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跎全傳/13

目錄 飛跎全傳
◀上一回 第十三回 繞花槍何能久戰 辣斧子自己關門 下一回▶


  詞曰:

  過橋拆橋,畫地為牢。欠債常會面,買賣論分毫。

  且說哈元帥看那將官,不是別人,卻是先鋒巴高是也。哈元帥大喜,慌令取一枝冷箭與他。巴高接過冷箭,插了兩枝順風旗,帶了五百短槍手,出了潑頭營,來到大排場。腦後放了三聲窩裡炮,打了一陣撮捧鼓。上了雙頭馬,提了急三槍。但見紅毛達子怎生打扮?

  頭戴一頂吃得盔,身穿一件紅布衫兒,坐一匹異怪獸,提兩柄辣斧子。

  紅毛達子道:「來將通名。」巴高道:「吾乃說謊的都元帥哈裡糊圖帳下左先鋒巴高是也。你快通名來。」紅毛達子道:「我官拜怕老婆的都元帥哇番是也。吾國好意進貢與你那混帳皇帝,為何反將我殿下留住?今日好好送出,萬事幹休。不然爺就反過臉來,任你五馬上將,殺得你家門清淨,人口平安!」巴高一聽大怒,舉起急三槍望他面門就刺。那哇番並不躲避,巴高一連刺了三槍,那紅毛達子臉上並戳不透,巴高大驚。

  哇番坐了異怪獸,便將左手辣斧子一舉,巴高慌拿急三槍架住。哇番又將右手辣斧子一舉,巴高抵擋不來,伏鞍而敗。哇番一直趕到潑頭營,大虧冷箭手射住。巴高進營請罪,元帥大驚。有副先鋒巴杰見哥哥敗下,氣衝牛鬥,稟明元帥,上了波兒馬,提了燥撓子出營。兩下通名道姓,巴杰就是一燥撓子,哇番舉起斧架住,實到搭著異怪獸。哇番大怒,奮力抵擋,兩下殺個對手。真是:棋逢敵手,將遇良材。戰了五十餘合,忽然哇番一斧砍中巴杰的波兒馬,那馬將巴杰跌在地下。巴杰跌倒,不放手抓了一把泥,兔子是他親孫子跑進營來也。在元帥面前請罪,元帥道:「勝負兵家常事,何罪之有。但是,哇番連敗我二將,叫我出馬不利,實在可惡,待本帥明日親自會他。」眾將道:「元帥說得正是。」一宿無話。

  次日平明,哈元帥帶了莊麻龍子、莊麻虎子,騎了一匹雙頭馬,拿了一根繞花槍,早見哇番帶了許多家達子迎上前來。兩軍相對,哈元帥就是一頓繞花槍,把哇番眼都繞花了。哇番也還他一陣辣斧子,哈元帥招架不住,敗下陣來。還虧莊麻龍子擋住哇番,到是莊龍象龍。哇番笑道:「是龍也要扳下你角來。」莊麻龍子大驚,險些被他扳下角來,又虧莊麻虎子擋住哇番,到是莊虎象虎。哇番笑道:「是虎也要敲下你牙來。」莊麻虎子大驚,險些被他敲下牙來。

  二人一齊敗下,哇番隨後趕來。哈元帥領眾將敗進交關,哇番一直趕到關下。但見關門半掩半開,哇番不曉得入門訣,舉起辣斧子在關門上一頓亂劈,只聽格喳一聲,關門反自關了。卻原來是會用辣斧子的人,每每自己關門。哇番見門已緊閉,只得打鼓回營。

  且說哈元帥領眾將敗進交關,有盡盤將軍接入。忽見報曉雞上帳,稟道:「今有催辦糧草的飛跎子已趕緊催完糧草,在外候令。」哈元帥一聽跎子回來,不覺眉花眼笑,道:「快快傳他進來。」正是:

    惱悶愁腸瞌睡多,人逢喜事精神爽。

  未知後事如何,一言難盡。

◀上一回 下一回▶
飛跎全傳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