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二十九 连珠类编辑

扬子云连珠编辑

此体昉于韩非之内外《储说》,淮南之《说山》。傅休奕谓连珠兴于汉章帝之世,班固、贾逵、傅毅三子受诏作之。而《艺文类聚》所载有扬子云,恐非其实。

臣闻天下有三乐,有三优焉:阴阳和调,四时不忒,年谷丰遂,无有夭折,灾害不生,兵戎不作,天下之乐也。圣明在上,禄不遗贤,罚不偏罪,君子小人,各处其位,众臣之乐也。吏不苟暴,役赋不重,财力不伤,安上乐业,民之乐也。乱则反焉,故曰三忧。

班孟坚连珠编辑

臣闻听决价而赀玉者,无楚和之名;因近习而取士者,无伯王之功。故玙璠之为宝,非驵侩之术也;伊、吕之佐,非左右之旧。

臣闻鸾凤养六翮以凌云,帝王乘英雄以济民。《易》曰:鸿渐于陆,其羽可以为仪。

潘勖拟连珠编辑

臣闻媚上以市利者,臣之常情,主之所患;忘身以忧国者,臣之所难,主之所愿。是以忠臣背利而修所难,明主排患而获所愿。

陆士衡演连珠五十首编辑

臣闻日薄星回,穹天所以纪物;山盈川冲,后土所以播气。五行错而致用,四时违而成岁。是以百官恪居,以赴八音之离;明君执契,以要克谐之会。

臣闻任重于力,才尽则困;用广其器,应博则凶。是以物胜权而衡殆,形过镜则照穷。故明主程才以效业,贞臣底力而辞丰。

臣闻髦俊之才,世所希乏;丘园之秀,因时则扬。是以大人基命,不擢才于后土;明主聿兴,不降佐于昊苍。

臣闻世之所遗,未为非宝;主之所珍,不必适治。是以俊乂之薮,希蒙翘车之招;金碧之岩,必辱凤举之使。

臣闻禄放于宠,非隆家之举;官私于亲,非兴邦之选。是以三卿世及,东国多衰弊之政;五候并轨,西京有陵夷之运。

臣闻灵辉朝覯,称物纳照;时风夕洒,程形赋音。是以至道之行,万类取足于世;大化既洽,百姓无匮于心。

臣闻顿网探渊,不能招龙;振纲罗云,不必招凤。是以巢箕之叟,不眄丘园之币;洗渭之民,不发傅岩之梦。

臣闻鉴之积也无厚,而照有重渊之深;目之察也有畔,而视周天壤之际。何则?应事以精不以形,造物以神不以器。是以万邦凯乐,非悦钟鼓之娱;天下归仁,非感玉帛之惠。

臣闻积实虽微,必动于物;崇虚虽广,不能移心。是以都人冶容,不悦西施之影;乘马班如,不辍太山之阴。

臣闻应物有方,居难则易;藏器在身,所乏者时。是以充堂之芳,非幽兰所难;绕梁之音,实索弦所思。

臣闻智周通塞,不为时穷;才经夷险,不为世屈。是以凌飙之羽,不求反风;耀夜之目,不思倒日。

臣闻忠臣率志,不谋其报;贞士发愤、期在明贤。是以柳庄黜殡,非贪瓜衍之赏;禽息碎首,岂要先茅之田。

臣闻利眼临云,不能垂照;朗璞蒙垢,不能吐辉。是以明哲之君,时有蔽壅之累;俊乂之臣,屡抱后时之悲。

臣闻郁烈之芳,出于委灰;繁会之音,生于绝弦。是以贞女要名于没世;烈士赴节于当年。

臣闻良宰谋朝,不必借威;贞臣卫主,修身则足。是以三晋之强,屈于齐堂之俎;千乘之势,弱于阳门之哭。

臣闻赴曲之音,洪细入韵;蹈节之容,俯仰依咏。是以言苟适事,精粗可施;土苟适道,修短可命。

臣闻团云洒润,则芬泽易流;乘风载响,则音徽自远。是以德教俟物而济;荣名缘时而显。

臣闻览影偶质,不能解独;指迹慕远,无救于迟。是以循虚器者,非应物之具;玩空言者,非致治之机。

臣闻钻燧吐火,以续旸谷之晷;挥翮生风,而继飞廉之功。是以物有微而毗著;事有琐而助洪。

臣闻春风朝煦,萧艾蒙其温;秋霜宵坠,芝蕙被其凉。是故威以齐物为肃;德以普济为宏。

