶擊魅脚呼下火

上照視老狸正赤略無衣毛持下燒殺明旦

發樓屋得所髠人結百餘因從此絶伯夷舉

孝廉益陽長楚辭云鱉今屍亡泝江而上到

崏山下蘇起蜀人神之尊立爲王漢淮陽太

守尹齊其治嚴酷死未及殮怨家欲燒之屍

亦飛去見於書傳樓上新婦豈虚也哉

   世間多有伐木血出以爲恠者

謹按桂陽太守江夏張遼叔髙去𨻳令家居

買田田中有大樹十餘圍扶䟽蓋數畒地播

不生榖遣客伐之木中血出客驚怖歸具事

白叔髙大怒老樹汁出此何等血因自嚴行

復斫之血大流灑叔髙使先斫其枝上有一

空處白頭公可長四五尺忽出徃赴叔髙髙

乃逆格之凡殺四頭左右皆怖伏地而叔髙

恬如也徐熟視非人非獸也遂伐其木其年

同司空辟侍御史兖州刺史以二千石之尊

過郷里薦祝祖考白日繡衣榮羡如此其禍

安居春秋國語曰木石之恠䕫魍魎物惡能

害人乎

   世間多有虵作恠者

謹按車騎將軍巴郡馮緄鴻卿爲議郎發綬

笥有二赤虵可長二尺分南北走大用憂怖

許季山孫字寧方得其先人秘要緄請使卜

云君後三嵗當爲邊將東北四五里官以東

爲名復五年爲大將軍南征此吉祥鴻卿意

威名解實應且惑居無幾拜尚書遼東太守

廷尉太常會武陵蠻夷黄髙攻燒南郡鴻卿

以威名素著選登亞將綂六師之任奮虓虎

之勢後爲屯騎校尉將作大匠河南尹復再

臨理官紀數方面如寧方之言春秋外虵與

内虵闘文帝時亦復有此傳志著其云爲而

鴻卿獨以終吉豈所謂或得神以昌乎

   世間人家多有見赤白光爲變恠者

謹按太尉梁國橋玄公祖爲司徒長史五月

末所於中門外卧夜半後見東壁正白如開

門明呼問左右左右莫見因起自徃手収莫

之壁自如故還牀復見之心大悸動其旦予

適徃侯之語次相告因爲說郷人有董彦興

者即許季山外孫也其探頥索隱窮神知化

雖眭孟京房無以過也然天性褊狹羞於卜

術間來候師王叔茂請起徃迎湏㬰便與俱

還公祖虚禮盛饌下席行觴彦興自陳下土

諸生無他異分幣重言甘誠有踧踖頗能别

者願得從事公祖辭讓再三爾乃聽之曰府

君當有恠白光如門明者然不爲害也六月

上旬雞鳴時南家哭聲吉也到秋節遷北行

郡以金爲名位至將軍三公公祖曰恠異如

此救族不暇何能致望於所不圖此相饒耳

到六月九日未明太尉楊秉暴薨七月二日

拜鉅鹿太守鉅邊有金後爲度遼將軍歴登

三事今妖見此而應在彼猶趙鞅夢童子裸

歌而呉入郢也


風俗通義恠神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