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集

Crystal Clear app kedit.svg 此文档未完成,一部分的原作内容还未录入。请尽量协助改善这个页面
飞鸟集
作者:太戈爾
1916年
1922年
譯者:鄭振鐸

1编辑

夏天的飞鸟,飞到我的窗前唱歌,又飞去了。
秋天的黄叶,它们没有什么可唱,只叹息一声,飞落在那里。

2编辑

世界上的一队小小的漂泊者呀,请留下你们的足印在我的文字里。

3编辑

世界对着它的爱人,把它浩翰的面具揭下了。 它变小了,小如一首歌,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

编辑

是大地的泪点,使她的微笑保持着青春不谢。

5编辑

无垠的沙漠热烈追求一叶绿草的爱,她摇摇头笑着飞开了。

6编辑

如果你因失去了太阳而流泪,那么你也将失去群星了。

7编辑

跳舞着的流水呀,在你途中的泥沙,要求你的歌声,你的流动呢。你肯挟瘸足的泥沙而俱下么?

8编辑

她的热切的脸,如夜雨似的,搅扰着我的梦魂。

9编辑

有一次,我们梦见大家都是不相识的。
我们醒了,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相爱的。

10编辑

忧思在我的心里平静下去,正如暮色降临在寂静的山林中。

11编辑

有些看不见的手,如懒懒的微(风思)的,正在我的心上奏着潺潺的乐声。

12编辑

“海水呀,你说的是什么?”
“是永恒的疑问。”
“天空呀,你回答的话是什么?”
“是永恒的沉默。”

13编辑

静静地听,我的心呀,听那世界的低语,这是它对你求爱的表示呀。

14编辑

创造的神秘,有如夜间的黑暗--是伟大的。而知识的幻影却不过如晨间之雾。

15编辑

不要因为峭壁是高的,便让你的爱情坐在峭壁上。

16编辑

我今晨坐在窗前,世界如一个路人似的,停留了一会,向我点点头又走过去了。

17编辑

这些微(风思),是树叶的簌簌之声呀;它们在我的心里欢悦地微语着。

18编辑

你看不见你自己,你所看见的只是你的影子。

19编辑

神呀,我的那些愿望真是愚傻呀,它们杂在你的歌声中喧叫着呢。
让我只是静听着吧。

20编辑

我不能选择那最好的。
是那最好的选择我。

21编辑

那些把灯背在背上的人,把他们的影子投到了自己前面。

22编辑

我的存在,对我是一个永久的神奇,这就是生活。

23编辑

“我们萧萧的树叶都有声响回答那风和雨。你是谁呢,那样的沉默着?”
“我不过是一朵花。”

24编辑

休息与工作的关系,正如眼睑与眼睛的关系。

25编辑

人是一个初生的孩子,他的力量,就是生长的力量。

26编辑

神希望我们酬答他,在于他送给我们的花朵,而不在于太阳和土地。

27编辑

光明如一个裸体的孩子,快快活活地在绿叶当中游戏,它不知道人是会欺诈的。

28编辑

啊,美呀,在爱中找你自己吧,不要到你镜子的谄谀去找寻。

29编辑

我的心把她的波浪在世界的海岸上冲激着,以热泪在上边写着她的题记:“我爱你。”

30编辑

“月儿呀,你在等候什么呢?”
“向我将让位给他的太阳致敬。”

31编辑

绿树长到了我的窗前,仿佛是喑哑的大地发出的渴望的声音。

32编辑

神自己的清晨,在他自己看来也是新奇的。

33编辑

生命从世界得到资产,爱情使它得到价值。

34编辑

枯竭的河床,并不感谢它的过去。

35编辑

鸟儿愿为一朵云。
云儿愿为一只鸟。

36编辑

瀑布歌唱道:“我得到自由时便有了歌声了。”

37编辑

我说不出这心为什么那样默默地颓丧着。
是为了它那不曾要求,不曾知道,不曾记得的小小的需要。

38编辑

妇人,你在料理家务的时候,你的手足歌唱着,正如山间的溪水歌唱着在小石中流过。

39编辑

当太阳横过西方的海面时,对着东方留下他的最后的敬礼。

40编辑

不要因为你自己没有胃口而去责备你的食物。

41编辑

群树如表示大地的愿望似的,踮起脚来向天空窥望。

42编辑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久了。

43编辑

水里的游鱼是沉默的,陆地上的兽类是喧闹的,空中的飞鸟是歌唱着的。
但是,人类却兼有海里的沉默,地上的喧闹与空中的音乐。

44编辑

世界在踌躇之心的琴弦上跑过去,奏出忧郁的乐声。

45编辑

他把他的刀剑当作他的上帝。
当他的刀剑胜利的时候他自己却失败了。

46编辑

神从创造中找到他自己。

47编辑

阴影戴上她的面幕,秘密地,温顺地,用她的沉默的爱的脚步,跟在“光”后边。

48编辑

群星不怕显得象萤火那样。

49编辑

谢谢神,我不是一个权力的轮子,而是被压在这轮子下的活人之一。

50编辑

心是尖锐的,不是宽博的,它执着在每一点上,却并不活动。

51编辑

你的偶像委散在尘土中了,这可证明神的尘土比你的偶像还伟大。

52编辑

人在他的历史中表现不出他自己,他在历史中奋斗着露出头角。

53编辑

玻璃灯因为瓦灯叫它做表兄而责备瓦灯,但当明月出来时,玻璃灯却温和地笑着,叫明月为——“我亲爱的,亲爱的姊姊。”

本译文与其原文有分别的版权许可。译文版权状况仅适用于本版本。
原文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41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75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译文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58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6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包括两岸四地、马来西亚),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包括新加坡、加拿大、韩国、新西兰),属于公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