臣闻巧尽于器,习数则贯;道系于神,人亡则灭。是以轮匠肆目,不乏奚仲之妙;瞽叟清耳,而元伶伦之察。

臣闻性之所期,贵贱同量;理之所极,卑高一归。是以准月禀水,不能加凉;晞日引火,不必增辉。

臣闻绝节高唱,非凡耳所悲;肆义芳讯,非庸听所善。是以南荆有寡和之歌;东野有不释之辨。

臣闻寻烟染芬,薰息犹芳;徵音录响,操终则绝。何则?垂于世者可继,止乎身者难结。是以元晏之风恒存,动神之化已灭。

臣闻托暗藏形,不为巧密;倚智隐情,不足自匿。是以重光发藻.寻虚捕景;大人贞观,探心昭忒。

臣闻披云看霄,则天文清;澄风观水,则川流平。是以四族放而唐劭;二臣诛而楚宁。

臣闻音以比耳为美;色以悦目为欢。是以众听所倾,非假北里之操;万夫婉娈,非俟西子之颜。故圣人随世以擢佐;明主因时而命官。

臣闻出乎身者,非假物所隆;牵乎时者,非克己所勖。是以利尽万物,不能睿童昏之心;德表生民,不能救栖遑之辱。

臣闻动循定检,天有可察;应无常节,身或难照。是以望景揆日,盈数可期;抚臆论心,有时而谬。

臣闻倾耳求音,视优听苦;澄心徇物,形逸神劳。是以天殊其数,虽同方不能分其慽;理塞其通,则并质不能共其休。

臣闻遁世之士,非受匏瓜之性;幽居之女,非无怀春之情。是以名胜欲,故偶影之操矜;穷愈达,故凌霄之节厉。

臣闻听极于音,不慕钧天之乐;身足于荫,无假垂天之云。是以蒲密之黎,遗时雍之世;丰沛之士,忘桓拨之君。

臣闻飞辔西顿,则离朱与蒙瞍收察;悬景东秀,则夜光与珷玞匿耀。是以才换世则俱困;功偶时而并劭。

臣闻示应于近,远有可察;托验于显,微或可包。是以寸管下傃,天地不能以气欺;尺素逆立,日月不能以形逃。

臣闻弦有常音,故曲终则改;镜无畜影,故触形则照。是以虚己应物,必究千变之容;挟情适事,不观万殊之妙。

臣闻柷敔希声,以谐金石之和;鼙鼓疏击,以节繁弦之契。是以经治必宣其通;图物恒审其会。

臣闻目无常音之察;耳无照景之神。故在乎我者,不诛之于己;存乎物者,不求备于人。

臣闻放身而居,体逸则安;肆口而食,属厌则充。是以王鲔登俎,不假吞波之鱼;兰膏停室,不思衔烛之龙。

臣闻冲波安流,则龙舟不能以漂;震风洞发,则夏屋有时而倾。何则?牵乎动则静凝;系乎静则动贞。是以淫风大行,贞女蒙冶容之诲;淳化殷流,盗跖挟曾、史之情。

臣闻达之所服,贵有或遗;穷之所接,贱而必寻。是以江汉之君,悲其坠履;少原之妇,哭其亡簪。

臣闻触非其类,虽疾弗应;感以其方,虽微则顺。是以商飙漂山,不兴盈尺之云;谷风乘条,必降弥天之润。故暗于治者,唱繁而和寡;审乎物者,力约而功峻。

臣闻烟出于火,非火之和;情生于性,非性之适。故火壮则烟微;性充则情约。是以殷墟有感物之悲;周京无伫立之迹。

臣闻适物之技,俯仰异用;应事之器,通塞异任。是以鸟栖云而缴飞;鱼藏渊而网沉。贲鼓密而含响;朗笛疏而吐音。

臣闻理之所守,势所常夺;道之所闭,权所必开。是以生重于利,故据图无挥剑之痛;义贵于身,故临川有投迹之哀。

臣闻通于变者,用约而利博;明其要者,器浅而应元。是以天地之赜,该于六位;万殊之曲,穷于五弦。

臣闻图形于影,未尽纤丽之容;察火于灰,不睹洪赫之烈。是以问道存乎其人;观物必造其质。

臣闻情见于物,虽远犹疏;神藏于形,虽近则密。是以仪天步晷,而修短可量;临渊揆水,而浅深难察。

臣闻虐暑熏天,不减坚冰之寒;涸阴凝地,无累陵火之热。是以吞纵之强,不能反蹈海之志;

