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氏南唐書 (四部叢刊本)/卷十六

卷十五 馬氏南唐書 卷十六
宋 馬令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明刊本
卷十七

南唐書卷之十六

義死傳上第十一

嗚呼大哉君乎猶天之覆焉猶地之載焉天地以爲

籠而東西南北鬼方殊域無出於天地之度内則君

臣之義孰可逃哉此事君者無適而非君也且人情

莫不喜安存而惡危亡也及以身事人而與君同戚

則由是而循義由是而死節将以終吾身而巳又豈

偷生忍耻以𫉬罪於天下後世歟禮曰大夫死衆士

死制子思曰如伋去君誰與守此君臣之義盡矣雖

然仕以行道而致君爲堯舜躋時爲太平者君子之

所欲也所欲者不可必得則不擇地而安之不臨難

而免之者亦所以行吾道也故唐虞之際君臣都俞

於廟堂之上則所謂守節循義者存之而弗試不幸

罹於亂世而人君戚戚於憂勞之地則上焉學士大

夫下焉武夫悍䘚披肝瀝膽夷險一節忠義皎然貫

諸白日之上是亦衰世之意也魏鄭公所以願爲良

臣而不願爲忠臣者可謂有意於致君矣嗚呼三代

而下縉紳先生多能言之五代之際覇據角立君無

世臣臣無定主而視神SKchar爲蘧廬則士之全節者無

㡬劉仁贍之守孤城孫晟之不負永陵一坏土與夫

張彦能皇甫暉孟堅陳喬劉彦貞朱令贇胡則之徒

雖非蹈道有足稱者作義死傳

劉仁贍字守惠彭城人也父金事吳武王爲濠滁二

州刺史以驍勇知名仁贍爲将輕財重士法令嚴肅

頗通兵法事烈祖爲左監門衛将軍黄𡊮二州刺史

拜武昌軍節度使平楚之役仁贍以舟師克巴陵撫

納降附人皆恱集入掌親軍出鎮夀州先是每𡻕淮

水淺涸分兵屯守謂之把淺監軍吳廷紹以爲境上

無事虗費糧用悉罷之仁贍以爲不可未及報而周

師猥至郡人皆恐仁贍神氣閑暇部分守禦有若平

常群情乃安五代史周師先至而後以仁贍守夀州比先除仁贍而後周師至據江南録野

録遺事别録皆與此同當以此書爲是彦貞輩不用其言以至䘮敗故

仁贍軍令益信用周饒計破城南大寨剋𫉬甚衆仁

贍按兵城守世宗圍之數重以方舟載礮自淝河中

流擊其城又束巨竹數十竿上施版屋號爲竹龍載

甲士以攻之又决其水砦入淝河攻之百端自正月

至于四月不能下而𡻕大暑𩆍雨彌旬周兵營寨水

數尺淮淝𭧂漲礮舟竹龍皆飄南岸爲唐兵所焚

周兵多死世宗東趨濠梁以李重進爲廬夀都招討

使元宗遣元帥齊王景逹等列砦紫金山下爲夾道

以屬城中而重進與張永徳两軍相疑不恊仁贍屢

請出戰景逹不許由是憤惋成疾明年正月世宗復

至淮上盡破紫金山砦壊其夾道淮兵大敗諸将多

見擒而廣陵馮延魯光州張經舒州周祚㤗州方訥

泗州范再遇等或走或降皆不能守江南君臣亦皆

震懾奉表稱臣願割土地輸貢賦以効誠欵而仁贍

獨堅守不可下世宗使江南使者孫晟等至城喻仁

贍降晟望城中改其辭呼曰無隳臣節援兵即至矣

仁贍於是城守益堅仁贍子崇諌幸其父病謀與諸

将出降仁贍立命斬之監軍使周廷搆哭于中門救

之不得於是士䘚皆感泣願以死守三月仁贍病甚

喘喘垂死其副使孫羽詐爲仁贍書以城降世宗命

舁仁贍至帳前歎嗟乆之賜以玉帶御馬復使入城

飬疾是日䘚世宗制曰劉仁贍盡忠所事抗節無虧

前代名臣幾人可比予之南伐得爾爲多乃拜仁贍

檢校太尉兼中書令天平軍節度使仁贍不能受而

䘚年五十八世宗遣使弔𥙊䘮事官給追封彭城郡

王以其子崇讃爲懐州刺史賜荘宅各一區元宗聞

仁贍䘚哭之慟及贈太師焚其誥曰魂𠔃有知鑒周

惠耶歆吾命耶夜夢仁贍拜墀下若受命然夀州故

治夀春世宗以其難尅遂徙城下蔡而復其軍曰忠

正曰吾以旌仁贍之節也

孫晟𥘉名鳳又名忌宻州人也好學有文辭尤工於

詩少爲道士居廬山簡寂宫嘗𦘕唐詩人賈島像置

于屋壁晨夕事之簡寂宫道士惡晟爲妖以杖驅出

之易儒服北之趙魏謁唐荘宗于鎮州荘宗以晟爲

著作佐郎天成中朱守殷鎮汴州辟爲判官守殷反

伏誅晟乃棄其妻子亡命陳宋之間安重誨惡晟以

謂教守殷反者晟也𦘕其像購之不可得遂族其家

晟来奔于吳時烈祖輔政多招四方之士得晟喜甚

晟爲人口吃遇人不能道寒暄已而坐定談辯風生

聽者忘倦烈祖尤愛之引與計議多合意以爲右僕

射與馮延已並相元宗晟輕延已爲人嘗曰金碗玉

盃而盛狗屎可乎晟事烈祖元宗二十餘年官至司

空家益富驕每食不設几案使衆妓各執一SKchar環立

而侍號肉臺盤時人多效之周世宗征淮元宗懼始

遣泗州牙将王知朗至滁州奉書以求和世宗不荅

又遣翰林學士鍾謨文理院學士李徳明奉表稱臣

不荅乃遣禮部尚書王崇質副晟奉表謨與晟等皆

言唐願割夀濠楚泗光海六州之地𡻕貢百萬以佐

軍而世宗已取滁楊濠泗諸州欲盡取淮南乃止因

留使者不遣而攻夀州益急謨等曰願陛下寛臣五

日之誅容臣還取江南表盡獻江北諸州世宗許之

遣供奉官安弘道押徳明崇質南還而謨與晟皆見

留徳明等既還元宗悔不肯割地世宗亦以暑雨班

師留李重進張永徳等分攻廬夀州兵所得楊㤗諸

州皆不能守唐兵復振重進與永徳两軍相疑有𨻶

永徳上書言重進反世宗不聽𥘉晟之奉使也語崇

質曰吾行必不免然吾終不忍負永𨹧一坯土及崇

質還而晟留與鍾謨俱至京師舘于都亭驛待之甚

厚每朝㑹入閣使班東省官後召見必飲以醇酒已

而周兵數敗盡失所得諸州世宗憂之召晟問江南

事晟不對世宗怒亟召侍衛軍虞候韓通𭣣晟下獄

及其従者二百餘人皆殺之晟臨刑世宗猶遣近臣

問之晟終不對神色怡然正其衣SKchar南望而拜曰臣

以死報國乃就刑其後世宗頗憐晟忠悔殺之元宗

聞晟死贈魯國公

張彦能爲楚州守将周師伐淮南諸郡皆降獨楚州

不可下周人圍之數月城中兵食殆盡而彦能與其

副鄭昭業城守益堅世宗親督兵洞屋穿穴而焚之

能昭業戰死餘衆皆死誓無降者世宗屠其城嚴

兵以戍之元宗嘉彦能忠贈侍中








南唐書卷之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