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跎全傳/04

目錄 飛跎全傳
◀上一回 第四回 混過去說懸天奧妙 支古今帶跎子過溪 下一回▶


  詞曰:

  摸頭不著,摸尾不著,三十六著,走為上著。真正屎棋肚裡有仙著,混得過去為進著,混不過去苦你不著。

  且說戲子丟丑,不得下台,不能關箱,多虧富家郎請出說情關箱,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眾人正飲酒之間,忽見石才報道:「混丈人來了。」跎子與眾人離席按名而入,通名報姓,入席坐下。

  眾人問他:「一向混在何處。」混丈人道:「我終日混得來混得去,混到頂壁之時,我又混回頭了。」大家飲了一會酒,正是:

    酒醉後來人,捉客陪主足。

  足飲到天曉月亮,大家把鬍子一抹,去了。跎子家裡客散主人寬,混氏見了父親混過去。跎子道:「小婿如今越跎越重,好好先生不能醫治,將來跎到何日是了。」混過去道:「我聞得北方有個逼上紅城,城中有個奧廟,廟裡有位懸天上帝,神通廣大,變化多端,你可往他,叫他教你個神仙方法。或者往不老城,投脫空師祖也好。」跎子道:「跳跎子的最怕脫空,我到底投懸天上帝的好。家中就交與你混時光,如若有人找我,就說我發廣東財去了。」混氏問道:「多早晚去。」跎子道:「要去就去,揀了好日子沒好天,改日不如撞日好。」混氏聽見丈夫就要動身,慌說道:「你的沒腳蟹,現在撐船擺裡百草排,你可起下一個小名兒下來,再去。」跎子道:「不拘是男是女,叫他個石受,切不可拿銅茶匙開口,怕他銅氣攻心。」混氏答應道:「曉得了。」當下一夜無話。

  次日,混氏請了父親混王,在走起龍亭替丈夫送行。備下嚼爛面,六個小菜:一碟是不干芥,一碟是沒相干,一碟是老大西瓜子,一碟癩皮子炒鹹菜,一碟是會打蒜,一碟是一包蔥。三口子如意坐下,吃了些皮生面不熟,該債長見面,賒去東西不見面,熱屁股摧冷面。又砸了些生蒜有熟蒜無。跎子忙取一把可憐劍,一個黃草布搭包,一根流光棍,別了混丈人與混氏徜徉而走。

  正值好優秋天氣,又是得意之秋。一路上見些賣生薑。賣皂角的。賣皂角有的憐鹿為馬,有的見兔兒放鷹,有的學乖的,有的賣呆的,有的吃苦的,有的討便宜的,苦樂不均。跎子都悄悄看在眼睛裡。

  一日,正往前跳,忽見了一道初風頭水,蝦兒不動,水兒不響,難以作法,欲要別求生路,只因各處皆牆,而且錯過此處無船渡。正在游移未決,卻見遠遠一蓬亂稻草,裡面有一個是人非人。跎子上前作了一個圈子揖:「望你指我一條走得路。」那知不是肉心人,卻是一個石心人。跎子四面一看,旁有一塊石碑,上寫著:「不得過溪。」跎子要轉彎,又無彎可轉。正在水窮山盡之時,忽見灘下來了一老人。頭戴手搭涼蓬的帽子,身穿一件四季無衣,赤腳扒天在那裡理金線。

  跎子慌上前施禮道:「老丈在這裡理金線,莫非想釣蝦蟆麼?」那老人抬頭看見跎子,慌答道:「在下在這裡釣歪,並不釣蝦蟆。再者,取魚不在淺處,要線兒放得長,魚兒才釣得大。也要情願上鉤,自投羅網亦可。鯉魚。鰱魚一串穿,切不可買乾魚放生,亦不可點火燒魚秧兒。」跎子道:「有一事相煩,老丈可能帶過溪麼?」那老人道:「你是何方人氏?過溪做甚麼事?」跎子道:「在下住過君府少不如縣一色杏花村,姓石,名信,字不透。要往逼上紅城,投懸天上帝。」那老人道:「原來就是跎翁,也是個有名人也。在下姓支名古今,插號寡話老人。你想往懸天上帝處,主意是好的,只是路走差了。」跎子道:「我埋著頭走,故此走了之字路了,怪不得差之毫釐,失之千里。望老丈將哪裡來山,哪裡來水,細細將路腳影說一遍,在下好洗耳靜聽。」支古今道:「要過鑽山、打洞、沒奈河、二番江、愁山、苦海、逼上樑山,還要山上掛了號,方得到逼上紅城。既找我,我帶你過溪。你且閉了眼,兩不見面方好。」跎子依言,趕有頭髮的抓在手內。支古今帶跎子走到中間,忽然將跎子在水中端了一端,跎子大驚,慌問:「何故?」支古今道:「帶你洗個乾淨身子。」跎子忽見水中一個死屍,慌問:「這是何人?」支古今道:「你回頭就不認屍了。」不知不覺已到乾崖,跎子過河不濕腳。支古今道:「我也不遠送了,你可走這一條正經路,切不可又走斜路。再者,冤家狹路相逢就不好了。」跎子別了寡話老人,走了些山高水遠,見了些世態炎涼,卻都是畫餅充饑,望梅止渴。猛然遇見一陣大雨,跎子慌趕到廟裡來躲。正是:

    在家千日好,出外一時難。

  未知後事如何,一言難盡。

◀上一回 下一回▶
飛跎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