漂卤之威,不能降西山之节。

臣闻理之所开,力所常达;数之所塞,威有必穷。是以烈火流金,不能焚景;沉寒凝海,不能结风。

臣闻足于性者,天损不能入;贞于期者,时累不能淫。是以迅风陵雨,不谬晨禽之察;劲阴杀节,不凋寒木之心。

谢惠连连珠编辑

盖闻修己知足,虑得其逸,贪荣昧进,志忘其审。是以饮河满腹,求安愈泰,缘木务高,畏下滋甚。

颜延年范连珠编辑

盖闻匹夫履顺,则天地不违;一物投诚,则神明可交。事有微而愈著,理有暗而必昭。是以鲁阳倾首,离光为之反舍;有鸟沸波,河伯为之不潮。

王仲宝畅连珠编辑

盖闻王佐之才虽远,岂必见采于当世;凌云之气徒盛,无以自致于云间。是以魏人捐玉于外野,和氏泣血于荆山。

沈休文连珠编辑

臣闻鸣籁布响,非有志于要风;泪流长迈,宁厝心于归海。是以万窍怒号,不叩而咸应;百川是纳,用卑而为宰。

庾子山拟连珠四十四首编辑

但叙身世,无关理要,连珠之别格也。

盖闻经天纬地之才,拔山超海之力。战阵勇于风飚,谋谟出乎胸臆。斩长鲸之鳞,截飞虎之翼。是以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息。

盖闻萧、曹赞务,雄略所资;鲁、卫前驱,威风所假。是以黄池之会,可以争长诸侯;鸿沟之盟,可以中分天下。

盖闻解封豕之结,塞长蛇之源。必须制裳千里,喢血辕门。是以开百里之围,用陈平之一策;

盟千乘之国,须季路之一言。

盖闻得贤斯在,不藉挥锋;股肱良哉,无论应变。是以屈倪参乘,诸侯解方城之围;干木为臣,天下无西河之战。

盖闻邯郸已危,徒思马服;蓟城去矣,空用荆轲。是以竹杖扶危,不能正武担之石;芦灰缩水,不能救宣房之河。

盖闻穴蚁冲泉,未知远虑;元禽巢幕,何能支久。是以大厦既焚,不可洒之以泪;长河一决,不可障之以手。

盖闻膏唇喋喋,市井营营。或以如簧自进,或以狙诈相倾。是以子贡使乎,五都交乱;张仪见用,六国纵横。

盖闻谋猷是习,权变须长。时增齐灶,或卧燕墙。是以井陉之兵,如鸿毛之遇火;长平之卒,若秋草之中霜。

盖闻彼黍离离,大夫有丧乱之感;麦秀渐渐,君子有去国之悲。是以建章低昂,不得犹瞻灞岸;德阳沦没,非复能临偃师。

盖闻市朝迁贸,山川悠远。是以狐免所处,由来建始之宫;荆棘参天,昔日长洲之苑。

盖闻天方荐瘥,丧乱宏多。空思说剑,徒闻枕戈。是以刘琨之英略,莫知自免;祖逖之慷慨,裁能渡河。

盖闻谷林长送,苍梧不从。惟桐惟葛,无树无封。是以随珠日月,无益骊山之火;雀台弦管,空望西陵之松。

盖闻雷惊兽骇,电激风驱。陵历关塞,枕跨江湖。是以城形月偃,阵气云铺。非绿林之散卒,即骊山之叛徒。

盖闻死别长城,生离函谷。辽东寡妇之悲,代郡孀妻之哭。是以流恸所感,还崩杞梁之城;洒泪所沾,终变湘陵之竹。

盖闻三世用兵,既非贻厥;阴谋累叶,必以凶终。是以李都尉之风霜,上兰山而箭尽;陆平原之意气,登河桥而路穷。

盖闻营魂不反,磷火宵飞。时遭猎夜之兵,或毙空亭之鬼。是以射声营之风雨,时有冤魂;广汉郡之阴寒,偏多夜哭。

盖闻江、黄戎马之徼,鄢、郢风飙之格。乍有去而不归,或无期而远客。是以章华之下,必有思子之台;云梦之傍,应多望夫之石。

盖闻无怨生离,恩情中绝。空思出水之莲,无复回风之雪。是以楼中对酒,而绿珠前去;帐里悲歌,而虞姬永别。

盖闻树彼司牧,既悬百姓之命;及乎厌世,复倾天下之心。是以一马之奔,无一毛而不动;一舟之覆,无一物而不沉。

盖闻严霜之零,无所不肃;长林之毙,无所不摽。是以楚堑既填,游鱼无托;吴宫已火,归燕何巢?

