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跎全傳/12

目錄 飛跎全傳
◀上一回 第十二回 應天星投軍考箭 打擂台收馬演刀 下一回▶


  詞曰:

  奧妙學得精,日裡翻跟頭,夜裡豎滴星。不怕你有神仙計,一見標槍面,自然五花腸子六花心。

  且說跎子學了三遁之法,懸天上帝便令他起程。跎子就在地下撮土焚香,拜了八拜,別了上帝,一翅飛到交關。想當初走了多少盤香路,如今眼空四海,目中無人,才曉得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跎子正在雲裡霧裡,早見一座潑頭營擺在面前。跎子慌落將下來,將手一拱,笑容滿面道:「列位朋友請了,在下特來投軍,望稟明元帥,感恩不盡。」兵丁見他是個跎子,跳來跳去,不覺大笑,道:「三分不象人,四分到象鬼,你也前來投軍!倘若帶你到大排場交戰,不要被紅毛達子笑死了。況且我們軍已招齊,連日操三歇五。今日抓守備現在看操未回,你快家去抱孩子罷,我們用你不著,不要耽擱你!」跎子聽了七嘴八舌,敢怒而不敢言。遂又虛心下氣說道:「三軍易得,一將難求。我曾學過一身武藝,神鬼莫測,煩你代我通報一聲。」眾兵道:「你既有武藝,何不顯個手段?我們看看就代你回。」

  跎子道:「這有何難。」說罷,便將兩翅一展飛在空中。眾兵見了,齊聲喝采,跎子輕輕落下。早有抓守備看操已回,見眾兵丁圍住一個人在那裡嘈嚷,便問何事。眾兵慌將跎子帶上,說了一遍。抓守備說:「目下軍已招齊,不日就要倒起干戈,既是你有許多武藝,我代你稟明元帥,看你的造化如何。」說罷,下了高頭馬,進營逐一稟明元帥。那哈裡糊圖心中明白,想必他就是想空星臨凡,吩咐好好傳他進來。抓守備道:「據末將愚見,今日不必見他,教他明日在大雷堆上伺候,好看看他的武藝,何如?」元帥依允。

  於是,跎子次日清晨,先到大雷堆等候。早見哈元帥與盡盤將軍。抓守備大隊人馬坐在帳內嚼大頭蛆。跎子上前參見,說了名姓。元帥道:「你的弓箭如何?先考你的弓箭。」跎子答應一聲,取了硬班弓,左右開弓,搭上不省箭,認著靶子射去,箭箭著靶。元帥道:「你的弓箭果然精熟,右邊有一擂台,不知你可敢去打麼?」跎子答應一聲,輕輕的跳上擂台。台上有位教習,名喚裴小心。跎子但見那台不是造的,卻是壞鬼搭的。台中有一大言牌,上寫著:

    赤手能打虎,空拳慣放羊。

  這裴小心見來了一個跎子,欺他是個殘廢人,那裡把他放在眼裡。見面就是一撤手,跎子捏住他的疼指頭,便拿他拳頭杵他嘴,然後把腳一伸。眾人都說跎子別了腳,那曉得他是二起腳。那裴小心搪受不起,跌下台來。元帥見了,暗暗歡喜。元帥待跎子卻與前大不相同,滿面春風。「你既打敗了裴小心,你的武藝自然是好的,但不知你善用那樣兵器?」跎子道:「十八般兵器件件皆精,最喜用的是流光棍、可憐劍、軟尖刀。」元帥問:「你可有坐騎麼?」答道:「沒有。」元帥慌吩咐抓守備帶他到馬監內,聽他揀選一匹坐騎。

  抓守備答應一聲,急忙引跎子來到不落槽。但見假馬、野馬、兒馬、等馬、大頭馬、雙頭馬,許多馬在那裡。跎子指著一匹道:「這馬叫甚麼名字?」牽馬的回道:「這是一匹飛跑一溜煙的硫黃馬,性最猛烈,並無人騎。」跎子道:「待我來試試他看。」說罷,取了一副散馬籠頭,一副軟申柯,待馬套起,然後騎將上去。真真:

  人是衣裝馬是鞍裝,是馬有三分龍骨,是人有三分仙氣。並不馬高鐙短。

  於是抓守備帶他來見元帥。元帥又賞他一頂吃得盔,一副不慷慨。命他舞刀,跎子依言。但見他軟裡犯硬,硬裡犯軟,把人眼都看花了。舞罷,又飛了一回。元帥大喜道:「倒看不出你來哩,武藝又好,又會遠走高飛!本帥不日就與紅毛達子交戰,自古道:兵馬未動,糧草先行。你可拿令箭一枝,代我各處催糧。」

  跎子答應一聲,領了令箭,帶了雞毛鹿足文書,將兩翅一展,飛到半空。先飛到鮑發戶家,借了許多糧草;又飛到逼上樑山,勸殷發、楊遣改邪歸正,前去投軍。然後,到各處催糧去了。

  且說海外天子傳令三國速速進兵,先令本國元帥紅毛達子先打頭仗。紅毛達子領命,在交關外紮了一個虎皮寨,前來交關討戰。早有報曉的報知哈元帥。哈元帥領了巴高、巴杰、抓守備、莊麻龍子、莊麻虎子,出了交關,過渡放了三個流漿大炮,紮了三個混帳。慌問:「那位將軍前去會戰?」一人應聲而出,道:「小將願往。」正是:

    交兵理應衝頭陣,臨敵還須不脫逃。

  未知後事如何,一言難盡。

◀上一回 下一回▶
飛跎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