盖闻名高八俊,伤于阉坚之党;智周三杰,毙于妇女之讧。是以洪泽之蛟,遂挫长饥之虎;平皋之蚁,能摧失水之龙。

盖闻吴艘蜀艇,不能无水而浮;以红间绿,不能无弦而射。是以笼樊之鹤,宁有六翮之期;肮脏之马,无复千金之价。

盖闻性灵屈折,郁抑不扬;乍感无情,或伤非类。是以嗟怨之水,特结愤泉;感哀之云,偏含愁气。

盖闻迁移白羽,流徙房陵。离家析里,凄恨抚膺。是以吴起之去西河,潸然出涕;荆轲之别燕市,悲不自胜。

盖闻廉将军之客馆,翟廷尉之高门。盈虚倏忽,贵贱何论?是以平生故人,灌夫不去;门下宾客,任安独存。

盖闻执珪事楚,博士留秦;晋阳思归之客,临淄羁旅之臣。是以亲友会同,无不抚怀凄怆;山河离异,不妨风月关人。

盖闻五十之年,壮情久歇,忧能伤人,故其哀矣。是以譬之交让,实半死而言生;如彼梧桐,虽残生而犹死。

盖闻秋之为气,惆怅自怜。耿恭之悲疏勒,班超之念酒泉。是以韩非客秦,避谗无路;信陵在赵,思归有年。

盖闻悬鹑百结,知命不忧;十日一炊,无时何耻。是以素王之业,乃东门之贫民;孤竹之君,实西山之饥士。

盖闻胸中无学,犹手中无钱。今之学也,未见能贤。是以扶风之高凤,无故弃麦;中牟之宁越,徒劳不眠。

盖闻十室之邑,忠信在焉;五步之内,芬芳可录。是以日南枯蚌,犹含明月之珠;龙门死树,尚抱《咸池》之曲。

盖闻百尺之高,累于九棋之上;千钧之重,悬于一木之枝。是以截虎尾而非险,伤龙鳞而未危。

盖闻居兰处鲍,在其所习;白羽素丝,随其所染。是以金性虽质,处剑即凶;水德虽平,经风即险。

盖闻豫章七年,毙于丰草;芳兰九畹,沦于幽谷。是以欲求其真,晋阳有自埋之蒿;若赏其声,吴亭有已枯之竹。

盖闻明镜蒸食,未为得所;干将补履,尤可伤嗟。是以气足凌云,不应止为武骑;才堪王佐,不应直放长沙。

盖闻势之所归,威之所假,必能系风捕影,暴虎冯河。是以轻则鸿毛沉水,重则磐石陵波。

盖闻意气难干,非资扛鼎;风神自勇,无待翘关。是以曹刿登坛,汶阳之田遽反;相如睨柱,连城之璧更还。

盖闻卷葹不死,谁必有心;甘焦自长,故知无节。是以螺蚌得路,恐异骊渊;雀鼠同归,应非丹穴。

盖闻北邙之高,魏君不能削;穀、洛之斗,周王不能改。是以愚公何德,遂荷锸而移山?精卫何禽,欲衔石而塞海?

盖闻君子无其道,则不能有其财;忘其贫,则不能耻其食。是以颜回瓢饮,贤庆封之玉杯;子思银珮,美虞公之垂棘。

盖闻水之激也,实浊其源;木之蠹也,将拨其根。是以延年之家,预论扫墓;羊舌之族,先知灭门。

盖闻磨砺唇吻,脂膏齿牙。陵风扇毒,向影吹沙。是以敬而远之,豺有五子;吁可畏也,鬼有一车。

盖闻虚舟不忤,令德无虞。忠信为琴瑟,仁义为庖厨。是以从庄生,则万物自细;归老氏,则众有皆无。

盖间三关顿足,长城垂翅。既羁既旅,非才非智。是以乌江舣楫,知无路可归;白雁抱书,定无家可寄。

 上一卷 下一卷 
駢體文鈔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